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缺乏想像的力時候,也就等于說這個人缺乏知識的基礎。]
李芳敏144000
·11因為凡高抬自己的,必要降卑;自己謙卑的,必要升高
·5  神必把你永遠拆毀;他必把你挪去,把你從帳棚中揪出來,把你從活人之地連根拔起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應允我,因為我是困苦貧窮的
·受欺壓的流淚,卻無人安慰他們
·20 耶和華的怒氣必不轉消,直到他作成和實現他心中的計劃。在末後的日子,你們就會完全明白這事。
·以 賽 亞 書 43:4 因為你在我眼中非常寶貴和貴重,所以我愛你;我使別人作你的替身,同別的民族交換你的性命。
·他們聽了,一點也不明白,不知道他說的是甚麼。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都必定發生,然後這世代才會過去。路 加 福 音 21 :32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都必定發生,然後這世代才會過去
·11 使徒以為這些話是無稽之談,就不相信。
·Chinese Culture
·4 你要吩咐使臣對他們的王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你們要這樣對你們的王說: 5 是我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了大地,以及地面上的人和獸;我看給誰適合,就把地給誰。
·我認爲婚後才談快乐﹐浪漫的日子會好一點!
·我的夢想老公, My Dream husband! seeking husband! ^^
· 耶 利 米 書Jeremiah 29:8 勿信假先知“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不要被你們中間的先知和作占卜的欺騙,也不要聽信自己所作的夢。 9 因為他們冒我名對你們說虛假的預言,我並沒有差派他們。’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我40歲的時候該怎麼辦﹖
·把抵押歸還,把搶奪人的物件償還,遵行賜生命的律例,不作惡事,他就必存活,不致死亡; 以 西 結 書 33 :15
·他回答:“但以理啊!你只管去吧,因為這些話已經隱藏密封,直到末期。但 以 理 書 12:9
·我記得他們的一切罪惡。他們所作的一切,
·11 他們實在是沒有價值的。
·尼尼微啊! 我必為你預備墳墓,因為你沒有存在的價值
·萬軍之耶和華說:‘因為我揀選了你。’
·42 安得烈就帶他到耶穌那裡。耶穌定睛看著他,說:“你是約翰的兒子西門,你要稱為磯法。”(“磯法”翻譯出來就是“彼得”。)
·約 翰 福 音 2:24 耶穌卻不信任他們,因為他知道所有的人, 25 也不需要誰指證人是怎樣的,因為他知道人心裡存的是甚麼。
·22 你們敬拜你們所不知道的,我們卻敬拜我們所知道的,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
·44 你們彼此接受稱讚,卻不尋求從獨一的 神而來的稱讚,怎麼能信呢?
·29 耶穌回答:"信神所差來的,就是作神的工了。
·24 不要按外貌判斷人,總要公公平平地判斷人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他就可以先拿起石頭打她。
·想想你40歲的時候怎麼辦﹖
· 賊來了,不過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25 耶穌說:“我就是復活和生命;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要活著。 26 所有活著又信我的人,必定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
·32 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歸向我。”
·21 那領受我的命令,並且遵守的,就是愛我的;愛我的
·l only want a husband 100% belongs to me! that all
·13 現在常存的有信、望、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了你,你交給我要作的工,我已經完成了
·耶穌說:“如果不是從天上給你權柄,你就無權辦我;因此,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
·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對他們說:“除非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決不相信。”
·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對他們說:“除非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決不相信。”
·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對他們說:“除非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決不相信。”
·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對他們說:“除非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決不相信。”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對他們說:“除非我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決不相信。”
·耶穌說:“你願意為我捨命嗎?約 翰 福 音 13 :38
·猶大(張昌福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
·猶大(張昌福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
·撒但就進入他(張昌福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的心。
·撒但就進入他(張昌福)的心。
·44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19 所以你們應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著塗抹。
·人若不控制自己的心,就像沒有城牆,毀壞了的城一樣。
·生活就象強姦
·12 她一生的年日,只帶給丈夫益處,沒有害處。
·2 於是十二使徒召集了眾門徒,說:“要我們放下 神的道,去管理伙食,是不合適的。
·使 徒 行 傳 7:35 他們拒絕了這位摩西(李芳敏 anneleefm),說:‘誰立了你(李芳敏anneleefm)作領袖和審判官呢?’但 神藉著在荊棘中向他(李芳敏anneleefm)顯現的使者的手,派他(李芳敏anneleefm)作領袖和救贖者。
·“你所讀的,你明白嗎?”
