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盛雪文集
·抗议中国政府非法绑架并关押王炳章11周年
·耕耘民主 收获友情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多倫多大會
·民主中国阵线代表参加营救王炳章记者会(多圖)
·Together we lead the change
·我们共同引领变革(组图)
·中國巨變 危機與走向(多圖)
·應該教訓杜魯多這樣的西方政客
·加拿大多元文化國務部長會見中國政治犯子女與人權組織代表
·抗暴烽火燎原 中共專制必亡
·民主中国阵线呼吁关注伊力哈木被捕事件
·反抗中共暴政 推动民主革命
**
支持艾裸裸
**
·支持艾裸裸,也支持所有热爱自由的人
***
照片集锦
***
·领略凡尔赛(图集)
·西藏自由的圣火
·樱花谢了之后的华盛顿
·回眸落基山
·牡丹今日红(2012年5月13日)
·在加拿大国会为中共六四屠杀作证
·在加拿大国会“中国时政”午餐论坛演讲
·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澳洲会议图片)
·生日
·加拿大移民部长肯尼和中国等流亡者共度中秋(多图)
·布拉格印象
·Keep Toronto Reading
·我的1988和1989
·多伦多藏人将82口棺材摆放在中领馆前(图)
·超出想象的残暴——北韩人权论坛
·分享一段感人的视频
·加拿大藏人社區盛大晚宴圖集
·一月份的多美尼加
·時間產生美感
·唯有祝福
·第81届国际笔会年会掠影
·回首笑看人間
****
特稿 政权有限 人性长存
****
·叶宁:自由中国运动致盛雪的公函
·回应朱瑞以正视听(有图有真相)
·致朱瑞
·张菁:实在不能不对朱瑞说几句话
·刘淇昆:致华盛顿“汉藏关系研讨会”与会者的公开信
·黄河边:温哥华汉藏论坛经费的坦白交待
·刘轩: 忍不住要说的几句话
·华枝春满:推动汉藏交流要端正心态
·天立:汉藏交流之路的艰难
·朱學淵:中共有九十年的斗争经验
·郭国汀:妒忌心作崇,置汉藏大局于不顾
·次旺诺布:应真诚对待汉藏交流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万毅忠:涉藏问题上一团诡异的阴云(图)
·张朴:小平头与朱瑞的二人转,还要唱多久?(图)
·盛雪:政权有限 人性长存
·不锈晓刚:特定時期 重點打擊
·赖建平:刘劭夫与盛雪,究竟谁是特务?
·请不要借用救援王炳章的行动来攻击人
·李方: 中共五毛对海外民运新玩法:出书泼粪、定点斩首
·Expat Sheng Xue reaches out about Chinese government’s intimidation
·《明报》出動裸照攻擊「中國間諜」 盛雪下周赴渥太華報警
· 民阵主席盛雪 诉说受攻击事件
·China's overseas critics under pressure from smear campaigns, cyber at
·杨茂森:盛雪被污蔑的深层原因
·环球邮报:远在海外的盛雪遭到中国政府的恐吓
· 前中國外交官談中共在海外線民的醜陋技倆
· 罗乐:盛雪受攻击非民运内斗
·新唐人电视台:民陣主席盛雪 訴說受攻擊事件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祭悼王炳章母亲王桂芳仙逝
   
   
   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发起人王炳章博士的母亲,九十一岁的王桂芳老人,於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仙逝。王桂芳老人的葬礼於二○一一年十二月三日,在温哥华地区列治文市住家附近的一间殡仪馆静悄悄地举行。除了主持人洪牧师外,出席葬礼的只是王桂芳老人的家属后代,没有邀请任何朋友或外界人士出席。葬礼并谢绝了媒体採访,也没有发送任何消息或报道。


   
   “民运之母”:王桂芳
   
   王炳章家人说,王桂芳老人去世前不久,小儿子王炳武到广东韶关监狱去探望王炳章,老人给大儿子画了许多小张图画,有菊花、猴子、小猪、小猫等等。王炳武临走前,老人反覆查看带的东西,发现有一张小猫画得不好,有点像老虎,特意拣出来。老人对小儿子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转告大儿子保重身体,许多人都在想办法救他。王炳武回来告诉家人,在和王炳章二十多分钟的会面中,哥哥没有能够说什么,只是垂着一头白发失声痛哭。可以想见,将近十年的单独监禁已经摧毁了王炳章的身体.三千多天面对苍白的墙壁和漆黑的迫害,再坚强的精神也会被拖垮。
   
