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支那史学的悲哀——以电影文学作品《走向共和》当作史料神话孙中山的荒唐]
陈泱潮文集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何和平转型?
·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与维稳发展的不二法门
·中共莫要“晴干不肯去,只待雨淋头”
·跟共产党走与领共产党走,在本质上有原则区别
·中国未来上、中、下三个前途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Ⅱ?
·党军就是匪军:中共两次对中国的全面大抢劫依仗的就是党指挥枪
·千万不要为表面上的经济繁荣所迷惑!
·一切坚持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都是人民公敌
·呼吁欧美国家疏离坚持中国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
·反对军队国家化罪恶滔天
·呼吁全军将士以《军方研讨会文》为指南,积极成就军队国家化
·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希望在中国军人身上
·当今中共确如温家宝所说:不搞政改只有死路一条
·共军“人民军队”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军队国家化是历史赋予中国军人的神圣使命
·坚持党指挥枪是中国百病祸殃
·军人的觉醒是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最重要因素
●万万不可搞什么“小军委”“大战略区”
·推动民主化改革,严防军阀割据战乱(1)
·2.历史也必将证明吾今日预言的准确性
·3. 当前中国社会的客观现实:横遭二度抢劫,民心社会危如累卵
·4.和平时期沿用军区设置本已荒谬
·5.现在搞东、西、南、北、中战略区,更是荒谬绝伦
·6.传统帝王文化的严重影响,注定中国绝不能搞新的封建藩镇
·7.中共国四分五裂的魔咒
·8.尽快实行新五权民主宪政改革是中国免于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战乱的唯一良方
· 9.陈尔晋(陈泱潮)一生致力于救世救心三件大事
·希望之声电台广播陳泱潮:陳水扁案是給中共貪官的警告
·10.中共获得永生之路抑或是遭逢短命之途的分野点
·11、陈尔晋(陈泱潮)的被扼杀,实属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和不幸
·12、结束语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一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二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三
·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全文)
●就改善中美關係進言習近平
·对中美冲突根本性原因的高度概括
·敬请中国驻丹麦大使速转习近平:【习特会】锦囊
·再请中国驻丹麦大使速转习近平《新隆中对:“习特会”锦囊》
·三请中国驻丹麦大使速转习近平:中美同盟对中国有百利而无一害
·【习特会】的最大亮点和看点(全文)
◎◎◎◎◎
▲陈泱潮匹夫有责偃武修文故事部
●陈泱潮(陈尔晋)的成长足迹
·陳泱潮(陳爾晉)2015年簡介
·妇女的伟大责任和榜样
·近日从网上看到余祖父陈时铨挽蔡锷联
·举凡受命开辟新天新地新时代的人物,都是学自天成!(外一篇)
·陈泱潮:今日始见24年前宣判我的布告
●偃武修文实录——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和主动中止了新疆起义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
·首次刻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就是为了发动新疆起义
·当时为什么会选中了新疆赛福鼎?
·当年促成陈泱潮决心发动新疆起义的决定性原因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人证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物证
·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中共过去十分庆幸有毛泽东那支笔,而今也十分畏惧有陈泱潮这支笔
·在此有必要重申【天命前定:荣耀决不能归给假神和雕刻的偶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陈泱潮的生死观
·劝汝休作恶,免坠无生门!
·临江仙——陈泱潮第一次获释二十四周年纪念
●陈泱潮在1979年北京民主墙前的選擇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盛雪来稿照登: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带着感恩之心来加拿大
●陈泱潮在1979~1980年: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一)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那史学的悲哀——以电影文学作品《走向共和》当作史料神话孙中山的荒唐

此文令邪恶者恐惧,居然以邪恶手段从我的文集里删除。不能不重贴。


   
   陈泱潮
   2011-11-26
   

    百年来,国共两党党文化为了维护自己的专制独裁统治,为了制造自己专制独裁统治的合法性,大力神话孙中山,严重歪曲了一系列历史事实。今天互联网时代,一切有良知的独立知识分子,应当与中共党文化彻底决裂,应当超越国共两党的视野,客观看待辛亥百年来的历史,实事求是总结百年来的历史经验教训,以有益于当前和未来中国的变革和发展。
   
    如果把这样还原历史真相的努力,污蔑成什么“咒骂”,只能证明污蔑者是国共两党神话孙中山的应声虫。
   
    草虾凭什么对还原孙中山历史真相的人发警告?就凭你抬出什么孙中山演讲《走向共和》?
   
