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独往独来
·胡亥的博客:网络流传中共政变不是空穴来风
·吉歌的博客:核爆:韩正查海航,王岐山随时自尽
·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胡亥的博客: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文庙的博客:习近平能仿效华国峰而善终吗?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什么海航是习近平的?贯君的父亲是习近平
·今天起,世界变了。 信源:世界日报
·胡亥的博客:世贸组织末日 习王体制大厦将倾
·芬兰唐夫的博客:看看刁远凹究竟有多蠢
·文庙的博客:中美战略对抗激化华人立场惊天剧变
·巴山老狼: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重建了中国,不会再犯傻了。
·老度的博客:习近平在军中能定于一尊吗?
·贾舟子的博客:古有诸葛亮,今有杨其静
·挺不错的博客:“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引发的思考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铁壁合围,中国瓮中之鳖
·习近平毫无招架之力 川普将中国逼入死角
·他当穷光蛋,住农村、开破车…全球最穷总统退休了
·北戴河之后,中共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更无解
·胡亥的博客:天不生川普,万古如长夜
·jkerry博客:写一写这个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
·ZT:终结共产主义 —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挺不错的博客:惨遭围堵,“中国高科技”成瓮中之鳖
·挺不错的博客:中国GDP泡沫:想骗别人,先骗自己
·特有理:极不光彩的“川普政府抵抗者”
·鱼囊的博客:老人帮非江湖温朱李而另有其人
·习近平他身边正在发生的无声政变
·袁 凌:毛泽东时代的五大著名劳教营
·旧文再贴: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范冰冰,习近平愿弃江山
·查韦斯的社会主义搞垮了委内瑞拉,习共正步其后尘。
·hancock的博客:中国慌了,失业大潮将滚滚而来……
·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 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古林风的博客:川普日记: 中国体制成功但只适合自己
·勿忘董瑶琼 设法营救董瑶琼 延续泼墨事件的后续影响
· hare的博客:习近平为什么不敢来联大?
·伊万卡这一举动 预示着美国从中国撤侨
·曹长青:为什么左派演出杯葛大法官的丑剧
·溪谷闲人:贸易战,中国敲竹杠,美国必还击。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北京失踪 孟妻向法国报案遭到威胁
·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老度的博客:卡瓦诺胜出的意义-从历史框架看英美的法治
·习近平家族6亿港元房产曝光,栗战书女儿一掷千金买亿元豪宅
·老度的博客:卡瓦诺胜出的意义-从历史框架看英美的法治
·令人震撼的中朝关系内幕,悲剧啊!狗咬狗,肥狗怕瘦狗,强狗怕恶狗。
·与中共摊牌:要么宪政改革,要么退出历史舞台
·质量欠佳 俄海军拒用中国发动机,厉害了,山赛国!
·毛泽东时代几位文工团女团员的特殊地位
·胡锡进实拍新疆教育营:毛骨悚然
·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旧文新看)
·贾舟子博客:历史上美国曾七次帮助中国度过难关
·Vito的博客:黑人支持川普,创造 Blexit 一词鼓励退出民主党(ZT)
·奇文《政审你大爷》正在疯传 官方删不净
·董狐:中美制度谁优谁劣,对中国美国社会矛盾和社会稳定性的对比和分析,
·董狐:喜贱评的19个伟大
·朱忠康:《中国百姓为什么这么穷》
·朱忠康:《中国百姓为什么这么穷》之十(续完)
·高新: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
·徐文立:特朗普和習近平到底有什麼特殊的私人關係?
·华邮踢爆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收了钱为华为好话说尽
·溪谷闲人的博客:热闹,保释会转为监控设备研讨会
·鲍廷格(博明)——特朗普身边的“中国通”
·王江松:11月8日国宝笔录记--一次国宝笔录的过程
·彭小明:中共专制集团的流氓手段——人质外交
·老度的博客:从处理中兴和华为的不同方式看中美冲突升级
·溪穀閑人的博客:瘋狂叫囂霸5G,中國原來在放屁
·关风祥:点 评 任 正 非
·韩秀女士:【漫归家路,美国孤女逃离红色中国】
·毕汝谐: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回国惊闻:摄像头背后的初心
·纪录片《蚕食美国》中文解说词全文(一)
·朱忠康:中共图穷匕见 台湾迎来机遇
·曹长青:巴西的川普,像样的总统!
·自由亚洲:习近平在南开大学拐弯抹角要名誉博士?
·刘晓东:当下的中美谈判及其他问题
·朱忠康:世界两大玩主的斗法谁能赢
·朱忠康编辑:被捕的王尾晶和猛完舟命运大不同
·夏小强康振宇:中美贸易战打出了中朝关系原形
·刘劭夫:百年沧桑话南浔
·朱忠康:八件事证明现在的中国人什么都不信了
·张首晟的真实身份与死亡之谜
·任迺俊:毛泽东时代猪狗们的幸福生活
·青朴山:仇恨流行是愚蠢的底层相残,还是精明的集体错误?
·董狐:警察与小偷,特朗普与习近平王岐山,谁怕谁?
·川普总统2019国情咨文全文(中英文)
·陷害川普的阴谋家不打自招了!刑事诉讼马上启动…
·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竟在美国
·奥巴马是怎样一步步把美国毁坏的!川普又是怎样修补的?
·李锐女儿李南央说父亲
·柴静:这三个美国小女孩 告诉你中国教育还差多远!
·陳漢中:有一句话:富人的生活,穷人无法想象。
·江泽民到底有多淫乱 两私生子身世揭秘
·史无前例的美国制宪
·颜昌海:默认
·月之故香:历史如此不堪入目:我们却依然活在欺骗中!
·嘲讽中共花瓶会议的两篇文章
·美国报告: 中共迫害人权“无以复加”
·“中国制造”魂已死 魄已散!
·毛泽东死4亿人的战争叫嚣首次曝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秦晖:【民国历史的不同面相之四】2012-01-25 《共识网》
   
