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世界聚焦中国民族主义乱局 ——“礼仪之邦”何以沦为“地沟油老汤”]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世界聚焦中国民族主义乱局 ——“礼仪之邦”何以沦为“地沟油老汤”

    日本政府购岛事件,导致中国当局愤怒不已,从当局首领到官方喉舌、各党政军部门,连续发表讲话、声明,威胁将使用政治、经济、法律乃至军事的所有手段对日予以“反制”,并不断加大力度煽动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9月14日晚,中国央视4频道“今日关注”节目,甚至借助清华教授之口,一面声称日本宪法没有战争权力,一面发出战争叫嚣,说中国的导弹射程可以覆盖整个亚洲大陆,并血腥地反问:“中国有那么多的导弹是为谁准备的?”
   
    当下,民族主义情绪正在中国制造出犹如伊斯兰极端主义酿制的乱局,令世界舆论为之震惊。
   
    官方监控下的打、砸、抢、烧乱局


   
    9月15日,中国大陆50多个城市同时爆发了官方严密监控下的反日游行集会与打、砸、抢、烧乱局。在全世界聚焦的镜头前,文革式的暴行又一次在中国各地重新上演。“宁可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血洗东京,核炸日本”,“谁不灭日本,谁就去棺材里替换毛泽东”等等暴力口号与场面,竟在高调维稳的警方严控之下,遍及中国。一些日本人控股的商场、店铺和工厂遭到打砸抢烧,不少同胞们驾驶或停放在街头的日系车惨遭捣毁。
   
    作者所在的山东省青岛市,仅仅一个小小的开发区,就有3000多人举行反日示威游行,示威者冲进日资百货超市“佳世客”,使用铁棍等工具砸坏首饰钟表柜台,甚至抢走商品,至少两个日系汽车4S店被打砸焚烧。据俄塔社报道,9月18日,北京50多名抗日示威者包围了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汽车。更为可怕的是,广州竟发生打砸掀翻意大利驻穗领馆车辆等严重外交事件,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聚焦,全球恶评如潮。一场反日游行把中国狭隘民族主义的所有劣根性都暴露无遗。曾有学者说民族主义的私欲本质是对正义的扭曲,在中国被煽动起的如此“爱国热情”已成为“掺了地沟油的老汤。”
   
    暴力事件为何能“善始善终”
   
    当今中国,官方媒体一直在控制民众的信息供给与筛选,用“地沟油的老汤”浸泡人的思维,导致民众根本无法形成客观、理性、公正的事实判断。
   
    眼下,在中国大陆所有群体事件都要被镇压的情况下,如此这场大规模的街头示威与暴力蔓延,竟能“善始善终”,究竟是由谁组织?是谁批准?打砸抢烧何以能长时间进行而无人制止?这些问号正在成为中外媒体追问的话题。不少舆论认为,政府利用大规模抗议活动促成外交政策目标,是较为合理的解释。在当今和平发展的时代大背景下,中共当政者有时正需要在圆滑的外交辞令之外,借助军方与民间发出一些不便正面表达的弦外之音。在特定时期,操纵利用一把“爱国主义”情绪,来为国内政治需要以及外交目标服务,是中共惯用的手法之一。
   
    美国爱荷华大学的唐文方和本杰明·达尔等教授利用大规模的社会调查,对中国人的民族主义进行了分析,认为中国的大众民族主义的广泛程度世界最高。民族主义对政权的稳定性和合法性有显著效果,这是因为它能压制公众对政治自由化的需求。
   
    党喉舌称“爱国热情应备加呵护”
   
    9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打砸抢烧事件时称,日本政府“购岛”一事,中国人民表达了强烈义愤。但他并未对暴力事件进行自责与反思。9月18日,党喉舌《人民日报》更是发表《人民表达爱国热情应备加呵护》的文章,只字不提打砸抢烧,反而在“理性爱国”的幌子下全文歌颂“连日来,不少地方的群众尤其是青年人自发走上街头,抗议日本政府非法‘购岛’行径”,称“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会义愤填膺,每一个有血性的中华儿女都会慷慨激昂,表达捍卫祖国的坚定决心,我们应该理解、尊重、备加呵护。”至此,未见政府与党媒自羞、自责的理性反省之意,反倒见其有点得意洋洋。
   
    安倍晋三之“骄傲”羞辱了谁
   
    每个民族都有理性爱国情怀——爱真正维护每个人权利、属于自己的国家与民族,但不应该是盲目加狂热的狭隘民族主义。如果一些人把爱国当口香糖咀嚼,向社会发泄狭隘民族主义的“分泌物”,那就不仅会让本民族蒙羞,也会给全世界带来灾难。
   
    依据宪法,公民都有行使自己的游行示威的权利,表达对日本右翼势力挑衅的愤慨与爱国热情,当是合理合法的。9月15日,游行队伍中也确有不少被爱国热情激发起来的民众,但他们不幸被利用,身不由己地被裹挟于暴力之中。而那些打、砸、抢、烧的暴徒,其实是一些只敢毁坏同胞的财产以及在中国依法经营的日本人财产的家伙。相对而言,日本国民就冷静理性了许多。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中国发生暴力反日后自豪地说:“在日本不会发生日本人冲击中资企业,焚烧中国国旗这样的事,这就是日本值得骄傲的地方”。这话,其实是在羞辱当下的“我们”。
   
    世界对“中国崛起”藐视的原因
   
    中国“掺了地沟油老汤”的现实,已成为当今国际社会对“中国崛起”依然藐视的原因之一,甚至不少人还不认为中国是一个现代国家。《民族与民族主义》的作者(法)吉尔·德拉诺瓦说:“自大与愚蠢是病态的民族主义感觉的诱因与残渣。在意识形态繁荣的年代里,情感、冲动表现为各种思想理论。连最起码的道德观甚至礼仪普通不能接受的做法也可以披上民族主义华丽的外衣,变得道貌岸然。”
   
    俄克拉荷马大学的彼得·格里斯教授更是在几年前出版的专著中,综合分析了中国的书刊、新闻报道以至游行口号和标语中的民族主义文本,提出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一种“面子民族主义”,即必须建立在和“他者”的不断互动之上,美国、日本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国家。中国人用“胜利者”话语和“受害者”话语去解读中美、中日之间的历史交往和现实摩擦,从中汲取了建构民族主义意识源源不断的素材,用以保存国家和自身的“面子”和尊严。现实的中国,又一次不幸地为他们的上述分析做了背书。
   
    中国最需要抵制蠢货而不是日货
   
    其实,中日当政者双方都在炒作钓鱼岛冲突转嫁国内矛盾:日本政界在党魁选举要迎合右翼势力选票;中共十八大交接班更需要民族主义捧场。由此可见,中日双方的政客们都在借以调动包括民意在内的一切社会资源为其政治需要服务。
   
    日本政府“购岛”自话自说,毫无法理意义,也改变不了事实的本质;中国政府进行恰当的抗议与反制是必要的,人民和平理性地声援一下也在情理之中。但两国的民众都需头脑清醒与情绪冷静,不为少数政客蛊惑民间对立与冲突所利用。日本民众能做得到,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在全球化的合作时代,抵制日货伤害的反倒是自己,其实当今中国最需要抵制的正是货真价实的愚蠢。
   
    眼下,中国发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与打出的血腥标语,反映的不是一个民族的爱国热情,而是野蛮、愚蠢与轻狂,令国际社会为之侧目。尽管现在官方利用了“爱国热情”一把后又开始降温,声言要惩罚施暴者,但为时已晚——我们自称为“礼仪之邦”的中国,已经因“掺了地沟油的老汤”而蒙羞了。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2/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