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陈泱潮文集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就若干问题答友人
·关于组党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与匿名者争论宗教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和匿名者就政治问题争战答友人
·陈泱潮究竟是为了出名得利,还是为了干事救世救心?
●天易网争鸣
·争取中共变化不等于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
·争取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为什么说今日中共骤然垮台后中国必然分崩离析?
·致力于救世,还是致力于谋私?
·关于公有制问题的一点意见
●坚持正确的思想政策路线,推进上下结合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在思想理论上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的价值和意义
·正大光明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积极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ZT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中国巨变在即
●對中共18大的代表性反映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
·习近平导师:最多10年,中国必有一场革命
·周瑞金:新“南方谈话”开拓改革开放新局面
●隨筆雜論
·中国处于大变革前夕不政改势将爆发革命?
·不應當將黑社会流氓化的官僚特权阶级美化稱權貴階層
·公共權力家丁化归根到底是各级党魁土皇帝化
·釣魚島這個名字叫得很玄乎
·必須正視日本現實,看清日本的真實情況
·春節將臨,向外國朋友簡介中國春聯
·中國民運何以會散沙一盤?
·我為什么要反復強調《特權論》?
·中共切勿採取兩面政策支持朝鮮擁有核武
·当代中国最需要的是宗教正信與自由精神的结合
·要正確對待清朝和與自己觀點不一致的同道
·在線與民運朋友談包容和殊途同歸
·中國民主革命必須確立救世與救心并舉的方針
·從馬克思恩格斯原著了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是正路
·值得習近平訪蘇參考(1张图)
·試問一口一聲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掛在嘴上的左棍們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後生不敢正視前輩血寫的真理,且橫加抵牾之,尤為可恥!
·10多
·和美利堅合眾國結盟就是和希望結盟!
·天津大爆炸的双重意义(附文2/组图)
·专制独裁暴政的丧钟已经敲响!
·2017住棚节前夕新生命咏叹调
◇◇◇◇◇
▲《大變革與新文明》及《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卷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
·御用學者的三大局限性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一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二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三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四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五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六
·1、山雨欲來,大變在即,中國有為青年的必讀書
·2、【執政黨自行初始化兩黨制】是中共國民主化穩妥地和平轉型的唯一可行之
·3.迷惘的中國徘徊在十字路口:本書是當今中國朝野領袖必讀書
·4. 願習近平先生超越毛鄧,不輸蔣經國,成為開萬世太平的偉大聖君
·5.當政者應當清醒認識和高度重視的兩大問題
·6.“七不講”的反動性及對習近平先生的忠告
·7. 本書深遠的歷史意義:未來歷史學家社會學家所必依重
·8、大陸民主化是民主臺灣安全的根本保障
·9.本書是美國正確認識中共國國情實際的入門書
·10.鳴謝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附文
●大變革與新文明目錄序言類
·紫薇全集文選第一卷《大變革與新文明》目錄
·陳泱潮手書《大變革與新文明》書名
·《大变革与新文明》一书作者的思想精神境界及手迹(1图)
·出版者的話:《大變革與新文明》是造就偉大聖君的救世書
·《大变革与新文明》序言/费良勇(1图)
·《大变革与新文明》序言/李酉潭
·《大變革與新文明》序言/吳崑松
·對《特權論》被完全抹煞的沉重嘆息
·《大變革與新文明》跋/未來民主中國之啓明星
·全民翻印《大變革與新文明》一書之特別授權聲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洪哲胜 【典藏版】
   
   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2011-12-05 08:58:17


   
   ┌────────────────────────────┐
   │     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
   │                            │
   │            洪 哲 胜            │
   └────────────────────────────┘
   
   彭基磐很反对陈泱潮某篇文章的如下开篇:
   
     “人们都说当今中国有如晚清,如果发生一次推翻中共的革命,
     为避免重蹈辛亥革命的覆辙,推翻了一个专制政权,又造就出另
     一个更加专制的政权,把未来百年的中国再次推入深渊,实事求
     是的研究辛亥革命,实在太重要。”
   
