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姜维平文集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今天,非常高兴地看到了一条新闻:曾在重庆打黑案中被指教唆被告人作伪证而获刑的原律师李庄,12月12日上午,向最高法申诉,要求撤销重庆市一中院认定其犯有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的判决,并对该案立案再审,宣告申请人无罪。
   
   我认为,此事件意义重大,如果李庄如愿以偿,就等于宣告薄熙来在重庆搞得“二次文革”的彻地失败,宣告他政治生命的终结,如果相反,则表明中国进入了最不稳定的倒退与前进博弈的时期,也许十八大之后形势才会明朗。不论怎样,只要不追究薄熙来,王立军枉法追诉的刑事责任,中国就不是一个法制社会,可能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博讯boxun.com)
   据财经网报道,李庄于当日上午10点来到最高法院申诉,并由其子李亚童、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迟夙生代理。两年前的同一天,他被重庆警方刑事拘留,此后获刑并出狱,由此引发震惊法律界的“李庄案”。


   
   大家知道,李庄案不是孤立的,薄熙来治下枉法追诉也不是偶然的,早在上个世纪,为了排斥党内于学祥,高姿等异己,他操控大连公检法司等国家机器,伙同政法委书记成城等人,就制造了刘晓滨案,张步宁案,高姿案,张永祥案,韩晓光案,陈德惠案,等等,数十起冤假错案,其徇私枉法,肆无忌惮,给国家形象造成了很大损失,使一大批拥护政府的好人,成了久拖不绝的上访户,既使是在他调离大连,党羽尚在的形势下,大连及辽宁的地方法院,还是不得不为律师陈德惠,法官刘晓滨等人平反,但奇怪的是,这些冤案的受害人宣告无罪,薄熙来及其党羽是始作俑者却毫毛未损。
   
   这与其说,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意识形态余毒的影响,不如说是薄熙来官职犹在,步步高升的原因。
   
   现在,终于到了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最高人民法院拿出勇气来,为李庄做主!不要再听到人们耳闻院长生病时高兴的掌声,而是应当挺起胸膛来,面对几个问题:第一,薄熙来是中国公民,为什么他一惯徇私枉法却没有人敢于追究?正是因为他在大连,在沈阳,一而再,再而三地践踏国家法律,以自我划线,以莫须有的罪名,整了一大批好人,却没有受到惩处,他才有肆无恐,在重庆任职期间,又犯下了新的滔天大罪!
   
   如果说,过去在辽宁,他不是一把手,正直的闻世震书记,对他徇私枉法的恶行有所杯葛,使冤案的涉及范围有所限制的话,那么,当政治局委员和重庆市委书记二职兼于一身之时,他便旧习不改,变本加利,不仅以“唱红打黑”为名,打击对立派官员,给他们扣上“保护伞”的黑帽子,而且把批评他的许多媒体人士和辩护律师,都打成了罪犯,制造了更多的冤假错案。这样一来,就使他一生中多次“玩法”的恶行,达到了最高潮,也进入了尾声。
   
   第二,重庆公安局有没有刑讯逼供?从流亡海外的企业家李俊提供的目击证词中,已经看到,重庆警方把数千家的“农家乐”和“度假村”征用,变成了打黑抓人的“基地”,为逃避看守所的电子监控设备,他们把数以万计的犯罪嫌疑人,先关押在此处,逼其就范,他们采取了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伪造,拼凑,获取所谓的证据,虚构了一系列“涉黑”,“涉黄”案件,忽悠了重庆老百姓和海内外舆论,以便为薄熙来十八大上位造势,而樊奇航冤死,陈明亮灭口,龚刚模受刑,李庄蒙冤入狱,方迪劳教,乌小青被自杀,季钲瀚暗渡陈仓,李俊逃亡,等等,这些都不过是冰山一角。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最高法院申诉立案大厅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红寺村,这里还有该院的信访接待室,是法院系统的上访通道之一。在北京的冬日阳光中,李庄父子穿过挂着各地牌照的警车,来到大厅提出立案请求。他此次申请的事项有二,一是撤销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的“渝一中法刑终字(2010)第13号”刑事判决书;二是对该案立案再审,依法宣告申请人无罪。在递交上述申诉后,李庄被要求出示该案判决书的原件。由于这份原件在其出狱时被监狱没收,申诉因此暂停。“下午将继续申诉。”李庄说。
   
   我认为,薄熙来从一开始和王立军策划这一案件,就明明知道李庄无罪,其之所以胆大包天,用最卑鄙的手法,罗织罪名,构其下狱,目的就是力阻正义的力量对其“二次文革运动”的质疑,力阻律师对重庆警方普遍存在的刑讯逼供,诱供,骗供的执法犯法行为的调查,企图用恐吓的手段,逼迫中国的广大律师闭嘴,否则,何以解释出狱时没收李庄判决书之说?
   
   早在2001年底,薄熙来亲自指使他的秘书,大连市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也是这样对待我的,他们在一审宣判之后,忽然把从大连开发区看守所提出,押往位于大连甘井子区姚家的大连市看守所,强迫我脱光衣服,办理入所手续,让所长姜明趁机抢走了我的判决书原件等所有物品,直到2006年我获释,也没有退还给我,后来,司法系统的朋友告诉我,薄熙来亲自打电话说,千万不要留下任何证据,包括判决书,都要毁掉!。。。。。。这充分说明,薄熙来枉法追诉是蓄谋已久的,是屡教不改的累犯,对其绝对不能姑息。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三条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可以向法院或者检察院提出申诉,但是不能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但据最高法院内部的《申诉立案大厅申诉登记接谈须知》,对于不服中级法院生效判决的,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应当由所在地法院解决,最高法院只作登记,不收材料、不对下交办,请来访人回当地解决问题。这意味着,李庄将与其他的访民一样,要经历复杂的申请再审程序。
   
   我认为,最高法院受理此案的可能性不大,既使受理了,李庄如愿以偿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这是由中国的政治体制决定的,没有独立性的司法系统,其法官只有看中南海的脸色行事,依目前党内各派竞争实力看,“薄汪之争”似乎打了平手,胡温缺乏快刀斩乱麻的胸才大略,有可能在十八大之前,就退于劣势。非常明显的,李庄申诉是一个巧妙的契机,胡锦涛必须抓住这一着好棋,搬掉薄熙来这块又红又臭的大石头,否则,他只要进了十八大常委,和习近平上下呼应,中国政局就可能巨变左转,到那时,不仅李庄会继续坐牢,而且,胡温等必将成为可怜的阶下囚,中国将全面地进入“二次文革”,无数人头落地,血流成河,人民象北韩一样鸦雀无声,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将毁于一旦!
   
   2011年12月12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此稿万维网“姜记者博客”首发』
(2011/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