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離道反教的事! 一個不公不義的人可以自稱是基督徒嗎?]
李芳敏144000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10他乘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急飛。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33他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34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
·35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你的右手扶持我,你的溫柔使我昌大。
·36你使我腳底下的路徑寬闊,我的兩膝沒有動搖。
·37我追趕仇敵,把他們追上;不消滅他們,我必不歸回。
·38我重創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39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
·40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41他們呼叫,卻沒有人拯救;就算向耶和華呼求,他也不答應他們。
·42我搗碎他們,像風前的塵土,我傾倒他們,像街上的爛泥。
·43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離道反教的事! 一個不公不義的人可以自稱是基督徒嗎?

離道反教的事
   
   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article124.htm
   
   

   「人不拘用什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帖後2:3)。
   
   
   
   聖經預言末世不法的事必增多,教會也有離道反教的事發生。我相信這些預言在現今這個後現代主義的世代已經開始應驗了。首先看看不法的事。其實從古到今不法的事都不斷地增多,但始終以前大家以為是罪,大家覺得羞恥的事,也不敢公開承認。但一些聖經明文說的罪,或大眾公認是羞恥的事如同性戀,竟然可以在現今的時代大模斯樣的承認,甚至可以不怕羞恥的出來爭取合法地位及權益。為解?因為現代的人凡事都以自己為中心,他們以為人權是世上最大最重要的事,他們心中沒有神的地位,沒有尊主為王。「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17:6)。他們不服神的權柄,不尊重神的命令,只是自己喜歡,有機會就去行,懶理是犯罪不犯罪,羞恥不羞恥。他們以為這是他們的人權及自由。不錯,大多數國家的法律都不會對同性戀治罪,人可以振振有詞地說他們有權利這樣行,沒有人能干涉他們的自由。但在神的角度來說,這些所謂人權及自由不能叫他們脫罪,因為聖經一早已經很清楚的明言我們要為我們一切的自由及行為負責:「少年人哪,你在幼年時當快樂。在幼年的日子,使你的心歡暢,行你心所願行的,看你眼所愛看的;卻要知道,為這一切的事,神必審問你。所以,你當從心中除掉愁煩,從肉體克去邪惡;因為一生的開端和幼年之時,都是虛空的。」;「這些事都已聽見了,總意就是: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傳11:8-10;12:13-14)。
   
   
   
   不信的人心中無神,不理會聖經的命令及勸告,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我們沒有話可說,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神生命,沒有神的律法在他們心中。但若這些事在教會中也得著認同及支持,這就非常可怕了。早前立法會討論應否將同性同居伴侶納入家庭暴力條例,篤信聖經的基督徒當然不會將同性戀關係視為「家庭」關係,所以就有教會會眾走到立法會內外表示反對。但令人感嘆的是,竟然有神學院教授及基督徒起來批評那些信徒不公不義,妄顧人權,沒有人道,沒有愛心等等。以下就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在明報的言論:
   
   
   
   「若我們接受宗教與恐懼有一定的關聯時,宗教為人類提供安全感,讓人類有信心和盼望面對艱難與恐懼。這與討論宗教是否真實沒有必然關係。然而,當宗教提供的安全感化身為或等同某種社會制度或秩序時,宗教人士漸失去對宗教超越性的體驗,反而被自己設計的恐懼所困。例如,當有基督宗教人士以婚姻和家庭(一男一女的公眾關係)來克服他們對關係秩序的恐懼時,他們就很容易將一切與一男一女不一樣的公眾關係視為不可接受,甚至邪惡。」
   
   
   
   「恐懼往往使人失去對人的信任,甚至處處充滿猜疑。這正是當下某類基督宗教人士的情況。第一,他們運用滑坡理論證明他們觀點的可信性。例如,蘇穎智牧師說,「條例通過將製造更多人同性同居」。雖然滑坡理論提醒我們要留意可能的影響,但極端推論(或想像)是靠嚇多於鼓勵思考。」
   
   
   
