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陈泱潮文集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弥勒如是说。信不信由你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当代庞涓嫉妒狂叛徒徐水良大耍政治流氓手段反复造谣损友铁证如山
·就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反复造谣和挑拨离间事致社民党邮组
·感谢社民党邮组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无耻造谣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联络部部长曾大军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社会民主党邮组创建人沉舟先生证明“我没听说过您老‘被社民党邮组除名’”
·给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网友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与网友再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质问政治流氓徐骗子:陈泱潮骗了谁的钱?骗了哪个女?
·“中共线人布局和政治流氓”如何对社民党进行捣乱
·五毛党造谣帖只能证明你徐水良就是最邪恶的五毛造谣党
·评徐水良反复张贴《揭穿陈尔晋真面目》的邪恶和肮脏
·从“反对特权”的由来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欺骗天下的卑鄙骗术
·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为何如此疯狂忌恨和迫害陈泱潮?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中国民主革命还必须是一场政治道德大革命!
·陳泱潮和徐水良先生的兩點比較(3圖)
●叛徒战略特务徐水良的“丹麦朋友”真相
·一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二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四评【平头牌民运醋坛歪风】
·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
·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
·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陈泱潮的丁亥元宵节声明
·请看中共暴政雇佣和使用的低级线人和无赖丧心病狂对我的诽谤和诬蔑
·盗用我名、披着陈圆圆马甲的卑鄙东西,原来就是你——【存案备查】ZT:陈泱潮来回答我的提问/张国亭!
·热烈祝贺布魯塞爾大會的胜利召开!
·郭国汀:小平头是中共流氓特务!
●徐水良作惡到頭終必報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聖經·馬太福音》是對今日人子(彌勒)遭遇的預表!(組圖)
●叛徒內姦南京國保特別僱傭的政治流氓徐水良
●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瘋狂迫害《特權論》作者
·质问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徐水良
·神蹟是這樣顯現的:徐水良不打自招,自認是魔鬼
·對政治流氓魔鬼徐水良阻擋上帝信仰讕言的批判
·苟利人類避劫難,個人毀譽任由之!
·電子書《大變革與新文明》猛抽了真特務徐水良的耳光!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真特務徐水良奉命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
·真特務徐水良拼命抹煞《特權論》寫作成書時間(1t圖)
·《特權論》是否對毛澤
·真特務徐水良瘋狂抹煞《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重大影響2
·《特权论》作者一系列政治学宗教学成果与诺贝尔社会科学奖
·《特权论》既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阶段也是宣判共产主义乃是空想的力作
·《特权论》堪稱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第一篇經典的《人權宣言》】
·《特權論》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文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2011-12-13
   
    我以前还不知道我的律师郭国汀是那么大名鼎鼎,我只是很奇怪,他不仅形象年青,心态也很年青,富有激情和诗意,所以我还曾经很搞笑地写信给他,要结拜【金兰之交】,结果他也就很爽快地答应了,完全没有架子和矜持。后来我知道他落难了,心里难过得很,我以为他完全是因为我的案子被迫害了,失去律师证、关闭律师所、妻离子散、拘捕失业、不得不流亡加拿大……后来我才听上海籍的服刑人员说,天易是上海十大律师事务所、郭国汀是上海十大名律师,后来我才知道郭国汀办理过那么多的名案:郑恩宠案、杨天水案、张林案、师涛案、马亚莲案以及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子……这些案子,是任何平常的一个律师躲都躲不及的,而郭国汀,不仅没有躲,而且勇敢地主动地去承接抗辩!他放弃了全国最佳海事大律师那丰厚的收入、置律师事务所百万亏损的现实于不顾、也顶住了各方的压力,去做最危险最没有收益的人权大律师,到底是为什么呢?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谁会为了那不可知的遥远未来,而彻底放弃现在的幸福生活呢?特别是,郭国汀生活在上海这个最谨小慎微、居民最务实精明的环境,怎么能够不考虑自己的出路和困境呢?可是,他还是毅然决然地这么做了,毅然决然地,为了我们这些被个别领导视为“敌人”的阶下囚、案上鱼,而奔波、呐喊、求援!可想而知,他不论在监管场所还是法庭还是律师所还是家里,面对的肯定不是笑脸与欢迎,肯定很多的亲友同事要躲避瘟疫一样远离他,他的内心是多么强大、又是多么孤独!!管教曾经说:这个人比你还偏激得多;专案组曾经说:这个律师在网上乱说,对你的判刑只会加重;法官给上海司法局去函控告说,这个律师在法庭公开反党……可是我知道呵,郭国汀的胸中有一团火、一团为了正义而不肯熄灭的火,这团火,使他激情不减少年,使他无私无惧,使他不能妥协,使他言人所不敢言、怒人所不敢怒!所以,我能理解郭国汀,知道他的决绝与不忍!所以,他在整个社会鸦雀无声万马齐喑的时候,去给法轮功学员辩护,去为那些甚至被民运界漠视坐杀的同胞魂灵呐喊,触犯了比我的案子还严重的大忌!我不知道郭国汀先生在遥远寒冷的加拿大会不会孤独,但是我知道他问心无愧!他的英名与事迹,使中国的律师界有了耀眼的光彩!使中国的律师,真正使世界刮目相看!我还看到他曾经提名我为【2009中國自由文化獎之政論獎】候选人,我当然知道我没有资格和贡献去拿什么奖,但是想到他不嫌弃我的冒昧和幼稚,还一直在外面为我呼吁这么多年…….只要是个人,只要有人心,岂能不感恩、不致敬?!我知道现在他在政府个别领导的心目中,比我还可怕、还妖魔化,可是,人与人之间,即使是不同派别之间,也应该有属于人的正常思维和情感!所以,郭国汀先生,您没有个别人所说的【精神病】,您是爱极了祖国从而生愤啊!如果说【精神病】,我不也曾经被个别领导送进【江苏省监狱局精神病院】吗?其实,所有真正爱国的中国人,面对残酷的现实,哪个不是精神倍感悲愤、心理失衡?我们谁不想要和谐、安乐?可是看着那么多善良的同胞兄弟姐妹被虐打、被侮辱、被强暴、甚至被活摘人体器官直至无声息地屈死在监狱之内……我们的心还怎能平静,要多么麻木狠毒才能漠视无睹?!不错,您的许多【过激】的言行我也有保留意见,有时也会适得其反,但是,您敢于发声就是给了社会一道闪电,来刺醒那些昏睡的人们啊!
   
    我尊敬的郭国汀人权大律师,我知道,您到加拿大之后也陷入了很多困难,也陷入了很多流言,我不了解任何是非,但是,我只是想表达我以及我的亲友们对您深切的感恩与思念,希望您在枫叶之国,能够有幸福的生活,再找到一个爱您的夫人!


(2011/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