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点击大国总理的“心病”——寄给温家宝的民间“药方”]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点击大国总理的“心病”——寄给温家宝的民间“药方”

中共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后,即将谢幕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回答中外记者采访时,婉转而深切地披露了他极为沉重的“心病”——他正在遭受体制捆绑和人性煎熬,其“独立人格不为人们理解”。这是温家宝历届答记者会最为悲情的一次宣示。
   
    温家宝答记者问的内心纠结
   
    温家宝在今年答记者问中,谈到“有不少遗憾”是由于个人能力与体制原因(前者是虚,后者为实),希望“人民的谅解和宽恕”。他由此敞开了自己在体制内腹背受敌的内心纠结。他说,“在我担任总理期间,确实谣诼不断,我虽然不为所动,但是心里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这种痛苦不是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痛苦,而是我独立的人格不为人们所理解。”由此可见,他的内心痛苦与灵魂的争扎是何等的强烈。

   
    过去9年,温家宝多次在公开场合谈政改,但他每提一次,都受到党内保守势力和左派的围攻,其施政举措处处受制,深感被意识形态铐锁与体制捆绑的痛苦。他除了救灾和访贫问苦之外,在政治、法制、外交、文化、新闻等领域几乎都没有用武之地。在今日中国政治生态下,不仅党务、人大、政协都构成了对温家宝施政的制肘,而且宣传、政法两大保守系统唱红(核心价值)打异(异见人士),遥相呼应。这迫使他在去年答记者会中自叹“机会不多了”,今后三年要效法屈原“九死未悔”,颇有点当年赵紫阳在天安门看望学生说“我老了”的味道。因此,当今中国依然看不到真正自上而下政治体制改革的契机与环境。温家宝注定内心纠结而没有回天之力。
   
    弥足珍贵的党内政改异见
   
    温家宝自2007年3月17日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会见中外记者时强调,“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以来,一直在党内受到抵制,也被不少人批为“作秀”,但以本文所见,在中南海内部能发出如此党内政改异见,仍然弥足珍贵。
   
    温家宝在回答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时说:我应该像一个战士一样,在自己的岗位上坚持到最后一天,做到忧国不谋身,恪尽职守。他说:当前,我以为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而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我深知国之命在人心,解决人民的怨气,实现人民的愿望就必须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他如此直言不讳指出当今中国的制度性腐败已经有死到临头的危险,必须寻求民间的监督。这种表达在党内高层的确是不多见的。温家宝更称世上无恒古之物,只有不断改革才有生机。如此“无恒古说”令外界猜想他是否暗指执政党无“永恒”地位。接着,他又在回答“您支持某些领导职位进行直选和差额选举”问题时说:相信群众能管好一个村,也能管好一个乡,也能管好一个县,这需要一个过程。这句话的意义更在于,对“一人一票”宪政选举机制的肯定。今年全国人大闭幕记者会上他再次重复了上述观点。
   
    寻求“同全国人民的互动”
   
    早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温家宝就说:“政治体制改革要有新的突破,这就必须解放思想。解放思想需要勇气、决心和献身精神。解放思想和改革创新,如果说前者是因的话,后者就是果。5年前,我曾面对大家立过誓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今天我还想加上一句话,就是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前年温家宝接受外媒采访,在谈到政治改革时说“尽管社会上存在各种各样的议论,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阻挠,我仍然要坚定不移在我能力范围内,贯彻我的理念,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我想用两个词来表达我的决心:风雨无阻,至死方休。”去年9月14日,温家宝在大连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举行的企业家对话会直言不讳地重新吹响胡耀邦、赵紫阳时代的“党政分开”号角,高调发布了包括“司法独立”等五条具体、可操作目标的政改宣言,将近年来的政改呐喊推向最高峰。温家宝说,“关于政治体制改革,这些年我讲过多次;这次会议,不仅是我同在座的各位互动,我脑子里想的实际上是我同全国人民的互动。因此,我感到责任重大,必须准确地、坦诚地谈出我对各方面问题的看法。”他接着说,“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 温家宝如此鲜明地提出导致“权力绝对化”的“以党代政”问题,并发出要“同全国人民互动”的明确信息,是“六四”镇压后的中共最高层,首次有人高调接过胡耀邦、赵紫阳模式的“政治改革”旗帜,重启“党政分开”议题。
   
    “六四”酿成的“内心创伤”
   
    温家宝曾到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其间他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专访,当记者出示1989年6月3日晚温家宝陪同赵紫阳探望绝食学生照片,被问到“六四”事件时,他一度神情凝重,两唇紧闭,下巴不停微颤,沉默良久说,我相信,在推动经济改革同时,还需要推进政治改革。
   
    此据英国《金融时报》最新报导,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近年来,温家宝已在中共高层的秘密会议上,于三个不同的场合提出过“重评六四”的建议,但每一次均遭到同僚们的封堵。反对该项建议最激烈的对手之一就是薄熙来。该报认为,“温家宝是在释放信号:他打算为89‘六四’做同样的事,让其内心的创伤能够开始愈合。”
   
