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陈泱潮文集
·誰是中國最凶惡的宿敵?中國朝野不可不知!
·就克里米亚问题回应不肖毛左
·回應王希哲的謬論《略谈陈尔晋(陈泱潮)骂“毛左” 》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瘋狂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惡毒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最无德最无耻的剽客、民賊典型:【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關鍵時刻,徐文立妄圖炮製川普【通中門】事件掀起【倒川】妖風濁浪!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對披著“魯凡”馬甲的任畹町的回擊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作者香港特约记者张文中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之妻薄谷开来,涉嫌毒杀英商海伍德一案,上周四在安徽合肥开庭审理,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薄谷开来凶杀案的分析评论。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李平的评论称:“案件备受世界舆论关注,不只因为疑凶的地位及被杀害的是英国商人,更因为案件捅开了中共高层权斗的马蜂窝,令中共政治的凶残冷血、以权凌法、欺瞒民意等特性暴露无遗。身兼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是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名单上的一员,但其妻子谷开来身为资深律师,按当局的指控,竟亲自策划谋杀,又现身命案现场,不能不令人惊讶,是甚么样的政治文化、甚么样的制度,可以培养出如此凶残冷血的高官夫人?”


   
    香港《太阳报》“华夏透视”的评论称:“薄家是中共的名门望族。薄熙来父亲薄一波在开国时便担任周恩来的内阁成员,掌握财经大权。改革开放之后,薄一波更成为邓小平的左膀右臂,是其在党内的代言人。谷开来父亲谷景生则是开国将军,曾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薄熙来本人从政后平步青云,而且风度翩翩,被舆论热捧,本来在十八大上很可能成为政治局常委。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红色家族,为何要将家产转移到国外?谷开来为何与英国特工色彩浓厚的海伍德关系如此密切?又有甚么原因让这个红色家族如此缺乏安全感呢?难道对国家民族缺乏信心?”“如果说海伍德对中共政坛的冲击,最大的应该算是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这对人民的心理冲击极为震撼。”
   
    台湾《联合报》的社论称:“审判谷开来,令人回想起三十年前审判江青。因为有毛泽东才会有江青,因为有薄熙来才会有谷开来。江青不只是一个刑事犯,最重要的是她代表了毛泽东政权一切罪恶的化身;谷开来,也不只是一个刑事犯,她代表了当代红色政权在官僚腐化及政治路线斗争上的一个样板。”“薄谷事件的政治底蕴,其实比谷开来杀人更为严重。一方面,谷开来杀人,是因这种政治底蕴而生;另一方面,此种政治底蕴更被温家宝指为‘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但是,如今全案若被浓缩简化到只是谷开来杀人案,非但在刑案上纵放了共犯薄熙来,在政治治理上也已无是非可言了。谷案的审判显示,原本一场对于‘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可能重演’的政治大思考,已经降抑成一场谷开来‘护子杀人’的肥皂剧。”“薄案爆发后,胡锦涛屡称:‘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然而,薄案之所以发生,是因‘党高于法,党外于法’,而非‘人人平等’所致;而谷案的审判,竟然未见传审薄熙来,则亦显然未作到‘人人平等’的水平。‘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这一句话,是否姑且就记在中共十八大政府换届未竟事功的交接清单上?”
   
    香港《信报》的社论称:“尽管官方在谷开来案的审理中精心安排,让人感觉这是一桩纯粹的刑事案件,不涉政治斗争,但在中国现行体制下,徒具法制而法治不彰的事实无可掩盖;谷开来悍然杀人和事后调查过程中牵涉的官员特权无可推诿;而薄熙来违纪问题的处理,卷入中共高层十八大权力分配的争议,也是无可否认。” “今岁正值中共换届之年,更是十年一度的最高领导人更替之秋,加上中国的三十年改革开放已到了瓶颈,此后‘左’转‘右’走,何去何从,也处于关键时候。薄熙来作为中国政治势力光谱其中一环的代表人物,本来大有机会在十八大后晋身权力核心,却因妻子杀人、下属图销证灭迹而断送政治生命。但是这一场变故而掀起的政治风暴,使中共内部不同派系的力量此消彼长,重新‘洗牌’,未尝不是一个减少‘左’力的契机,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力保局势稳定,正是中央高层的首要考虑。”
   
(2012/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