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
[主页]->[现实中国]->[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重庆独立观察报告:一个背包客的视角]
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
·湘中杂记:活在人间炼狱
·神马社会最关心“性器官”的正确使用
·籁簌,你还好吗
·非暴力不合作:中国民主化的核心战略
·太鸡巴搞笑了,统地党领袖介子玩失踪
·晚清“自改革”与当代“五不搞”
·雷锋就是雷人的疯子
·神马浮云,四处丢人--寻友记之一
·马骋死了,下一个轮到谁
·三百美女献“阴毛”:“阴毛”论之一
·部长剃阴毛,想开毛纺厂?“阴毛论”之二
·苗地记忆:端午节,妈妈来电话
·相当的淫荡:G点太多?
·谁在保卫天涯--《纵论天下事》被封杀反思
·扒司马南的皮:科学是有边界的
·粤语保卫战--参差多态乃世间常态
·告状也有罪--读史谈今说“信访”
·这个国家,让我心悸
·记录一个公民自发联网抗争的案例
·亲历艾神河蟹宴:成千的男男女女,自全国各地奔来
·读书乱弹——《我自己》:回家了
· 苗地记忆:琴儿是个美丽的传奇
·三言两语“流氓燕”
·谁的江湖:壮士“许光利”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帝都纪事
·“先生,我们不怕挨打”:公民吴海笑,那个江汉平原的居士
·百年渔父宪政梦:兄长尹正安
·黄丽红老师:那个爱漂亮的女人
·义人黄丽红:高贵的灵
·盐巴这个人:《盐巴日记》
·湖南,我为你哭泣
·论 言 论 自 由
·七七哭旺阳:我们前仆后继却百折不回
·723周年祭:真相是最好的纪念
·李化平就邵阳国保非法扣留文件之公开声明
·什邡事件反思录
·“动物庄园”: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李化平(网名:挪威森林)公开声明
·中国民主博弈的可怕未来
·有情有义有自己:陈明先
·云背后是太阳,光芒万丈:致刘一木
·公民阿贵:活出基督的样子来
·阳光来了:苗地记忆
·房车老阿伯--苗地记忆
·硬汉李旺阳:总有一些人选择高贵地坚守
·有什么办法,让民众拒绝极权主义
·岜沙是个好地方:苗地记忆
·公民丁家喜:我要改变我的国家
·国保张磊VS公民李化平:违法行为的沉默,就是对罪恶的纵容
·谢丹伟丈夫:拥抱自由、公义、爱
·美媚黄小芹:有公义的冠冕为你存留
·雷政富不雅视频:话说“隐私权”
·古稀老人欧阳经华:流水高山心自知
·反腐不是主题,宪政才是关键
·和谐一篇文章,增加一百个师
·街头运动实践者:使命作家余刚
·“正义狮子”赵海通
·知行合一顾志坚:那条敦实的汉子
·徐琳:平常而又不平常的一天
·非法之法不是法:热议刑诉法
·李化平(挪威森林):不得不说的话
·湘中杂记:牛逼铁老大
·那个兰州街头拉小提琴的艺人:陈平福
·今夜,我在镇江古城
·凤凰一夜:远行记
·思 念 是一条河
·许志永:我的公民理想
·许志永--《为了爱:一次关于新公民运动的对话》
·苗地记忆:温馨南花寨
·西江千户苗寨:苗地记忆
·西江千户苗寨:苗地记忆
·给力2011:还原真相,传播常识
·《非暴力抗争在现实中国的困境》
·从初中生到博导:王立军的学术人生
·花海和泪海:“11,15”大火后的胶州路
·《一封家书:丁家喜太太致丈夫的信》
·挪威森林李化平被封杀的博客
·个体的担当:抬高枪口一公分
·游侠里的基督徒——李化平
·雅安救灾组图:公民帐篷幼儿园计划
·邵阳沉船上到底有多少孩子
·老人村,神秘岜沙之深度观察:苗地记忆
·宁要黑社会,也不要黑打
·与友人对话:体制内健康力量
·同城公民 凝聚共识
·挪威森林李化平致习近平先生公开信
·公民权利要求书
·思想的芬芳: 宪政书目
·挪威森林李化平:努力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
·平安夜,挪威森林的第十二个博客
·许志永: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公民许志永: 这十年
·公民许志永:关于公民同城聚餐的思考
·公民许志永:关于月末公民同城聚餐和“小圈子”区别的说明
·公民许志永:公民自勉——服务、担当、放下
·07-25:公民许志永事件最新通报
·挪威森林李化平自述因“同城饭醉”被传唤经过
·“公民守望工程”《请传播此更新文本》
·点点滴滴许志永
·公民丁家喜:敢于正视淋漓鲜血的真勇士
·共和国李蔚:公民呼唤你回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独立观察报告:一个背包客的视角