   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中国都进行了正确的“站队”,成为战胜国之一,这是民国外交的巨大成功,对“中国站起来”具有重大意义。对此,我们不能不给予公正的评价
   

     关于民族、民生、民权的“三阶段”说
   
     民国历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进步,还是在民族独立方面。曾经有人在谈到辛亥革命的历史意义时说: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在中国意味着三个阶段: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实现了民族主义;改革时代中国人民富起来了,实现了民生主义;今后的任务,就是要进一步解决民权主义的问题了。
   
     1945年6月26日,董必武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在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上,签署《联合国宪章》。 (联合国网站/图)
   
     这个说法的确有见地。尽管民族自立、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在中国的具体实现(含将来可能的实现)时间,有不同的说法,但实现的先后顺序,大概就是那么回事。只是要补充两点:
   
     一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并非只有“民族”的含义,“民权”的含义恐怕更重要,如果民权主义不能实现,最多只能说“中国站起来了”,那和“人民站起来了”还是大有区别的。而“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仅从简单的语义上讲,也应该是两者的共同实现。
   
     如果只讲“中国站起来了”,那么鸦片战争以前中国一直就站得很好,现代民族解放的目标如果只是回到那种状态,还叫什么“新中国”?何况仅从领土上讲,今天的中国比鸦片战争前的清帝国不也还差得远吗(仅从外蒙和外兴安岭两个方向就不言而喻)?因此我们应该明白,现代民族主义的本质本来就是“国民主义”(nationalism),而不是“国家主义”(statism)。
   
     二是,即便仅就“中国站起来了”而言,它“实现的顺序”与“争取的顺序”也有所不同,争取民族、民生、民权的斗争,应该说是同时开展的。中国人争取民权的历史,却并不比为民族、民生的斗争晚——如果不是更早的话。
   
     辛亥革命的直接目的,就是推倒皇权,争取“民权”,实现民主共和。虽然这一革命的“民族”色彩也很突出——有些人认为更加突出,但那主要是“驱逐鞑虏”、“排满兴汉”的民族性,与后来“中华民族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主义,不是一回事。而且辛亥时期,无论革命派、立宪派乃至清廷新政派,都对庚子时的“反动排外”记忆犹新,十分反感,因此这时的斗争,各方都对列强示好,不能争取到列强支持,也是希望他们中立,至少并没有摆出对抗姿态。
   