    请问你草虾所谓的孙中山演讲《走向共和》,刊载于《孙中山选集》还是刊载于《孙中山全集》?请你告诉大家,我们好去查阅。
   
    如果你是拿电视剧文学作品来忽悠大家,能说你具有独立知识分子应有的起码的知识吗?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国共两党从幼儿园就开始灌输对孙中山的神话,几代人不知道中华民国建立过程的重要真相,加上如今的电视剧编导者,借孙中山之口,来表达自己对民主人权共和的诉求,无形中也通过影视文学作品美化了孙中山,神话了孙中山——拿电视剧孙中山的演讲《走向共和》,来忽悠读者,忽悠民众,是中共党文化应声虫的伎俩。
   
    如果把今日电视剧孙中山《走向共和》演讲,当作历史史料,甚至是当作历史学证据,来刻意为孙中山辩护,来刻意进一步神话孙中山,来忽悠读者,忽悠观众,忽悠听众,通过神话孙中山来神话自己,误导民众盲目“革命”,只能是支那历史学的悲哀!
   
    你草虾以如此低劣的支那水平,居然敢在独立评论将努力还原孙中山历史真相的人士,辱骂成“流氓妓女”“或者還不如一個妓女”。我倒要问你:《孙中山谋杀杨衢云?》是谁写的?作者“草虾”是不是你?你在这篇文章中言之凿凿,指称:
   
    “1901年1月10日,杨衢云在香港遇刺,翌日去世。据说是清廷两广总督德寿买凶,但无过硬证据。那三万元被何人领赏?杨衢云那样的乱党,在清末已是风起云涌,堂堂大清犯得着谋刺他一个?杨衢云死掉,谁的得益最大?杨衢云死后,闽南华侨势力与革命党的纽带断掉了,不过他的学生和战友孙中山却控制了兴中会。1905年8月20日,孙中山的兴中会与黄兴的华兴会、章太炎的光复会在东京合为‘同盟会’,孙中山成为总理,一统江湖。后来,光复会的龙颈陶成章、华兴会的龙颈宋教仁,都被孙中山的亲信铁杆陈英士蒋介石谋杀,成为民国史上的无头案。孙中山-陈英士-蒋介石-戴笠,成了民国史上暗杀专业的‘龙脉’……”
   
    可是为什么转眼之间,你又在你这篇《給咒罵者們敲警鐘:孫中山演講〈走向共和〉》文章中,又反过来说什么“孫中山辛亥革命之前有功,二次革命之後有過”——请问:按照你的说法,杨衢云在香港遇刺,发生在1901年1月10日,到底是辛亥革命(1911年)前,还是二次革命(1913年)后?你怎么变化得这么快?怎么这么像“流氓妓女一樣見識”“或者還不如一個妓女”?!
   
    按照你的说法,孙中山在辛亥革命前就暗杀自己的同志自己的师长,根据《蒋介石日记》等证据确凿的记载:辛亥革命发生后孙中山刚刚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才14天,就暗杀了正在准备北伐的同盟会成员光复会重要首领辛亥革命元勋陶成章……蒋介石正因为暗杀了陶成章,才脱颖而出,受到孙中山的信任和重用!更不要说孙中山投靠苏俄引狼入室以党国体制党在国上取代了辛亥革命的成果三权分立的中华民国国体制度,以【党国】推翻了颠覆了中华【民国】,把中华民国五色国旗,改变成青天白日满地红党旗——请问孙中山这样的枭雄黑道,到底是在干走向共和的事,还是在干反民主反共和的事?到底是在干推翻帝制建立民主宪政的事,还是在干以隐性帝制党天下,瞒天过海取代名正言顺的传统帝制家天下的勾当?比较党天下和家天下,到底是家天下危害中国和百姓,还是党天下更加危害中国和百姓?“以俄为师”引进和建立斯大林模式党天下祸害中国,是走向共和吗?
   
    ……
   
    对此,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有中国人的看法,支那五毛有支那五毛的看法。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诚哉斯言!
(2012/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