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又看到了数以万吨的粮食被抛弃,和看到了数以千计骨瘦如柴的饥饿者,在死]
李芳敏144000
·4追求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定加多。他們所奠的血祭,我不祭奠;我的嘴唇也
·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業分,你親自為我持守。
·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10他乘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急飛。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33他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34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
·35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你的右手扶持我,你的溫柔使我昌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又看到了数以万吨的粮食被抛弃,和看到了数以千计骨瘦如柴的饥饿者,在死

我又看到了数以万吨的粮食被抛弃,和看到了数以千计骨瘦如柴的饥饿者,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
   http://www.tianyabook.com/kehuan/nikuang/hyl/007.htm
   倪匡-->红月亮
   
   

   第七部 外星人的问题
   
     那白衣人只是道:“我们会引导你去看一些东西,看你在看到了这些东西之后的反应怎样,必须提醒你,当你看到了那些东西,不必用心去记忆,因为不论你的记性多好,我们都有法子令你记忆消失。”
     我很同意那白衣人的讲法,因为他们的确有特殊的方法,可以消灭人的记忆。我已经失了一天,我全然无法知道我失去的一天中,有过甚么经历。
     那种特殊的消灭记忆的方法,以及我突然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这一切,都说明他们有着超人的能力!
     从这几点联想起来,他们不是地球人,似??愈来愈可能了。
     我呆了好一会,才道:“要我看一些甚么?”
     那白衣人的身子摇摆着:“那是无线电视传真,在地球上相当大的一块地方中发生的事,这些事,你可能很熟悉。”
     我对那白衣人的话,感到莫名其妙,我道:“请你说得明确一些,同时,我的问题,你们仍然没有回答:你们来自何处?”
     那白衣人又摇了摇头:“这没有意义,请你不必再问了。”
     我大声道:“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十分有意义,是以我必须要问!”当我讲到这里的时候,我略顿了一顿,然后加强语气地道:“你们来自甚么地方,我想,你们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白衣人发出了一下笑声,也不知道他这下笑声,究竟是甚么意思。
     他坚持着不回答我,我也难以再问下去,沉默了片刻,他才道:“你愿意不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去看一些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
     当他这样讲的时候,我的心中也恰好在想,你不回答也不要紧,我是可以在和你接触之中,慢慢地探知你来自何处。
     要探知这神秘的白衣人究竟来自何处,以及要得到保尔和巴图的消息,我当然非装作和这家伙十分合作不可,是以我点了点头:“好,我们去看,我们怎么去?坐飞机,还是搭潜艇?”
     “不用,就在这里,我们有电视,极大的电视萤光屏,使你如同置身现场一样,唯一的缺点,是没有声音。”我呆了一呆,问道:“刚才你说要我去看一些东西,是看电视?”
     那白衣人点头道:“是的。”
     我又问道:“电视上出现的,是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情形么?”
     白衣人的回答,仍然很简单:“可以说是这样。”
     我急速地想着这个问题:他们用甚么法子,使得他们设在此处的电视接收机,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呢?
     照地球上的方式来说(我已经假定他们不是地球人),那么,必须在世界各地,普遍地设立电视摄像站和播送塔,而且,还一定要通过人造卫星的转播,才可以在一个固定的地点,收看到世界上固定地方的情形。
     若是说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人,居然能在地球的每一个地方都设上电视传送站,而地球上的人仍然一无所知,那太可怕了!
     那白衣人道:“请跟我来。”
     他向前走去,我在后面跟着,来到了雪白的墙前,我伸手在墙上摸了一下,以确定这种洁白的建筑材料,究竟是甚么质地。
     但是我却得不到结论,这看来全然是新的东西,它摸上去是温热的、光滑的、像是一块刚被温水浸过的玻璃。在我摸向墙壁之际,白衣人冷冷地道:“你似??十分好奇?“
     “当然是,身处在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没有人会不好奇。”
     “你这话多少有点过分,”白衣人不同意:“有更多的人,来到了这里之后,一点也不好奇,害怕得完全成了木头人。”
     我耸了耸肩,对他的话,不表示意见。世界上自然有各种不同的人,有的人以为害怕,妥协可以解决问题,有的人则坚持信念、勇敢地和逆境作战,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白衣人伸手,向墙按了一按。
     他手上戴着白色手套,在他伸手向墙上按去之际,我注意到他的中指之上,有一团白亮的光,突然出现,一闪即灭,墙上一度暗门打开,白衣人随即向门外走去。
     我仍然跟在他的后面,门外是一个穿堂,一切都是白色的,穿堂的中心,是一条十分粗大的圆柱,白衣人带着我,直来到了圆柱之前,“刷”地一声响,圆柱打开了一个半圆柱形的门,白衣人走了进去,我也走进去,和他并肩站在圆柱之内。