     民国时期的外患主要来自日、俄
   
     但民国建立后,中国与列强的国家利益矛盾就凸显出来。尤其是日本与俄国这两个近邻,给中国带来的“外患”,是晚清以来前所未有的。可以说,民国时期的中国,对于其他列强,只有把清末丧失的权益收回多少的问题,没有进一步丧失的问题。而日俄两强的胃口,却比清末时更大,民国政府对日俄的抗争,是极为艰苦的。
   
     而且,这时日俄两强的侵华,与晚清西方列强的侵华,性质上也有所不同。后者主要是谋取“在华利益”,尽管很多确实是不正义的强权利益,但是他们并不想灭亡中国,把中国变成他们统治的殖民地;他们与中国的战争是局部性的,中国战败后丧失给他们的主要是藩属和边疆,除了香港和各地租界这类据点,没有涉及汉族居民为主的大片土地。
   
     日本就不同了,不仅清末就通过甲午战争割去了台湾(以汉族居民为主的一个省),进入民国后,胃口更加膨胀,先是提出“二十一条”,然后出兵侵占东三省,最后更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其自以为得手时,竟公然叫嚣不以民国政府“为谈判对手”,摆出一副吞并中国的架势。“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诚非虚语!
   
     俄国方面,虽然在民国时期经历了由沙俄到苏俄的变化,但其对华野心完全是一脉相承。
   
     晚清时,俄国就是列强中侵占中国领土最多的一个,而且也是首先对大片汉族居住区——东北——下手的,日本人可以说是其学生。日本侵略东北的两大先遣力量“满铁”和“关东军”,就是沿袭俄国东清(中东)路和远东军的先例。如果不是在日俄战争中失败,东北就是俄国人的了。
   
     进入民国后,日俄两国在东北也是且斗且和,但都以中国为牺牲。苏军1929年借中东路事件大举入侵东北、攻陷海拉尔等地、重创东北军的“成功”,不仅为两年后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奠定了信心,而且连事变的借口都为日本人所复制:两年前,苏联人出兵,借口是中国侵犯了他们的铁路权益;两年后,日本人制造“柳条湖事件”,也说中国破坏了他们的铁路。
   
     更有甚者,苏俄在武力挫败中国收回中东路权益的企图,严厉报复了中国之后,却把中东路全部卖给了日本,后来更成为轴心国以外承认日本人制造的“满洲国”的惟一重要国家。
   
     更严重的是,俄国虽然在入侵东北上输给了日本,但在中国北方和西北却取得了更大的成功。清末民初沙俄策动蒙古“自治”,民初北京政府出兵重新控制蒙古、恢复主权后,苏俄又挥军入蒙,击败中国军队,使蒙古“独立”,并从此驻重兵于蒙古,直到苏联解体,使蒙古成为苏联的卫星国,并附带吞并了悬隔于蒙古以北的大片中国领土唐努乌梁海。
   
     此后,苏俄先与日本交互承认满、蒙“独立”,实际上是联手瓜分中国领土,后借日本濒败之际,参加对日“最后一战”,不仅把日本败后中国收回的东北权益又切去了一块(中东路、旅顺大连等),完全恢复了沙俄在东北的昔日“光荣”,还借中国内战之机,先后要挟双方承认蒙古独立,从而成为列强中惟一成功地把侵华成果永久化的国家。
   
     盛世才投靠苏俄
   
     而更少被今人提到、但绝非不重要的是:苏俄在西北也曾取得了不亚于在蒙古的进展。
   
     1930年代,苏俄出兵干预新疆内战,扶植盛世才成为“新疆王”。盛世才治下的新疆,虽未宣布“独立”,但完全脱离民国中央政府的控制。苏联不但给盛世才大量军援,还派出苏军精锐机械化部队,常驻新疆——不是驻在国境附近,而是驻在新疆面对内地的门户哈密一带,明摆着就是防范内地中国军队入疆。
   
     那时的新疆,拒挂中华民国国旗,而挂盛氏政权的“六星旗”,新疆不理会中央政府,完全自行其是地发展“苏新关系”、签订各种投靠条约。盛世才本人还秘密加入苏共,持有1859118号党证,并立下效忠誓词。新疆境内的五个苏联领事馆和大量苏联顾问,成为盛氏的“太上皇”,而苏联中亚也公然设立了五个不属于中国外交部的新疆“领事馆”。
   
