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zt]
李芳敏144000
·11求你不容驕傲人的腳踐踏我,不讓惡人的手使我流離飄蕩。
·12作惡的人必跌倒;他們被推倒,不能再起來。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
·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乾,像即將凋萎的青草。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
·4你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把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
·8你要抑制怒氣,消除烈怒;不要心懷不平,那只會導致你作惡。
·9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但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11但謙卑的人必承受地土,可以享受豐盛的平安。
·12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 18耶和華眷完全人在世的日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1惡人借貸總不償還,義人卻慷慨施捨。
·22蒙耶和華賜福的,必承受地土;受他咒詛的,必被剪除。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
·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佑,惡人的後裔卻
·29義人必承受地土,永遠居住在自己的地上。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
·31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不滑跌。
·詩篇37: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
·33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的時候,也不定他的罪。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在了;我尋找他,卻找不到。
·37你要細察完全人,觀看正直人;因為愛和平的必有後代。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在患難的時候,他作他們的避難所。
·40耶和華幫助他們,搭救他們;他搭救他們脫離惡人,拯救他們,因為他們投靠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忿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管教我。
·2因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壓住我。
·3因你的忿怒,我體無完膚;因我的罪惡,我的骨頭都不安妥。
·4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使我擔當不起。
·5因為我的愚昧,我的傷口發臭流膿。
·6我屈身彎腰,彎到極低,整天哀痛,到處行走。
·詩篇 38:7我的兩腰灼痛,我體無完膚。
·8我已經疲乏無力,被壓得粉碎了;我因心裡痛苦而唉哼。
·9主啊!我的心願都在你面前,我不向你隱瞞我的歎息。
·10我的心劇烈跳動,我的力量衰退;連我眼中的光彩也消逝了。
·11我的良朋密友因我的災禍,都站到一旁去;我的親人也都站得遠遠的。
·12那些尋索我命的,設下網羅;那些想要害我的,口說威嚇的話,他們整天思想
·13至於我,像個聾子,不能聽見;像個啞巴,不能開口。14我竟變成了一個像是
·15耶和華啊!我等候你;主我的 神啊!你必應允我。
·16因為我曾說:「恐怕他們向我誇耀;我的腳滑跌的時候,不要讓他們向我誇口
·17我隨時會跌倒,我的痛苦常在我面前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20那些以惡報善的都與我作對,因為我追求良善。
·2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離棄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1我曾說:我要謹慎我的行為,不讓我的舌頭犯罪;惡人在我面前的時候,
·2我靜默不出聲,甚至連好話也不說,我的痛苦就更加劇烈。
·3我的心在我裡面發熱;我默想的時候,心裡火燒;我就用舌頭說話:
·4耶和華啊!求你使我知道我的結局,我的壽數有多少,使我知道我的生命多麼短促
·5各人站得最穩的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口氣。
·6世人來來往往只是幻影,他們忙亂也是虛空;積聚財物,卻不知道誰要來收取。
·7主啊!現在我還等候甚麼呢?我的指望在乎你
·8求你救我脫離我的一切過犯,不要使我遭受愚頑人的羞辱
·9因為是你作了這事,我就靜默不開口
·10求你除掉你降在我身上的災禍;因你手的責打,我就消滅。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3求你不要怒視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喜樂。」
·1我曾切切等候耶和華;他轉向我,聽了我的呼求。
·2他把我從荒蕪的坑裡,從泥沼中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站在磐石上,又使我的腳
·3許多人看見了,就必懼怕,並且要倚靠耶和華。
·5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很多,沒有人可以和你相
·6祭品和禮物不是你喜悅的。你開通了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不是你要求的
·7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經卷上已經記載我的事;
·8我的神啊!我樂意遵行你的旨意;你的律法常在我的心裡。」
·40:9我要在大會中傳揚公義的福音;我必不禁止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你知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
·10在大會中,我沒有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
·11耶和華啊!求你的憐憫不要向我止息;願你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護我。
·12因有無數的禍患圍繞著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看見;它們比我的頭
·13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
·14願那些尋找我,要毀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遭害的,退後受辱
·15願那些對我說:「啊哈!啊哈!」的,都因羞愧而驚惶。
·16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要尊耶和華為大。」
·17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主仍顧念我。
·1關懷窮乏人的有福了;在遭難的日子,耶和華必救他。
·2耶和華要保護他,使他生存;他在地上要稱為有福的
·3他患病在床,耶和華必扶持他;在病榻中你使他恢復健康
·4至於我,我曾說:「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求你醫治我,因為我得罪了你。
·5我的仇敵用惡毒的話中傷我,說:他甚麼時候死呢?他的名字甚麼時候消滅呢?
·6即使他來看我,說的也是假話;他把奸詐積存在心裡,走到外面才說出來。
·7所有憎恨我的人,都交頭接耳地議論我;他們設惡計要害我
·8「有惡疾臨到他身上;他既然躺下了,就必一病不起。」
·9連我信任的密友,就是那吃我飯的,也用腳踢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zt