   「當反對條例包括同性同居者自覺自己是先知時(指在舊約聖經時代,宣告上帝的話和對不公義批判的人),他們不會覺得自己有錯,因而缺乏自我批判能力。先知的身分使他們不但不會考慮妥協,更以被批判和被辱罵為榮。」
   
   
   
   「縱使這時代真的如某類基督宗教人士所說的黑暗,但如麥金泰所言,教會要展現聖本篤的生命,就是透過教會細小的群體,肯定信心與盼望、友誼與和平、尊重與自我反省等等德性,而不是製造恐慌來維護自己的安全感。我們等待的,不是自以為先知的教會,而是聖本篤的教會。我盼望有基督宗教團體願意以保護受虐者為優先,踏出寬容的第一步。以上只針對基督宗教的言論和行為,因為我相信它可以是聖本篤。」
   
   
   
   龔教授的言論是就是一個妄顧聖經立場,用後現代主義(沒絕對真理)的社會學觀點來處理屬靈的事的一個例子。到底我們基督徒不接納同性戀,否定同性戀關係是「家庭」關係,是用社會學的角度及人權的理由來看,還是用聖經立場來判斷?不信主的人用現今的社會學及人權觀念看無可厚非,他們根本不相信聖經是神的話。但身為一間神學院的神學院教授,竟然沒有提出半點聖經理由來討論這件大是大非的事,難道神學院是用社會學及人權觀念來教導弟兄姊妹的嗎?若龔教授辯稱他的觀點是來自聖經,那就請他用聖經指出同性戀不是罪,神認同同性戀家庭及婚姻的教導。任何對聖經沒有偏見的信徒,都可以在當中清楚看到同性戀不單是罪,而且是神極憎惡的罪,且新約舊約的教導都是一致的。以下就是一些經文指出神如何看同性戀:
   
   
   
   1.創世記十九章所多瑪及俄摩拉的居民犯同性戀的罪,甚至要求羅得交兩位天使出來讓他們為所欲為,神就降火消滅這兩個城。這事發生在神未頒布律法之前。原本沒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羅5:13)(雖然罪已經存在),因他們不知道有些罪是罪,所以那時神比較容忍。但神仍然對多瑪及俄摩拉施行這麼厲害的審判及刑罰,可見同性戀罪是明顯違反良心的,神不需要指明同性戀是罪,人在良心上一早已經知道同性戀是違反人性的罪,是神極其憎惡的。
   
   
   
   2.舊約律法清楚指出神反對同性戀及犯此罪的結果:「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利18:22);「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利20:13)。這些經文己經清楚有力地反駁「有些人與生俱來有同性戀傾向,所以他們不算犯罪」的講法。神在處理同性戀這事上是沒有例外的,只有一種的做法,祂不與我們講甚麼人權及斟情權。舊約時代,犯同性戀罪就是處死。當然今天不是神治時代(現在是恩典時代),所以犯同性戀不會被處死,但神憎惡同性戀的心是一樣的,因為神的性情是永遠不會改變的。若神當初是憎惡同性戀,斷不會在今天的世代改變態度,竟然接納起同性戀來。神惡罪的心是不會改變的。
   
   
   
   3.到了新約時代,神恨惡同性戀的心依然沒有改變。在羅馬書1:26-27保羅說:「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同性戀不只是放縱情慾,同性戀乃是放縱「可羞恥」的情慾。其實任何罪是可羞恥的,任何罪都當得報應。情慾的罪也有很多種,但神偏偏強調同性戀這件罪,指它是可羞恥的,並且特別指出犯這罪的人必「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可見同性戀在神眼中不是一件普通的罪,乃是一件特殊的罪。但為甚麼同性戀這罪這樣特殊呢?以上經文也有提及一些原因。當初神造人,是造男造女,男女各有其「順性」的用處,這些都是神的美好的設計。這也是大自然生物代代相傳,生生不息的定律。人為萬物之靈,更加有神的形像,本應好好守著神設計的定規。可惜人偏偏要反對神的旨意,連人最基本的性向及順性的用處也要反。其他動物界有發生這些事嗎?人不服神,叛逆神,自把自為到如此地步,難怪神這麼憎惡同性戀!
   