     盛氏新疆不仅体制高度“苏化”,甚至还按苏联的步调,在新疆内部搞“肃反”、“镇压托派”之类的政治清洗。现在人们都知道盛氏“背叛革命”后杀害了毛泽民、陈潭秋等中共烈士,却很少提到他“革命”时就按共产国际旨意,大搞“红色恐怖”,自行杀害、捕送苏联杀害和配合中国的“斯大林派”,杀害了为数更多的“托派”,包括俞秀松、李特、黄超等著名中国共产党人和杜重远等左派人士。
   
     所以毫不奇怪,当时民国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曾有名言:“人常云,不到西北,不知中国之大;可再加一句,不到西北,亦不知中国之危。”蒋介石则将新疆与东北、外蒙一样视为外国占领区:“新疆已成为东北,当忍之。”(转引自王建朗:《试论抗战后期的新疆内向:基于〈蒋介石日记〉的再探讨》,《晋阳学刊》2011年第1期)
   
     当时人们心目中,新疆与外蒙一样都是苏联控制区,则不言而喻。虽然没有公开宣布“独立”,但事实上盛世才确曾建议新疆独立后加盟苏联,只是苏联认为时机未到,没有同意而已。可以说,那时盛世才依附于苏俄的程度,比伪满依附于日本、外蒙依附于苏联的程度,或许稍逊一点,但是比据称是“日本走狗”的张作霖、段祺瑞,则高出不知几个数量级,南京民国政府受英美影响的程度与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了。
   
     从国家主权的角度讲,新疆、蒙古与东北,当时无疑都是最能体现中国“到了最危险时候”的典型地区。
   
     因此,整个民国时期“中国站起来了”的斗争,对象主要就是日俄两强,向西方列强“收回权益”,只是次要的问题。这是认识民国时期中国所处国际环境的一个基本点。
   
     国内斗争、列强争夺与国权维护
   
     而当时中国国内所处的乱世,对于外争国权而言,也有两方面的影响:
   
     一方面,中国的“内乱”自然影响对外御侮的能力。中国参与逐鹿的各派政治势力,都不同程度地借助外援,而所有的外援无论打着什么旗号,也都不是“无私”的,都有“藉仗义之美名,阴以渔猎其资产”(谭嗣同语)的动机,也都借参与中国内争来扩大自己的势力。
   
     但另一方面,逐鹿的各方为争取政治合法性,又都不同程度地把反对“帝国主义”(主要是国内对手所依附的列强)作为“政治正确”,并抨击对手的对外依附。在没有真正的多党宪政的情况下,这种互相抨击也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多元制约,从而确实也对各方扩大对外依附的可能性构成抑阻,不像大一统时代那样,无所顾忌的皇帝可以忽而向所有列强“同时宣战”,忽而又“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同时,各方列强的在华角逐,对他们各自的企图也是一个多元制约因素。尤其是,为了支持他们各自扶植的力量,常常会“归还”一些已攫取的权益,以增加这些力量在国内斗争中的政治合法性。
   
     抗战时期,日本与英法等西方国家都竞相放弃租界、治外法权等在华权益,苏联在1949年与新中国的谈判中承诺减少其在东北的权益,都是这方面的例子。当然,日本人把权益“归还”给自己的“儿皇帝”,只是作秀而已,但西方列强与苏联的上述行动,显然是有利于中国的。
   
     那时,日、俄两强在中国扩张势力,都打着帮助中国对抗“西方帝国主义”的旗号。当然,他们彼此也支持自己在中国的依附者对抗对方的扩张。而当时的欧美列强,英美法在华基本上没有大的矛盾,德国本是野心勃勃的后起列强,从巨野教案、攻占青岛、挂帅八国联军、渗入胶济沿线,19-20世纪之交其在华扩张势头之猛,堪比日俄。但是德国在“一战”中战败,终止了这一势头。
   
     此后,德国虽在欧洲重新崛起,并与英法对立,在中国则由于利益不多,与处于利益守势状态的英法也没什么冲突,因此除了在二战中因同盟关系挺日反英法外,在民国的大部分时期,德国也属于在华“西方”阵营,甚至在早期中日冲突中,从参与李顿调查团到不满南京大屠杀,德国的态度也与英美相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