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国凯文集]->[中国共产党的毛派、邓派、维稳派、新毛派、民主派]
刘国凯文集
·序--造反派与三种人 宋永毅
·论人民文革--为文革四十周年而作
·附录 三年文革与两条线索
·文革造反运动与文革造反派之评析-为文革三十五周年而作
·附录一:湖北工人造反派领袖胡厚民的法庭陈述
·附录二: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对胡厚民反革命案进行公开审判情况(节录)
·文革浩劫,谁是制造者、谁是蒙难者
·论文革前夕中国社会的阶级结构和社会冲突--兼与王绍光先生商榷
·论文革中反政治歧视反政治迫害的民众斗争-为文革三十五周年而作
·鲜血凝成的价值-评杨曦光力作《牛鬼蛇神录》
·附录 “造反派”公案未了,杨曦光,你不能走
<历史潮流--社会民主主义>
·小引
·第一章、資產階級在民主革命中的兩重性
·第二章、資產階級的頑固導致社會革命和馬克思主義產生
·第三章、馬克思主義在歐洲工人運動中不居指導地位
·第四章、馬克思、恩格斯堅與社會民主主義者相區別
·第五章、社會民主主義的源頭
·第六章、第二國際的建立─馬克思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的交集與分歧
·第七章、伯恩斯坦主義與米勒蘭入閣事件─社會民主主義與馬克思主義的激辯
·第八章、馬克思主義的極端─列寧主義
·第九章、社會民主主義從理念到现实-走向执政2
·第十章、從社會民主主義到民主社會主義─理念的更新與發展
·第一節、社會黨國際的《法蘭克福聲明》─社會民主主義重新結集後的政治宣言
·第二節、英國工黨“國有化”情結探討
·第三節、德國社會民主黨在意識形態上新的開拓和貢獻
·第四節、民主社會主義的改革舉措─政府干預
·第五節、民主社會主義的改革舉措─社會保障、福利制度
·第六節、民主社會主義的改革舉措─工人參加管理
·第七節、瑞典社會民主黨的不懈探索
·第十一章、“歐洲共產主義”的來源與去蹤
·第十二章、东欧共产党的改宗与重生
·第十三章、三民主义--中国版的社会民主主义
·第十四章、歷史潮流豈可阻擋
·結語
·後記
续作
·对天安门“扭送”事件的另类思索--“勇士”亦应反思
·“凑热闹”下的任意臧否、扭曲历史
·那兰性德网友:诚恳地请您一起来唱这首歌
·赵燕案,美国的种族歧视与中国的政治歧视
·我所亲历的中国族内歧视和美国的种族歧视及其他
·《百元捐款 人道援助》募捐、送捐报告表 (刘国凯制)
·《百元捐款 人道援助》受捐情况一览表(刘国凯制)
·茉莉,我有文革光荣感!而你中了中共御用文人的奸计
·伪劣的中共文革史与误入歧途的民间文革反思
·没有文革史何来文革反思
·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欧洲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纪实
·我从自己的经历体认发动维权斗争的空前壮举及其他
·“十年动荡”社会状况之列表概述
·柏林大会上与我有关的一些情况--不得不作的澄清
·我的心理状态与茉莉的心理状态以及其他
·一个积极面对生活的家庭 (访欧散记之一)
·王先生的肺腑之言与张小姐的慷慨陈词(访欧散记之二)
·准流浪汉看到荷兰洋妞诡谲的目光(访欧散记之三)
·自行车文化蕴涵的社会生态(访欧散记之四)
·性交易合法化与性泛滥的正反逻辑(访欧散记之五)
·法国社会党总部在哪里(访欧散记之六)
·面对十缕冤魂的沉思
·请不要给外界不友善的人士以笑料--致高寒、余杰、廖亦武等会友的公开信
·无可沟通的偏执--读“也谈‘人民文革’”有感
·在洛杉矶文革40周年演讲会上的发言
·一、共产党对文革的处置术--变造历史和禁止研究
·二、为什么缄默失语
·三、文革之解析
·四、共产党否定的是哪个文革?
·五、对负面评价人民文革的几点商榷
·六、正面评价人民文革的意义
·洛杉矶演讲会上关于社会民主主义的发言
·历史不可变造、公理岂容践踏(修订稿)
·冷兵器交战的追杀效应与文革一代的集体噤声
·中国人心变坏过程之探究
·请面对事实,请积德--致某网名的公开信
·世纪大谎言怎么登上《北京之春》的大雅之堂
·从陈果仁、黄永新等到杨先生女儿的判案--我对美国陪审团制度的深度质疑
·摒除体制内伪文革史、澄清体制外偏颇观点,重建真实的文革史--在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上的书面发言
·一、共产党御用文人伪文革史之针砭
·二、体制外偏颇观点之澄清
·三、“人民文革” 命名质疑之解释
·过入境关的思虑与对策--赴香港出席文革40周年座谈会集锦
·民间电台里的声波和见闻--赴香港出席文革40周年座谈会集锦(之二)
·华叔和林昭寰意见的分歧以及我的见解--赴香港出席文革40周年座谈会集锦(之三)
·与“长毛” 同台作街头演讲--赴香港出席文革40周年座谈会集锦(之四)
·拜访刘慧卿-赴香港出席文革40周年座谈会集锦(之五)
·从“革马盟” 到“社会民主连线”-赴香港出席文革40周年座谈会集锦(之六)
·空手而归与满载而归--赴香港出席文革40周年座谈会集锦(之七)
·中国社会民主党给海内外同胞的新年献词
·敦促中国共产党给予“右派分子”及其家属赔偿书
·中共政权与中国社会的现状及中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任务
·一、不同的领导人面对不同的世界
·二、中共新一代领导人新的统治术
·(一)、放松浅层自由;扼制深层自由
·(二)、收缩专政防线、扩大政治基础、强化镇压手段
·(三)、收买精英阶层、制造表象繁荣、煽动民族狂热情绪
·三、共产党政权的绝症--贪腐
·(一)、反贪更贪的怪圈
·(二)、中共官僚的“合法”贪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共产党的毛派、邓派、维稳派、新毛派、民主派

