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人在听到了自己的知識接收范圍之外的事時,都會認為那是“胡言亂語”]
李芳敏144000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8你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那時我的心對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
·9拯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撇下我,也不要離棄我。
·10雖然我的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卻收留我。
·11耶和華啊!為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
·12求你不要照著我敵人的心願,把我交給他們
·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1如果你緘默不理我,我就跟那些下坑的人一樣。
·2求你垂聽我懇求的聲音
·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4願你照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把他們應得的報應加給他們。
·耶和華就必拆毀他們,不建立他們。
·6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7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的心倚靠他,我就得到幫助;所以我的心
·8和華是他子民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9求你拯救你的子民,賜福給你的產業,牧養他們,懷抱他們,直到永遠。
·2要把耶和華的名的榮耀歸給他,要以聖潔的裝束敬拜耶和華
· 3耶和華的聲音在眾水之上,榮耀的神打雷,耶和華打雷在大水之上。
·4耶和華的聲音大有能力,耶和華的聲音充滿威嚴。
·5耶和華的聲音震斷了香柏樹,耶和華震斷了黎巴嫩的香柏樹。
·6他使黎巴嫩山跳躍像牛犢,使西連山跳躍像野牛犢。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9耶和華的聲音驚動母鹿生產,使林中的樹木光禿凋零;凡是在他殿中的都說:
·10耶和華坐在洪水之上,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11願耶和華賜力量給他的子民,願耶和華賜平安的福給他的子民。
·1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為你曾救拔我,不容我的仇敵向我誇耀。
·2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曾向你呼求,你也醫治了我。
·4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聖名。
·3耶和華啊!你曾把我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
·4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聖名。
·5他的恩惠卻是一生一世的;夜間雖然不斷有哭泣,早晨卻必歡呼。
·6至於我,我在安穩的時候曾說:「我必永不動搖。」
·7耶和華啊!你的恩寵,使我堅立,如同大山;你一掩面,我就驚惶。
·8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呼求;我曾向我主懇求,說:
·9「我被害流血,下到深坑,有甚麼益處呢?
·10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11你已經把我的悲哀變為舞蹈,把我的麻衣脫去,又給我穿上歡樂;
·12耶和華我的神啊!我要永遠稱讚你。
·1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
·2求你留心聽我,趕快拯救我;求你作我堅固的磐石,作拯救我的堅壘。
·7耶和華啊!你的恩寵,使我堅立,如同大山;你一掩面,我就驚惶。
·6至於我,我在安穩的時候曾說:「我必永不動搖。」
·5夜間雖然不斷有哭泣,早晨卻必歡呼。
·4求你救我脫離人為我暗設的網羅,因為你是我的避難所。
·3為你名的緣故,求你帶領我,引導我。
·8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呼求;我曾向我主懇求tak
·10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恩待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9「我被害流血,下到深坑,有甚麼益處呢?塵土還能稱讚你,還能傳揚你的信
·11你已經把我的悲哀變為舞蹈,
·12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要永遠稱讚你。
·1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
·2求你留心聽我,趕快拯救我;求你作我堅固的磐石,作拯救我的堅壘。
·3因為你是我的巖石、我的堅壘;為你名的緣故,求你帶領我,引導我。
·4你救我脫離人為我暗設的網羅,因為你是我的避難所。
·5我把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耶和華信實的 神啊!你救贖了我。
·6至於我,我卻倚靠耶和華。
·7因為你看見了我的困苦,知道我心中的痛苦
·8你沒有把我交在仇敵的手裡,你使我的腳站穩在寬闊之地。
·9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在患難之中
·10我的生命因愁苦耗盡,我的歲月在歎息中消逝
·11我因眾仇敵的緣故,成了眾人羞辱的對象,在我的鄰居面前更是這樣;
·12我被人完全忘記,如同死了的人,我好像破碎的器皿,
·13他們一同商議攻擊我,圖謀要取我的性命。
·14但是,耶和華啊!我還是倚靠你;我說:「你是我的神。」
·16求你用你的臉光照你的僕人,以你的慈愛拯救我。
·15求你救我脫離我仇敵的手,和那些迫害我的人。
·17耶和華啊!求你不要使我羞愧,因為我向你呼求
·18說話狂傲攻擊義人的,願他們說謊的嘴唇啞而無聲。
·19耶和華啊!你為敬畏你的人所珍藏的好處
·20你把他們藏在你面前的隱密處,免得他們陷在世人的陰謀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在听到了自己的知識接收范圍之外的事時,都會認為那是“胡言亂語”

說到這里,阿花又道:“我哥哥不會胡言亂語。”
   這一點,我倒和阿花有同感——人在听到了自己的知識接收范圍之外的事時,都會認為那是“胡言亂語”,所以我問:“他說了些什么?”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sjg/003.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水晶宮
   二、海龍王招女婿

   
   二、海龍王招女婿
   
   
   
     我一面冷笑,一面把他的話,一字一頓的重复了一遍。然后道:“你可知道,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可以代入你這一句話之中?”