Winnes Lim 分享了 Mamas Bersih 净选盟母亲团的相片。
   李芳敏分享了 Mamas Bersih 净选盟母亲团的相片。
   
   
   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首页 > 公民社會 > 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zt
   
   ~ 作者/丘雪梨(武吉公满村民、劳勿反山埃委员会副主席)
   
   那一年,不知他打哪儿听来的消息,说家乡将用山埃冶金,还说专家劝告,一旦工厂开始运作,必须马上迁离,村民处境危如累卵。那时工资很低,这光头胶工,卖了胶丝顾不了先回家洗去身上污迹汗臭,骑着沾满黄泥的摩多找上当时的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张少平,边掏出裤袋里褶皱的钞票边说:“我们割胶赚不多,这里一点小小心意,看能帮上点什么。”点算之下竟然有四百多块。 这故事在多年以后从黄主席口中说出,我那平时一毛不拔、五角钱比牛车轮还大的爸爸当年居然有这样的远见与醒觉,踏出了这样的一步。随后司法复核,每次过堂他都风雨无阻随团出席。我在迟来的醒觉来临后加入团队,在法庭上看见白发苍苍巍巍颤颤冷得发抖边打瞌睡一坐好几个小时的老人家们时,惭愧得无地自容,我辈竟然让这些老人家孤独地走了那么久。这震撼在我每次累得无法再走下去时把我从落魄里强拉出来继续往前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累。 原本觉得你们这群人怎么这么顽固?很努力看报纸的我认为人家政府都说没问题的了,为何你们还不甘罢休?我还发着梦,期待有一天劳勿因金矿重新发展而受惠,求得一司半职,还乡过悠闲生活,却在某一天接到老父来电叫我把孩子们接走,这时脑海里闪过的不外是:“老爸你要这么小题大作么?”同时我感到好奇,事情有那么严重吗?于是上网查看,这一惊非同小可,从此夜夜不得安眠,也让我往后数年无法过正常的生活。 无良政客、奸商与皇室组成的无坚不摧黄金铁三角,日日夜夜残害手无寸铁的弱势族群 ,他们的基本生活条件被践踏在闪闪发光的黄金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连享有干净空气的权利都被剥削。在某人捧着沾血金砖露出满足笑脸的同时,这群弱势平民只能一下一下地扒着身上发痒的皮肤,直至体无完肤皮破血流。孩子们被迫承受无知大人们对恶势力的包容所带来的祸害,身体能否负荷无从考核。 忍受煎熬 四处奔波 2009年四月,向来健壮的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张少平无故在果园逝世,引起媒体广泛报导,不明死因引起各种揣测,也让酝酿两年多的反山埃冶金运动再度受到各界关注。同年六月司法复核案在高庭遇挫,司法不公人神共愤,打抱不平声浪四处可闻。 可惜热度只维持了四五个月即告终。12月,马华公会资助在街头举办跨年派对,劲歌热舞酒池肉林,参与者分文不收,唯一条件是不可穿青衣出席。可悲可恨的是村民居然乖巧听话,我故意犯规,有人还前来好言相劝。这一切让我感到非常泄气。我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人不自救,皇上不急太监急,算了。本来一直想在工作上换个跑道的我因为反山埃而搁置许久,是为自己做点什么的时候了。随后发生怀孕而又流产的事件,更让我对所有事情意兴阑珊,反山埃运动被摆到心里一个角落,刻意不去碰触。就这样,停顿了一年多。 尽管如此,我依然无法忘记法庭里那一幕。这事一直在我心中,每天不断地提醒我这未完成的任务。