   

   

   

   

    近年来异议阵营中对中共党内派别问题有许多议论。大多对中共派别以左,右,极左来划分。笔者觉得这种划分法不够严谨,容易产生歧义或混淆,不利于对中共派别的洞悉,也就不利于异议阵营的正确因应。

    对政治派别以“左”“右”辨识来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苛求历史没有必要,但不妨一说到是,从讲台上往下望,雅各宾在左边,吉伦特派在右边。可是从自身坐在听众席上来辨识,雅各宾派就在右派边,而吉伦特派则在左边。这可以使我们悟出,对政治派别“左”,“右”的认定往往带有认定者的主观性在里边。

    如果从简捷陈述着眼,以左右称之似无不可,可是由此却会带来的政治评价上的困扰。究竟是“左派”好还是“右派”好?从对王权的革命程度去看,是雅各宾派-“左派”好,但从适当妥协可以使社会转型少付代价来看则是吉伦特派-“右派”好。可见以“左”、“右”为标签来说明问题并不准确。

    历史的一页早已翻了过去,我们看看当代吧。当代欧美民主国家也有左,右派之分。最为典型和著名的“右派”政党是英国保守党。可是有次听到一位英文相当好的朋友抱怨说:“中文把the British Conservative Party译为英国保守党是有失原意的。‘保守’在中文系统中是明显贬义的,而Conservative在英文系统中是中性的。准确的翻译应该是保持过去的荣誉或保持过去的传统,可是找不到最对应的中文词汇,就翻译成‘保守’了。”

    我英文程度低,不敢发表意见。但我心中一向纳闷的是,英国保守党人怎么那么笨,给自已起了个明显贬义的名字?而那位朋友的抱怨就在一定程度上解答了我的疑惑。

    美国两党政治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不必以“左”“右”为标签来辨识评价这两个政党,要看它们的实际举措。共和党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就是它以保持过去的传统为宗旨,藉此,共和党要保持民间拥有枪支的权利而反对禁枪;要保持传统婚姻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要保持原有的选举人票的总统选举制度……。民主党则比较与时俱进。认为现在的美国与十八十九世纪大不相同,已经不存在人民拥有枪支去推翻专制政府的需要,且容易拥有枪支已造成多起滥射暴力事件,故应大力限制之。又认为婚姻属于个人权利问题,应让同性婚姻合法化。还认为选举人票选举制度存在明显误差-例如高尔比布什多几十万张选票却选败-应改革之……。

    查看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分歧,笔者觉得不见得哪个党全对或全错。例如枪支问题笔者倾向民主党,对待同性婚姻问题笔者就倾向共和党。笔者觉得是否把欧美社会的右派称之为“保持派”;左派称之为“改变派”更合适?