     陶啟泉意態极豪:“世上本就沒有什么做不成的事——一千多年之前,人能建造起墓來,我們只不過要把它找出來而已。”
     我歎了一聲:“而已——你倒不必擔心大亨不肯合作,說起來巧得很,大亨他是成吉思汗的后代,而且是直系的,他人身体之中,有著一代天驕的遺傳因子!”
     陶啟泉顯然是第一次听說這樣的事,他訝异莫名,張大了口,好一會說不出話來。
     他連喝了几口酒,才道:“這……不知是福是禍,他或會……贊成發掘他祖先的墓;又或者,他會認為那墓中的一切,全屬于他。”
     陶啟泉竟為這個擔心,我又哈哈大笑:“那要看當年成吉思汗的遺囑是怎么寫的了。”
     在我一再調侃之下,陶啟泉怒道:“衛君,我是來找你商量正事的!”
     我立時道:“很好。那么,陶君,正事的第一樁,并不是去考慮大亨的態度,而是你要先令我我也相信那位在神經病院中的仁兄的話。”
     陶啟泉立即大是高興:“如果你肯去見他,那大好了!”
     我問:“他不能出院?”
     陶啟泉皺眉:“情形有點复雜,你見了他之后就會知道……或者,仍然不知道,不過那和事情并沒有多大的關系。”
     陶啟泉的話,說來大是含糊,令人要好好的想一想。陶啟泉卻又在催:“你什么時候能去見他?這就去?”
     他現出一副熱切的樣子,我不忍拂他之意,畢竟我們是相知,并非泛泛,所以,我就答應:“好,這就去!”
     陶啟泉大是高興:“坐我的車去——”
     他說了一句之后,忽然神情大扭泥:“我車上還有一個人,你正好也見一見,整件事因之而起。”
     這話更含糊了,反正車上的人立刻可見,我也就沒有再問什么。
     陶啟泉拿起了酒瓶:“車程那么遠,在途中,可以解悶。”
     我無可無不可,和他一起下了樓,一出門,就看到了他的大車子,泊在我的門久。
     說是“大車子”,那是真正的大車,十分夸張,其大小一如旅游車,且屬雙層的那一類。
     車中的設備,自然經過改變裝,舒适一如客廳,可以說應有盡有。
     我才一進入車廂,鼻端就飄來一股濃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香水的味道,只感到這香味濃烈之至、狂野之至,原始之至,簡直到了撞擊人的心靈,使人心狂跳的程度。
     接著,我就看到了香味的來源,它是自一個人体上散發出來的,當我看到那人的時候,也不禁呆住——怎么也想不到會在陶啟泉的車上,看到了這樣的一個人。
     這人是一個极年輕艷麗的女子,或者說,只是一個美麗之极的少女,在她濃妝艷抹的臉上,還可以找到少女獨有的情韻。但是她的身体,卻是如此之成熟而合乎人体美的標准,几乎每一個細胞都散發著對异性极度誘惑。
     她的衣著,暴露之至,自然也把她胴体的每個誘惑點,都表現得清清楚楚。她以一种极其粗野的姿熱,坐在一張古典絲絨椅上,看到了我和陶啟泉,只是翻了翻她的大眼睛,并沒有別的動作。
     這個少女,我估計她不會超過十八歲,她給人的整個印象,奇特之极,我只能以她是一個“雌性的人”來形容她,因為她的外型、她的体態、她的神情、無一處不在展示她是一個雌性的生物,正在等待雄性的動物,向她展開行動。
     我呆了极短的時間,就向陶啟泉望去,只見陶啟泉望著她,愛怜這情,自然流露,他道:“我去久了,你等得悶了吧?”