     重庆独立观察报告:一个背包客的视角
     
     挪威森林
    2012-04-30首发
     ----------------------------------


     这个文字,其实是要发在楼主的贴子《[原创]万里烟尘身是客--远行记连载》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124902&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的。只是因为,今天贴子锁了,才另起炉灶。
   
     自去年六月一日远行开始,到今年四月之前,楼主是一直避开重庆绕道而行的。原因好简单:去年三月,重庆警方曾到上海跨省。至于跨省的原因,楼主今日也并不明白的。记得去年曾写过一个《从初中生到博导:王丽军的学术人生》这样简单的文字,就发在这猫眼的,天涯好象也发过。存在的时间非常之短。文字消失的原因我就不明说了哈。还有一个文字,就是公开质问重庆打黑的,在公开论坛上发出来的文字叫《宁要黑社会,也不要黑打》。只是读者见到已经只有少部分文字了。期间,大声的为李庄案呼喊过。
   
     写这个文字,还有一个原因。整个三月份到四月中,哥在故乡湘中事亲。一位国有企业退休的堂哥(五七年的,曾任其单位的科级干部),某日夜里,给我说“你看如今这世道,还有一点点名堂冒?薄书记这样好的官,竟然给搞下去了。”堂兄说这话的神形,相当的沮丧。我要告诉国人的是,这其实不只是个别百姓的观点,相当多的,或说是大部分的老百姓,其实就持这样的观点。
   
     四月二十八日,从上海开往重庆的列车上,哥与同座的几个年青人聊天,他们有的是在重庆工作的,也有在武汉念书的小伙子小姑娘。我们聊到重庆,聊到王事件,聊到薄事件。
     令哥忧心的是,这些读过书受过高等教育的年青人,异口同声的告诉哥:他们喜欢薄,他们认为薄是受打压的;他们认为这几年重庆的变化了不得,是薄的功劳。我说:难道他家人杀人,杀英国人海伍德也是假的吗,难道一个随意剥夺它人生命的人配受你尊敬吗?年青人的回答是这样的:谁知道杀人没杀人呀。都是他们说的。叫我们怎么去相信。谁能说他们其它高官就没有杀过人呢?
   
