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
[主页]->[现实中国]->[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天津:蓟县独立观察报告]
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
·“先生,我们不怕挨打”:公民吴海笑,那个江汉平原的居士
·百年渔父宪政梦:兄长尹正安
·黄丽红老师:那个爱漂亮的女人
·义人黄丽红:高贵的灵
·盐巴这个人:《盐巴日记》
·湖南,我为你哭泣
·论 言 论 自 由
·七七哭旺阳:我们前仆后继却百折不回
·723周年祭:真相是最好的纪念
·李化平就邵阳国保非法扣留文件之公开声明
·什邡事件反思录
·“动物庄园”: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李化平(网名:挪威森林)公开声明
·中国民主博弈的可怕未来
·有情有义有自己:陈明先
·云背后是太阳,光芒万丈:致刘一木
·公民阿贵:活出基督的样子来
·阳光来了:苗地记忆
·房车老阿伯--苗地记忆
·硬汉李旺阳:总有一些人选择高贵地坚守
·有什么办法,让民众拒绝极权主义
·岜沙是个好地方:苗地记忆
·公民丁家喜:我要改变我的国家
·国保张磊VS公民李化平:违法行为的沉默,就是对罪恶的纵容
·谢丹伟丈夫:拥抱自由、公义、爱
·美媚黄小芹:有公义的冠冕为你存留
·雷政富不雅视频:话说“隐私权”
·古稀老人欧阳经华:流水高山心自知
·反腐不是主题,宪政才是关键
·和谐一篇文章,增加一百个师
·街头运动实践者:使命作家余刚
·“正义狮子”赵海通
·知行合一顾志坚:那条敦实的汉子
·徐琳:平常而又不平常的一天
·非法之法不是法:热议刑诉法
·李化平(挪威森林):不得不说的话
·湘中杂记:牛逼铁老大
·那个兰州街头拉小提琴的艺人:陈平福
·今夜,我在镇江古城
·凤凰一夜:远行记
·思 念 是一条河
·许志永:我的公民理想
·许志永--《为了爱:一次关于新公民运动的对话》
·苗地记忆:温馨南花寨
·西江千户苗寨:苗地记忆
·西江千户苗寨:苗地记忆
·给力2011:还原真相,传播常识
·《非暴力抗争在现实中国的困境》
·从初中生到博导:王立军的学术人生
·花海和泪海:“11,15”大火后的胶州路
·《一封家书:丁家喜太太致丈夫的信》
·挪威森林李化平被封杀的博客
·个体的担当:抬高枪口一公分
·游侠里的基督徒——李化平
·雅安救灾组图:公民帐篷幼儿园计划
·邵阳沉船上到底有多少孩子
·老人村,神秘岜沙之深度观察:苗地记忆
·宁要黑社会,也不要黑打
·与友人对话:体制内健康力量
·同城公民 凝聚共识
·挪威森林李化平致习近平先生公开信
·公民权利要求书
·思想的芬芳: 宪政书目
·挪威森林李化平:努力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
·平安夜,挪威森林的第十二个博客
·许志永: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公民许志永: 这十年
·公民许志永:关于公民同城聚餐的思考
·公民许志永:关于月末公民同城聚餐和“小圈子”区别的说明
·公民许志永:公民自勉——服务、担当、放下
·07-25:公民许志永事件最新通报
·挪威森林李化平自述因“同城饭醉”被传唤经过
·“公民守望工程”《请传播此更新文本》
·点点滴滴许志永
·公民丁家喜:敢于正视淋漓鲜血的真勇士
·共和国李蔚:公民呼唤你回家
·公民宋泽,你在哪里
·梁立俊:我和复旦不亲
·艾微是个独行侠,本事相当大(苗地记忆)
·记忆那个恐怖的时晨,记住自由中国我的兄弟姐妹
·侗乡纪事:肇兴乡风阁,憨憨的王兄
·肖国珍律师:论新“黑五类”
·夜深人静时,想起先生
·用你手中的遥控器,斩断谎言的链条
·从撞人到杀人:底线在哪里
·新公民——我们的2012
·百度盗书,医院护士盗肾
·百抢盐风波源于谣言?
·谁扒光了CCTV的内裤
·真相还原:民国期间的党政关系
·任何时候,都不能与常识为敌
·暴力拆迁:一个无解的死命题
·狗的灵也会默默哭泣的(女儿的文字)
·“在美国,我们教育每一个孩子”
·做思想的传播者,做身体力行的先行者
·流氓政府的性质
·盛世狂欢:群殴痛扁郭德纲
·小招,走好!这不是个诗意的国度
·徽杭古道徒步记
·为了自由甘抛生命的力虹走了
·时空记忆: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灵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津:蓟县独立观察报告

