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蔣品超:中國政體,權利就是腐敗 zt]
李芳敏144000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33他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34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
·35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你的右手扶持我,你的溫柔使我昌大。
·36你使我腳底下的路徑寬闊,我的兩膝沒有動搖。
·37我追趕仇敵,把他們追上;不消滅他們,我必不歸回。
·38我重創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39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
·40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41他們呼叫,卻沒有人拯救;就算向耶和華呼求,他也不答應他們。
·42我搗碎他們,像風前的塵土,我傾倒他們,像街上的爛泥。
·43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6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那邊;沒有甚麼可以隱藏,得不到它的溫暖。
·7耶和華的律法是完全的,能使人心甦醒;耶和華的法度是堅定的,能使愚人有
·8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實現你所求的一切
·6現在我確知,耶和華拯救自己的受膏者;他必從他的聖天上應允他,用自己右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
·8他們都屈身跌倒,我們卻起來,挺身而立。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蔣品超:中國政體,權利就是腐敗 zt

   蔣品超:中國政體,權利就是腐敗
   http://www.epochtimes.com/b5/3/9/13/n375174.htm
   
   蔣品超:中國政體,權利就是腐敗
   


   作者﹕蔣品超
   
   【大紀元9月13日訊】今天在《博聞文壇》瀏覽有關政論,又看到好几處引用出自西方的這樣一句名言:“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我一直都覺得此言若拿來評判中國政治其實淡化了中國政治權利与腐敗的真實關系,很不确切。因為西方政體的“權利”由民主產生,是人民給的,而中國政體的“權利”由党甚至個人指定,是党甚至個人給的。与此相應,中國政體中,“權利就是腐敗,絕對的權利就是絕對的腐敗”,事實就是如此,而不是本身沒有,而由于不期而然的原因所“導致”的。
   
   西方政體的權利 因為“是人民給的”其職能是為了服務于人民,也就是說權利的前提是“服務并且不得不服務人民”。所以在此前提之下,擁有權利者雖然可能或者會因為個體的向惡性——人的私欲,利用手中的權利,行与授予其權利的本意不符的舉動,而出現貪污,受賄,貪色,濫權等行為,但這不是權利授予者的本意,因而用深含貶義的“腐敗”一詞來界定。也就是說“腐敗”不是被授予的“此權利”的“權利构成”的主體,而是“副體”。所以西方名言用“導致”一詞來陳述,“權力導致腐敗”,也就是說“腐敗”相對于權利的正面,權利的“主體构成”——服務,它是副面的,是“衍生”的狀況,不是權利本身的本意与目的。但如果民主机制中由于某种社會狀態(即需要產生“此權利”的狀態)不成熟也可能出現獲得權利者擁有“絕對的權利”,即“權利”中能夠獲得私利滿足私欲的可能性“大于”甚至“顛覆”了權利的“主體构成”——服務人民的“職能”,因而西方名言講“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這里“絕對的腐敗”還是陳述為是“絕對的權利”“導致”的,而不是“絕對的權利”所“固有”的,不是“此絕對的權利”的“本身性”,因為授予“此權利”的“權利”本意不是為了“導致”絕對的腐敗。
   
   而在中國政體中權利是“由党甚至個人指定”,是“党甚至個人給”的,權利的職能已經在“給”与“被給”中被自然規定。“下級服從上級,全党服從中央。”這不是政策与口號,這是一以貫之于中國政體的實質,也就是說權利的本意与目的是“服從”,而不是“服務” , 權利的職能是“服從”,而不是“服務”。從下級官僚到上級官僚到党到高居党之上的個人的“服從”關系,已經在“給”与“被給”之中以政體的強大而無形的力量被自然而殘酷的規定下來。与西方正常國家政體中人民是政體的擁有者、決定者,人民是政體构成的起因与關鍵全然相反,中國政體中人民不是政體的擁有者、決定者,人民對政體不具有擁有權与決定權。而人民一旦喪失了這一權利也就等于失去了一切,便不擁有“權利”,因而在中國政體中人民不在政體构成之中,被排除在政體构成之外。因而對于西方政體“權利构成”的主體極為關鍵的一詞“服務”在中國政體的“權利构成”中其實質并不存在,或者說是處于与正常國家政體“權利构成”的副體、副面——“腐敗”在“權利构成”中等同的位置,是極為次要的成分。所以這一陳述其政體職能特征的中國名言沒有將人民概況其中。這不是無意的忽略,而是真實的事實。既然權利的職能,權利的本意与目的是“服從”,是“下級權利”對“上級權利”,“小權利”對“大權利”,“全體權利”對“個體權利”的服從,那么在中國政體中權利的用途与立意剛好与正常國家政體顛倒過來,正因為這一顛倒于是顛倒了擁有“此權利”的“權利构成”的主體与副體、正面与負面。“為人民服務”,“人民的公仆”等則是權利獲得者為了實行其在政體中的職能——“服從”而蒙蔽人民的工具性語言。由于中國政體中體現權利職能、本意与目的的“服從” 顛倒了在一個正常國家政體中其“服務”与“腐敗”在“權利构成”中的位置,因而“腐敗”便成了“權利构成”的主體与主面,“服務”便成了“權利构成”的副體与副面,所以在中國政體中,獲得權利者便擁有了腐敗的絕對性,而不是如在一個正常國家政體中的可能性。
   
   “權利就是腐敗,絕對的權利就是絕對的腐敗”,是因為“服從就是一切,若不必要服從就擁有了一切”,而不是西方政體中“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
   
   2003/8/31 洛杉磯 @(http://www.dajiyuan.com)
   
   9/13/2003 10:39:06 AM
(2012/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