     然后,门关上,我觉得像是在向下降,圆柱内一片银白色。
     在我离开了普娜的吃食店,来到了这里之后,我所看到的一切,全是白色的,这使我不能不问道:“看来,你们似??很喜欢白色。”
     白衣人却笑了一下,道:“你不会明白的。”
     这时,下降的感觉停止,门再打开,我到了一个巨大的大堂之中。
     那大堂像是一个大城市的火车站,上下四面,全是白色,只有在正对着我的那一面,大约有十尺高、二十尺宽的一幅长方形,是银灰色的这是我唯一看到的不是白色的东西。
     大堂中有七个同样的白衣人,坐在一具巨大控制台之前,那具控制台,看来像是一具极其复杂的电脑,上面各种各样的按钮,数以千计。还有许许多多发出白色光芒的小灯,在明灭不定。”
     那七个白衣人并不转过头来,只是自顾自地工作着,那带领我前来的白衣人则将我领到了一张沙发之前:“请坐下。”
     我坐了下来,坐下之后,我正面对着那一大幅银灰色。这时,我才陡地想起,这是电视萤光屏如此巨大的电视萤光屏。
     那白衣人站在我的身边:“请你用心地看,然后,请你合作,解释我们一些问题,因为你是直到如今为止,我们遇到的最大胆的人。”
     我立时试探着问道:“我的朋友,巴图和保尔呢?”
     那白衣人支吾道:“他们很好,但是我们主要的问题,还得要你来解决,因为你……”他停了片刻,像是不如该怎样措词才好,然后才道:“因为你对我们表示最大的疑问的一些问题,可能比较熟悉些。”
     我自然不知道他的话是甚么意思,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所谓“疑问”是甚么!
     那白衣人扬了扬手,道:“开始了!”
     他一句话才出囗,我的眼前,突然感到了一阵目眩,在那一大幅的银灰色中,我突然看到了绚烂的彩色,而且彩色的传真度又是如此之高,我看到了蓝天、白云,然后,我又看到了成千成万衣着绚烂的男女。
     那是一个极具规模的足球场,而一场显然是十分精彩的足球比赛,则正在进行。
     我定了定神,我立即怀疑,那是他们在故弄玄虚,放映一套纪录电影,因为我看到的一切,实在太真实、太清晰了,甚至于有立体感,以致我在刹那问,犹如自己也在球场中一样。
     但是当我回头四顾之际,我却看不到任何电影放映的设备,我还想再找时,我身边的白衣人已然道:“这是巴西的圣保罗大球场,你看!你看!”
     我给他的声音,引得转过头去。的确,那是南美洲。
     因为只有南美洲的足球迷,才会在足球比赛之中,有那样疯狂神情。
     他们不论男女,都在张大喉咙叫着,挥着手。
     正如那白衣人所说:可惜没有声音。
     我看到,镜头是不断地转换着的,有时我看到的是球场的全景,有的是球员的特写镜头,但是更多的则是观众。
     在我看了约莫十分钟之后,事情便发生了。
     事情是突如其来的,好像是由于此赛中两队中的某一队,踢进了一球,但后来又被裁判判决无效之故我不能十分确定这一点,由于我在事先,根本不知道事情会发生,所以也未曾注意。
     我只是看到,先是球赛停了下来,接着,便是观众涌向球场,然后我看到一大队警察冲了进来。
     再接下去,事情便发生了。我所指的“事情”,是指那疯狂狂的打斗而言的。观众和观众、观众和球员、观众和警察之问,开始了混战。几万人都像疯了一样,有些人则并不三加打斗,只是直着喉咙在叫,这一部分人,大多数是女人。
     我看到了一场足球暴动!
     在南美洲,足球暴动并不是甚么特别的新闻,但是在报纸上读到足球暴动的新闻,和眼看到的,究竟不同,虽然没有声音,但那种血肉横飞的情景,仍然看得我膛目结舌,难以喘气。
     我更不明白这一切是如何拍摄来的,因为我还看到有两个中年人,被推倒在地上,上千的人,就在他们的身上踏了过去,踏得他们脸上只是血肉模糊的一片。我又看到,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人,被人用小刀子用力地刺着。
     刺他的也是同样的少年人,一刀又一刀,似??将被刺者当作一块可囗的牛排一样。我更看到了互相群殴的场面,人像是疯狗一样地,用他们的手、脚、头、囗去攻击对方。
     我足足看了半小时之久,才看到直升机飞来,浓烟自直升机上喷出来,人群开始走散,但是仍一堆一堆地聚集着,破坏着他们所经过的地方的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囔叫着。
     在球场上,遗下的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有的尸体,由于已经伤得太重,以致实在没有法子辨认出那原来是一个人。
     尸体的数字,至少在两百具以上。当我看到了这里的时候,白衣人扬了扬手,我眼前的一切不见了,又恢复了一片银灰色,但由于那一切太使人吃惊了,是以我仍然呆坐着。
     好一会,我才听得那白衣人道:“我们想请问,为甚么好好地在寻找娱乐的人,会自相残杀起来?为甚么他们要相互了结对方的生命?他们全是人!?”
     我苦笑了一下:“当然他们全是人。”
     “那么,请回答我,为甚么?”
     “你也看到的了,我想,是因为有人抗议裁判的决定。”
     “那么,除了流血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时,我更加肯定了这几个白衣人不是地球人,也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我有着替地球人辩护的义务,是以我道:“你该知道,人的情绪,有时很难说,球赛的时候,必定有敌对的双方,每一方面的人,都希望自己拥护的一方获胜。”
     “那也不至于动武,就让球队凭自己的技术,去公平地作出胜负好了。”
     “当然那是最好的办法,可是有时,一些细小的问题,便会导致争执,而在情绪的激昂之中,争执就可能演变为动武了。”那白衣人冷笑了一声:“朋友,照你的结论来看,地球人实在还是一种十分低等的生物,因为地球人根本不能控制自己。”
     我听得那白衣人这样讲,心中自然十分不愉快,但是我却又难以反驳他,因为我刚才所讲的那些话,的确是可以导致这样一个结论的,我只是反问道:“那么你呢?你是不是一个高等生物?”
     那白衣人对我的问题避而不答,却继续攻击地球人:“地球人低等,是一种近??白痴的极度的低等。为了一场球赛的胜负,竟可以演变成如此凶残的屠杀,这种行动,实在是白痴的行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