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特权论》作者陈尔晋(陈泱潮)近期在北京大学]
陈泱潮文集
·世人不可昏昏然:习近平见马英九的目的是抢占两个制高点
●巴拿马文件
·巴拿马文件引爆严重危机 中共或将崩溃于大揭秘时代
·巴拿马文件的真实性(曹长青)
●台湾观选发言及蔡英文就任新总统
·读蔡英文总统首任就职演说有感(附蔡演说全文)
·珍贵视频:蔡英文总统就职演说全过程脱稿32分钟
·六四感言 蔡英文运用巧实力/彭涛
●“文革”50周年
·造成“文革”的主动因是毛始皇建立毛氏王朝的瞒天过海大阴谋
·谢阅读《毛泽东真相》且费心作出评论
·纯正马克思主义巅峰之作于“文革”中论“文革”
·“文革”50周年,非常有必要重温《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焦点对话:文革专题(1):复杂的成因
·历史正义的见证:文革前十七年,可謂暗無天日!
●6.4二十七周年
·ZT网文警钟:“中國:六大不祥信號”
·6.4二十七周年,难忘《八九6.4经验教训词两首》
·中国法院和律师共同煽王毅外长的耳光!(组图)
·89/6.4悬疑
●中共建党95周年前夕看【禁评党】的反动性
·专制独裁体制下,中国大学导向出了大问题
·当代中国的光辉出路和习近平顽固坚持党国体制的死路
·习禁评到底在做什么?是进步?还是反动?!
·习禁评应当看到英国脱欧公投中的主权在民和人类文明
·自封“先进”的【禁评党】是反人类反人性的国贼集团‏2
·中共95周年看【禁评党】的反动性
·中共在朝鲜问题上的自作孽
●焦点对话等自由世界述评选
·焦点对话:习共联俄抗美战略,必将严重祸害中国和世界
●中国之路2016哥本哈根国际学术研讨会
·对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点意见和忠告1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对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意见和忠告之3(图)
●美国2016大选
·这才是美国
·【直播】美国大选第三场辩论(中文同声传译)
●2016美国川普胜选
·汇集2016美国川普胜选的意义(图)
·特朗普胜选後接受《60分钟》专访全文
·美国“选举人票”制度的科学性与合理性
·价格vs价值:川普时代中美互动的真正看点/杨建利
·风云骤变:不可不正视的战略剧变(1图)
·川普的个性(视频)
·唐柏橋談川普新政
●2016-2017天现异象
·2016年是圣灵元年的天象证据——「伯利恆之星」再现(有视频与图)
·2017年7件末世大事件,你不可不知!(视频/组图)
●2017元旦献辞
·2017元旦献辞/目录
·1.2017年将出现“前所未有、後必没有”的罕见天象
·2.这罕见天象与圣经《启示录》12章预言高度吻合
·3.从“天人感应”看这罕见天象和奇妙预言都必应验在中国
·4.圣经《弥迦书》预言人子注定要出生于以色列复国前夕的中华民国
·5.圣经《启示录》预言耶稣应许授权的人子就是佛教的未来佛弥勒
· 6. 政界和民间两位紫薇圣人的结合,是中国决胜于世界的前提条件
·7.里根第二使美国从对中共国的梦幻中醒来
·8.醒来的美国彰显出在物质力量上是世界巨无霸
·9.梦里的中国潜藏着超越美国的世界巨无霸精神力量
·10.【制世界宗教权】就是主导人类未来的巨无霸精神力量
·11.全球基督教盲点,正等待着人子来开瞎子的眼
·12.能够给上述基督教瞎子开眼,就意味着掌握了【制世界宗教权】
·13.当下中国敢不敢行使和彰显【制世界宗教权】,在乎中共当权者有无男儿胆
·14.所有旨在维护专制独裁体制的“改革”,都是促成中国分裂的罪孽
·15.中国必须尽快实现民主化和平转型
·16.【世袭制虚君共和新五权民主宪政】是中国的最佳政体制度
·17.请问习近平先生你准备好了吗?你有此男儿胆识吗?
●当前中国严重的司法败坏和黑社会化问题
·周强司法摧毁中国人伦底线,罪该下台!
·必须坚决阻止中国黑社会化倾向、打击【权黑勾结高利贷暴力流氓团伙】!
·辱母案充分暴露了【中国黑社会化癌症】已经病入膏肓
·必须考虑到防卫者当时的精神状态与混乱场景
·“辱母正当防卫案”使我不禁想起我儿时的一件往事
●2017中印边境冲突
·致习近平主席:先收回藏南地区,再开19大之建议
·2017北戴河会议首当尽快议决的当下中国头等大事
·中印之战,事关万年大计,务期必胜!
·上兵伐谋,居高临下,中国如何不战而屈印兵
·中国朝野要高度谨防印度危害中国的野心
·外患当前,国人非常有必要对习近平作出正确判断
·面对崛起之战,中国外交格局急需调整
·印度撤出入侵地区,中国不战而胜说明什么?
·善于妥协,是政治和外交的艺术
·中国应作好两手准备:和平崛起与全胜崛起之战
◇◇◇◇◇
▲朝鮮及朝核問題卷
·关于所谓“抗美援朝”战争的因果报应问题
·彻底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持久和平的道路
·《末世記》對朝鮮無神論專制獨裁核武邪惡性
●抨击金正日王朝
·征集签名:就中国必须坚决摆脱被金正日王朝核捆绑告全国人民书(图)
·果断快速摧毁朝核武,是维护东北亚暨世界和平所必须
·ZT直击朝鲜
●朝核威胁与中共激烈反对萨德入韩
·就朝核和生化武器问题紧急进言于习近平
·必须根治【中国义和团羊癫疯病】
·伍凡"总统"力反萨德入韩,激辩陈破空
●重构中美韩朝新关系
·【习川会】咨议:就重构中美韩朝新关系,谈中共国民主化新希望
·人子(弥勒)警告:朝核终必危及中国
●【习川会】最大亮点和看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陈泱潮)近期在北京大学