·44 外族人領受聖靈.彼得還在說話的時候,聖靈降在所有聽道的人身上, 45 那些受了割禮、跟彼得一同來的信徒,因為聖靈的恩賜也澆灌在外族人的身上,都很驚訝;
·他不歸榮耀給 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擊打他,他被蟲咬,就斷了氣。
· 47 因為主曾這樣吩咐我們說:‘我已立你作外族人的光,使你把救恩帶到地極去。’”
· 47 因為主曾這樣吩咐我們說:‘我已立你作外族人的光,使你把救恩帶到地極去。’”
·27 他們到了那裡,就召集了會眾,報告 神跟他們一起所行的一切,並且他為外族人開了信道的門。
·39 他們各持己見,以致彼此分手。
·19 她的主人們看見發財的希望完了,
·您的文章,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9夜裡,主藉著異象對保羅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10 有我與你同在,必定沒有人能害你,因為在這城裡有許多屬我的人。”
·30 你們自己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講些歪曲悖謬的話,引誘門徒跟從他們。
·13 一同策劃這項陰謀的有四十多人。
·21他對我說:‘你走吧,我要派你到遠方的外族人那裡
·狐貍精
·尊重領導愛護小蜜 (ZT)
·蛇對女人說:“ 神真的說過,你們不可吃園中任何樹上的果子嗎?”
·22 然而,我得到 神的幫助,直到今日還是站得穩
·31 並且放膽地傳講 神的國,教導有關主耶穌基督的事, 沒有受到甚麼禁止。
·使徒行傳Acts28:26 他說:‘你去告訴這人民:你們聽是聽見了,總是不明白;看是看見了,總是不領悟. 27 因為這人民的心思遲鈍,用不靈的耳朵去聽,又閉上了眼睛;免得自己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好他們。’ 28 所以你們應當知道,神這救恩,已經傳給外族人,他們也必聽從。”]
·message to : 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張昌福
·整天隻想做聼大紅龍話的哈巴狗
·大紅龍
·2 他捉住了那龍﹐那古蛇﹐就是魔鬼﹐撒但﹐把它捆綁了一千年。
·5 可是你一直硬著心腸,不肯悔改,為自己積蓄 神的忿怒,就是他彰顯公義審判的那天所要發的忿怒。 6  神必照各人所作的報應各人: 7 以永生報答那些耐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朽的人, 8 卻以震怒和憤恨報應那些自私自利、不順從真理而順從不義的人; 9 把患難和愁苦加給所有作惡的人 10 卻把榮耀、尊貴與平安賜給所有行善的人 11 因為 神並不偏待人。
· 6 大衛也是這樣說,那不靠行為而蒙 神算為義的人是有福的!
·所以死就臨到全人類,因為人人都犯了罪。
·12 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肉身上掌權,使你們順從肉身的私慾,
·7 善惡兩律在心中交戰這樣﹐我們可以說甚麼呢﹖難道律法是罪嗎﹖絕對不是。不過﹐如果不是藉著律法﹐我就不知道甚麼是罪﹔如果不是律法說“不可貪心”﹐我就不知道甚麼是貪心。
·你會對我說:“那麼他為甚麼責怪人呢?有誰抗拒他的旨意呢?” 20 你這個人哪,你是誰,竟敢跟 神頂嘴呢?
