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屁,什么代表,哪有一個是真能按已意開口的人!”]
李芳敏144000
·加州為排華案表道歉 華人政壇影響力增 zt
·殷德义:债,总还是要还的。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没有理由再继续蒙昧下去,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揭开蒙蔽他们双眼的那块黑布,让他们看清这个国家,到底是什么模样。
·那些被關押在中國監獄的人,活著從監獄出來,上帝不能使用他們了啊!
·一只活生生的小母狗勝過一只死了的母老虎 ^ - ^
·末代皇帝溥儀后裔貝怡竟成香港當紅模特,滿清皇朝后裔--愛新覺羅.貝怡!真是時代不同了,要在100多年前,看到格格這么多肉,不砍頭也得挖眼了吧!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洗腦與監控──溥儀晚年生活解讀(圖)
·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風流往事, 溥儀眼中的婉容。
·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風流往事, 婉容兩個情人的最后結局
·末代皇帝-溥儀, 清遜帝, 英文名亨利,滿族。
·你可殺狐狸精。你可殺小蜜狐狸精。^-^
·8這樣看來,差派我到這裡來的,不是你們,而是神。他立我作法老之父,作他全家之主,又作全埃及地的首相。
·火山噴發, 龍捲風, 大火
·孔子撒但只附著在刘宗正中共哈巴狗,中共狗官,所有中共哈巴狗狗身上
·蛇刘宗正中共哈巴狗才是真正的龍的傳蛇!!!!
·奴才, when God ask 驯服于神? God want human being自由平等!
·[世界人权宣言] 人權第一條;我們天生自由而且平等 。
·人權第二條;不要有差別待遇, 人權第四條:不要有奴役制度
·人權第五條:沒有折磨 , 人權第六條:不管你到哪裡,你都有權利 . 人權第七條:法律之前:我們都是平等的
·兔規則一 - 你不碰我..我不碰你,如果你碰我....我殺了你的孩子!
·現在我想贏!!!
·現在我要贏!!!
·現在我只要贏!!!
·現在我只要贏!!!
·如果中共孽哈巴狗, 中共狗官 & 中共孽哈巴狗邪惡媒體碰中國人民.. 中國人民殺了中共孽哈巴狗, 中共狗官 & 中共孽哈巴狗邪惡媒體的孩子!
·8 最後,魔鬼帶耶穌上了一座極高的山,把世界各國和各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 9 並且對他說:“你只要跪下來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給你。” 10 但耶穌說:“撒但,走開!經上記著:‘當拜主你的 神,單要事奉他。’” 11 於是魔鬼離開了耶穌,有天使前來服事他。
·Education:人權第八條;你的人權受到法律保護, 人權第九條;沒有不公平的拘留, 人權第十條;審判的權利
·Education:人權第十一條;直到被證明有罪之前,我們都是清白的. 人權第十二條:隱私的權利 ,人權第十三條:行動的自由
·Education:人權第十四條:尋求安全居所的權利 ,人權第十五條:有國籍的權利.人權第十六條:婚姻與家庭 .人權第十七條:擁有屬於你自己
·八成五民众 不知「人权」为何物。 1948年的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在法國巴黎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因此,人权促进会希望教育部能重新检讨教科书的编排内容,将人权知识纳入基本教材,让学童从小就建立保障人权的观念,真正落实人权立国。
·妇女权利, 婦女權利
·兒童權利公約。甚麼是兒童權利?
·[转贴] 为什么要尊重动物权利?
·世界人權宣言
·聯合國:世界人權仍飽受威脅
·人類消失後的世界 - 重生的地球
·大隕石衝擊地球, 人類滅亡 ? 最可怕不是天災是人禍! 是誰的錯?
· 解放军和狗是一样的! 解放军 和 狗!
·台视新闻 1989/06/04 政府当局镇压行动回顾
·一有惨案,媒体人主张封锁新闻,知识分子主张放弃程序正义,咒骂理智成为风气
·杀共產黨人的孩子案消息会被封锁 / 凶杀案(?)消息会被封锁
·捉姦實錄
·捉姦實錄
·门徒会把共產黨公安机关比喻为圣经中的蝗虫,主张与共產黨政权、五毛社会争战.