    当今中国异议阵营确实需要厘清对中共党内派别的辨识。但笔者甚感用“左”“右”“新左”“极右”等标签来辨识会造成概念含糊,并导致许多无意义的争论。笔者觉得是否以“毛派”“邓派”“新毛派”“维稳派”“民主派”来界定中共党内派别更为清晰准确?

    当代(从中共建政至今)中共的“毛派”、“邓派”、“维稳派” 、“新毛派”都有一个根本的共同点,就是确认共产党垄断社会公权力的“基本原则”不可动摇。在这个共同的基点上则各有明显的区别。

    毛派-毛泽东派从中共建政到70年代末居主流地位乃至绝对主流地位。这个时期的中共除了毛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杂音。60年代初刘少奇邓小平等发出了点杂音,几年后他们就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毛泽东派的第一大特点是完全漠视平民百姓物质利益。尽管毛泽东把“人民”一词挂在嘴上,什么人民医院,人民广播电台,人民银行,人民日报,人民币……,还有开口闭口的“为人民服务”,但实际上毛泽东最视民众如草芥。他当政后从来没有“到群众中去”,他最“脱离群众”,高高在上如神一般。在他的影响下出现一大批贱视践踏民众的中共大官。西南王李井泉,河南王吴芝圃等都为了取悦毛泽东搞“人民公社”报高产,使河南四川饿殍遍野。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中共里面几位较有良知的大员(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等)忧心忡忡地在会场外小议农村已发生灾况,有些地方已饿死人。不料上海第一书记柯庆施走过去听到,不以为然地反驳他们说:“中国哪个朝代不饿死人?”

    柯庆施是毛泽东的干将。他这种视民众生命如草芥的意识直接来源于毛泽东。中国历史上是有许多朝代饿死人,但中共自称为最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又怎能拿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来做参照物?何况历史上饿死人是在天灾之年或兵燹之后。中国50年代末和平岁月风调雨顺,根本没有饿死人的客观原因。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民生经济的发展特别遭到轻视排挤,以至生活资料极端贫乏。民众生活必须品(从食品,布料到肥皂)定量供应。在农民处于“饿死边缘”时(1957年广东大右派罗隆基语),城市居民也处于营养不良乃至慢性饥饿之中。肉类是稀罕之物,一个月每人配售一斤半,植物油二两半,30斤左右的大米远提供不够起码的卡路里。民众体质普遍瘦弱,面有菜色。

    毛泽东时代民宅建设极为稀少。生儿育女,老人仍在,人口增加,住房却依旧。于是房中再隔房,梁上再架梁。许多城市居民都如住在狭小的狗窝之中。

    即使民众物质生活贫瘠到这样的程度,毛派还是要残忍地榨取民众手中的一点积蓄。那时,上海牌手表120元一块,广州牌手表100元一块。但其成本只在20-25元之间。据说,手表的价格是毛派大将周恩来最后拍板定下的。许多城市居民为了一块手表壮面子,不知把生活刻苦到什么程度。(当时中等物价区域-如南京,中专毕业生30几元工资,大学毕业生40几元工资。)

    由于经济萎缩,城市青年大量失业,于是从1962年开始中共就诱骗、压迫城市青年到农村务农,在1969年达到高潮,至1977年才落下这悲哀的社会一幕。

    毛泽东派还有个特点就是持续的政治洗脑,政治高压,政治迫害,甚至政治杀戮。从50年代初的“镇反运动”开始,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反右倾,四清,到文革。文革又可细分为1966年6-9月的第二次反右,1967年2-3月的第二次镇反,1969年的清队,1970年的一打三反,1971年的清查五一六,1977年的政治处决。毛泽东就是这样把全国全民族拖人一个“阶级斗争”的绞肉机中。要把“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既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也要批斗“走资派”,既要“深挖细找”现行反革命分子,也不要放过“国民党残杂余孽”。总之就是要通过不停息的阶级斗争,把整个社会的政治空气搞得浓浓的,人们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对物质生活的欲求压倒最低限度,以政治荣誉为人生目标。在这种社会氛围中,“无产阶级的铁打江山永不变色”的伟大目标似乎铁定实现。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但毛泽东时代还没有立即结束,毛泽东派也没有立即瓦解。1976年的十月政变后,政变派欲继续毛的路子。经过两年多的角力,邓小平才得以全面接管权柄,开始了邓小平时代。