著名学者北大教授钱理群先生论陈尔晋(陈泱潮)


   
   (2013-04-14 01:17:17)

为什么在社会主义体制下会出现特权阶层?这其实是从反右运动开始一直延续下来的。为什么在社会主义体制下会出现特权阶层?会出现两极分化?因此就必须对我们的体制做出一个讨论。


我这里要特别介绍一个非常难得的一个人,叫陈尔晋。这个人为什么特别呢?他是一个云南边远县城的普通工会干部,他也没有上过大学,我们有一个群体,他是一个人,一个人在家里读马克思主义的书,一个人思考,独立地完成一部著作,原来题叫《特权论》,后来改名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这部著作有12万字,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文革期间保留下来的最完整的理论著作,它是理论著作,不是一般的文章,而且也代表了文革的民间思想的理论水平。他首先对中国的现行的社会制度做了这样的概括,说这是高度组织化的政治经济一体化的社会。这种高度集中垄断,高度组织化的社会生产的主要特点,是把整个社会的人力、物力,全部纳入到一个组织得很好的、严密的网里面,是政治经济一体化领导。政治权支配管理整个国民经济的生产分配权和交换的全过程,政治权利控制一切,高度集权的一个政治经济一体化的社会。他认为这样的社会也有历史合理性和历史作用,因为这种高度集权的政治经济一体化的社会,能够极有效的动员全部社会力量,集聚力量来发展生产,来做事情,其实就是今天讲的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高度集权,高度统一,就可以有效率地快速地发展。但是这样一个体制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和危机,在于权利的高度集中,权利垄断,权利高度集中就变成了权利垄断。而权利垄断必然垄断着政治权利,必然转化为资本,就形成了特权的资本化,形成了特权资本。这个概念我们现在觉得很熟悉了,但是你要知道在文革,在几十年前就提出了“特权资本”这个概念,我认为是从1957年大家讨论特权问题到这个时候,终于提高到一个理论的高度,找到中国问题的根本就在于政治权利的高度集中,政治权利的垄断,这种垄断带来了转化为资本,形成了权利资本,形成了特权资本,这是全部中国问题的关键。而且他认为这种特权资本还有一个危险性,就是固定化垄断,一代传一代,官二代、官三代、官四代,固定化垄断。第一代垄断了绝对权利,然后第二代、第三代就继下来,是垄断权利体制,固定化垄断。所以他说中国这样一个高度组织起来的政治经济一体化的固有制社会走到了十个路口。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路往权贵资本发展,变成了两极分化,另一条路是根本的改革。