·“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貪心”
·19 所以,我們總要追求和睦的事,與彼此造就的事。
·神能依照我所傳的福音和耶穌基督所傳的信息,照著他奧祕的啟示,堅定你們。 26 這奧祕自古以來祕而不宣,但現在藉著眾先知所寫的,照著永恆的 神的諭旨,已經向萬國顯明出來,使他們相信而順服。 27 願榮耀藉著耶穌基督,歸給獨一全智的 神,直到永遠。阿們。
·羅15:17所以,在神的事上,我在基督耶穌裡倒有可以引以為榮的18別的我不敢說,我只說基督藉著我所作的事,就是用言語行為,藉著神蹟和奇事的大能, 以及聖靈的大能,使外族人順服;這樣,我從耶路撒冷直到以利里古,把基督的福音都傳開了.19 20我立定主意,不在宣揚過基督的地方傳福音,免得建立在別人的根基上
·弟兄們,你們想想,你們這些蒙召的,按人來看有智慧的不多,有權勢的不多,出身尊貴的也不多。
· 20 因為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而在乎權能。
· 11 但現在我寫信告訴你們,如果有稱為弟兄,卻是行淫亂、貪心、拜偶像、辱罵人、醉酒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和他來往,連和他吃飯都不可。 12 審判教外的人,跟我有甚麼關係?教內的人不是你們審判的嗎? 13 至於教外的人, 神會審判他們。你們要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
·attention to evil & rubbish TV 2 media program :
·15 你們不知道你們的身體就是基督的肢體嗎?這樣,我們可以把基督的肢體當作娼妓的肢體嗎?當然不可以! 16 你們不知道那跟娼妓苟合的,就是與她成為一體了嗎?因為經上說:“二人要成為一體。” 17 但那與主聯合的,就是與他成為一靈了。 18 你們要逃避淫亂的事。人所犯的,無論是甚麼罪,都是在身體以外,唯有行淫亂的,是
·39 丈夫活著的時候,妻子是受約束的;丈夫若死了,她就可以自由地嫁給她願意嫁的人,只是要嫁給主裡的人。
·20 因為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而在乎權能。
·他期望的是公平,但看到的只是流血的事
·他期望的是公平,但看到的只是流血的事;他期望的是公义,听到的只是哀叫声。
·讚 美 、 尊 崇 、 恭 敬 天 上 的 王 ; 因 為 他 所 做 的 全 都 誠 實 , 他 所 行 的 也 都 公 平 。
·因 為 我 們 成 了 一 臺 戲 , 給 世 人 和 天 使 觀 看 。 20 因 為 神 的 國 不 在 乎 言 語 , 乃 在 乎 權 能 。
·她就可以自由地嫁給她願意嫁的人,只是要嫁給主裡的人。
·2 如果有人自以為知道些甚麼,那麼,他應該知道的,他還是不知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缺乏想像的力時候,也就等于說這個人缺乏知識的基礎。

后來,我問冷若水何以作這樣的判斷,而不把阿水診為“妄想 症”患者。很的意思:“阿水的情形,各方面看起來都像是妄想症患者,我也曾循這個方向去醫治他。可是從一開始起,我就覺得他說的是實話,不是他的妄想。因為以他的知識程度而言,不可能在他的腦中產生那樣的妄想。妄想,也是人腦部的活動,必然根据一個人腦部的條件而產生,就算可以迫溯到上一生記憶的殘留,阿水也無法作出這樣的妄想,所以我判斷他說的事實。”
   這一番話,令我大是歎服,什么樣的基礎產生什么樣的妄想。一個人若是根本沒有基礎,或是基礎薄弱,那就必然沒有想像力或想像力薄弱。想像,即使是妄想也好,都不是平空產生的。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缺乏想像的力時候,也就等于說這個人缺乏知識的基礎。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sjg/004.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水晶宮
   三、冰浸三、冰浸
     陶啟泉陡然緊張起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頭:“她這里有沒有問題?”
     我不禁啼笑皆非——他竟怀疑起一個精神病醫生是不是有精神病來,這不是笑話嗎?
     我道:“据我所知,她理智清晰過人,有著非凡的思考能力。”
     陶啟泉吸了一口气:“我也同意,事實上,我受她影響甚大,她的意見,和阿花一樣,說阿水根本沒有病,說的也會是實話。”
     我大是惊訝,不知道冷若水何以如此判斷,她一是個很冷靜的人,一定有她的道理在,阿花又表示意見:“這女醫生是個好人,只是在看人的時候,眼光冰一樣冷。”
     對于阿花這個形容,我倒有同感——冷若水在感情上有過凄慘的挫折,自然傷心人別有怀抱,神情方面,也恰如其姓,冷得可以。
     我望著急切想得到我反應的陶啟泉,道:“精神病的真偽,本來就是難确定。一個人若是演技夠好,他要假裝起精神病患者來,也就沒有法子可以确實地揭穿他。冷醫生是出色的專業人員,雖然我不知道她保以下了這樣判斷,但是我也會相信她的判斷。”
     陶啟泉在听了我的話之后,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一那是由于他的決定,得到了支持。
     后來,我問冷若水何以作這樣的判斷,而不把阿水診為“妄想 症”患者。很的意思:“阿水的情形,各方面看起來都像是妄想症患者,我也曾循這個方向去醫治他。可是從一開始起,我就覺得他說的是實話,不是他的妄想。因為以他的知識程度而言,不可能在他的腦中產生那樣的妄想。妄想,也是人腦部的活動,必然根据一個人腦部的條件而產生,就算可以迫溯到上一生記憶的殘留,阿水也無法作出這樣的妄想,所以我判斷他說的事實。”
     這一番話,令我大是歎服,什么樣的基礎產生什么樣的妄想。一個人若是根本沒有基礎,或是基礎薄弱,那就必然沒有想像力或想像力薄弱。想像,即使是妄想也好,都不是平空產生的。
     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缺乏想像的力時候,也就等于說這個人缺乏知識的基礎。
     當下,陶啟泉伸手在我的手背上拍了后,大是高興:“好,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听阿水的故事,我來找你,算是找對了。”
     我道:“你來找我,不是要我介紹你和大亨相識?”