直到那一夜,作了个梦,梦见自己不断号啕所以。一把声音告诉我不必太执着,尽力了就好,船到桥头自然直;做不了就停下来看看周围,休息够了再继续。顿时如醍醐灌顶,我突然就看开了。此后每一战,都抱着nothing to lose的心态,路果然好走得多。 “要如何让人重新想起我们?”这样的问题开始了我们的新旅途。尽量出席各场大大小小的集会,拉着旗帜向大家展示我们的事件。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既然有才能的人都很忙,我只好硬撑。每一次演讲完后,我总是无法睡得安稳。脑海一直在重播刚才所讲的话,不断检讨内容是否还有改进的空间。我知道在自己的苛求下,我会进步的,至少,让人有兴趣听下去。我做到了。 唤起关注 埋下种子 为了902集会,我们一场一场地,从亚罗士打讲到新山,就算有时出席人数不多,我们都用心地讲,期待今天埋下的一颗小小种子会有发芽的一天。今天做的会不会有用?我不知道,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就真的没有用。当中,有人看到黄燕燕就咬牙切齿地,有人看到皮肤病照片时难过得红了眼眶,我知道他们感受到了我们的痛苦,看到了我们的困境、我们的煎熬,我们的付出,值得了。 我们的政府时时在试探。山埃课题发酵超过七年,没有得到太大的关注。后来稀土厂事件爆发,执法单位取法山埃课题前例,认为社会普遍自私,不问世事,遂以同样方程式处理,谁知却阴沟里翻船。马来西亚政治生机、环保意识及伸张正义的精神在网路世界成长一日千里,奠定了日后反抗的契机,终将一发不可收拾。 现今举国上下无人不晓稀土厂课题。唯一不变的是政府仍死守防线,为商家护航到底。或许他们看准的正是国人不耐高温的姿态,过不了多久人们的愤怒会自行消散,他们在等着那一天。诚如山埃课题,现今健康受影响的居民人数与日俱增,但反抗声浪日渐式微。山埃课题迫切吗?个人认为一定要先救。除了人道因素,也借此机会向执政者表态,社会已连成一线,没有谁会弃谁于不顾,休想动任何人一根寒毛。 或许,太平日子过久了,我们就忘了人类基本的权益,忘了权益就算已被剥夺,我们还是可以奋力争取。劳勿关丹万挠是首先落难的地区,但没上榜不代表你永远幸运,谁知道你的运气会持续多久? 纵容腐败 祸延后代 虽然有些人遇到黄金,良心和道德就自动牺牲,但是,也有另一群人无惧强权据理力争,勇敢站在最前线,带领乡亲翻山越岭,只为捍卫自己挚爱的家乡,不让他们蒙受不必要的灾害与苦难。这些情操超越名利,于是,一些渺小的平凡人因勇敢而变得不平凡。 有人认为他家离毒厂有一段距离,应该不会受影响。我想说的是,此刻我们反山埃反稀土不只是反今天的毒害,而是反未来的千千万万个毒害!今天的沉默,等于默许荒诞的暴政,纵容横行与腐败!让漠视民声的强盗继续肆无忌惮地壮大,到头来害惨了我们无辜的子子孙孙。你们的容忍及纵容,让他们以为人民可以任人鱼肉,间接造就了山埃采矿及稀土厂的成型。日后你要如何面对你的后代? 原文:http://sunflowerpaper.com/187.html
   ~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作者/丘雪梨(武吉公满村民、劳勿反山埃委员会副主席)
   
   那一年,不知他打哪儿听来的消息,说家乡将用山埃冶金,还说专家劝告,一旦工厂开始运作,必须马上迁离,村民处境危如累卵。那时工资很低,这光头胶工,卖了胶丝顾不了先回家洗去身上污迹汗臭,骑着沾满黄泥的摩多找上当时的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张少平,边掏出裤袋里褶皱的钞票边说:“我们割胶赚不多,这里一点小小心意,看能帮上点什么。”点算之下竟然有四百多块。
   