   我曾多次电话採访王桂芳老人,并两次前去温哥华看望她,对她有深刻而沉痛的记忆。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记得最后一次是二○○八年十月底,我到温哥华出席国际作家节的活动,同时去看望老人。老人身体瘦削羸弱,脸色苍白,眼圈可能由於长期泣泪涟涟而有些充血红肿.老人见我来了,很高兴,拿出给王炳章画的图画让我看。老人说,老了,手有些抖,无法给儿子写信了,只好画画给儿子传递爱意,寄託思念。那些线条简单的图画生动有趣,有猴子浇花、小猫捕鼠、小猪睡懒觉等等。老人还将给儿子编织的毛线袜子等拿给我看,并送了我两个她编织的碗垫.
   
   那时,刚刚举办完北京奥运会。老人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曾经致信胡锦涛,希望中国政府体现奥运人权承诺,释放良心犯王炳章。另外,王炳章在奥运前曾再次以绝食抗议狱方多年来对他单独关押。而当局却变本加厉,从当年七月初后,一连几个月禁止家人探视王炳章。
   
   老人介绍说,这期间,家人两次千里迢迢从北美到广东韶关监狱去看王炳章,但都遭到拒绝.一次是王炳章大姐王金环带着王炳章的儿子去探视,因为王炳章在狱中绝食,被灌食,弄得浑身伤痕,狱方拒绝探视。他们苦苦哀求,并在监狱旁边的旅馆等了十几天,狱方为了惩罚王炳章,最终也没有同意探视。另一次是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去探视哥哥,狱方仍然不准。王炳武甚至给监狱管理处下跪,请求说:“处长,我求求你,叫我见我哥一面吧。回去好跟我妈妈说呀,我妈叫我来的,我没见着我哥,我妈妈心里受不了,我没法交待呀。”但狱方坚持不让探视。
   
   当年已经八十八岁高龄的老人对我讲着讲着,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行文至此,耳边还能清晰听到老人那悲伤绝望的哭声。
   
   海外民运先驱者:王炳章
   
   王桂芳老人说,她很了解儿子,王炳章善良正直,没有犯法。他只是希望中国真正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成为一个有人权,和谐,平等的社会。她不后悔养育了这样一个儿子,只是希望中国政府能顺应历史潮流,顺天下民心,实行政治开放,早日还儿子自由。
   
   王炳章於一九七九年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一九八二年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为中共建国后公费留学生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一九八二年,王炳章创办第一份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一九八三年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一九八九年,他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二○○二年六月,王炳章被中国共产党的特工人员从越南绑架后带回中国。半年后未经公开审讯,被判无期徒刑。十年来,他始终被单独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市武江监狱.
   
   王炳章在狱中患过两次中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另外,由於不适应韶关的气候及生活环境,他患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王炳章还患有静脉炎、静脉曲张、脑血栓、胃病等。王炳章家人多次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写报告,要求解除对王炳章的单独关押,但始终没有得到中国当局的任何回应。王炳章在一次给家人的信中说:“蝼蚁虽然苟且偷生,但还能过群体生活,更何况我们人类。”
   
   王炳章的母亲王桂芳和父亲王俊祯共育有两男三女共五名子女。全家历经战乱、饥饿、逃荒、歧视、迫害等磨难,但王炳章父母意志坚强,勤劳智慧,在艰苦的环境下,让子女全部接受了高等教育,两个儿子更获得博士学位。
   
   令人伤痛的是,王炳章八十七岁的父亲王俊祯老人已於二○○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故世,走前也未能见王炳章一面。老人去世前不停地叫着儿子炳章的名字,盼望和儿子见最后一面,但却带着无限的遗憾走了。
   
   如今,狱中的王炳章如果获悉母亲离世的噩耗,不知道他如何承受这个打击。
   
   二○一一年十二月六日
   
   
   首发《动向》杂志2011年12月号
(2012/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