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美国之音访问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 ]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之音访问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赛万赛是掸民主联盟秘书长(Sai Wansai,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Shan Democratic Union).他告诉我赴美领取民主奖章的昆吞武的一些言论结晶:


   *不论在法律上或事实上,缅甸联邦宛若两国。
   *大中小城市是在政府直接控制下。
   *小村小乡小镇是在缅甸军队的直接统治下。
   *缅甸军队是国中之国或国上之国或平行统治者。
   *欧美总统制政府明文规定总统是国家武装部队的统帅,缅甸基本宪法却没这么规定——所以缅甸军队对总统命令、政府指令可听也可不听。
   
   以下一问一答出自美国之音记者吴觉山大(U Kyaw Zan Thar)对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的缅语访问记录。白虎党即掸邦民主党——其领导与党员多出自掸邦民主联盟,2011年大选中在掸邦获选票第二高,在全国则第三大党。
   
   以下美国之音=美,昆吞武=武。
   
   美:您被监禁好多年,据悉是您的一贯主张所肇的祸——军政府那时召开首次全国大会,您老鼓吹并坚持您的真正联邦制,结果被军政府逮捕投狱。现在政府释放您,是否表示对您坚持的真正联邦制,在原则上让步了妥协了?还是另有图谋?
   
   武:我认为另有政治图谋。
   
   美:难道您说他们对真正联邦制仍然固守己见,不肯接受吗?
   
   武:也不能这么说。他们是有所改变的——他们原判我93年徒刑,却突然释放了我,不久就邀请我重新加入他们的和谈工作,也欣然准许我跟已签停火协议的集团进行联系;在我出国前还邀我参加若开邦委员会——这些既对我有好处,对政府改革开放政策也加强了正面肯定作用。
   
   美:好多人认为政府内部有赞成改革和反对改革两派。要解决少数民族问题,要停止内战——世界各国也一直为此在施加压力,缅甸联邦与现政府也迫切需要它。您说到底有那些拦路虎在阻挡缅甸前进呢?
   
   武: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政府有此心意,错就错在做法——他们仍然在坚持半世纪长的错误做法。我见到部长们时,老提醒政府解决少数民族问题与内战问题,一定要守信用,一定要诚诚恳恳、老老实实。他们满口答应,但我听其言观其行——发现还不如前政府钦纽将军的情报部门好。他们做法因人而异,各唱各的——没统一原则。比如他们以战争对待掸邦军SSA,以和平对待掸邦进步党/掸邦重建委员会SSPP/RCSS。都签好和平协议后,缅甸军队跟掸邦军和掸邦进步党还是交战了30回合。政府与总统虽三令五申,缅甸军队基层却全当耳边风,说缅甸军队不是政府或总统的下属,缅甸军队只听国防司令部的命令与指挥。
   
   美:您的意思是——统治者那边的总统和军队各司各职,河水不犯井水。所以总统言行与军队言行不一致。
   
   武:正是这个意思。
   
   美:您掸邦掸族那边呢?是否万众一心?
   
   武:我们掸邦民主联盟领导层SSDAC是团结一致的。
   
   美:政府跟您们接触时,有没有暗中施展以夷制夷,分而治之等鬼伎俩?
   
   武:倒没发现。不过,掸邦进步党SSPP赋予我们全权代表地位。
   
   美:您刚才说现政府比前军政府钦纽将军的情报部人员做法还差劲,但钦纽情报人员也没跟您们谈判出真实成果呀!请问正确做法该如何呢?现政府说少数民族问题必须提交国会——大家到国会讨论解决。而您们少数民族却指出国会不足以解决少数民族问题。记得您提议过通过三方对话来解决。还有全国会议或第二彬龙协议等——究竟该如何解决才好呢?
   
   武:老实说:我们是迫不得已才参加当年全国会议的——其实我们对它毫无信心,也不接受它制定的宪法。现在2008年基本宪法不是有了吗?国会不是寸步难行吗?
   