   这故事在多年以后从黄主席口中说出,我那平时一毛不拔、五角钱比牛车轮还大的爸爸当年居然有这样的远见与醒觉,踏出了这样的一步。随后司法复核,每次过堂他都风雨无阻随团出席。我在迟来的醒觉来临后加入团队,在法庭上看见白发苍苍巍巍颤颤冷得发抖边打瞌睡一坐好几个小时的老人家们时,惭愧得无地自容,我辈竟然让这些老人家孤独地走了那么久。这震撼在我每次累得无法再走下去时把我从落魄里强拉出来继续往前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累。
   
   原本觉得你们这群人怎么这么顽固?很努力看报纸的我认为人家政府都说没问题的了,为何你们还不甘罢休?我还发着梦,期待有一天劳勿因金矿重新发展而受惠,求得一司半职,还乡过悠闲生活,却在某一天接到老父来电叫我把孩子们接走,这时脑海里闪过的不外是:“老爸你要这么小题大作么?”同时我感到好奇,事情有那么严重吗?于是上网查看,这一惊非同小可,从此夜夜不得安眠,也让我往后数年无法过正常的生活。
   
   无良政客、奸商与皇室组成的无坚不摧黄金铁三角,日日夜夜残害手无寸铁的弱势族群 ,他们的基本生活条件被践踏在闪闪发光的黄金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连享有干净空气的权利都被剥削。在某人捧着沾血金砖露出满足笑脸的同时,这群弱势平民只能一下一下地扒着身上发痒的皮肤,直至体无完肤皮破血流。孩子们被迫承受无知大人们对恶势力的包容所带来的祸害,身体能否负荷无从考核。
   
   忍受煎熬 四处奔波
   
   2009年四月,向来健壮的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张少平无故在果园逝世,引起媒体广泛报导,不明死因引起各种揣测,也让酝酿两年多的反山埃冶金运动再度受到各界关注。同年六月司法复核案在高庭遇挫,司法不公人神共愤,打抱不平声浪四处可闻。
   
   可惜热度只维持了四五个月即告终。12月,马华公会资助在街头举办跨年派对,劲歌热舞酒池肉林,参与者分文不收,唯一条件是不可穿青衣出席。可悲可恨的是村民居然乖巧听话,我故意犯规,有人还前来好言相劝。这一切让我感到非常泄气。我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人不自救,皇上不急太监急,算了。本来一直想在工作上换个跑道的我因为反山埃而搁置许久,是为自己做点什么的时候了。随后发生怀孕而又流产的事件,更让我对所有事情意兴阑珊,反山埃运动被摆到心里一个角落,刻意不去碰触。就这样,停顿了一年多。
   
   尽管如此,我依然无法忘记法庭里那一幕。这事一直在我心中,每天不断地提醒我这未完成的任务。直到那一夜,作了个梦,梦见自己不断号啕所以。一把声音告诉我不必太执着,尽力了就好,船到桥头自然直;做不了就停下来看看周围,休息够了再继续。顿时如醍醐灌顶,我突然就看开了。此后每一战,都抱着nothing to lose的心态,路果然好走得多。
   
   “要如何让人重新想起我们?”这样的问题开始了我们的新旅途。尽量出席各场大大小小的集会,拉着旗帜向大家展示我们的事件。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既然有才能的人都很忙,我只好硬撑。每一次演讲完后,我总是无法睡得安稳。脑海一直在重播刚才所讲的话,不断检讨内容是否还有改进的空间。我知道在自己的苛求下,我会进步的,至少,让人有兴趣听下去。我做到了。
   
   唤起关注 埋下种子
   
   为了902集会,我们一场一场地,从亚罗士打讲到新山,就算有时出席人数不多,我们都用心地讲,期待今天埋下的一颗小小种子会有发芽的一天。今天做的会不会有用?我不知道,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就真的没有用。当中,有人看到黄燕燕就咬牙切齿地,有人看到皮肤病照片时难过得红了眼眶,我知道他们感受到了我们的痛苦,看到了我们的困境、我们的煎熬,我们的付出,值得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