     陶啟泉道:“固然是,但如果這件事持反對態度的話,我也就不必進行了。”
     阿花听了這話,斜睨著我,似乎不相信我對陶啟泉有那么大的影響力。我道:“到如今為止,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你別把我的態度列為支持。”
     陶啟泉忙道:“自然,听了阿水的故事再說。”
     阿花欠了欠嘴角——她年紀雖輕,可是隨便一個舉動,卻處處顯得風情万种,是天生的尤物。這樣的美人,歷史上并不少見,而且都一樣的是,不論出身多么低賤,生活經歷多少波折,最后,都總是能登上頂峰——當然,也都是在依附了一個強有力的男人之后。
     這個阿花,如今和大豪富的關系,還處在一种很暖昧的階段,但一旦公開了,或是和陶啟泉分手了,她都必然能得到一大筆她以前做夢也不敢想的財富,開始她人生新的一面。
     這种情形,常見得已經不能算是“傳奇事故”,而是像阿花這樣的美女的必然人生之路。
     我也無暇去研究阿花這個舉動是什么意思,陶啟泉已經在和冷若水聯絡,電話通了之后,他道:“冷醫生,有一個老朋友在,他相信你的判斷。”
     冷若水的回答是:“世上絕不怀疑我的判斷的,只有一個,這個人叫衛斯理。”
     我大聲道:“我在。”
     冷若水分明感到了十分的意外,她呆了几秒种之后才道:“你知道是什么事了?”
     我道:“還不知道,請你安排那位先生和我們見面。”
     冷若水低聲說了一旬:“我早料到這事,最后會到你那里去了。”
     我道:“謝謝你——同時,請你也在場,因有大多地方需要你的幫助。”
     冷若水道:“沒有問題。”
     我本來還想問好一個老朋友的消息,但是繼而一想,她如今仍是一個獨處,并沒有再在那個飛蛾研究所中陪那位朋友。其問必然已發生了不愉快的事,在這男女關系几乎瞬息万變的時代,別說是戀人,就算是夫婦,有一個時期不通音訊,再見時,還是避免提起以前的關系較好,以免尷尬。
     不多久,車子就駛進了精神病院——這所醫院,在我敘述的故事之中,并不止一次地出現過。我自己也曾成為這醫院中的病人,若不是一個奇跡的發生,我如今大有可能還被列為最沒有希望的病人。
     (這件事,發生在《沉船》這個故事之中。)
     車才停下來,就看到冷若水和一個青年,一直迎了上來,阿花 立即興奮叫:“哥哥。”
     我自然也去打量那青年,一看之下,也不禁呆了一呆,那青年,絕對不是我想像之中,神情狠瑣的街頭小流氓,雖然他稱不上气字軒昂(那需要有內在的气質作基礎),但絕對俊俏挺撥,身体壯健,若和世界一流的電影小主站在一起,也不會遜色。
     他的眉目之間,和阿花頗有相似之處,所以,稱他為美男子,也不為過——自然,他的這种好外觀,和溫寶裕不能比,他的樣了雖好,但是多看兩眼,就可以看出他沒有內涵,只是外型絕佳,那股庸俗之气,是怎么也掩飾不了的,他也根本無意掩飾。
     阿花走下來,奔跑過去,那青年——當然是阿水,也追了上來,兩人見了面,都自然流露出欣喜,阿水開口就道:“老頭子沒欺負你?”
     在那一剎間,我看到了很動人的一影,阿花极其誠摯地柔聲道:“沒有人對我比他更好的了。”
     我听到的身邊的陶啟泉,心滿意足地吸了一口气,我和他也下了車。
     阿水也大感滿意,他來到陶啟泉的面前,他說的話,邏輯簡單之至:“阿花說你是好人,你一定是好人。”
     然后,他側著頭打量我:“你就是衛斯理?冷醫生已提起過你許多次,并且給我看了不少你的故事,大話西游,全是你作的吧。”
     我點頭:“是,全是我作的,作得不好,所以你不相信,希望你的故事作得經我好,好得令我們相信。”
     阿水半昂著頭,一副接受挑戰的公牛模樣:“我的事,不是我作的,是我的親身經歷。”
     我開門見山:“好,別的不必說了,就把你的親身經歷,從頭說一說。”
     冷若水道:“到阿水的房間去如何?”
