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徐水良文集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四)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
   

   科学史家许良英纪念馆:http://xuliangying.netor.com/
   
   许良英和王来棣先生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947c7b701015t55.html?tj=1
   
   目录:
   美国之音:许良英先生葬礼在京举行 众多异议人士聚表哀思
   自由亚洲电台:一生追求自由民主人权 许良英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铁流:不屈为至贵,最富是清贫-悼许良英先生
   朱长超:一个大写的人
   1月30日:告别父亲(转自许良英和王来棣先生的博客)
   丁子霖女士伤感送别许良英先生
   幼河:说说许良英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悼念许良英先生
   胡平:悼念许良英先生
   王丹:许良英:中国科学界民主运动的推手
   刘自立:民主的辩论和辩论的民主
   
      许良英先生葬礼在京举行 众多异议人士聚表哀思
   
          美国之音 东方
   
           01.31.2013
   北京 — 许良英先生被誉为“中国的良心与傲骨”,是中国自由派领军学者。生前倡导科学、民主、民权,
   终生秉承着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
   
   人们聚集在北京大学医学部的院子里排队等候,向许良英先生的遗体告别。许良英的遗体放置在鲜花丛中。许良英于1月28号在北京逝世,终年93岁。
   
   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表示,他早早就赶来,参加布置灵堂,送老人最后一程。
   
   胡佳说:“这么多人来说明所有人心中都有和许先生一样的这种对于民主的追求。为了能来这里,昨天我都没有回家,我担心回家以后就受到国保的拦截,不能到这里来为老人家送最后一程。因为,你知道,老人是遗体捐献,那么他将没有任何遗体用做火化,完全奉献给医学试验。所以今天见到他就真的是最后一面了。今天到这里来,我们布置灵堂,还看到给老人入殓之前的化妆啊什么的,就是说,作为一个晚辈来陪伴一下老人,告送他,他的遗憾,我们一定给他弥补上。”
   
   许良英先生在历次中共政治斗争中都受到冲击。1955年因胡风事件被审查,1957年被打成右派,1989年和方励之等人一起,向中央写公开信,要求政治体制改革。
   
   参加遗体告别的中国自由派学者称颂许良英先生不仅是一个物理学家,而且是中国少有的思想家。前中央党校教授杜光表示,许良英思想的深刻性、人品风骨都很让人敬佩。
   
   杜光说:“现在,他离开我们远去了,但是他的精神、他的思想仍然永存,激励我们前进。”
   
   许良英治丧小组由他的儿子许成钢以及钟沛璋、刘小雁、傅国涌、钱理群、艾晓明、杜光、王书瑶、姚监复、胡佳等人组成,其中包括多位北京异议作家和人权活动人士。许成钢向前来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亲友表示感谢。
   
   香港大学教授、许良英的儿子许成钢说:“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父亲的哀悼,我父亲是一生的努力,是为了中国的民主,和科学的实验与发展。希望大家能够继承这种精神。他人虽然走了,但他的精神不朽。谢谢大家。”
   
   由于许良英的异议人士身份,中国官方媒体低调报道许良英逝世的消息,强调他编译《爱因斯坦文集》等在物理学方面的科学成就。
   
   自由亚洲电台:
   
      一生追求自由民主人权 许良英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2013-01-31
   
   中国自由派学者许良英遗体告别仪式周三在北京举行,包括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维权人士胡佳等200余人前往致哀。当局大为紧张,派出便衣警察到场,对前去吊唁者和遗体告别仪式的全过程进行严密监控。
   
   曾公开指责邓小平六四时使用武力镇压学生、毕生倡导人权民主的自由派领军学者许良英周一病逝,遗体告别仪式周三下午在北京大学医学部遗体捐赠中心举行。此前,许良英的儿子曾于博客上写道:“家父一生在个人方面低调,理应没有遗体告别。但念及家父去世突然,众多家人、朋友无机会见他最后一面。我们决定以低调的遗体告别仪式为折中。请参加遗体告别的家人朋友不要送花圈,花篮。可以带挽联,可以一人带一只白花。”
   
   周三的告别仪式上,人们手执白色菊花和许的遗照,神情肃穆。到场人数超过200名,其中有不少异见学者。维权人士胡佳周四向本台记者介绍了当时的情况。
   
   “许先生的这次遗体告别,一下子来了超过200个各界朋友,有许先生生前的故旧,像杜光先生,王书瑶先生,还有丁子霖夫妇这些年长的,还有像我们这些所谓少壮派。国内媒体也有赶来的,胡舒立女士的财新集团还送来了敬挽的花篮,还派来记者采访。我和我妻子曾金燕献了挽联之外,我们替王丹,因为王丹在twitter上拜托,替他留挽联,也替他向许先生鞠躬。”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周四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几度哽咽,她说许良英夫妇是她的良师益友。
   
   “自从认识,这二十几年来就没有中断过,而且我们两家的友谊与日俱增。他们(许良英夫妇)不仅自已一生追求民主,他们坎坷的一生为争取民主,呼吁民主人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且他们是我们夫妇两个的启蒙老师,是把我们带上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的启蒙老师。”
   