     那少女自鼻孔中發出了“哼”地一聲算是回答。陶啟泉也不以為忤,轉過頭來,身我道:“這是阿花。阿花,這位是鼎鼎大名的衛斯理先生。”
     那個被陶啟泉稱力“阿花”的少女,懶洋洋地“嗯”了一聲,換了一個坐資卻更是粗野,這證明她絕不是一個有教養的人。
     我也直視著,沒有什么反應,陶啟泉忽然用法語向我道:“有關她的一切,我慢慢向你說。”
     我也以法語回答:“如果你不想說,可以不必說。”
     眼前的情景,陶啟泉就是不說,我也可以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很簡單,陶啟泉需要生活上的調劑,而阿花這個美女,能夠在生理上使他感到歡愉,于是便形成了奇妙的結合。著名的武俠小說家古龍,在他的小說中,曾有過這樣的句子:“一個充滿智慧、掌握大量財富的老人,會為一個白痴一樣的少女著迷。”
     人總是人,有著与生俱來的欲望,當這种原始欲望,只能在原始的狀況下才能得到發泄時,陶啟泉和阿花之間的關系,也就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當我們以法語交談的時候,阿花的眼中,射出不滿的光芒,我忙道:“陶先生對我說,慢慢告訴我你的事,我說我沒有興趣。”
     阿花忽然差別了一句:“你是好朋友?”
     她用的語言,多經過“翻譯”,因為她說的是下層社會的隱語,一般人是不用的。
     我點頭道:“可以說是。”
     阿花站了起來,這一站起,自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誘惑力,更是濃烈之极。我吸了一口气,陶啟永泉由哀地道:“衛,她真是一個美女,是不是?”
     我點了點頭,認同了陶啟泉的話,雖然美女有許多种,但她絕對是其中一种,任何人可以不喜歡她,但不能否認這一點。
     陶啟泉又對阿花道:“我們這就去看你哥哥。”
     一提到了“哥哥,”阿花的神態大有改變,那种箭撥弩張的挑戰神態,收斂了不少,她喃喃地說了一句:“我哥哥不會騙人。”
     陶啟泉忙道:“是,我就是知道你哥哥不會騙人,這才請了衛先生出馬,衛先生神通廣大,一定能夠把事情弄清楚的。”
     阿花听了,居然很認真地望了我一會,而且眼神之中,竟然在一天二十四小時之中,有那么一兩分鐘,沒有向异性發出性的召喚。由此可看出,她的哥哥,在她的生命之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她肯定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因為她竟然在我的神情之中,揣知了我的心意,她道:“衛先生,我和我哥哥自小是孤儿,是他從垃圾堆里把我帶大的,如果你能幫助他,我感激不盡。”
     這几句話,正常之至,陶啟泉立刻現出訝异的神情——我不知陶啟泉認識她多久了,但可以肯定,這是陶啟泉第一次听到她正常他說話,在話中居然沒有夾雜著一著髒字儿。
     我也很認真地回答:“我會盡力——你知道我過去的經歷嗎?我記述在許多書本中。
     阿花坦然道:“我懂的字太少,不多過一百個,看不懂書。”我“哦”地一聲,沒有再問下去,在大城市中,像阿花這樣遭遇 的少男少女,成千上万,阿花与眾不同的只是她具有如此誘人的外型。這些流浪儿的故事,都大同小异,不必詳細描述了。道德家或社會學家或者會悲天怜人,同情他們,說他們可怜,但他們自有一套生活的方式和哲學,未必需要廉价的同情,只要求平等的對待。
