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又谈平反问题]
徐水良文集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谈平反问题


徐水良


   

2012-6-3日


   

   
   89民运,平反、惩办犯罪是最低法律要求,民运人士主张“正名、重评”等等,是软弱、妥协、退让。
   
   从德的说法,没有道理。正名、重评等说法远不如平反。更好说法是表彰89民运,青史永载,让89永远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
   
   64,确切地说,应该是89民运,而不是64。因为64是中共镇压,89民运才是民主力量推动民主的运动。
   
   这个问题被特务和花瓶民运搞浑了。最早的争论起源于国内。90年代初,林牧老先生起草了平反64呼吁草稿,结果有平时非常温和胆怯,提倡“理解共产党,体谅共产党”的人,一反常态,非常激进,发难攻击,说平反是平反革命,我们就是反革命,反对革命,不需要平反。尽管我和一些朋友,包括当时还没有投共的王希哲,对平反一词做了解释,但这一年的呼吁,被这批人搅黄了,他们大大为中共减轻了平反64的压力。以后,花瓶民运,特务线人,每年都大造舆论,反对平反,为中共减轻压力。
   
   89民运,平反是最起码的要求、最低的底线。平反工作迟早必须要做,不是中共平反,就是未来民主政府平反。平反绝不是中共的专利。把它说成中共的专利,加以攻击否定,结果正是帮助中共减轻平反压力。
   
   正像我在《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一文中说的:花瓶民运,“他们用他们自己习惯的奴才思维,说平反是奴才思维,认为平反只能由中共来平,而不能由民主政府来平;另一方面,他们用比平反更加胆小,更加糊涂的‘重评’,(平反,至少肯定六四镇压是错误的;重评,却连正确错误都还没有定论!)‘正名’(六四,八九民运这些名词,似乎没有正名的必要。正名,改成什么名字?改个名字,有多大意义?把一个重大的完全是实质意义的六四问题,变成一个名称正名问题,简直是开玩笑!),等等等等离谱胡说,来代替无论如何不算离谱,没有错误的‘平反’概念,正是玩弄文字,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说到底,他们用种种歪理,来攻击‘平反’这个中文词,与他们鼓吹告别革命,反对革命,鼓吹纪念六四要非政治化,反对政治化激进化等等做法一样,只不过是想通过种种手段和歪理,来剥夺老百姓反抗中共的合理手段而已。”
   
   从民主人士的立场,89民运,当然不仅仅是平反的问题,而是推崇89,崇敬89,歌颂89,载入史册,永远纪念的问题。
   
   有人强调要求共产党道歉。实际上,法律最低要求是平反,惩办罪犯。道歉不是法律要求。而只是一个非强制性的道德要求,量刑时可以适当参照考虑。把它变成强制性的法律要求,还是一神教和马列思想信仰专制那一套。
   
   尤其是,我们应该坚决反对用道歉这种道德要求,来模糊或替代追究责任惩办犯罪法律法制法治要求。
   
   法律的最低要求是平反,其次是追究责任,惩办犯罪。道歉不能模糊代替追究责任惩办犯罪法治要求。
   
   与犯罪者的道歉的道德要求相对,表彰歌颂记载青史则是社会必须的道德要求。
   
   以立法来表彰89民运,则是较高的法律要求。
   
   有人说我的说法是“上纲上线”。
   
   什么叫上纲上线?坚持反对思想专制是上纲上线?别人必须支持你否定平反等最低法律要求,强调道歉这种非强制道德要求,而不强调惩办犯罪这种最低法律、法治要求?
   
   再说一遍:平反89民运,惩办64屠城罪犯,都是法律法治的最低要求。反对最低法律要求,反对平反,制造种种歪理,坚持平反不如不平反等荒唐逻辑,其效果是曲线帮共,为中共减轻抵抗平反搞“维稳”的压力。
   
   最后顺便说明,本文较厉害那些批评,不是针对封从德先生,而是针对花瓶民运地下势力们。
   
   
   
   网路文摘社论: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敦促胡、温行动书
   
   
   蒋彦永大夫要求为八九爱国民主运动正名的信,反映了全国老百姓的一致要求,我们向蒋彦永老医生表示崇高的敬意!
   
   胡锦涛温家宝政府自执政以来,虽然仍然继续中共一贯的专制传统,人民并不满意。但是,在处理SARS问题,借孙志刚案废除收容审查制度,取消教育所谓的“产业化”即全盘商业化,着手解决三农问题,转变指导思想,提倡“以人为本”,制订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全面平衡,综合协调发展的发展战略,以及其它系列亲民措施,赢得了全国老百姓的相当支持。然而,太上皇江泽民始终是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里斯剑,威胁他们的执政及至生存。当他们以他们的行动逐步取得对江泽民太上皇的优势以后,江泽民更是内心焦灼,等待时机,企图有机会就以江系人马取代胡温。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最高明的策略,就是赶快抓紧时机,顺应民意,平反六四。只要他们一提出重新评价六四,他们就将立刻处于不败之地,江泽民就将永远对他们无可奈何,他们今后也就不必再把江泽民放在眼里。
   
   连陈云、杨尚昆这样对六四负有一定责任的人,都一直对邓小平的血腥镇压持有不同意见,胡锦涛温家宝为什么还要仿效愚蠢的江泽民,去背这个包袱?如果你们决心放下这个包袱,太上皇江泽民就根本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就为中华民族做了一件全国老百姓一致赞扬的彪炳青史的大好事,你们的行为也将名垂青史。
   
