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陈泱潮文集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瘋狂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惡毒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最无德最无耻的剽客、民賊典型:【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關鍵時刻,徐文立妄圖炮製川普【通中門】事件掀起【倒川】妖風濁浪!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對披著“魯凡”馬甲的任畹町的回擊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原题:孙中山与章太炎、宋教仁的党见之争
   
   张耀杰
   
   


   1912年1月2日,上海《天铎报》刊登落款时间为1911年12月30日的
   《同盟会本部改写暂行章程并意见书》,该项意见书于1981年录入中
   华书局出版的《孙中山全集》第一卷。其中的主要内容,是已经当选
   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对于《中国同盟会总章》规定的“驱
   逐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宗旨的重新解读,
   以及对于直接妨碍三民主义革命事业的章太炎、宋教仁等人的严厉谴
   责。意见书中“吾党偏怯者流,乃唱为‘革命事起,革命党消’之
   言,公然登诸报纸,至可怪也。此不特不明乎利害之势,于本会所持
   之主义而亦懵之。是儒生闒茸之言,无一粲之值”一段话,所要谴责
   批评的主要对象,是已经脱离同盟会的光复会会长章太炎,以及附和
   章太炎“革命事起,革命党消”的政制口号的宋教仁、刘揆一等人。
   
   辛亥年十月十二日即公元1911年12月2日,章太炎在回复“武昌谭人
   凤诸人”的电报中写道:“武昌都督转谭人凤诸君鉴:电悉。革命军
   起,革命党消,天下为公,乃克有济。今读来电,以革命党人召集革
   命党人,是欲以一党组织政府,若守此见,人心解体矣。诸君能战即
   战,不能战,弗以党见破坏大局。章炳麟。文。”
   
   章太炎的电报公开后,立即得到来自革命党内部以及与革命党结盟的
   立宪派的普遍响应。12月10日,既是黄兴、宋教仁的湖南同乡又是同
   盟会本部代理庶务的刘揆一,在上海《民立报》发表《布告政党请取
   消从前党会名义书》,公开建议“凡从前所设立如同盟会、宪政公
   会、宪友会、辛亥俱乐部以及一切党会诸名义,应请一律取消,化除
   畛域,共建新猷,冀日月之重光,幸江山之复旧。”
   
   12月12日,与孙中山关系密切的同盟会元老马君武,也在《民立报》
   发表文章,宣称惟有解散同盟会,方能拯救“党派分歧之中国。”
   
   在此之前的11月15日,被大清朝廷特赦出狱的孙中山亲信、同盟会主
   要领导人汪精卫已经改换党名,以“民主立宪党汪兆铭等”的名义与
   “君主立宪党杨度等”共同发起成立国事共济会。以恐怖暗杀著称的
   沪军都督陈其美,在掌握地方政权之后也一度把同盟会改称为“共和
   本党”。一直以暴力革命作为政制生命线的孙中山,回国之后马上意
   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便有了这份意见书的出台。同为革命党人的
   章太炎、宋教仁、刘揆一、黄兴、汪精卫等人,正在尝试之中的终止
   暴力革命的退出转型机制,被孙中山一派人严厉否决。尽管如此,章
   太炎“革命事起,革命党消”的政制口号,在中华民国政制舞台上依
   然发挥着极其强大的号召力。
   
   1912年1月6日,由江苏省临时议会议长兼两淮盐政总理出任中华民国
   实业总长的张謇,在写给黄兴的信函中以“危苦之言,出于爱国”的
   道德借口劝告说:“总之,军事非亟统一不可,而统一最要之前提,
   则章太炎所主张销去党名为第一,此须公与中山早计之,由孙先生与
   公正式宣布,一则可融章太炎之见,一则可示天下以公诚,一则可免
   海陆军行政上无数之障碍,愿公熟思之。此为民国前途计,绝无他意
   也。”
   
   同年2月,黎元洪致电南京临时政府及各机关,所张扬的同样是被孙
   中山谴责贬斥为“无一粲之值”的“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的政制口
   号:“‘革命军起,革命党消’,此固有识者之言。某等敢进言曰:
   ‘共和国立,革命军消’。盖以破坏易而建设难,不如此,不足以收
   全国俊杰而共救时艰。”
   