    邓小平曾是广义毛派的成员。他赞成毛的暴力土改,他为毛的“反右”鼓风加温。但他有点一向与毛不大咬弦的是,他比较务实,比较重视社会经济的正常发展。不像毛泽东那样浪漫主义(实则确如彭德怀指责的“小资产阶级狂热”-搞荒谬不堪的大炼钢铁之类)治国。毛其实早就看出邓与自己的龃龉。他留意到每次中央开会邓都特地坐得离自己远远的。他洞悉邓是“棉里藏针”。邓在60年代初的经济争论中就发表“管他白猫黑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这明显是跟自己“政治挂帅”唱反调。由此毛洞察邓在内心深处不赞成自己。但邓极为聪明的是绝不附合彭德怀,张闻天,周小舟们的言论,更不跟他们有丝毫个人关系。邓小平藉此逃过1959年反右倾那一劫。然而心中有数的毛终究在几年后把邓小平和刘少奇一起踹出。

    邓小平采取了与刘少奇不同的反应。刘少奇当面要求毛泽东只处罚他,不要株连其他干部,并表示愿意回乡下去度过余生。这是对毛泽东曲折的指责和抗议。不动声色毛泽东当然明白刘少奇内心的怒火,于是他要把刘少奇整死为止。聪明的邓小平一言不发,任凭毛处置。冷处理几年后才上书给毛认错,并表示永不翻案,于是邓小平有了东山再起之机。

    1979年邓小平完全当政,开始了邓小平时代。党内众多大员对毛泽东的不满情绪,更促成邓小平派的迅速成型。邓小平派的特点就恰好是对毛泽东派那两大特点的偏离乃至反向。

    邓小平一当政就着手结束毛泽东时代的政治超高压。宣布对57年反右运动予以改正,停止在民众中划分阶级成分。这一点在当今看来平常的事情,但在30几年前却有着极为震撼的意义。毛泽东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很重要就是建构在阶级成分划分的基础上。

    邓小平既要坚持共产党一党垄断社会公权力的政治结构,就不可能完全放弃政治压迫。但邓与毛的区别是,毛是全方位的政治高压,而邓是选择性的政治高压。邓没有去“深挖细找”,而只镇压敢于质疑共产党政治特权的人们。

    在经济领域内,邓与毛更是截然不同。毛全然不理会民生,而邓则切实把提高民众物质生活摆到重要位置。经过万里赵紫阳等一大批邓小平派官员的努力,只几年时间,到80年代中期,民众的衣食水平都得到明显改善,票证逐步进入历史,住房也在兴建之中。

    但正如当年毛泽东认为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会带来资本主义复辟那样,80年代邓小平的“发展是硬道理”论果然在经济成绩的同时造成社会弊端丛生。80年代后期,社会对民主的呼声愈来愈高。其中有经济发展必然带来民主政治要求这个因素外,也因邓小平的经济改革很快出现了负面效应-官吏贪腐问题。一个强烈的社会声音是,要用民主政治来革除官吏贪腐。

    邓小平不主动去搞政治迫害,但若谁要触动共产党制度根本,尤其是直接触动他个人,他的政治迫害并不比毛泽东逊色。由此,他残暴镇压了八九学运民运,血腥屠城。不但学生和民众遭受重大牺牲,共产党内从邓小平派里分化出来只具一点雏形的民主派也顷刻没顶。

    “六四”之后,江泽民、李鹏以为按屠城的逻辑,共产党应走回毛的老路(可见江、李骨子深处有毛派的因子)。他们已在着手转向毛模式。经过两年多的观察和思考,邓小平决意对江、李纠偏。江、李当然要顺从,并从此别无选择地成为邓派人物。无论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论还是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都是胡诌一些东西来为自己阶段性党魁地位作注脚。其实他们完全是继承邓小平的衣钵。在政治上进行选择性镇压。于是98组党的人们、民间自发有组织的宗教人士和气功修炼者、一批又一批的维权律师、工运人士、异议人士、08宪章的签署者们都被投入监狱或遭到各种形式的迫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