    虽然这个报道眼下还没有权威信息来源证实,但是人们不会遗忘,早在2010年4月15日,胡耀邦蒙冤谢世21周年纪念日,《人民日报》第二版头条,就罕见地出现了温家宝题为《再回兴义忆耀邦》文章,大肆赞扬前总书记胡耀邦。温声称89年4月胡耀邦病发时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六四事件”后,每年春节都去胡家探望。该文用意深刻地强调胡的“言传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他的这一心理表达,随即遭到嗅觉敏锐的极左派大骂该文“包藏祸心”,是要改旗易帜。
   
    被红色意识形态扭曲的尴尬
   
    然而,温家宝即使面对记者谈政治改革,也只能打着“社会主义招牌”,在其所有政府正式文件中都不能不提“党的领导”。甚至有时不得不把普世价值倡导的公平正义说成“社会主义”本质特征才能通过。这便是温家宝被红色意识形态与政权体制扭曲的尴尬,也是他由“党性”原则导致其人格分裂的宿命——他正在被党性与人性的拉锯撕扯。为此,今年温总在人之将去的最后一届记者会上明确地宣泄了其“独立的人格不被理解”,深陷党性之苦,体制之困的“心病”。
   
    其实,中共红色意识形态,始终都是一台分裂社会,分裂同类的机器,不断导致人性的二元分裂。作为自然人,受自然律的支配。人与人是同质的、共利的。人具有同样的向善情感与爱心,以及追求美好的自由意识,这便是普世价值可以全球联通的所以然。然而中共红色政治文化,偏偏要用党性分裂人性,以“集中”否定自由,假阶级意识和暴力斗争建立起否定普世价值的思想体系。
   
    任何政党都是人的组合,本是由具有相近观点的个体组织起来,以体现不同的阶层或集团利益的政治集团。直言不讳地讲,党就是帮派团体。那么“党性”从何而来?其实,党性就是一部分人组织起来的功能性,除此而外,别无其它。人是物质的,客观的;而党却是理性的,主观的。人性可以还原到自然人的客观存在中,而且不能被创造,也是不能被消失。而党性由其宗旨决定,只能归咎于其章程、文件中,它既可以被创造,也可以被变化、被消失。因此,党性是不可能代替人性的。红色意识形态中的“党性”,其实仅仅就是停留在观念中而无法进行真实还原的主观魔咒。
   
    历遭党性分裂人性的生动典例
   
    在中共红色意识形态中,人一方面属于自然属性中的本我,一方面又受制于党性政治原则的操纵,从而导致了人们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二元背离,使人不得不在人格上背叛真我,在意识上虚构假我,因而也就必然导致党性语话的假、大、空和违心行事的社会现实。人们不该忘记,当年彭大将军是低着头走进“胜利者”为他搭成的“凯旋门”的。因为他在服从“毛主义”的同时,牺牲了自己太多的士兵。他此时此刻,正在遭受党性分裂人性的那种煎熬。1987年1月16日,在中南海里,曾由胡耀邦鼎力主持平反、解放的薄一波,竟又主持了对胡耀邦进行历史性批判、围攻的中共政治局“生活会”,史称“生活会之变”。那就是一次党性导致人性分裂的会议。薄一波会上不思感恩,反诋胡耀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违反党性原则。导致胡耀邦被迫辞去中共总书记的职务。当时,胡耀邦忍不住坐在会议室外台阶上,内心备受党性与人性撕裂的煎熬,竟嚎啕大哭。而89年赵紫阳面对大镇压,在天安门看望学生说“我老了,无所谓了”又何尝不是在经受因维护党性而导致人性分裂,不敢果断站在人民一边的折磨。
   
    解除总理“心病”的民间药方
   
    薄熙来因王立军“闯入美馆”被免职,并不标志着“左势力”就此会退出中国权力中心或社会舞台。红色意识形态在中国社会仍有以“阶级斗争”挑动和制造贫富对立的极大欺骗性。“左势力”与红色意识形态始终是联系在一起的。薄熙来只是个果而不是因,一个果子被摘除,并不意味着整株果树的根系就会枯竭。其实,温家宝从高调批评重庆现任领导起,就已经捅了中国红色权贵利益集团的马蜂窝,因而温家宝注定要陷入“左派势力”群起操弓引箭的险局之中。
   
    面对中国如此政治生态,温家宝苦恼于“独立人格不为人们所理解”的心结,其实正在于总理这个“官角色”的冲突:是党的总理,还是国家的总理?是红色意识形态的总理,还是普世价值的总理?温家宝在这种角色的纠结中,要想获取民众理解,赢得社会支持,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党化”、“去意识形态化”,不苟帮派立场,立命国家根基,服务天下苍生。因此本文所能给出解除病灶的民间药方,就是彻底拒绝意识形态操纵,否定政治原则奴役,抵制人性分裂,还原自然本我,从突围党性窠臼开始,实现人民性回归。是如此则,温家宝必将打开大国总理的新文明精神境界,由此才能登高一呼,弘扬普世价值,真正推进人民所需要的政治改革——温家宝的政治生命只能在人民性中得到延续。
    ──《观察》首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