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 于浩成谈"所谓胡温政改"]
陈泱潮文集
·到底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成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假耶稣就是推雅推喇教會自称先知的邪灵耶洗别!
·事实胜于雄辩:假耶稣张荒唐狡辩无用
·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只能是维护上帝耶稣圣灵尊严、战胜邪灵耶洗别即假耶稣张国堂谎言者!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斥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人都不是上帝,这却是谎言”的胡说
·假耶稣张国堂缺乏常识的梦呓
·不断重复谎言,是假耶稣张国堂的拿手好戏
·请读者看看我的原文原话,看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的卑鄙
·问假耶稣张国堂:世界都以骗子为中心行吗?
·题所谓中国共和党假耶稣张国堂总书记标准像(1张图)
●2012年来临之际铁杖教训邪灵附体的假耶稣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對假耶穌張國堂的最後論定
·痛斥政治流氓潑皮張國堂!
·檔案解密之日,就是假耶穌原形畢露之日!
·上帝所喜爱的人鞭抽假上帝张国堂(三则)
·今日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应持的正确态度
·无神论文化特务张国堂蛇蝎心肠与无知丑态的自我暴露
·郭国汀先生对中共三自教会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质疑
·所谓“张国堂学说”是彻头彻尾自相矛盾的酱缸谬论特务文化
·認清以“反共”面目出現的戰略特務和文化特務的真面目!
·教訓世上最邪惡最無恥的假貨——文化特務張國堂!
·到底誰是天赋救世大使命者?誰是爭名奪利淺薄無恥之徒?
·《特權論》的歷史地位和張國堂為什么瘋狂詆毀《特權論》
·假耶穌張國堂已經原形畢露,不值得再浪費我寶貴的筆墨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曾节明
·假耶穌再次露出了中共文化特務欺世盜名的馬腳
·假耶穌張國堂不擇手段爭名奪利的邪惡的可恥盤算
·假耶穌張國堂力圖用信仰問題抹煞和替换政治問題的邪惡用心
·假耶穌張國堂是一個十足的投機分子卑鄙野心家
·警惕中共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反动性
·打着“反共”旗号的拙劣政客的拙劣表演!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4:
●与反對繼承、更新、發展、升華聖經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于浩成谈"所谓胡温政改"

   今年两会前后冒出了“薄王事件”,温家宝3月14日最后在答英国
   路透社记者储百亮发问时终于揭了盖子,4月12日央视播放了新华
   社关于薄熙来夫妻的处理决定,在这一个月内,还不断传出温家宝在
   党内多次提出政改,为“六四” 平反,放海外流亡者回国,网上热
   议不断,且大多联系到当前中国政局发展,中共十八大权力斗争预测


   等等。
   
   
   从他们的评论文章可以看出,有人好似患了政治过敏症,一些人把重
   庆事件说成了全党左右派的角力,而右派似乎占了上峰了。重庆事件
   确有路线斗争的迹象。温家宝在答记者问时曾指出,重庆市委和政府
   必须深刻反思,重新学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但没有嘱说张德
   江到任重庆后布置检查,改正任何左的东西。继任的公安局长何挺说
   要继续“打黑”,重庆一座山顶山上高高树立的全国最大毛泽东像当
   然也不会推倒。此种情况再一次说明之前有人将胡锦涛对重庆的态度
   比之为“郑伯克段于焉”,其实是不对的,胡的政治倾向是中间偏
   左,九年前上台之时就到西柏坡参拜,社会主义现有中朝越古,去年
   国庆还大搞毛泽东思想方阵,他打右极狠,手段一点不软,如对刘晓
   波严判11年等,严禁刘晓波获得和平奖在中国发酵,态度的粗暴拙
   劣远超苏联当年,但是他对打左却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次薄熙
   来风波,气焰嚣张到了这种程度,与胡的养痈为患有莫大关系。应该
   检讨的是他本人。
   
   
   胡温之间关系真相如何,再一次引起人们的注意,过去有人说二人已
   经分道扬镳,最近有人说二人一直在演双簧,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至
   于改革不过是做做样子,二人合作默契,温不时装作要改革的样子,
   对胡的严厉是一种冲淡和缓,藉以收买收拾人心。终结党领导的政改
   是不可能启动的。人们大概没有注意到温家宝政府报告中居然说出军
   队要受党和中央的绝对领导,这话为何由温说出来,国务院下面的国
   防部不过是块空招牌,实权掌握在中央军委的手里。我曾在微博上
   说,吴邦国的“五不搞”,加上温家宝的一个“不搞”,也就是不搞
   军队国家化,这一些不搞的对象,却是宪政的基本要素,中央都不
   搞,还有什么改革可言,等于是宣布改革已死。
   
   
   有一些人,特别是知识分子,文化人,他们盼望政改如大旱之望云
   霓,所以人家给他一个棒槌就认(真)针。最近读到沙叶新的一文
   章,说温总态度诚恳庄重,何言表演?他把政治当做了抒情散文,不
   过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温家宝亮出舌头空荡荡,沙叶新们就满足
   了,不再追究了,歌功颂德了。还有一个叫肖峰说什么“伪善亦
   善”,真是匪夷所思了。
   
   
   还有一些党内民主派提出的政改方案,是实现党内民主,效仿日本自
   民党党内分派,他们提出这个方案完全证明他们对共党历史无知,苏
   共斯大林写过《论反对派》,把党内反对派看称最凶恶的,危险的敌
   人,斯酋把托洛斯基放逐海外,并派克格勃赴墨西哥,持利斧杀害。
   中共建党初,就有铁的纪律,将反对派人士终身监禁,视为最危险的
   敌人,如郑超麟这样品学兼优的老好人居然在其晚年才重见天日。毛
   泽东说,人民痛恨叛徒甚于敌人。有一位朋友说自己要做建设性的反
   对派,我曾发微博批他,反对派只有破坏性,没有建设性。
   
   
   以上算是我对时局的一点评语,写出来请大家不吝赐教。
   
   
   2012年4月11日
(2012/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