     “——这就是今天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相反,我认为他的这个开篇讲得太好了。在这里,让我来申论一下,
   或许可以顺便让彭基磐稍感安心。
   
                  ◆
   
   晚请是个延续历史惯性的暴政,辛亥革命推翻它,是为了追求变天,
   为了追求人民当家作主,而不想要迎来别的形式的独裁或专政。

辛亥革命确实变了天,终结了帝制。可惜,接棒的国民党推出的乃是

   “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政党……”的、没有皇帝的“帝制”。
   陈泱潮对于国民党走向这条错误道路的观察和论断,大抵是没有什么
   好非议的,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正因此,他进而认为抬出以孙文为
   代表的旧国民党来当作当今中国民主运动的“神主牌”是错误的。这
   个主张也是没有什么好非议的。
   
   〔这里我得补充一点:他的这样的论断,并没有否定或忽视辛亥革命
   终结帝制的功劳。〕
   
   这种取消一个旧的暴政再给出另外一个新的暴政的轮回,在接着的毛
   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运动和革命“成功”之后,又重复了一次。中共
   早期报刊的鼓动中,确确实实高调而且正确地赞扬并承诺推动中国的
   民主化,这从反面证实了当年国民党反民主的现实。因为,正是这
   样,它在后来才有能力吸引那么多的青年才智去投奔延安圣地,才能
   把那么多正在反蒋、追求着民主中国的民主人士,拉过去自己的周
   边。但是,中共的变天,最后不但没有给中国人民带来当家作主的结
   局,甚至连民主的萌芽也不见踪迹。而且,其暴政的危害,甚至远远
   超过被它所终结了的国民党。
   
   可见,一个成功的革命,一个可以终结专政的革命,一个可以导致人
   民真正当家、确实做主的革命,其道路的选择,不管如何小心从事,
   都不会是太过小心的。
   
                  ◆

于是,颇有一些象陈泱潮这样的从年轻时代就从事运动的活动家、思

   考者,就排除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思想、舆论垄断,热心地审视这两场
   “以暴易暴”(在这里,“暴”指“暴政”而非“暴力”)之革命运
   动的史实,和运动之所以会“正打歪着”的背后逻辑。于是,他们就
   罗列了史实,进行了推理,而得到不能走老孙的旧国民党道路的结
   论。不管他们的结论是否100%正确,甚至是否100%错误,他们的所有
   这些努力,都是非常珍贵的。当然,对于他们所罗列的史实有无失
   真,其推理有无过当,人们绝对有权给予斟酌和批判。而平实和慎重
   的斟酌和批判,通过真理愈辩愈明的作用,更将大大有益于这个运动
   的推展。

可惜的是,中国社会流行着“从一个极端跳到另外一个极端”的毛

   病。那些已经正确地拒绝采用毛泽东路线取代当前的“权贵中产阶级
   的专政”的人们当中,颇有一些,而且是不少人,热中于用尽心思要
   从历史当中找回一个伟人来充当对抗当代权贵资产阶级的“神主
   牌”,于是就抛出
   
     国民党是好的;共产党推翻国民党是坏的,是复辟;
     我们不要共产主义,我们要三民主义,要五权宪法
   
   的主张。他们当中的一些比较急躁的人,一看到有人“揭发”国民党
   的反民主史实,就生气,就骂人。这就使得原本理应是一场极端有益
   的理性议论或争论,变得无法心平气和地正常进行。他们有时一看到
   刘因全(他说过汉朝的李广将军是他的一个前世)或陈泱潮(他说自
   己是传言很久的未来佛──弥陀佛──的再世)的作品,就认为是
   “神棍”议政,不值一读。这样的因人废言,对于探索道路不但无益
   而且有害啊!
   