·那時有了冰雹,冰雹與火混雜在一起,十分嚴重;埃及全地自從建國以來,未曾有過這樣的冰雹。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君王應守的條例.主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的君王啊!你們所作的該夠了吧。你們要除掉強暴和毀滅的事,施行公平和公義。不要再掠奪我子民的產業。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
·Nobody wants to be alone/lonely !! ^-^
·Nobody wants to be alone/lonely !! ^-^
·“听說過‘三條毛虫’的故事沒有?” 第三條毛虫在說謊!
· 這個審判是由國民党總統馬英九主導的政治迫害, 陳水扁從來沒有机會得到一個公平的審判。
·伊斯蘭教下跪的禮拜。
·今天的他們 ..明天的你們. 等到下一次强拆的时候,也许,受害者就是你!
·教訪民如何預防綁架,.訪民必須學會如何保護自己的家庭成員 ^ - ^
·要從根本上廢除綁架制度,改變被劫持的歷史。
·自由才是關鍵!--反思五四的“民主與科學”口號 ZT
·世界不是愷撒的,宗教自由是人第一自由
·官逼民反:請記住寧可危及自己的生命,也要傷害領導的子女, 領導的孕婦,領導們哺乳期間的小蜜, 大奶二奶和N個奶。
·只要有監獄,就有自由傳統-訪政治學者劉軍寧先生
·因為他使太陽照惡人,也照好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
·誰是中国式的恐怖分子在中國 ??
·企圖將「台灣」等同「中華民國」,是嚴重謬誤
·全国百姓强烈呼吁党中央,毫不迟疑的用严刑重法镇压一批腐败分子、恶霸?
·“不信基督教,全家死光光。” ??? Wah? !!
·基督教的罪恶与中国人的罪恶:怎么网上就没见几个人,敢直言批判《史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作品,充满了血腥和恐怖,凌迟处死、炮烙等极刑,大声斥责?
· 無錫拆遷維權 : 中华狗民共和国中央狗民政府门户网站
·未來永恆的審判 : 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可九44
·淫棍西门庆竟然成了文化英雄
·淫棍西门庆竟然成了文化英雄
·老鼠特警狙击手一枪毙中华老鼠共和国中央老鼠政府的命
·耶和华这样说:“看哪,我要用我手里的杖击打河中的水,水就必变成血;因此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因為我們相信:右,就是RIGHT。
·《政治指南针》将指出你的政治坐标在哪里。
·中国人需要巴斯夏的思想启蒙 : 个体自由。政府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中国的很多知识分子都搞不清楚。
·理解一个“右翼”的美国:“美国的坏人怎么都在电影里?”
·獲勝的公式 (2) : 殺了領導的子女,領導的孕婦, 領導們哺乳期間的小蜜,大奶二奶和, N 個奶 & 小蜜中國媒體人的孕婦與子女。
·獲勝的公式 (2) : 殺了領導的子女,領導的孕婦, 領導們哺乳期間的小蜜,大奶二奶和, N 個奶 & 小蜜中國媒體人的孕婦與子女。
·民主是一個爛蘋果,自由是什麼?
·终止屠杀海豚和鲸鱼。太地町附件海域的海水是像血一样红。
·终止屠杀海豚和鲸鱼。要么被命运掌握,要么去掌握命运
·终止屠杀海豚和鲸鱼。海豚曾拯救过很多落水海员以及冲浪者的生命。海豚是唯一能够在自身生命遭受威胁的情况下,还会义无反顾拯救人类生命的物种。 -----Rick O'Barry
·我告訴你們,血肉之體 不能承受神的國
·26創造人類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所有爬行的生物!
