现实中国
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
[主页]->[现实中国]->[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颠覆常识VS颠覆政权:探访陈平福]
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
·许志永: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公民许志永: 这十年
·公民许志永:关于公民同城聚餐的思考
·公民许志永:关于月末公民同城聚餐和“小圈子”区别的说明
·公民许志永:公民自勉——服务、担当、放下
·07-25:公民许志永事件最新通报
·挪威森林李化平自述因“同城饭醉”被传唤经过
·“公民守望工程”《请传播此更新文本》
·点点滴滴许志永
·公民丁家喜:敢于正视淋漓鲜血的真勇士
·共和国李蔚:公民呼唤你回家
·公民宋泽,你在哪里
·梁立俊:我和复旦不亲
·艾微是个独行侠,本事相当大(苗地记忆)
·记忆那个恐怖的时晨,记住自由中国我的兄弟姐妹
·侗乡纪事:肇兴乡风阁,憨憨的王兄
·肖国珍律师:论新“黑五类”
·夜深人静时,想起先生
·用你手中的遥控器,斩断谎言的链条
·从撞人到杀人:底线在哪里
·新公民——我们的2012
·百度盗书,医院护士盗肾
·百抢盐风波源于谣言?
·谁扒光了CCTV的内裤
·真相还原:民国期间的党政关系
·任何时候,都不能与常识为敌
·暴力拆迁:一个无解的死命题
·狗的灵也会默默哭泣的(女儿的文字)
·“在美国,我们教育每一个孩子”
·做思想的传播者,做身体力行的先行者
·流氓政府的性质
·盛世狂欢:群殴痛扁郭德纲
·小招,走好!这不是个诗意的国度
·徽杭古道徒步记
·为了自由甘抛生命的力虹走了
·时空记忆: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灵史
·“苗山泥人”吴老师--苗地记忆
·被摧残的肇兴:侗乡纪事
·读书笔记:权力的本质是什么
·肖国珍律师点评18大:一如既往的普通话
·梵净山下:土家人的田、土家人的地都没了
·从加车梯田到下江:五十公里徒步记
·公民志愿者:深山里支教的汤老师
·《我给妈妈的一封信》:女儿的文字
·我们的孩子怎样长大
·人类史上最邪恶的制度:极权主义
·涛哥,要你公开财产就有罪
·郭玉闪:索多玛城的公民不服从—致友人的一封信
·义人余杰去父母之邦
·上帝保佑你,伊莎贝儿(零距离看美国)
·真相必叫我们得自由
·湘西记忆:勾良苗寨
·极权社会与独裁统治是全民的敌人
·神秘岜沙之深度观察
·自由的孩子,神秘岜沙之深度观察
·徒步去岜沙,那个神秘苗寨
·苗地记忆:兵子开酒吧
·徒步十小时,穿越雷公坪
·大山的脊梁:欧玉福老师
·裸泳岜沙河:苗地记忆
·远行记:朗德阿婆是我姐
·都柳江畔:露宿西瓜摊
·千山万水,回家过年
·与友人对话:观念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杯具”不断,都是“阳萎”惹的祸
·小魔女文集:难忘的那一份美丽
·大陆土地制度的奇怪演变
·太鸡巴搞笑了,统地党领袖介子玩失踪
·喧嚣之外清音之中:西江琴姐
·毛泽东论宪法
·黄丽红:寻找硬汉李旺阳
·8月1日更新:“公民守望工程”
·《一代人要负起一代人的责任》——公民李化平在法庭上的陈述
·李化平:《嫂子,亲亲的嫂子》
·李化平:《一斛浊酒尽余欢》
·挪威森林李化平致友人
·李化平:《泸沽湖手记——川滇老阿伯》
·李化平:《泸沽湖手记——能人阿独支》
·李化平:《泸沽湖手记--被放逐的尼马》
·李化平:《温柔不时惹心儿颤栗——铁溪》
·李化平:《丽江纪事:情迷尔玛家》
·李化平:《狱中与妻书:遗憾的是我做得太少》
·李化平:《夜扫林昭墓:在黑夜里,我看见光明》
·李化平:《对话韩寒—老百姓对自由的渴望并不大》
·《选票是对话的前提,大陆是中国的一部分》
·李化平:《光荣背叛——好汉刘本琦》
·李化平:《长者朱承志——凤凰涅槃》
·李化平:《亦师亦友唐荆陵》
· 李化平:《前秦永敏先生》
·爱里没有惧怕——人权活动家赵常青
·李化平:《等您,边民兄弟》
·背对主义,面向自由——公民刘远东
·公民张皖荷:一个普通人如何不成为一个庸碌之辈
·8月9日,为李化平出狱而作
·何小莲:国家没有任何理由关押李化平
·李化平:《妄议“慈善法”》
·大陆宪政转型:从未知事件到预期事件
·人权活动家赵常青——爱里没有惧怕
·如果我失去自由——记忆中的李化平(上)
·如果我失去自由——记忆中的李化平(下)
·新公民运动:形式与任务(文:2013年8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颠覆常识VS颠覆政权:探访陈平福

     颠覆常识VS颠覆政权:探访陈平福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622906&page=17&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590157&PostID=46484124
     挪威森林李化平2012-09-13发自兰州


