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藏人主张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THOMAS FULLER 报道2013年04月25日 《纽约时报》
   
   越南胡志明市——他的书架上摆满了马克思(Marx)、恩格斯(Engels)及胡志明(Ho Chi Minh)著作集,这是忠诚跟随共产党事业的历程给他留下的印记。然而,77岁的阮福祥(Nguyen Phuoc Tuong)说,他已不再信奉共产主义。阮福祥曾为两位总理做过顾问,但现在,他像许多越南人一样,强烈谴责政府。


   
   他在自己位于胡志明市郊区的公寓中接受采访时说,“现在,我们的体制是一党治国的极权统治,我自己出自这个体制,我了解这个体制的所有缺点、弊端及腐化现象。如果不解决这个体制的问题,它就会灭亡。”
   
   1975年,越南共产党战胜了美国支持的南越武装。但现在,由于经济衰退,越共正面对日益增长的民怨。而且,越共也出现分裂,党内两派针锋相对,一派是传统势力,希望延续越南的社会主义指导原则和越共的绝对权力,而另一派则呼吁体制多元化,并完全接纳资本主义。
   
   最重要的可能是,在越共正在竭力应对的这个社会中,由于新闻及观点绕过了国家控制的媒体,通过网络传播,人们得以了解到了更多信息,也更倾向于批评。
   
   自从38年前统一越南以来,越共历经过考验,既有同中国和柬埔寨的冲突,又有金融危机及内部分裂。卡莱尔·A·塞耶(Carlyle A. Thayer)说,现在的新情况是,对于领导层的批评“已经在全社会爆发开来”。他是国外研究越南问题的主要专家之一。
   
   塞耶说,越南的环境在其他方面都很极权,但党内的分歧实际上有助于鼓励言论自由,原因是各个派系都急于抹黑其他派系。
   
   他说,“在越南有种矛盾的现象,异见越发活跃,与此同时,压制也是如此。”
   
   随着在越南9200万国民中,异见的声音越来越多,政府也试图要进行镇压。法庭将无数博客作者、记者和活动人士判处监禁,但是,批评声,尤其是在网上,似乎有增无减。政府屏蔽了一些网站,但是许多越南人会使用软件或某些网站来设法绕过审查。
   
   作家张辉产(Truong Huy San)说,“比起以前,努力表达自己的观点、批评政府的人多了很多,他们的言辞也更加严厉。”张辉产也是记者及知名博客作者。
   
   张辉产现在正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参加一项访问学者项目。他著有《获胜方》(The Winning Side)一书,这本书可能是自1975年以来,越南国内人士撰写的第一部具有批判性的、全面的越南历史。这本以辉德(Huy Duc)为笔名写就的两卷本著作,未经政府许可就付印,在越南被广泛阅读。书中描述了清洗不忠诚党员和没收南越企业主资产等举动。
   
   对于一般造访越南的人来说,越南表面上呈现的经济进步,使人很难理解许多越南人所表达的那种深深的悲观。数百万人在10年前只有自行车,现在却能骑着摩托车在工厂和办公大厦旁的道路上飞驰。
   
   改革催生了处于越共严密监控之下的怪异市场经济,随后,越南经济在20世纪90年代蓬勃发展。即便是在现在,越南经济预计仍会以4%到5%的速度增长,部分原因在于越南大量出口大米 、咖啡及其他农产品。
   
   然而房地产市场由于供过于求而陷入停顿,银行坏账负担沉重,报纸上满是失业率提高的文章,越南也被全球腐败观察机构“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列为腐败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包含176个国家的名单中,越南排名123,排名越靠前,腐败程度越低。)
   
   越南共产党认为自己可以充当资本主义企业的领导者,而越南的商人则抱怨,越共实行的政府监管让他们不堪重负。
   
   尽管这里有难以抑制的奋发热情,人口也很年轻,但许多人说,越南失去了方向。
   
   “我在越南的21年里,从来没有在知识分子和企业家当中,见到过这么严重的对体制的不满,”越南一家投资公司印度支那资本(Indochina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彼得·R·莱德(Peter R. Ryder)表示。“在商业界和党内,都开展了很有意义的辩论,这些人对国家未来的走向异常关切。”
   
   在越南国会经济委员会4月初组织的春季经济论坛(Spring Economic Forum)上,与会者“纷纷争抢在麦克风前发言的机会”,参加论坛的著名经济学家黎登营(Le Dang Doanh)表示。他形容论坛上“争论激烈”。
   
   他说,许多人都批评称,尽管经济结构需要深入调整,“但几乎什么都没有实施”。
   
   黎登营说,“这是信任危机。每年都向公众承诺,情况会更好,但老百姓看不到。”
   
   处于政治风暴中心的是2006年上任的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阮晋勇行事风格急躁,还采取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来推动经济。这打破了党内官僚呆板的形象,最初为他赢得了支持。
   
   但是由于他解散了一个顾问委员会,因而疏远了很多党内人士。该委员会一直是推动改革进程的一股领导力量。委员会成员包括马克思主义学者阮福祥,以及其他许多老党员。
   
   更重要的是,阮晋勇推出的主要政策,即效仿韩国的私营企业集团,大力推动国有企业建设的做法,产生了负面后果。
   
   经济学家表示,掌管这些企业高管与共产党官员关系紧密,通过扩张,这些企业进入了许多自己并没有能力管理的业务,还在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上进行投机。两家最大的国有企业曾濒临倒闭,现在仍然处在资不抵债的边缘。
   
   马克思主义学者阮福祥表示,共产党内部的紧张局面随着经济状况恶化,已经出现加剧。
   
   2月,他帮助撰写了一份致越共总书记的公开信,敦促对该国的宪法进行改革,从而“确保真正的权力属于人民”。他还没有得到回应。
   
   阮福祥说,他从为武文杰总理(Vo Van Kiet)担任顾问时,就迫切地想要推动变革。武文杰曾帮助在20世纪90年代改革越南经济。
   
   然而现在他感到时间紧迫。他患上了癌症,不过病情似乎正在缓解。他谈道,疾病带来了某种精神解放,促使他讲出了现在心中的真话。
   
   “简单说,马克思是个伟大的思想家,”他说。“但如果没有马克思,那会更好。”
   
   
   翻译:王童鹤、梁英
(2013/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