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熊飞骏的博客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熊飞骏

   当特色中国的制度性腐败登峰造极前无古人时,民主宪政已经成为多数中华大国民的共识;但“民主会导致国家分裂”一直是国民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其实“民主会导致国家分裂”是个伪命题!

   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专制国家最后走向分裂都不是“民主变革”造成的;而是坚持“一条道走到黑”顽固拒绝“民主变革”造成的。

   “坚持专制不动摇”最终必然酿成全国性失控的暴力革命。暴力革命往往给分裂势力提供天赐良机,打着“民主革命”的旗号告别“专制大家庭”自立门户。

   因为专制国家发生的所有“暴力革命”都是打着“民主”的旗号,所以容易给人“分裂”是“民主”造成的错觉。

   一个皇权家族不可能千世万世而为君;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坚持专制不动摇”一定会酿成推翻专制的暴力革命!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唯物主义!

   中国近代最大的一次领土分裂活动是辛亥革命时期,面积157万平方公里的外蒙古借南方各省武装起义、中央政府权威失控之际打着“民主革命”的旗号,从祖国的母体脱辐而去。

   外蒙古的独立是“民主变革”造成的吗?

   非也!

   须知辛亥革命不是“民主变革”的错,而是满清政府“绝不”推行民主变革,“坚持专制不动摇”造成的。把这笔帐记在“民主”头上显然是张冠李戴。

   近代中国中央政府唯一的一次“民主变革”尝试是“戊戌变法”。如果慈禧太后集团顺应形势,不把“戊戌变法”扼杀在血泊之中,中国不但不会发生导致政府权威失控的暴力革命,还会在短期内赶超日本成为亚洲头号经济军事强国。那时外蒙古不但没机会没能力闹独立,相反因为尝到民主政治的甜头,你就是赶他出去他也不一定愿意离家自立门户。

   所以中国外蒙古的独立不是“民主”的错,而是“坚持专制不动摇”和“拒绝民主变革”造成的。

   中华大国民之所以对“民主会造成国家分裂”印象深刻,主要原因来自苏联的解体。

   多数中华大国民都把苏联解体这笔帐算在“民主变革”头上。

   在此先问两个问题:

   一是如果苏联早一点实行“民主变革”,不用挨到山穷水尽,多数国民每天为购买仅够维持生命的面包也得排上几个小时长队的话,苏联会分裂吗?

   不会!

   在苏联经济陷入结构性危机和腐败与时俱进的七十年代初,如果苏联当局当机立断告别“先军道路”和恶性膨胀的“军工经济”,释放出大量资金、劳力和人才用于发展民生经济,告别独裁专制开放党禁报禁,建立和完善权力监督体系,释放民间的创造性主动性;苏联经济绝不会恶化到连购买活命必须品也要排长队的地步,权力腐败也不会上升为国民难以承受的痛和渴望报复的激情。

   二是如果苏联的顽固保守集团不发动“8.19”军事政变,苏联会那么快解体吗?

   不会!

   在此之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只有立陶宛在闹独立,立陶宛的面积和影响微不足道。这个芝麻小国的特殊历史和国情,决定了它不会成为各加盟共和国仿效的目标,就算最终“娘要嫁人”也不会引起连锁性的骨牌效应。

   苏联8.19政变前夕,戈尔巴乔夫已成为前苏联的第一位民选总统,拥有必要的民意基础和宪法权力来推进苏联的民主变革,领导苏联顺利走出体制转轨的阵痛。戈尔巴乔夫还在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举行过一次“是否保持苏联”的全民公决,结果多数苏联人都投了赞成票,说明除立陶宛外的各加盟共和国依旧把苏联当成自已的母体和主心骨。

   戈尔巴乔夫在经过艰苦的努力之后,终于把被专制伤害得奄奄一息的前苏联领上了“民主变革”的起跑线,一个暂新的时代和希望的未来已经进入饱经苦难的苏联人民的视线。

   如果苏联的民主变革顺利推进,各加盟共和国将很快品尝民主变革结出的丰硕果实,就会很快化解早年对苏联中央政府的积怨,对苏联的向心力就会与日俱增,闹分裂独立将成为一个不可思议的童话。