     ------------------------------
   
   颠覆常识VS颠覆政权:探访陈平福

   
     一,他们一直想把我装进笼子里
     陈平福老师2006年开始上街拉小提琴。这些年来,受到驱赶是家常便饭。
     我在想,若是有一两周没被驱赶,是不是会觉得世道就变了,是不是哪个地方出了毛病?这样的问题过于残酷,我始终无法张口。
     2010年,救助站的人,四五个救助站的人,在兰州街头,强行将正在拉小提琴的陈平福老师塞进铁笼子。是那种专门的车,有小小的铁笼子,里面只能装一个人的那种。
     救助站的人终于如愿以偿,将装在铁笼子里的陈平福老师拖到一个地方,戏弄陈老师---对,陈老师的原话就是“戏弄”。
     我问陈老师,他们这样子将你关进铁笼子里,搞了几次?
     “搞了好多次,他们一直都想将我装进笼子里。成功的只有这一次。”
     “要是有人这样子戏弄侮辱我,我会砍死这些王八崽子。”我告诉陈老师。
   
   
     二,都是些简单的常识
     “都是些简单的常识,他们怎么就搞不懂呢。”陈平福老师一脸困惑。原话是不是这样,我没有录音,意思肯定错不了。
     2012年9月12日,下午五点才赶到陈平福老师家。从火车站出发坐公交40分钟到西关,再转103路过黄河,到安宁区刘家堡又费时一小时。右拐,就是枣林路。
     丰宁德尚只有几栋楼,陈老师家在二号楼3座B202就。房子好想没有装修过,我还以为才交房。蛮小,这个一室一厅的屋,就是陈老师一家三口栖身处。
     (陈平福老师不只拉得一手好琴,同时烧得一手好菜。挪威森林在陈老师家喝酒吃饭。)
   颠覆常识VS颠覆政权:探访陈平福

    
     三,手术花了五六万,一分钱也没报
     06年开始,当时还住在皋兰县的陈平福老师,周五带点干粮,花几个小时赶到兰州街头拉小提琴,夜里就借住在亲戚家。周日再赶回皋兰县。
     这样奔波,纯属无奈。2005年,陈平福老师犯了心脏病,手术花了五六万。一分钱也没地方报,全是借来的。孩子那时正上学,太太可能也内退了。
     陈平福是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除了当数学老师,还会拉小提琴--大学期间从同学处学的。
     在街头拉小提琴挣钱,完全没有想象中浪漫。数九寒天拉不了,酷暑时光又没有人流,大风大雨也没法上街。这些都是小意思。城管、有司竟然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麻烦。救助站的人,特别热爱“救助”这个立在大街上的艺人。
   
     四,在囚车上,心脏病发作了
     因为几十篇博文,今年四月,陈平福老师被有司指控“山洞罪”。押去看守所时,陈平福老师在囚车上心脏病发作了。
     被送进医院后,陈老师舍不得住院。在这个事上,兰州有司遵守了基本的人道,还算明白人命是关天的。自此开始,陈平福老师在家被监视居住至今。
   
     五,陈平福到底犯了什么罪
     请欣赏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兰州方面的起诉书(兰检公诉一诉[2012]120号,相关连接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613a260101596n.html)
     “2007年7月至2012年3月,被告人陈平福先后在网易、百度、搜狐、时光网、新浪、天涯等网站注册名为陈平福的博客或微博,发表、转载了标题为《这是一场心灵归宿的正邪大战》、《黄鼠狼为鸡服务》、《对抗野蛮,追求文明》、《抢劫?执法?》、《依法治国岂能只顾捆绑普通百姓》、《不屈的灵魂永远无法被征服!》、《向埃及人民学习,我们不想再忍受花言巧语的愚弄》、《我无法默默地忍受屈辱》、《社会主义挺着,艰难的日子忍着,戴着镣铐的舞跳着》、《不当奴化教育的帮凶》、《推翻独裁者的号角已经吹响》、《一切党派退出学校》、《专制刀下的鬼--送给王立军》、《不要忽悠我,地球人都知道》、《活着的人,醒来吧!》、《伟大领袖出现在哪里,那里的人民必定遭殃!》、《用明亮的灯光照亮现实,用迷人的琴声感动社会》、《企图阻挡民主潮流,就是抗拒上帝的旨意》、《专制制度以官权为中心,民主制度以民权为中心》、《中国特色--领导创造思想》、《政府不许非法谋生,突尼西亚人将阿里赶下台》、《真理具有力量,真话具有能量》、《抗拒民主和法制,全民族都是输家》、《十天内从大西北到大西南打工挣钱,又被迫返回原地,一场噩梦》、《人类对自由与尊严的追求正在达成共识》、《愤怒抗议有关部门剥夺我打工挣钱谋生的权利!》、《我被逼无奈,只好接着走这追求自由和尊严的不归之路》、《要自由、要尊严,我要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真的好可怕啊,权力这个老虎》、《我在自己的祖国被自己的仆人欺负》、《被禁锢思想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有这样的一个政治制度》、《我们这个年代最大的敌人》等三十四篇文章,表达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对社会和人民没有任何好处。共产党执政只知道欺压百姓,不让百姓谋生;现行制度不够民主,应该实行民主宪政等煽动性的观点。”
   
    (兰州街头,夜色中的挪威森林)
   颠覆常识VS颠覆政权:探访陈平福

   
    
     六,危险愈来愈近,却浑然不知
   
     夜里九点离开陈老师家时,陈太下班回来了。两夫妇坚持送我到公交站。过马路,我拉着陈老师,陈太走在前面。那是一条新铺沥青的路,人行标志都没有划。红绿灯也没有。
     陈太一直往前行,一台小四轮正对着我们也一直前行。没打转向灯,小四轮突然右行拐弯。陈太与小四轮的距离一直在接近。我的腿软了,喊都不敢喊,怕过急反应导致更大的问题。
     中国其实就是这样一个现实,没有红绿灯,没有班马线,开车的人{统治者}只顾自己开车,想怎么开就怎么开,想拐弯就拐弯,全然无视行人{民众}想干什么。我们每一个人都离危险愈来愈近,却浑然不知。
(2013/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