   
   
   4.「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6:9-10)。這句說話完全粉碎「同性戀基督徒」這個幻想。試想,同性戀(親男色)的人連神國也進不到,何來是基督徒?基督徒不能進神的國嗎?當然,在我們未信主之前,都犯過不少罪,但我們在信主的那一刻已經認罪悔改了。雖然信主後也偶會犯罪,但那些曾經纏累我們的罪不會再成為我們的特徵,起碼我們不會以「淫亂的基督徒」、「拜偶像的基督徒」、「勒索的基督徒」、「偷竊的基督徒」自誇。有神生命的人絕不會這樣的:「他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得與神的性情有分。」(彼後1:4);「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羅6:2-4)。但現今何以會出現「同性戀基督徒」這麼矛盾的事?若我們接受了有「同性戀基督徒」,豈不也要接受「姦淫的基督徒」、「作孌童的基督徒」?斷乎不可!人的嘴巴長在他們的臉上,他們可自稱甚麼都可以,但篤信聖經的人不可妄想這些人是得救的,甚至當他們是弟兄姊妹。那些不肯悔改的同性戀者並未重生。
   
   
   
   以上就是聖經反對同性戀的理由,都是非常清楚的。若有人認為我解錯經,可以用聖經指出我如何錯。若有人指以上的經文全都不中用,那我想問問這些人,你們是憑甚麼權威來否定聖經的權威?若你們不服聖經的權威,為何還要掛著基督徒的名在基督教的神學院教神學?你們所謂的權威高得過聖經的權威嗎?可惜那些神學院教授越來越少用聖經來向人表明神的心意。可能他們覺得他們的研究及觀點已經超越聖經的範疇了。又或者他們不引用聖經,是因為他們認為聖經有錯,或已經過時,不符合現今社會的需要。那麼甚麼理由才是沒有錯,甚麼標準才最適切現今的社會呢?原來就是他們以現今社會標準及人類道德觀念想出來的那套最好!說來說去都是人的智慧大過神的啟示。若是這樣,神學院請一個社會學家或人權專家來教神學不就可以了嗎?何須請一個懂聖經的基督徒來教?若有人認為他們可以在聖經以外明白到神的心意,能夠判斷甚麼是對甚麼是錯,這實在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但現在真的有神學院請這些不尊重聖經的所謂學者來教導信徒道德人權及是非觀念,可悲不可悲?
   
   
   
   其實這些神學教授用他們那些似是而非的理論來詭辯,也只有蒙蔽對聖經不熟的信徒。細心分析他們的說話便能發現當中是充滿錯謬及偏見的。現在讓我們看看龔教授的言論何如站不著腳。第一,他說「當有基督宗教人士以婚姻和家庭(一男一女的公眾關係)來克服他們對關係秩序的恐懼時,他們就很容易將一切與一男一女不一樣的公眾關係視為不可接受,甚至邪惡」這句話是甚麼意思?是誰說反對同性戀婚姻和家庭是因為「對關係秩序的恐懼」?這個指控的根據在那裡?基督徒反對一件罪,主要原因不是那件罪會破壞甚麼關係秩序,甚至不是害怕傷害自己及他人(當然犯罪往往會帶來這些結果),而是因為我們知道神恨惡那罪,我們屬主的人不想犯罪得罪這位聖潔公義的神。這麼顯淺的道理還不懂?波提乏的妻子引誘約瑟行淫,請問約瑟不順從的理由在哪裡?是因為不想侵犯別人身子?是不想損害自己及別人的貞潔?是害怕破壞主人家庭婚姻關係?都不是主因,主因乃是怕得罪神:「我怎能作這大惡,得罪神呢﹖」(創39:9)。今天有神學教授認為基督徒反對同性戀是因為要「克服他們對關係秩序的恐懼」,完全不明白基督徒的心態及神的心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