那个时候,他一个云南偏远山区的一个青年,就提出了这样的思想。他提出来必须有新的无产阶级的民主革命,取缔官僚特权,尊重劳动者的主权,尊重劳动者的创造性和个人尊严,在此基础上建立人民管理制,提出人民管理制的问题。我在讲1957年北大右派的时候,他们提出人民权利论,这里就更加明确提出了人民的管理权。取缔官僚特权,来建立劳动者的管理权,劳动者的主权。那么他就提出了四大主张,第一,确立宪法的至高无上的地位;第二,实行共产党的两党制;第三,实现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分立;第四,人权问题提到显著地位。


所以我认为陈尔晋这样一个思想,把1957年“519”运动一直到文革结束的思想差异高度集中的一个概括,这是对现行的中国的社会体制所做出的批判,一个政治经济学的批判,这是一个思路,是属于文革后期的最激进的一派的思路。


更严重的是,陈尔晋他们提出的从体制上解决特权阶层问题,不断被搁置,完全是不知道的。人们对前面讲的都熟悉,就是对陈尔晋的不知道,因为完全被抹煞了。而正因为我们忽略了他们所提出的从政治体制上来解决特权阶层问题,反而就使得一直到现在特权阶层问题越来越严重,一直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很明显的是割断这段历史。这跟我们在80年代对文革采取简单的全盘否定的态度,文革都是一片废墟,摧毁了重来,但是忽略了文革当中有很多很可贵的资料,我们全盘都否定掉了。我们老是这样,后一个把前面彻底否定掉,1957年反右,然后到了文革初期的时候,因为认为那都是右派,跟右派划清界线,右派的思想资源及不能继承下来了。80年代又把文革的资源全部拒绝了,我们不断的拒绝遗产,只能一切从头开始。


我一般整理历史的时候都非常感慨,很多学者认为重大的发现,其实别人早就说了,人为这个付出生命代价。改革开放的设计师到底是谁呀?他们是真正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驱,那个时候就提出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民主化。而且先驱我们称之为是坏的东西,要把它抛弃掉,遗忘掉。所以我们总结起来看,民间思想者实际是为我们留下了非常重要的遗产,我们长时间忽略它们,长时间遮蔽它们,以至于在座的年轻朋友基本上就不知道了,这样就使得我们中国的思想发展是一个断裂状态,不断的断裂,一切不断从头开始,这是我们中国思想没有得到更好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总结起来说,民间思想者留下了两个遗产,一个是思想遗产,他们所提出的问题,比如说社会主义体制为什么会出现特权阶层,到今天还是中国的问题。他们所提出的思想,民主、法制,人民主权,启蒙,等等,还是今天的事。更重要的是他们给我们留下了一笔精神遗产,非常丰富、非常宝贵的精神遗产。这个遗产可以从多方面阐释,我觉得其中最可贵的是这样一种精神,不停地寻找真理、坚持真理,为真理而献身的精神。寻找真理、坚持真理,为真理而献身的精神,这个精神我们太缺乏了。所以我一直想林昭和她战友的那句话,以及当年右派的话,说我们心是颤动的,我们的血是热的,我们的灵魂是圣洁的。我觉得这些民间的先驱者今天就站在我们这里,逼问我们每个人的良知,你的心是颤动的还是死的?你的血是热的还是冰的?你的灵魂是圣洁的还是脏的?

   
   。。。。。。
   

主持人:好的,现在就开始提问吧。


学生1:钱老师您好,刚刚提出一个问题,就是陈尔晋说的那本书说到共产党的两党制,前两天我跟同学也说过,提出共产党可以分成共产党A,共产党B,共产党C,今年听到您提到两党制的问题,我觉得跟我同学的观点有点儿类似,如果说真的有可能的话实现两党制,应该具体怎么操作?跟咱们国家的宪法是不是有冲突。陈尔晋说宪法是至高无上的地位,可宪法上是反对这个的,这两点是不是冲突了?