     天津:蓟县独立观察报告
     
     挪威森林李化平
    首发2012-07-06
     -------------------------------


     “身上起了好多鸡皮疙瘩。”出租车司机回过头来伸出左手,给我看他手上起的疙瘩。(载我的出租车司机,只有二十几岁,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七月五日14点18分,蓟县火葬场门口公路上。此地距唐山九十公里,这是我记得的标志。
     蓟县火葬场门口,警察把守着。我们没有停留。我们也没法停留。只在车内拍了一张相片。出租车司机急慌慌。因为紧张,车开错了道,拐进了一条小马路。快到客运站,司机才放松。
     
     说好五十块钱,从中昌北路到火葬场来回。司机坚持要看我的记者证,我告诉他没有,只有身份证。我说我一口外地口音,怎么会是便衣?他坚持说不一定,因为武警就是外地人呀。眼神里尽是恐惧,可实在想赚这点钱,咬咬牙带我去。
     
     “死了多少人呢?”从一开始,我就关心这个问题。司机拒绝回答,只问我去年动车事故死了多少人。我说,学者们的数字是二百多,也至今也没有权威的调查结论。
     “你不要走,你看明天。”与我告别的时候,司机才说:“我当时就在现场,我只能告诉你,死的人比动车事故要多!”
     
     二日到天津,本想找些资源,再去蓟县。之前,根本不知道这地方位。天津到蓟县,从天津河北客运站坐车,全程高速,一个半小时就到。
     
     到了蓟县,根本不敢过马路。各样的车,完全随意开,红绿灯只是个摆设。没有任何安全感。一提大火,对方就闭嘴,或顾左右而言它。满城恐惧,这是在蓟县这几日最强烈的感觉。这种恐惧,事实上也传染给了我:在任何地方,我会坦然面对任何人,微笑是写在哥脸上的招牌。然,在蓟县,每当有人问我,哪里是莱德商厦,我竟然会下意识警惕对方。而当我打听他偿来自哪城,对方脸上同样写满疑惧。
     
     经过两天,获得了当地一些公民的信任。他们从不同角度提供了真实的信息。包括体制内的一些人,他们专门约我,在某个地方告诉我真相。商场本来还有一个侧门通道,可只有员工知道,顾客全然不知,所以跑出来的大部分是服务员,而死的大多是顾客。不少是孩子!厕所里尽是人,叠在一起死了;电梯里尽是人,叠在一起死了。死的人大多烧干了缩了,一台120车拖十四尸体。一车一车的拖往火葬场,多少车呀!
     
     他们不约而同的告诉我,他们受到了威胁:不允许说真相。而党员,则要专门宣誓:不说大火的事。他们自己觉得非常困惑,人死了,还要成为秘密。他们不能理解是,难道市里,中央对死几百人的事能不管吗?市里书记不是第二天就到了吗?他们为什么不派人来调查?当时就打了电话给天津电视台,他们开始说来,可是全部没来。
     
     7/5 15:41 挪威森林发自蓟县。问题非常严重。死亡人远超动车事故。当地人都知道。莱德商厦有五楼,是小城蓟县最高档生意最好的,员工也有近二百,儿童服装、化妆品生意火爆。店铺品牌促销员都不少。周六促销顾客特别多。尤其是童装部,生意非常好,周六是促销日,要凭孩子们到场才打折的。火从一楼开始,唯员工知有一边门可出其他门都锁了。人往楼上跑五楼死的人最多。本地百姓非常恐惧。不敢谈此事,在了解你之前绝对不会多说半字。直到现在才直播,不知道能进行多久。
     
     7/5 17:35 到天津第四天。挪威森林发自蓟县。死亡人远超动车事故。6月30日14点40起火。一楼一台旧空调最先着火。起火后经理怕顾客跑单,将门锁了。三点半本地消防才到,而火已无法控制。救援完全不力,水压太低只能打到二楼。云梯太低。也没有气垫,跳楼的人不是死就是伤。到五点外地消防车才到,六点才控制火势。到第二天早上还有烟。
     
     蓟县高级一点的宾馆门前都停了警车,看到的至少有四间。据说是家属被安排在里面封闭式的好吃好喝。
     许多好心的人为我担心,其实他们极希望我留下来,说是要我记录明天的掉念活动。
     因为发了文字在网上,我已经无法在这小城呆下去,也不愿意连累这些善良而恐惧的体制内外的人们,我选择了离开。
     
     一些有良知的媒体记者,与当地良知公民一直在一个个的核实死亡人数与姓名,网上公布了几批。这里就不附录了。我承认我现在没有能力去核实这些一个个的名字。
     
     我悄悄的来呆了几天,我悄悄的离开。
     我只想哭泣,我什么也帮不了这城,帮不了这城的人们。
     人死了,真相也要消灭掉,怎么要举国上下一起消灭真相呢?而信任崩溃的可怕结果,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展现出来。这是何样无言的哀痛。
     
     我不是记者,我只是一个公民。其实来了几百记者,前前后后,我不能理解怎么就没有人发声,好痛。满城恐惧之下压抑的愤怒,我不知道,这一切,会何时以何样方式喷发。
    分类:还原真相 | 评论:17 | 浏览:15332 | 收藏转发至天涯微博 
(2013/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