   原来有人以为曾庆红也是思想比较开放,有一定才能的人。但从他负责香港事务,日前对香港问题的处理看来,徒有其名而已。他不抓住平反六四,走向民主这种重大问题,顺应历史,相反却开历史倒车,向死亡的道路上加速。而本来,谁抓住六四平反这样的大事,谁就在中国政坛上取得主动。
   
   胡温政权如果不抓紧时机,平反六四,相反,却让江系人马抓住先机,首先提出平反六四,甚至借平反六四发动政变,那么,胡温就只能等着吃你们自己的苦果了。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本刊发表《抓紧时机,平反六四》一文以后,有相当一些朋友提出异议,认为“平反”一词,是典型的共产党语汇,“独立媒体”使用中共词汇,严重不妥。为此,本刊特作简要说明如下:
   
   “平反”是中国人使用两千年的一个词汇,它的意思是恢复本来面目,汉朝,宋朝(如岳飞平反)等朝代都曾经使用过这个词。它与中共词汇完全无关。相反,把它说成中共词汇,倒是中共,或受中共影响的人,望文生义的说法。以为平反就是平“反革命”,所以坚决反对使用这个词。这是这些年来,由于某些朋友对中国语言知识的缺乏而闹的一个语言笑话。这种说法,恰恰全是中共思维。过去国内一些朋友也持这种误解,为此产生很大争论。当时我和王希哲等都曾经说明过这个问题。可惜没有在更大范围纠正这个笑话,很多人仍然不知道。前些年海外似乎闹的更大,反对说平反。现在应该是纠正的时候了。
   
   一般情况下,作为异议人士,以使用含义明确的“平反”词语为好。过去的“重评”,现在的“正名”当然也可以,但“平反”却更明确确切。平反这个词的好处就是肯定事情搞错了、被歪曲了,因而就要恢复本来面目。“重评”“正名”等等,却没有这种意思。“重评”,表示不知道64镇压对不对,所以要重新评估;“正名”,表示64镇压实质没有错,只是名字错了,所以要改个名字。(已经有两个名字:正面肯定的“89民运”,负面镇压的“64”,不知道还要改成什么名字?)
   
   对六四,只有首先要纠正错误,纠正冤假错案,恢复本来面目,即平反,才能进一步做其它事情,包括抚恤赔偿,追究责任等等。没有平反,恢复本来面目,就没有后面的一切。
   
   至于由谁进行平反,那是另外一会事。可以由人民来平反,也可以由法院来平反。中共把六四歪曲了,要求中共重评,正名,平反等等,例如像蒋大夫这样的要求,也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没有什么错误。有人坚决反对要中共重评,正名,平反,无论是因为他姿态高,还是帮中共解脱,那都是他个人的见解,如果硬要把这种见解强加给别人,客观上就是起帮助中共解脱的作用。
   
              ——网路文摘编者2004-3-7日
   
   
   
             再谈“平反”问题
   
               徐水良
   
              2004-3-8日
   
   
   由于这些年因使用“平反”这个词,闹了许多不必要的争论和矛盾,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有的朋友甚看作是立场问题。所以我这里继续昨天话题,就这个问题再讲几句。
   
   “平反”,“昭雪”等词,在中国已经使用很长历史,它们都与中共无关。这些词主要用在冤假错案方面。
   
   这种做法,最早是由国内有的朋友闹起来的。那一年,有个刚从监狱出来不久的朋友,不知什么原因,大概由于语言知识缺乏,望文生义,认为平反就是平“反革命”,因而反对使用“平反”这个词。当时矛盾闹得还不小,不仅闹得那有一年六四呼吁搞不成,还伤了一些朋友的心。那一年的呼吁书,是林牧老先生起草的,这个人的做法,搞得林牧老先生很愤慨,称他为“民运毒瘤”。他的做法,确实起了帮中共解套,解除国内外平反压力的作用。我当时为此曾经认真解释平反这个词的真正意义。后来王希哲还特别介绍这个词的历史应用。可惜这些解释及到最近,很多人仍不知道。这些年闹到了海外,也闹得很厉害。但因为是小事,而且过去已经作过说明,觉得没有必要去介入,如果解释,以我的性格,讲历史应用,不可能故意抹煞不提王希哲,而我不大愿意提他。所以没有介入这种讨论。结果,在海外一些朋友中,使用“平反”这个词,成为有点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其实,我们不应该斤斤计较别人用什么词这类小问题,只要没有原则问题,不应苛刻。以“重评”,“正名”,“平反”这三个词为例,它们的意思分别是:
   
   重评:怀疑评价有错误,但不能肯定有错,因此主张重新评价。(究竟有没有错,暂时不作结论。)
   
   正名:名字(符号)错了,要改正。(实质性问题没有错。)
   
   平反:肯定事情搞错了,搞反了,必须纠正,应该恢复应有的本来面目,改纠错的纠错,该表彰的表彰,该惩罚的惩罚。
   
   如果由我来选择,从民主异议人士的立场,当然会选择“平反”这个词。但人们愿意选择其它两个词,我也没有意见。更何况许多人讲“重评”,“正名”时,往往事实上讲的是深层次的“平反”,而不是浅层次的“重评”和“正名”。例如这次蒋医生的正名,就完全是平反。尤其是国内朋友从安全考虑,使用比较模糊,温和,中性的“重评”和“正名”,而不是态度鲜明,肯定和坚决的“平反”,我们应该理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