   此外,胡佳又表示,遗体告别仪式受到严密监控,现场还有便衣警察戒备。
   
   “下午一点半左右,我们提前到学校去布置灵堂。可是到那里就发现,北京大学医学部的保安跟我们说校园封闭了,不准车进去。后来他也直说,今天有一个告别活动,官方给下的命令,不允许任何的车辆进入。我只好把车停在对面,许先生的家人只能徒步走进去。我们到门口的时候,他让我们拿身份证作登记。然后我进去以后发现了一些便衣车辆,在里面拿着摄像机整个拍摄我们进出的过程。也就是说,昨天许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是受到中共国保当局的严密监视控制的。”
   
   许良英逝世后,北京《新京报》刊登了学者傅国涌撰写的悼文,文中指:他一次次地挺身而出为民族鼓与呼,秉承的只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他说真话,求真相,做真人,无畏无惧,他却多次淡然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学习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中的那个小孩”。
   
   香港《苹果日报》周四也报道了此事。1957年许良英因反右运动,被打成右派,开除党籍,并被遣返回浙江老家务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铁流:不屈为至贵,最富是清贫-悼许良英先生
   
         来源:参与作者:铁流
   (参与2013年1月31日讯)“不屈为至贵,最富是清贫”这两句话,是吴祖光先生生前赠我一条幅写的,我受之有愧,一生须强项但也屈过。“反右斗争”后期,为求得“组织”的宽大处理,曾写过“认罪悔改书”。虽然这份悔改书虽不像一些人“我的交待”那样,痛揭别人“反党罪恶”而去立功续罪,但也把自已骂得狗血淋头。据知从不承认自已犯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上海的彭文应,一个就是北京的许良英。
   
   我当时在四川成都,自无缘相识许良英先生,但2007年“反右斗争”50周年大祭岁月,我却数次破门拜见了他。为了不忘记历史,北京右友发起了“反右斗争50周年”上书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签名诉求,要求:一,彻底否定反右派斗争;二,执政当局应向受害人赔理道歉;三,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
   
   第一稿文本由杜光老师草拟,经钟沛璋老师修改。由我和任众先生、燕豚符女士拿着文本去分头串连。任众负责北京地区难友,燕豚符女士负责北大难友,因我当年是《人民日报》点过名的右派份子又有车,负责串连上层有名气的右派,许良英先生便是串连的第一人。去前我查阅过他有关的资料:
   
   许良英先生1920年5月3日出生于浙江临海括苍山下的张家渡,1939年考入浙江大学物理系,从广西宜山到贵州遵义、湄潭,在辗转流徙中完成学业。他在专业上显示出的天分和特质,深受王淦昌教授的赏识,他却一心从科学转向革命,历尽艰辛寻找中共地下党,终于在1946年如愿以偿。他因王淦昌之召回浙大物理系任教,并秘密领导浙大乃至杭州的学运。上世纪50年代初他调到中国科学院后,想摆脱政治,回到科学研究当中,1956年出版了《科学与社会主义》。未料1957年风云突变,并没有“右派”言论的他,却因为反对反右运动而成了中科院第一个右派,回故乡种地二十多年。从1962年起,他在农村的煤油灯下编译了三卷本《爱因斯坦文集》,1977年起由商务印书馆陆续出版,影响了几代人。1979年,他的“右派”身份获得改正,他重回中科院,从事科学史研究,主编了《20世纪科学技术简史》,被金克木誉为“题为简史,实是大书”。1980年他为中共中央书记处“科学技术知识讲座”第一讲《科学技术发展的简况》起草的讲稿,率先提出“科学和民主是现代社会赖以发展、现代国家赖以生存的内在动力”的论断。从那时起,他发表一系列文章,倡导民主、科学、人权。
   
   大约是2007年1月23日(?),我和太太驱车去到海淀区他居室,那是极其简陋的三居室,连地板也没有,屋里家具更是陈旧不堪,不像箸名科学家住的地方,然而他和他夫人历史学家王来棣女士就长年住在这里读书写作。他个儿精瘦,两眼烱炯有神,腰版硬朗笔直,声洪音响,老而不苍,80多岁的耄耋老人了,思路十分清昕。见面时我按照一般习惯夸他一翻说:听说许老师都87岁高寿了,早早地活过了毛泽东……他突然把脸一沉道:毛泽东,他算个什么东西,怎么拿我和他比?他是个整人害人的暴君!我一下搞得很窘,连声道:比错了,比错了!毛泽东,算个什么东西?他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边看诉求文本一边说:毛泽东一生干了不少坏事,仅一个“反右运动”就匡害了近百万知识分子,几乎毁掉了中华民族。
   
   他详详细细地把诉求文本看了两三翻,认为写得不错,但有几处措词不淮确必须修改。我立即向钟沛璋老师拨通电话,转呈了他的意见,同意修改。他却不签自己名字,要我改好后拿来他再签。我心里嘀咕:这老头真倔,没点通透余地,只好笑着告辞。三天后再和太太登门造访,他看了修改稿二话不说签下了他的大名,然后与我攀谈起往事来。他说1987年“反右斗争”30周年,他和刘宾雁、方励之发起搞个研讨会,他的家就是联络地址。本来是按事先研究好的名单发邀请信,方励之却去邀请了钱伟长。想不到钱伟长却拿着邀请信去向邓小平告密,结果邓一生气就把刘宾雁、王若望一下开除了党藉。其实王若望只是参予者并不是发起者,我却免难了。外面传说是费孝通告的密,不对,是钱伟长,所以他才一步登天,当上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自此后再没有人提起召开“反右斗争”纪念会一事,没想到今天你们发起了,但愿这个会能开的成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