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
[主页]->[现实中国]->[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启东事件”独立观察报告(首发2012-08-02)]
挪威森林李化平文集
·反腐不是主题,宪政才是关键
·和谐一篇文章,增加一百个师
·街头运动实践者:使命作家余刚
·“正义狮子”赵海通
·知行合一顾志坚:那条敦实的汉子
·徐琳:平常而又不平常的一天
·非法之法不是法:热议刑诉法
·李化平(挪威森林):不得不说的话
·湘中杂记:牛逼铁老大
·那个兰州街头拉小提琴的艺人:陈平福
·今夜,我在镇江古城
·凤凰一夜:远行记
·思 念 是一条河
·许志永:我的公民理想
·许志永--《为了爱:一次关于新公民运动的对话》
·苗地记忆:温馨南花寨
·西江千户苗寨:苗地记忆
·西江千户苗寨:苗地记忆
·给力2011:还原真相,传播常识
·《非暴力抗争在现实中国的困境》
·从初中生到博导:王立军的学术人生
·花海和泪海:“11,15”大火后的胶州路
·《一封家书:丁家喜太太致丈夫的信》
·挪威森林李化平被封杀的博客
·个体的担当:抬高枪口一公分
·游侠里的基督徒——李化平
·雅安救灾组图:公民帐篷幼儿园计划
·邵阳沉船上到底有多少孩子
·老人村,神秘岜沙之深度观察:苗地记忆
·宁要黑社会,也不要黑打
·与友人对话:体制内健康力量
·同城公民 凝聚共识
·挪威森林李化平致习近平先生公开信
·公民权利要求书
·思想的芬芳: 宪政书目
·挪威森林李化平:努力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
·平安夜,挪威森林的第十二个博客
·许志永: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公民许志永: 这十年
·公民许志永:关于公民同城聚餐的思考
·公民许志永:关于月末公民同城聚餐和“小圈子”区别的说明
·公民许志永:公民自勉——服务、担当、放下
·07-25:公民许志永事件最新通报
·挪威森林李化平自述因“同城饭醉”被传唤经过
·“公民守望工程”《请传播此更新文本》
·点点滴滴许志永
·公民丁家喜:敢于正视淋漓鲜血的真勇士
·共和国李蔚:公民呼唤你回家
·公民宋泽,你在哪里
·梁立俊:我和复旦不亲
·艾微是个独行侠,本事相当大(苗地记忆)
·记忆那个恐怖的时晨,记住自由中国我的兄弟姐妹
·侗乡纪事:肇兴乡风阁,憨憨的王兄
·肖国珍律师:论新“黑五类”
·夜深人静时,想起先生
·用你手中的遥控器,斩断谎言的链条
·从撞人到杀人:底线在哪里
·新公民——我们的2012
·百度盗书,医院护士盗肾
·百抢盐风波源于谣言?
·谁扒光了CCTV的内裤
·真相还原:民国期间的党政关系
·任何时候,都不能与常识为敌
·暴力拆迁:一个无解的死命题
·狗的灵也会默默哭泣的(女儿的文字)
·“在美国,我们教育每一个孩子”
·做思想的传播者,做身体力行的先行者
·流氓政府的性质
·盛世狂欢:群殴痛扁郭德纲
·小招,走好!这不是个诗意的国度
·徽杭古道徒步记
·为了自由甘抛生命的力虹走了
·时空记忆: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灵史
·“苗山泥人”吴老师--苗地记忆
·被摧残的肇兴:侗乡纪事
·读书笔记:权力的本质是什么
·肖国珍律师点评18大:一如既往的普通话
·梵净山下:土家人的田、土家人的地都没了
·从加车梯田到下江:五十公里徒步记
·公民志愿者:深山里支教的汤老师
·《我给妈妈的一封信》:女儿的文字
·我们的孩子怎样长大
·人类史上最邪恶的制度:极权主义
·涛哥,要你公开财产就有罪
·郭玉闪:索多玛城的公民不服从—致友人的一封信
·义人余杰去父母之邦
·上帝保佑你,伊莎贝儿(零距离看美国)
·真相必叫我们得自由
·湘西记忆:勾良苗寨
·极权社会与独裁统治是全民的敌人
·神秘岜沙之深度观察
·自由的孩子,神秘岜沙之深度观察
·徒步去岜沙,那个神秘苗寨
·苗地记忆:兵子开酒吧
·徒步十小时,穿越雷公坪
·大山的脊梁:欧玉福老师
·裸泳岜沙河:苗地记忆
·远行记:朗德阿婆是我姐
·都柳江畔:露宿西瓜摊
·千山万水,回家过年
·与友人对话:观念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启东事件”独立观察报告(首发2012-08-02)