·城市等於毒瘤/癌症在地球; 開發城市等於毒瘤/癌症擴展, “城市时代”等於“地球毒瘤/癌症擴展时代”
·“城市时代”等於“地球毒瘤/癌症擴展时代”
·總有一天等到你 ^-^
·舊 夢 何 處 尋 Where To Find Yesterday's Dream
·星夜的別離. 我怎 能 離 開 你 How Could I Leave You
·沒 良 心 的 人 Heartless Person
·你 在 我 梦 里 You Are In My Dreams
·恰 似 你 的 溫 柔 Just Like Your Tenderness
·夢 向 何 處 尋 Where To Find The Dream
·夢 向 何 處 尋 Where To Find The Dream
·夢 向 何 處 尋 Where To Find The Dream
·「Kau Tinggalkan Daku (誰來愛我)」
·谁来爱我
·The Gospel Preached to the Whole World
·启 示 录 20 :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白色大寶座的審判
·“哈利路亞!救恩、榮耀、權能都屬於我們的神, 2 因為他的審判是真實公義的。他審判了那大淫婦,那以淫亂敗壞了世界的;並且為他的僕人向淫婦伸了流血的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屁,什么代表,哪有一個是真能按已意開口的人!”

齊白竟至于口出惡言:“屁,什么代表,哪有一個是真能按已意開口的人!”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sjg/010.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水晶宮
   九、見你的鬼

     后來,我問白素:“你也大霸道了,怎么知道我要說什么,就不讓我開口?”
     白素道:“我當然知道你想反對!”
     我道:“當然要反對,朱槿代表那股強權勢力,有它插一腳,我自然不干!”
     白素笑:“本來就沒有我你的份儿,是他們的事!”
     我不禁無言以對,确然,我太熱衷了,把事情當作是自己有份的事。
     卻說當時,陶啟泉呆了一呆之后,問道:“朱女士是代表——”
     朱槿搶著道:“不必明說。”
     陶啟泉道:“這是絕無把握可以一定成功的事,投資大有可能化為烏有!”
     朱槿道:“兩位算是富可敵國,以一國之力,自然也不在乎,只要有成功的希望,也就值得。”
     我和陶啟泉异口同聲問:“為什么?”
     朱槿攤了攤手道:“我不能理解有些人的心理,他們認為這樣的大事,如果沒有他們參加,他們會成為歷史的罪人。”
     朱槿說得很是隱晦,但是我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們”是些什么人。這些人自我膨脹到“要對歷史負責”——
     任何人的心態,到達了這一地帶,那就很難說是正常的了。對 心態不正常的人講理,自然是陡勞無功的事。
     這些人,能為了滿足一下自己的感覺,而動用几百億美元,這也就是獨裁政權的“可愛”之處了。
     我件事,和我不能說沒有關系,必須在開始時,就說個明白。我沉聲道:“如果是這樣,我就全面退出。”
     我這句話,可能早在朱槿的意料之中,她一揚眉:“衛先生,你太小器了,這是純學術性的行動,你何必如此計較。”
     我悶哼一聲,還沒有開口,忽然有一個我熟悉的聲音,若遠若近,傳了過來,卻又人人都可以听得清楚,那人道:“我也不會參加,但是無主古墓,人人得而掘之,我會單獨行動!”
     這聲音突然出現時,人人都為之愕然,不知是從何而來。只有我和白素,一听就听出了那是齊白聲音,也知道齊白正自“陰間”來,他人還不知在什么空間,或是空間和空間的交接處,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可以人未至,聲先達。
     待到他的聲音傳完,眾人在錯愕之間,齊白突然在阿花的面前出現,向她扮了一個鬼臉,嚇得呵花尖叫連連,向陶啟泉的怀中,躲之不迭。
     白素笑道:“齊白,你越來越無聊了,看,把我們小美人嚇得這樣子!”
     齊嘻嘻笑:“給我們的陶大豪富一個保護小美人的机會,有何不可?”
     我在一听到齊白的聲音之際,心中已盤算著如何介紹他這個人,這時,我已有了說辭,我道:“各位,這位齊白先生,是天下第一盜墓圣手,本來是人,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神不神,不知算什么!”
     各人听了這樣的介紹辭,又曾親眼見他突然現身的怪异,自然更是目定口呆。
     朱槿微笑:“齊白先生還是有關部門要通緝的第一號要犯!”