     我吸了一口气:“那不要緊,總之,有我,有陶先生,事情總好辦。”
     阿花瞄了陶啟泉一眼,千言万語,盡在不言中,竟是天然的騷媚入骨,看到陶啟泉如飲醇謬的模樣,真叫人感歎女性原始力量對男性的強大作用。
     陶啟泉吩咐司机開車,他坐了下來,阿花肆無忌憚的坐在他怀中,取過酒瓶來,對著瓶口喝酒,又旁若無人地倒給陶啟泉喝。陶啟泉因有我在旁,神情略顯尷尬,可是,一點沒有拒絕的意思。
     我不干涉他們調情,但有些事情必須先弄清楚,所以我道:“關于阿花的哥哥——”
     阿花接口道:“我的哥哥叫阿水。”
     我哼一聲:“阿花、阿水,總該有一個連姓帶名的稱呼。”
     陶啟泉的神惰,象是想阻止我說話,可是已經遲了。阿花身子一彈,站了起來——她青春洋溢的身体,棄滿了彈性,站起來之后。手叉腰,雙眼圓瞪,咬牙切齒地道:“沒有,我叫阿花,我哥哥叫阿水,這就是我們的姓名。”
     陶啟泉連忙補充:“他兄妹遭父母遺棄時,一個四歲,一個才几個月。”
     我無聲,雖然我想,一個四歲的孩子,也應該記得自己的父親姓什么,但既他們的遭遇如此,自然也有權下記得父姓是什么。
     我揮了揮手:“好,阿水先生是怎樣進了神經病院的?”
     阿花揚聲道:“他們以為他是瘋子,但是我知道不是!”
     我道:“你且坐在陶先生的腿上,我想,這些由陶先生來說,我會比較容易清楚。”
     阿花沒有說什么,轉身,像一頭貓一樣,伏向陶啟泉的怀中。
     陶啟泉喝了一口酒:“說起來,話……也不算長。我認識了阿花,阿花說起她有一個哥哥,四年前跟人到俄國做買賣,一直音訊全無,要我去探听一下。”
     我呆了一呆,本地的流浪儿,長大之后,固然可以成為任何种類的人,但是一下和遙遠的俄國年上了關系,也不免有點難以想像。
     陶啟泉又道:“恰好我有一部門正在展開對俄羅斯的貿易,想來要打听一個人的消息,也不是難事,可是開始時,卻一點消息也沒有,要我親自主持,甚至惊動了俄國的好几個部長!”
     可以想像,大豪富陶啟泉一出馬,有關方面,自然人仰馬翻之至了。
     陶啟泉續道:“一直到三個月之后,才略有了眉目,說阿水不是在俄國,而是在蒙古,而且是在蒙古的一所監獄醫院之中,我和阿花立刻去看他,才知道他被蒙古醫院當局,斷定為神經病患者。
     阿花這時又斬釘斷鐵地道:“我哥哥沒有病,他不說謊的。”
     我和陶啟泉都不和她爭辯,陶啟泉續道:“一問這下,原來他在中蒙邊境和俄蒙邊境,倒賣物資,頗賺了點錢。本來事業發展順利,可是忽然,他跟一隊蒙古商隊去收皮貨,一去就是三年,音訊全元,等到他被人發現時,是在一處叫‘卡底克山口’的地方——你可曾听過這個地名?”
     我歎了一聲:“在那一帶,山陵連綿,從俄蒙邊界的薩彥岭南數,庫車山翁翁都特山,嘎爾瓦山、巴顏山、烏蘭山,以至唐怒烏梁山……不計其數,全是人煙罕至的地方,每一座都有一個或几個山口,我不知道你說的那個山口,是在什么地方。”
     陶啟泉歎了一聲:“別說是你,連蒙古人也說不來,只知道是在唐怒烏梁山以南,那山綿連千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個山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