“启东事件”独立观察报告(首发2012-08-02)
       
     挪威森林李化平
     ----------------
   

     杨子江入海口,黄海之滨,千百年来淤积了一片年青的地。如今叫:启东市。据说人口114万,城区也有十几二十万。
     此地口音更近上海。这里的百姓,可能一辈子没去过南京,或没去过南通,然,好少没去过上海。崇门海底遂道通车后,启东城区到上海只要一小时。
     此为江北。然,个人更愿意视启东为江南。我闻到的是江南味道。
       
     夜色中,哥背负二十几公斤的徒步包进入启东。需要声明的是,哥提交给世人的只是一个观察报告,而非调查报告。原因好简单,我的资源非常有限,只有细节没有数字,也没有你喜欢的图相.......之前面世的《雪域纪实:藏地没有传奇》《乌坎选举独立观察报告》《重庆独立观察报告》《邵阳寻友记》《蓟县独立观察报告》《什F反思录》都属于此类文字。
     (七月八日零点《天津:蓟县独立观察报告》公开发在我博客,九号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告诉了这个世界我知道的大火真相。7月10日夜哥独自登顶泰山,在山顶入住的宾馆被四次查身份证,被指问三次背包是不是我的,IPAD平板电脑奇怪被盗。11日到徐州,之后往蚌埠,17日下南京,19日去镇江,22日呆杨州)
     坦率说,启东事件令我异常震憾。事前知道7月28日启东民众会有公开的表达,抗议排污管道铺到启东排放到大海。可是完全无法想象,柔软时光下生活的启东百姓,有多达十几万上街,一大早就将市政府占领了,呵呵,其实是民众将市政府整个抄家了哈。
     据我了解,其实启东民众也没有想到,启东市政府的官员更没有想到,728抗议会有这么大规模,会将市政府整个抄家。
     
     可靠的信息来源证实,直到事件发生前的7月27日夜晚,启东市主要领导还在与其上级南通市首长沟通。试图说服南通方面:放弃将排污管道铺到启东排放到大海的方案。我觉得非常好理解,启东市领导明白,启东人都不接受这个方案,并认为是南通在欺负启东人;作为一个还算有点责任心的启东政府首长,也非常清楚这一方案会给整个启东投资坏境带来的恶劣后果。另外的担心当然是28日民众的抗议会升级到不好收拾。
     然,南通方面的首长没有同意。他们认为,启东一个区区百万人的小地方,柔软时光下生活惯了的老百姓,不可能有本事搞出神马大事来。
   