钱理群:其实毛泽东有一句话“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事实上共产党已经好几派了,我们都能感觉到了,只不过不愿意往前跨一步。为什么两党制?有两个一个客观现实,大家觉得共产党之外再成立一个党不太可能,而且也绝不允许,这个就很复杂了。你刚才问的问题不属于我的范围了,我是思想家,讨论思想问题,你属于政治操作的问题,这个我就回答不了了。网上就有两个党,一个是工人党,一个毛泽东主义党,我现在搞不清楚这个党是真的实体还是网上的一个虚体,经常看到他们发表各种宣言,但是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附:

钱理群:漫谈新中国民间思想史(演讲实录)


   
   (2013-04-14 01:17:1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f7c530010163xi.html
   
   按:一年多前,钱理群先生在法学社作此讲座。本来只打算讲到70年代末的,大家都兴致盎然,于是老爷子一路讲到当下,一口气讲了三个小时,酣畅淋漓。
   
   在读《我的精神自传》、《知我者谓我心忧》的时候,就非常渴望当面聆听先生演讲。我对“北大精神”的认识,也大多来自于钱老。这是我以法学社的名义完成的一个“私愿”,诸多主讲人当中,他是我最希望请到的,至今深感满足。

文字实录(经钱先生过目):

   
    主持人(吴良健):谢谢各位法学社的社友来到今天讲座现场,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一位重量级的主讲人,就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钱理群先生,大家掌声欢迎!
   
    钱老师在人文学界已经鼎鼎大名,其实不需要多做介绍。考虑到在座的都是法学院的同学,在学科上稍微有点儿间隔,而且有些同学也是初进大学校门不久,所以钱老,允许我再简单介绍一下您的生平。
   
    钱老祖籍浙江杭州,1939年出生在重庆,1956年钱老考入北京大学,后来又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自新闻系,1978年考入了北京大学的现代文学专业,师从王瑶先生和严家炎先生,后来留校任教,并且一直在北大中文系担任教授、现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钱先生也是鲁迅和周作人的研究专家,2002年,钱先生荣休,但是他还是保持着和青年朋友们的密切交往,比如说和青年朋友通信,还有去南京、北京、贵州的各个中学讲鲁迅。近年来,钱先生的研究兴趣主要转向了民间思想史和新中国史的研究。法学社这次邀请钱老来讲座,也是想通过这次机会使法学院的同学们对近年来的中国思想动态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闲话少提,现在就请钱老进行他的精彩演讲,谢谢!
   
    钱理群:我多年没有到北大来演讲了,这次来是法学社请我,开始我觉得有点儿怪怪的,后来想想也很有意思,因为这本身涉及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就是文学和法学的关系。我以前曾经跟医学院的学生谈过这个问题,文学和医学的关系。其实在我看来,这个法学、医学和文学,它们都有共同的对象,就是人。只是大家从不同角度去接触人的不同方面,比如说医学,主要接触的是病态的人,而法学是用法律的手段来规范人的行为,如果人的行为一旦触犯法律,法医就要处罚他。所以这样就有一个问题,学医的面对的病人,学法学的面对的很多是犯人,或者是触犯法律的人,因此也提出了更多的人的恶性的方面。长久下去就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产生我所说的,医学想象力和法学想象力。在医学想象力,大部分人看来什么都是有病,法学想象力的人看来什么东西都可能有罪的,这样对人的认识就会产生畸形,这个时候就需要文学来补救,因为文学是讲人的,真善美的方面,所以需要对人有一个全面的认识。所以学法学的人,学医学的人,都应该有一点儿文学的修养,始终保持对人的健全的,健康的,真善美的发展,保持一个信心,保持一个信念。
   
    所以我觉得法学院的同志应该建立一个追求,就是法学专业,同时又有文学艺术兴趣。实际上看很多劳动一辈的医学家和老一辈的法学家,我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很多人都喜欢音乐,而且是喜欢古典音乐。因为古典音乐能够陶冶人的性情,使人在相对紧张的气氛下可以使人的精神获得一种放松,获得一种审美的东西。这是我今天想起的问题,这是可以以后再讨论,就是文学、法学、医学之间的关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