     齊白向朱槿瞪了一眼:“若是為了盜墓罪通緝我,比我該抓起來的人,至少有一百万,而先要定罪的是一大批當官的,對古墓保護不力,法令不行,勾結盜賣,破坏文物,人人都該判個無期徒刑!”
     齊白一口气說來,神情激動無比。
     朱槿長歎一聲:“若是有什么代表之類,能提出你這番言論來就好了!”
     齊白竟至于口出惡言:“屁,什么代表,哪有一個是真能按已意開口的人!”
   我沉聲道:“別說這些無謂的話了,我和齊白都表明了立場!”
     朱槿道:“我奉命一定要完成任務。”
     大亨道:“我不會為了祖先的一座陵墓,而違逆美人的心意。”
     溫寶裕鼓掌道:“好啊,吹了!”
     陶啟泉悉然:“這算什么,好好地談判,來個節外生枝,未免太掃興了!”
     在這其間,齊白向我連施眼色,微微點頭,表示明白了他的意思。
     所以,我向陶啟泉道:“算了,合作不成,我們可以獨力進行。”
     陶啟泉雖然气憤,但也顧及到獨力難夸,所以听了我的話之后,略有猶豫。我知道,齊白向我示意,他很有把握,必有道理。
     所以我又道:“獨力進行,雖然吃力點,但不必受他人制時,而且獨亨成果。你的初步估計,放在真正的專家手中,可以大幅改變,放心好了!”
     陶啟泉望向我,我又向他堅決地點了點頭。
     陶啟泉站了起來:“好吧,買賣不成仁義在,合作雖然不成,總算結識了一位大人物。”
     大亨和朱槿,一看到事情發展成這樣,臉色很難看,朱槿道:“合作不成,那等于是分頭行事了。”
     大亨也道:“那我必然協助朱槿來進行。”
     我一攤手:“不要緊,已經提供給你的那些資料,就算是祝對方成功的禮物好了。”
     大亨的臉色一陰,向阿水望了一限。白素細心.觀察到了這一情形,就笑道:“阿水先生所說的一切,全在資料之中,他的所有經歷,已全部提供,并無保留,這一點,必須聲明!”
     我心中一凜,也道:“所以,阿水在整件事中的作用已經完成了。”
     我們說的時候,目光都直視著大亨和朱槿,且相當凌厲。這兩人都假裝听不懂,一副若無其享的神態,當然,他們已知道我們在說什么——不要打阿水的主意了。
     大亨已站了起來:“真是遺憾,第一次就合作不成!”
     陶啟泉打了一個哈哈,先發制人:“只盼以后在大家分頭行事時,不要互相阻礙就好了!”
     大亨和朱槿,竟然不說“當然不會”,只是各自“哼”了一聲,分明表示非友即敵的態度。
     齊白在這時,仰天大笑了三聲:“論到發掘古墓,要是有人能胜過了我,我齊白就做鬼去!”
     齊白這個誓言,罰得大是古怪。大亨的神情,雖然大是不善。可是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只是瞪大著眼,望著齊白。
     齊白又補充了一句,听來更怪:“或者,罰我做不成鬼!”
     大亨一拍掌,大聲道:“好,無論如何,很高興認識各位——”
     他說到這里,轉頭向朱槿道:“我看,你該去勸勸你們那邊的人,不要和這里的人競爭,胜負結果很明顯,這里的……甚至有的不是人,具有鬼神的身分,人再能干,如何爭得贏。”大亨這一番話,說得极其認真,朱槿听了,居然也很嚴肅地點了點頭:“我一定盡力辦好。”
     事情在突然之間,又有了這樣的變化,倒也頗出乎意料之外,齊白首先大是高興:“好,你爽快,我也爽快,事成之后,算是你有份。”
     大亨笑了起來:“對我來說,祖墳被人發掘,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若是沒有實利,只挂個名儿,那就要也罷!”
     齊白不是很了解大亨的遺傳來歷,是以一時之間,神情古怪,大聲反問道:“祖墳?”