   
     7月27号下午,启东市政府曾承诺民众代表们:进行社会风险评估;暂停排污管道工程项目。然,时到27日夜晚,更高一级的南通市政府并没有任何公开表态;而启东一个二逼副市长的电视讲话,则被当地民众解读为恐吓。微博大家都看到了:7月28日上街,保卫家园。
     看过这份7月21日的通知书的公民你就明白了,其实启东民众一直在理性、合法而平和的争取自己的权益。这符合江南人的性格。有司的不批准上街是意料之中的事,然,民众使用了这样正当而合法的抗争方式。
     其实早在四年前,或是更早吧,启东当地的老干部们就一直在南京与北京之间来回奔跑,或说公关吧。无非就是想通过各种体制内资源,说服南通首长们不要将排污管道铺到启东排到大海。因为,百万启东人世世代代的家园伤不起,几万渔民几十万以渔相关产业为生的启东民众伤不起。爱自己的故乡,爱护自己的故乡不要成为病痛之地,太正常了。
     能够证实的信息表明,几年来,启东市政府也一直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管道排污工程在启东入海。它们以它们的方式在消极抗争。我理解,当你的乌纱帽来自更高级的首长,你要是积级抗争,抗掉的首先是自己的乌纱帽;或,还会将自己弄进监狱去。这不是开玩笑,某帮的帮规蛮不厚道的,对体制内人的镇压同样够威够力哈:如果你伤及了你的首长的权威与利益的话,从来都会如此滴。
     更有一个事实国人不明白:启东事实上是经济发达程度相当高的地方。启东人至少在南通是最能干最富有的一个群体。启东人因为有得天独厚的吕四渔港渔业资源(中国四大渔场之一的黄海盛产鲳鱼。);更有许多做工程的老板呢。在近杨子江口的黄海边,近几年开发了一个海景楼群,投资几十个亿,开发商是著名的恒大集团。而排污管道工程的入海口,正是恒大开发的楼群所在地。你要是恒大的投资人,你能接受污水管道在你楼群地入海吗?等于是你到手的黄金被人活生生的抢夺了哈。事实也确实如此,此楼群的主要目标顾客就是上海人,六千块的楼价住海景房,到上海不到一小时的车程,我都动心了。
     然,因为这个排污管道工程,大量的上海人开始要求退房。
     
   
     共识源于常识
     -------------
     启东人真的很可爱。认知常识的能力在国内或是一流哈。在启东人看来,如果王子的污水处理确实达到了国际上最好的标准,没危害的话,为何要舍近求远,将水管铺到104公里外的启东来入海呢?为什么不在南通就近入长江,那至多才几公里呀。
     男女老少,穷人富人,体制内体制外的启东人,启东当地政府与民间,执法者与老百姓,在拒绝王子排水管道通过启东入海这事上,达成了高度共识。
     
     
     那些可爱的孩子
     ---------------
     七月底,绝大部分学校都放假了。在外地上大学的孩子们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中学生也放假了哈。这些90后,这些爱玩游戏的孩子们,或说,多少有点兴奋地关注728到来。
     有些孩子,自愿做义工宣传环保常识。网络是孩子们的天下,呵呵。那些漂亮的文案,我其实也不知道出自何方,只是我要说,这些方案太生动太有说服力了。温和,理性,用简单的话,将常识说得清清楚楚。
     
   
     想不到有这么多人
     -----------------
     7月28日,六点多吧,启东的天亮得早,这是大陆东南最靠东的地方哈。
     海边的启东,早上是非常舒服的,夜里其实也是,总有风,凉爽的风,烈日的酷热有海风来消解,几乎日日如此。
     一大早就上街的启东人目标非常明确:拒绝王子排污管道工程在启东入海。目的地也清清楚楚:江海中路市政府。
     作为我个人,绝对不相信神马阴毛论。
     我信启东民众告诉我的:他们没有想过占领市政府,更没有想过会将市政府整个抄家。作为老百姓,尤其是江南的老百姓,在跟风的条件下,大部分人对低烈度的公开表达、散步是愿意接受参加的,而不占理的事打砸抢、尤其是暴力对抗是非常不愿意接受的。
     因为,民众心里非常清楚,某帮对付老百姓确实是很有一套的,授人以柄没必要。不要给我说老百姓什么也不怕,这样的意淫太多了。
     几千人,上万人,几万人,十几万人,自发的加入到街上,当然不少民众其实只是看热闹。江海路,人民路,河南路,人山人海,各样的车占满了大街。
     