   可这一希望的开端全让“坚持一条道走到黑”不肯放弃任何既得利益的顽固保守势力给毁了,让8.19政变给中止了。

   8.19政变失败后,苏联中央政府的权威荡然无存,人民对苏维埃政权失望致极,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这个几天前他们还曾寄予厚望的政权,纷纷自立门户各走各的路。

   所以苏联的解体不是戈尔巴乔夫的“民主变革”造成的,而是“坚持专制不动摇”的顽固守旧势力造成的。把苏联解体这笔帐记在戈尔巴乔夫头上既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也极大的误导了仍在专制黑屋里苦度年华的地球人。

   也许有人会说:戈尔巴乔夫若不推进“民主变革”,不就没有8.19政变吗?苏联就不会解体吗?

   戈尔巴乔夫若不推行民主变革,为购买活命面包都得每天排几小时长队的苏联国民绝不会长此忍受下去,血腥的平民大革命将会在专制最薄弱的地区爆发并最终波及全国,酿成生命财产损失巨大的革命内战,那时苏联特权集团将会遭受血腥的报复和清算,不但丧失所有贪腐来的即得利益,多数还要把生命甚至全家的生命也赔进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戈尔巴乔夫的民主变革挽救了布尔什维克党,也挽救了特权集团,是特权集团和他们家族的大恩人。

   一旦发生平民大革命,苏联就不只是各加盟共和国分离出去了,说不准连苏联的主体俄罗斯也会分裂成几个部分,车臣是百分百拜拜了。

   前苏联的卫星国东欧的“民主变革”有一定程度的主动性,多数国家没有出现国家分裂的悲剧。唯一发生“恶性分裂”的国家是南斯拉夫。

   南斯拉夫因为铁托政权的高度独裁专制,使之不受或少受戈尔巴乔夫民主变革的影响,导致中央政府内“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顽固守旧势力占压倒优势,极少数主张民主变革的开明官宦则被污为“敌对势力”和“内奸卖国贼”。

   坚持一条道走到黑顽固拒绝民主变革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南斯拉夫不但分裂为互相敌对的N个部分,还爆发了血腥的民族内战,制造了二战后欧洲最大的人权灾难。

   …………

   下面我们再回头看看世界上成熟的民主国家有几个闹分裂的。

   世界上成熟的民主国家是美、英、法、加拿大、澳大利亚。

   这五个成熟民主国家没一个分裂了。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加拿大。

   加拿大分为法裔聚居区和英裔聚居区。因为法、英两国在北美殖民争夺时期是主要交战国,两族在加拿大殖民时期就仇根深种,两区的矛盾历史悠久且根深蒂固。加拿大法裔区也曾闹过多次分离运动;但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使心怀不满的法裔区一直留在大家庭里面。每逢法裔聚居区的分离运动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问题时,民选政府不是简单粗暴压制妖魔化闹分裂的群体,更没乞灵于军事镇压,而是耐心听取分离者的诉求和不满,双方坐到一张谈判桌上互诉衷肠,尽最大努力弥合分歧达成新的共识。结果法裔聚居区民众闹了几百年独立,可在没发生战争流血的前提下依旧留在一个大家庭里面。

   我们再来看看民主最不成熟的大国印度。

   印度国土面积不到中国的三分之一,总人口则与中国相近,人口压力和生存竞争相当于中国的N倍。

   印度的民族问题比中国严峻得多,从这个国家货币上印制的N种民族语言就能说明一切。

   可印度的民族分离问题比我们好得多,一直都在印度政府的良性掌控之内,民族冲突从没上升到出动军队的程度。

   民主宪政确然是解决一个国家民族问题的最不坏体制;专制体制要么给民族问题火上浇油;要么“锯箭杆”埋下未来爆发的祸根。

   …………

   综合上述:“国家分裂”是“坚持专制不动摇”最终激发暴力革命造成的;而不是“民主变革”的错。专制后期爆发的平民大革命总是打着“民主”的旗号,人们容易张冠李戴把“分裂”错记在“民主”帐下。民主宪政国家的民族矛盾很容易用民主手段化解,不容易酿成国家分裂的悲剧。

   拒绝政治变革才是导致国家分裂的罪魁祸首!

   

   

   二0一二年五月十四日

(2012/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