     我道:“好,哪里都一樣。”
     阿水又瞪了我一眼,雖然不至于說有敵意,但是也不見得友好。
     在冷若水的帶領下,我們衍人到了阿水的房間中,真是錢可通神,這哪里像是病房,簡直就是高級酒店的套房,應有盡有,甚至還有一個滿是美酒的酒柜,阿水打開了一瓶酒。斟了几杯:“要喝酒自己拿。”
     阿花拿了一杯給陶啟泉,陶啟泉向她使了一個眼色,她立刻乘巧地把酒遞給我:“衛先生,請喝酒。”
     我道了謝,接了過來,阿水自顧自喝了三四杯,才道:“又要從頭說起?”
     我道:“是,只當所有的人全沒听過。”
     他不服气,大聲道:“這里,誰的話說了算?”
     我冷冷地道:“我!”
     阿水仍然不服,向陶啟泉望去。我已經打定了主意,即使陶啟泉點頭,表示同意,我也立刻离開,因為我的話,不必經陶啟泉的同意。
     好個陶啟泉,果然明白我的心意,他頭不語,沒有任何動作。
     阿水看到陶啟泉這樣子,气妥下來道:“好,我從頭說。”
     我道:“你最好得說仔細些,每一個細節都不能錯漏,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
     阿水吸了一口气:“好。”
     他說了一個“好”字,又喝了一杯酒:“我到北方去做生意,本來是專做俄國線的,后來發現蒙古的生意更好做,一些緊俏的商品,在蒙古根本不值錢,一瓶土酒一塊布,可以換許多外面值錢的東西,于是我就在蒙古草原上流連,越來越深入,到了一些以前連听也沒有听說過的地方。”
     他說到這里,望了我一下,我道:“你只管說,我大概听說過的。”
     阿水道:“別的不說了,單說事情發生的那一天,我才過了卡爾底克山口,沿著恰斯河向南走——”
     我用心听著,但是也不禁皺了皺眉,因為阿水所說的地名,實在太冷門,我也沒有听說過。
     陶啟泉早有准備,取出一張地圖來,打開,攤在桌子上指了指阿水所說的地名。我看到那是在唐努烏梁山南麓的所在。那一帶大湖泊小湖泊,大河小河、大山小山,錯綜交雜,不計其數,是地形很复雜的荒地,人跡罕至,除了食圖暴利的商族外,誰也不會到這种地方去,而且,那地方,一年至少有兩佰多夭是嚴寒的天气,大風雪漫卷過來,連草原上的黃羊都難以生存,絕對不适宜人類生活。
     阿水道:“和我一起的有一個漢人,那是我在蒙古結識的哥儿們,很談得來,他叫張盛。還有一個向導,很老了,老到不知道多少歲了,大家都叫他老路,會說漢語,只好喝酒,經月不斷,我們都帶著行李什么的,他什么也不帶,只帶一車子酒,他對酒倒不吝嗇,肯和人一起喝,除了人這外,還有二十多匹馬,都是久經商旅,不怎么需要人照料的好馬。”
     我由衷地道:“雖然說商旅,但深入這种地方,也和探險隊差不多了。”
     阿水自傲:“可不如此。那天,過了山口,沿河走了三十里地,天就黑了下來,為了扎營的地方,張盛和老路起了爭執,張盛找到一處离河約有兩時的高地,那高地看來高整平坦,是個扎營的好地方——”
     那高地确然一看就是個扎營的好地方,平空高出兩公尺有余,是极平整的沙面,倒像是有什么人壘出來的一般,上面生長著一些灌木,正好要來生火。
     張盛是一個三十多、四十歲不到的精壯漢子,一口气策馬上了高地,大聲叫“今晚找到好宿處了。”
     阿水也上了高地,极目望去,暮色之中,蒼蒼茫茫,群山起伏壯觀之至。
     可是老路卻不上高地,在下面大著嗓門叫:“這上面不能扎營過夜!”
     阿水和張盛兩人,先是呆了呆,接著就笑了起來:“那依你說,該有何處扎營?”
     老路啞著嗓子:“趁天還沒全黑,再向前走走。”
     阿水和張盛又倦又不服气:“這里為什么不能過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