                  ◆

我在《辛亥革命百年来政治运动史的启示》一文里面,心平气和地引

   经据典勾勒出我个人的看法,试图说明孙文路线和毛泽东路线的最大
   硬伤:孙文的最大硬伤在于主张“知难行易”和“革命民权”;毛泽
   东的最大硬伤在于采行类似孙文之“革命民权”和常年“军政、训
   政”的“共产党专政”,以至于导致今日的权贵资产阶级的专政。
   
   我不是抽象地反对“从一个极端跳到另外一个极端”的坏习惯,而是
   具体地点出两个起意很好的革命运动之所以会“正打歪着”的背后逻
   辑,和支持这个论断的史实。
   
                  ◆
   
   现在,我得回归民主运动的现场,把当今的如下解决之道明白点出:
   《零八宪章》和它所号召的公民运动。我就是希望心平气和地建议中
   国民主运动,摆脱“从一个极端跳到另外一个极端”的坏习惯,放弃
   寻索设置一个新的”神主牌“的虚功,老老实实地展开公民运动,在
   运动当中酝积革命力量的同时,也逐渐酝积公民社会的成熟度。找神
   和造神的工作,就让那些干不了大事的文化人去做吧。
   
                  ◆
   
   最后,我来给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稍加补充。
   
   当前,推销孙文的主要有中国的共产党和台湾的国民党。其中,中共
   不怀好心,铁定希望阉割民运,要把民运引向歧途。国民党则已经从
   强台湾人民去反攻大陆的中共之敌,蜕变成为了中共统战台湾时的最
   乖和最爱,而且它有需要中共关爱的眼神,以便证明,只有它,中国
   才不会打台湾,而且它一出口拜托,中共就会派人来台湾观光消费,
   甚至会到我的台南家乡,向那些对中共印象不好的泛绿,买数以吨记
   的虱目鱼。──而民运,在国民党的眼中,则已经成为了它挥之不掉
   的烦人的苍蝇。〔我对民运没有贬意,请不要从“苍蝇”两字开始胡
   乱自由联想。须知,当我说你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时,我是意味着你
   急,而非意味着你象蚂蚁。〕
   
   只有理解中国民主运动所处的如上的当代客观环境,我们才能、也就
   能看出这个“必要性和紧迫性”。因为我的时间极端希缺,我只能向
   我的目标射出三、四颗连发子弹:提几个问题,供大家参考。有必要
   时,我以后会再找机会给出专论的。

◆孙文模式是计划并发动多次起义──这样的道路民运有可能去走

    吗?果真走了,后果会是如何?会象辛亥革命革命那样立即引发风
    起云涌的回应吗?民众会不会把“起义”当作“捣蛋”?国际社会
    会不会害怕他们在中国的生意人利益受损、生命被威胁?……

◆孙文的模式是“知难行易”、是“革命民权”下的“军政、训政、

    宪政”──从中共的党专政的下场,我们有什么理由可以去设想在
    “军政”和“训政”时期深尝了甜头的党官僚,不会有样学样地勾
    结金钱,构建“权钱联盟”、亦步亦趋地象中共那样走向权贵资本
    主义的道路呢?有什么理由可以设想他们会慷慨地放弃既有的特
    权、乐滋滋地还政于民呢?……

◆孙文的国民党走向“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政党……”的道路

    ──为此,台湾人民花了半个世纪以上得时间才把它终结掉。而至
    今国民党还
   
    ◇不肯把“三民主义,吾党所宗……”的国歌换掉;
    ◇不肯把“国民党党徽置于最最重要地方”的中华民国国旗改掉;
    ◇不肯把一党专制里通过黑箱作业积累起来天文数字的党产归还台
     湾全民从而归○,安分守己地来和依赖三只小猪办事的丐帮──
     民进党──公平竞争;
    ◇不肯把过去60年的舆论导向所形塑和已经稍微退化的传媒垄断或
     亚垄断放松,让各个政党在舆论上即使并不完全平等,至少也可
     站立在旗鼓相当的地位;
    ◇……等等,等等。
   
   ◆……

弱弱地偷问:你认为这样的道路就是中国人可走的最优道路吗?

   
   (2011-12-05)
(2011/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