     从磁器口到重庆火车站的的士上,哥与一个三十多岁的的士司机有如下对话。
     “重庆变化大吗?”
     “这几年,我们重庆换了样。城市干净了;绿化搞好了;晚上出门有安全感。那个交警平台最好,我们去哪里都有安全感。”
     “这是你个人的感觉还是你家人也这样认为呢?”
     “我家人也这样感觉呀。我们的士司机大多是这样感觉呀。我给你说个事:王丽军当局长的时候,我有朋友,也是开的士的,亲眼看到他自己开的士载客。你知道不,我们重庆以前的士一天要交四百五十块份子钱,后来王局长规定:最高一天不得超过380块。还有,四月份前,超速50%以下不罚款只扣分,超速50%以上罚二百扣六分。现在好了,我朋友上次去交违章款,说是超速50%以上要罚2000块扣六分。你说哪个好吧。”
     “那你知道不,薄书记老婆杀人,杀了英国人。他们还有大笔存款在国外的。”
     “我们哪个搞得清他们高层的事呀。都是报纸上讲的。报纸今天说这个好,明天说那个坏,你叫我们信哪个。我们老百姓哪里搞得清。我们只管谁给我们带来了实际好处,他们高层的事我们搞不清,更管不着。”
     另一个来自四川方面的信息,同出自于四川访民。他告诉哥,他们家与重庆只有一水之隔,可是他却是向往成为重庆人。据他讲,对河重庆百姓生活水平这几年要好过他们家乡。关键的是,他的亲戚给他说,重庆现在当官的对老百姓比四川要好些。什么事能办的立马就办了。这个事实,哥在重庆北站同样听到重庆人如此表达。
     五月九日晚,哥探望了病中的黄琦先生。黄琦先生通过天网维权有十多年了,期间入狱时间长达八年。黄琦告诉我,从数据分析:全国大部分省市访民的恶性维权案件,他们统计的数字是每月平均一个省市二百多例,重庆之前的数据也是二百多例。而这三年,重庆每月只有十多起,明显低于重庆之前的水平,同样大幅度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所以他得出的结论是,重庆这几年的史治是成功的,老百姓的满意度在上升是不容否定的事实。这也是黄琦至今仍然同情薄的一个关键原因。
   
     关于银杏树的问题,确实是一大败笔。至少,火城重庆不适应这种乔木,百姓当然是清楚的。奇怪的是,重庆人并不将责任怪罪于薄。呵呵,重庆百姓怎么有如此奇怪的思维方式?
     在磁器口纯真年代国际青年旅舍,哥与重庆几个同仁一起饭醉。其间我们聊到介子,一个狂妄到要统一整个地球的小伙子。去年二月,相望江湖网友曾在看守所见到过介子,据他所知,介子被判了二年劳教。相望江湖则幸运些,只呆了二周就出来了。(相关文献见楼主的博文:《太鸡巴搞笑了,统地党领袖介子玩失踪。不过,我们承认,这不只是重庆的问题,这其实是大陆的普遍问题。
   
     思考
   
     就楼主一年来远行南中国城乡,广泛接触百姓的视角来看。哥明白现在百姓最痛恨的一是政府执法的普遍黑社会化,老百姓有一句话:现在的政府连黑社会也不如;另一个最痛恨的问题是大面积腐败。其实这两者是无法分隔的,可以说在表层上互为因果吧。从表面上看来,非常容易理解为黑社会化与腐败是归因于吏治的全面溃败。
   
     依楼主的观点,解决吏治全面溃败这个问题最好最适当的方式当然是法治与宪政,就是说执政党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只能启动全面的政治体制改革,或说进行民主转型。而在执政方无法启动全面政改的情况下,专制方式的强人政治确实也能对官吏进行暂时的有效约束,如重庆方面一样,薄将已经全面溃败的吏治用铁腕方式进行迅猛整治,结果当然是老百姓的满意度大幅度提升。
   
     依楼主看,重庆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以人治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可以说完全不顾及程序正义,这是深层面的进一步对法治的破坏,远期对国人的伤害是非常可怕的。人治的方式当然也无法真正解决重庆的社会问题。可是,这一切百姓并不关心,大部分人确实也不明白,如此行事的逻辑必然会有可怕的更深入的奴役到来。
     原因应该是,六十三年来,统治者长期、全面的信息封锁与撒谎,导致了政府的信任度已经降至最低点,民众对政府普通的不信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长期以来的洗脑教育,让民众不再关心它人的死活也无法预期自己的长期利益,而只顾眼前利益是民众智力被打残之后的必然结果。当一个族群失去了了解真相的机会与认知常识的能力,我们有什么权利指责百姓的短视?
   
     (文章被屏蔽了,所以我只能发在跟贴文字里)
(2013/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