     
     被档在城外的四万吕四渔民
     --------------------------
     因为信息来源不完整,我其实到现在还不明白是哪里的警察、什么时间里将四十公里外的吕四渔民成功地挡在启东城外,其实就是回龙镇外哈。最恨污水排放管道入海启东的,是这些祖祖辈辈以海为生的几万渔民。
     
     
     728,启东当地警民一团和气
     ---------------------------
     如果你在江南生活过,最好是在启东呆过,你就明白,这是一个大陆中国社会矛盾相对来说最不激烈的地方之一,平时治安也相当不错。这确实与民风有关,或也与百年前前清大臣张先生播下的实业种子相关?江南人不肖于私斗逞强霸狠,某些人以为,这是因为江南人上海人懦弱,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一回事,启东已经让国人见识了神马是公民。
     客观地说,启东市政府有应对728上街的预案。有孩子在学校的要求签承诺书;在单位上班的如果发现就要开除什么的;通过电视媒体手机短信等方方面面措施,发出不同方式的威胁希望阻止启东人自发上街;绝大部分启东市的警力调到了城区回龙镇;南通也派来了几百警察。
     看到过图相没,十点之前,启东本地警察很休闲。找个树荫,抽抽烟喝喝水聊聊天,也有警察竖大拇的。下午围殴打人时,启东本地警察根本不敢动手。30日在河南路宵夜,邻桌三位启东男女大声说:我们启东的警察敢动手,动手了我们不会收拾他?
     28日,启东警察零武器、零防护。民众与启东本地警察彼此一团和气,至少做到了互不加害。
     
     
     幸亏上午取消了“污水管道启东入海工程”
     ----------------------------------------
     大部分启东民众告诉我,他们是中午才确认南通方面已经公开宣布:永久取消“污水管道启东入海工程”。我查了下文献,其实上午十一点就由南通首长公开宣布了。
     这也是要在这里公开告诉网友们,这个观察报告,会在某些方面时间或真相也会有出入。因为我是综合多人的口述。敬请网友们指正并谅解。
     31日晚上离开启东前,我特意与不同阶层的启东人交流对728事件的看法。他们异口同声的告诉我,如果不是中午公开:永久取消“污水管道启东入海工程”,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他们又说,要是上午十点公开的不是“暂时取消”,而是直接宣布永久取消的话,哪里会发生后来那么多流血?
     我笑笑:朋友,某天你会明白,其实这是一种博弈。地方自治理念与集权专制制度的博弈;遵纪守法的民众与狂妄自大无法无天的执政者的博弈。博弈的核心是你要有力量展示出来,并让对方看到你的力量,不是有“示威”一说吗?
     我们一起大笑:要是启东人光在大街上太阳下晒二天太阳,没冲进市政府抄家,或许至今也不会有首长宣布“永久取消”滴。
     
   
     尬尬的启东首长:不知道和谁对话
     --------------------------------
     孙建华书记注定会载入史册。728上午,应该是八点多吧,上身脱光光,躲在墙下腼腆地说,哈哈哈,个人一直感觉非常有喜剧色彩。
     民众其实没有恶意,只是想让孙书记也换上抗污衣。不从的代价就是尬尬的笑哈。
     有一个小道消息我现在八卦一下哈:30日上午启东开会,孙建华讲完话,场下是长达几分钟的热烈掌声。而级别更高的南通丁书讲话引来的是嘘声。
     国人,民众心里有一杆称。孙书记搞的零武器,零防护的启东本地警察面对十几万人的群体上街,大陆中国算是首例。
     
     早上孙出来与民众对话时,扩音器都没有带,身边只有几个警察,同样是零武器零防护。这时已经有上千人冲进了市政府,开始抄市政府家了哈。
     实际上,这个过程里,民众里有许多人也在发出声音:不要砸东东,要理性。问题在于谁听得到这样的声音,冲进去的人们谁又在意这样的声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