     我把大亨的來歷,簡略扼要他說厂一遍,自然也不免提到了那人樹合一的兩個人。齊白一面听,一面神情古怪之至,甚至于面肉抽搐。
     我看到這种情形,大是奇怪,等我說完,齊白向朱槿疾聲問:“那一男一女兩個樹中人呢?”
     朱槿是何等聰明之人,自然一下子看出,其中必有极重要的關鍵在,所以她并不立即回答。
     齊白怕是和陰問中的靈魂打交道久了,所以忘了人是如何難對付,他竟然又十分焦急地追問了一句:“那一男一女兩個人呢?”
     朱槿微微一笑:“這是國家絕頂机密,請恕我無可奉告,齊白先生。”
     齊白一听,更是著急,我早已看出,他越是著急,朱槿越是不肯說,所以我重重推了他一下,道:“我看你,還是和朱女士商量一下,看她需要什么代价,才能化國家絕頂机密為普遍資料。”
     朱懂一听,“哈哈”笑了起來,竟然直認不諱:“衛先生真是解人。”
     齊白气得雙眼翻白:“唉,你說,要什么條件?”
     朱槿卻還在拿腔“那得先探探行情,這兩個人能起什么作用。”
     齊白說得斬釘截鐵:“這,不能告訴你!”
     朱槿一笑:“那就只好漫天開价了!”
     齊白道:“我也可以落地還錢,你說來听听。”
     事情發展到這一地步,顯然事前始料未及,所以机靈如朱槿,一時之間,竟也不知如何開价才好。
     她在猶豫問,大亨已然道:“這价好開,就照先前所說,朱女士他們,占三分之一的權利,可是不再盡任何義務!”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大亨的這個代价,自然開得极高,我們不知道齊白的目的何在、所以一時之間,都不表示意見。
     陶啟泉卻悶哼一聲,顯然表示這代价太高了。
     齊白卻道:“可以,只要你把那一男一女交給我,就讓你占三分之一!”
     一時之間,人人都吸了一口气,陶啟泉咳了几聲,我向他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靜觀事態發展。
     朱槿像是也盧不到齊白答應得如此災快,她道:“好,我盡快和上頭商量,一有結果,就答复你。”
     陶啟泉忍不住問:“所謂‘占三分之一’,是什么意思?”
     朱槿悠然道:“就是我們什么也不干,坐享其成,坐享部分是一切的三分之一。”
     陶啟泉面有怒容,一提气,想要開口,齊白已搶著道:“對,就這樣!”
     陶啟泉忍無可無可忍,大喝一聲:“不是這樣!從現在起,這件事我獨立進行,不要任何人合作,也不會讓任何人分享成果!”
     他這樣說的時候,怒容滿面,自有威嚴。阿花先是退開了一步,顯然未曾見過他如此疾言厲色,但隨即扑上去,緊緊地抱住了他,我看在眼里,心想,這小美人能得到這樣的愛寵,倒也井非事出無因。
     陶啟泉一發怒,一時之間,气氛僵硬之至,齊白望了陶啟泉半晌,沉聲道:“你不可能獨立完成這事的。?
     陶啟泉仍怒:“那是我的事!”
     齊白又道:“你別以為你已掌握的不少資料,那一點用處也沒有,我掌握了資料比你更多,可是也毫無頭緒,你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
     接下來,齊白和陶啟泉兩人針鋒相對的對話,听來頗是駭人听聞。
     陶啟泉一聲冷笑,指著齊白,神態和語气都不是很客气:“你的資料比我更多?嘿嘿,我有親眼見過,并且在那里生活了三年多。”
     齊白一回眼,伸手拍開了陶啟泉指住他的手指:“那又怎樣?我有親手建造那陵墓的鬼,總比你那人親眼見過,更有用吧?”
     齊白的話,听來怪誕莫多,陶啟泉可能不會明白。但我和齊白都曾設想過找一個“蒙古老鬼”,了解成吉思汗墓的情形。
     從齊白這時的話听來,好象他在陰間的這些日子,在這方面有了些結果。
     我正在思索間,陶啟泉在怒火頭上,也沒有心思去細想齊白的話,就罵道:“見你的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