   7月29日,与黄兴、宋教仁关系密切的宪政学者章士钊,在作为同盟
   会第一大报的上海《民立报》上发表《毁党造党说》,建议“将现时
   各党之构造悉取而毁坏之,一若民国尚无此物发生者也。而因各集其
   魁首,相与商榷政见,决为可否,从其可否处树党帜焉,使以后所有
   党争尽本之于党纲,而倾轧之私,期于绝迹。”这是中国政党史上,
   关于传统革命会党向现代议会政党和平转型的最早阐述,直接为主要
   从事暗杀暴动的传统型秘密革命会党同盟会,改组成为从事“权为民
   所赋”的非暴力的公平竞选的现代议会政党国民党,提供了理论支
   持。
   
   8月11日,在同盟会北京本部的总务部主任干事、前农林部总长宋教
   仁的极力推动下,来自同盟会、统一共和党、国民公党、国民共进
   会、共和实进会的代表,在北京安庆会馆召开国民党筹备大会,会议
   决定设立筹备事务所具体负责相关各党的合并办法,同时推举同盟会
   的宋教仁、统一共和党的张耀曾、国民公党的张南生,负责起草《国
   民党宣言》。其中写道:“共和之制,国民为国主体。吾党欲使人不
   忘斯义也,故颜其名曰:‘国民党’。党有宗旨,所以定众志。吾党
   以求完全共和立宪政治为志者也,故标其义曰:巩固共和,实行平民
   政治。”
   
   8月25日,国民党成立大会在湖广会馆举行,公推张继为临时主席。
   孙中山中途到会发表演说,重点阐述了自己一直提倡的民族、民权、
   民生三大主义。与会人士当场推举九名理事:孙中山、黄兴、王人
   文、王芝祥、宋教仁、张凤翙、吴景濂、王宠惠、贡桑诺尔布。
   
   9月3日,由黄兴、宋教仁、吴景濂、王宠惠、王芝祥、王人文、贡桑
   诺尔布七名理事共同推举孙中山为理事长,孙中山请宋教仁担任代理
   理事长。一直负责主持国民党北京本部党务活动的宋教仁,是在“权
   为民所赋”的民主宪政的制度框架之内从事阳光参政、公平竞选的这
   个现代议会政党事实上的缔造者。

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沪宁火车站遭遇暗杀。理事长孙中山

   等人以此为借口挑起发动“二次革命”。因“二次革命”失败而流亡
   日本的孙中山,再一次进行“毁党造党”,于同年7月8日在东京筑地
   精养轩召开中华革命党成立大会。所谓的中华革命党,与早年的兴中
   会、华兴会、同盟会、光复会一样,是主要从事暗杀暴动之类革命性
   破坏活动的秘密会党组织。要求每个党员宣誓效忠的党魁崇拜加党魁
   专制的中华革命党,比起宋教仁此前缔造的“权为民所赋”的现代议
   会政党国民党,显然是一种历史倒退。
   
   1919年10月,在中华革命党彻底失败的情况下,孙中山以中国国民党
   的名义又一次“毁党造党”。孙中山重新组织的中国国民党,一方面
   保留了同盟会和中华革命党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军政阶段,另一
   方面把同盟会所主张的由军政府向宪政民主过渡的约法阶段,改写成
   为由孙中山一人训党、由国民党一党训政的训政时期。象这种比同盟
   会更加崇尚革命暴力和革命专制的中国国民党,与宋教仁此前负责缔
   造的“权为民所赋”的现代议会政党国民党,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种
   政党组织。
   
   1923年11月25日,正在苏俄政府及共产国际首席代表鲍罗廷协助指导
   下改组中国国民党的孙中山,在广州大本营对国民党员的演说中再一
   次严谴痛批章太炎等人“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的政制口号:
   
     “回忆武昌起义时,我从海外遄返上海,当时长江南北莫不赞成
     革命,即如上海一隅,虽至腐败之老官僚,亦出而为革命奔走。
     惟当我初抵上海时,凡吾党同志,以至绅商学各界,甚而至于一
     班老官僚,都一齐来欢迎。其中有一官僚极郑重的对人说:‘好
     极了!现在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灭了。’我当时亦听闻此话,甚
     为诧异。不久,则见所谓革命党人所办的报馆、所赖以指导国内
     舆论者,亦持此论调,真是怪事。……其后,张謇、汤寿潜辈亦
     附和此说;久之,一般革命党人亦随着彼辈如此说。后来民国成
     立,即有政党蜂起。其时有共和党、统一党,种种色色,不胜缕
     述,大都皆以取得政权为目的;但完全未有革命党。于是宋教
     仁、黄兴等一般旧革命党人,以为别人既有了党,吾等尚未有
     党,乃相率而组织国民党。”
   
   〔原载《纵览中国》2012-05-22;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
   com/〕
(2012/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