   美:在最近对话或谈判当中,少数民族方面——尤其贵方有否建议以全国会议或第二彬龙会议来解决问题?现在已有解决方案吗?
   
   武:我提议过通过三方会议——即由议会外1990年成立的大小政党(包括UNA)、签订了和平协议的少数民族力量、流亡国外的21组织等,大家开会共同解决问题。
   
   美:据悉ALD要跟RNDP合并。您能谈谈掸邦众族民主联盟SNLD的当今立场和将来计划吗?有可能跟白虎党等合并吗?
   
   武:老实说——我们还没有任何计划和白虎党合并。理由——我们之间政治主张还不相同。我们至今仍然主张真正的联邦制、各族平等、自决权。
   
   美: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仍然坚持这些政治主张?
   
   武:是的。
   
   美:您们打算参加2015年全国大选吗?
   
   武:2015年还有一大段时间。我们不知2015年大选性质与形式——要知道现在已经有组织催促要实现PR12。那么,2015年会遵PR12走呢?或the winners take it all赢家全揽独包?——变数太多了!所以还很难考虑2015年大选。不过,我党坚持不懈向人民宣传立场与团结工作。
   
   美:您是说——因选举形式未明朗,所以暂难考虑它?
   
   武:正是。
   
   美:您喜欢那种选举形式呢?
   
   武:目前的选举制度人民群众已熟悉——所以应该最适用。PR制度还需向人民广泛宣传教育,尤其萨尔温江东部地区已被佤族统治,再也无法突破——所以只好按天时地利人和而因势利导。
   
   美:借2008年宪法而上台的吴登盛总统松绑了新闻管制制度,人民稍获自由而稍敢说敢动——这对各少数民族地区有起作用吗?据人民反映:经济与教育方面未见好转,对吧?请讲讲少数民族地区的变化——比如掸邦的民众生活、自由度、和平繁荣等方面。
   
   武:可惜政府对我们少数民族的政策与方针时常在改变——今天这样明天那样,并进行分别对待。比如登索将军(Thein Zaw)负责跟掸邦进步党SSPP打交道,其他三大少数民族组织则由吴昂敏(U Aung Min)去接触,采取的政策、方针、做法并不一致,没统一性——于是就发生冲突,又打起来了。我认为最好是跟所有少数民族坐下来对话,大家无拘无束畅所欲言,坚持言者无罪——这样才能总结与设计出缅甸联邦众族需要的真正联邦制。现在政府采取和各民族各集团分别对话,各说各的,各做各的。行得通吗?
   
   美:真正联邦制的出现困难重重——是因为他们不愿给?或实践上有困难?或反对者在拦路、设障碍、想方设法破坏?
   
   武:反对者是肯定有的。最糟糕的是吴奈温时代的宣传——说要求真正联邦制就是搞分裂——至今仍然蒙蔽着好多人。其实真正联邦制是指美利坚合众国、德意志联邦那种优越制度——跟分裂国家风马牛不相及。我现在来到美国,见到真正联邦制的优越性,感受良深。
   
   美:他们若反对或抵触,请问由谁来讲解、介绍、开导真正联邦制呢?虽然88年代学生理解并接受真正联邦制,但不少缅族——尤其不少缅族政治活动家却不愿接受真正联邦制。该怎么办呢?
   
   武:88年代学生深受国内外独裁制度的压迫与歧视——尤其是起先寄人篱下于腐败落后国家,后辗转流亡至欧美的那一大群人,所以对真正联邦制具备感性与理性认识。被压迫被歧视受不平等待遇后,就知道真正联邦制的可贵。我们应该齐心合力、再接再厉、身教口授真正联邦制,让国人让新一代知道真正联邦制不是搞分裂,而是造福联邦各族人民。
   
   美:当今政府统治下的年轻一代恐怕不行——他们和88年代学生遭遇不同,感受不深,无切肤之痛。最后一个问题——您和掸邦众族民主联盟坚持真正联邦制,而白虎党呢?
   
   武:白虎党(即掸邦民主党)以经济发展为优先。不过我对白虎党不便多言。
(2012/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