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关于宋教仁被刺案真凶到底是谁——正告为枭雄黑道孙中山狡辩者]
陈泱潮文集
·4.和平时期沿用军区设置本已荒谬
·5.现在搞东、西、南、北、中战略区,更是荒谬绝伦
·6.传统帝王文化的严重影响,注定中国绝不能搞新的封建藩镇
·7.中共国四分五裂的魔咒
·8.尽快实行新五权民主宪政改革是中国免于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战乱的唯一良方
· 9.陈尔晋(陈泱潮)一生致力于救世救心三件大事
·希望之声电台广播陳泱潮:陳水扁案是給中共貪官的警告
·10.中共获得永生之路抑或是遭逢短命之途的分野点
·11、陈尔晋(陈泱潮)的被扼杀,实属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和不幸
·12、结束语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一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二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三
·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全文)
●就改善中美關係進言習近平
·对中美冲突根本性原因的高度概括
·敬请中国驻丹麦大使速转习近平:【习特会】锦囊
·再请中国驻丹麦大使速转习近平《新隆中对:“习特会”锦囊》
·三请中国驻丹麦大使速转习近平:中美同盟对中国有百利而无一害
·【习特会】的最大亮点和看点(全文)
◎◎◎◎◎
▲陈泱潮匹夫有责偃武修文故事部
●陈泱潮(陈尔晋)的成长足迹
·陳泱潮(陳爾晉)2015年簡介
·妇女的伟大责任和榜样
·近日从网上看到余祖父陈时铨挽蔡锷联
·举凡受命开辟新天新地新时代的人物,都是学自天成!(外一篇)
·陈泱潮:今日始见24年前宣判我的布告
●偃武修文实录——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和主动中止了新疆起义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
·首次刻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就是为了发动新疆起义
·当时为什么会选中了新疆赛福鼎?
·当年促成陈泱潮决心发动新疆起义的决定性原因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人证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物证
·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中共过去十分庆幸有毛泽东那支笔,而今也十分畏惧有陈泱潮这支笔
·在此有必要重申【天命前定:荣耀决不能归给假神和雕刻的偶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陈泱潮的生死观
·劝汝休作恶,免坠无生门!
·临江仙——陈泱潮第一次获释二十四周年纪念
●陈泱潮在1979年北京民主墙前的選擇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盛雪来稿照登: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带着感恩之心来加拿大
●陈泱潮在1979~1980年: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一)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二)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四)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五)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六)
·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 (七之七)
·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
●陈泱潮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1)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2)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3)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4)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5)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6)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7)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8)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9)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泪撒耀邦书房
·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民主宪政万世基业的桃子?
·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一个有效动摇和瓦解中共的战略步骤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981/陈泱潮在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
·陈泱潮何以从商不取不义之财、何以经手巨资而两袖清风……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1:曾祖父(陈燕宾)行状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2:曾祖母(陈朱氏)之行状(1张图)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创办宣威火腿公司注册申办原文
·宣威从商纪略/前奏3:祖父陈时铨(晓鳌)行状(2张图)
·今日看余曾祖母令邓小平岳父浦钟杰救灾的一点感悟(1图)
●宣威从商纪略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宣威全益公司文摘目录(2图)
·宣威从商纪略:一、初衷(1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 二、 起步(2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三、在医药保健品与生铁二者间的选择
·宣威从商纪略四、始料所不及
·质问人格极其卑劣邪恶的网痞流氓骗子草(官)根
·传承胡耀邦精神的钟沛璋先生近期三篇文章
●流亡北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宋教仁被刺案真凶到底是谁——正告为枭雄黑道孙中山狡辩者

陈泱潮批驳Waitforu43在陈泱潮文集《有识之士切不可做党文化应声虫更加卖力地神话孙中山》http://blog.boxun.com/hero/201111/chenyc/1_1.shtml一文后的跟帖

   
    2011-11-1
   
    1.你给我看清楚:陈泱潮是什么“共匪无神论唯物史观”?陈泱潮是【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思想理论体系的提出者创立者!

   
    2.骨子里流着无神论唯物史观血液的正是你——如果你还有一星半点有神论的话,你敢为暗杀宋教仁的主使者受益人狡辩吗?宋教仁血案是中国走入历史歧途的拐点!宋教仁冤魂不会放过百年后依然胆敢要继续散布掩护真凶为主使者受益者狡辩的无行无德文人!
   
    3.宋教仁临死为什么请黄兴致电袁世凯而不是致电给孙中山和当时的上海沪军都督陈其美?宋教仁为什么至死都不怀疑杀己的主使者是袁世凯?!须知像宋教仁这样32岁聪明有为的年轻人,是有很强的直觉判断力的人!
   
    4.请看宋教仁在临终之前还请黄兴代笔致电北京,向袁世凯报告了被刺经过,他说:“窃思自己受任以来,束身自爱,从未结怨于私人。如今国本未固,民福不增,遽而撒手,死有余恨。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家得确定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临死哀言,尚祈鉴纳”。宋教仁临死时给袁世凯的电文,殷殷致意,何曾有对袁世凯的半点怀疑和怨恨?
   
    5.比较宋教仁和孙中山与袁世凯的私人关系以及政治利害关系,杀宋教仁者不可能是袁世凯,只能是孙中山!
   
    6.为什么刺杀宋教仁的案发地是孙中山亲信、在此前此后素有暗杀记录的陈其美势力范围上海,而不是袁世凯管辖下的北京?须知此前宋教仁在北京搞议会活动轰轰烈烈,而被暗杀时,正是要从上海前往北京的火车站验票的当下!为什么在陈其美管辖势力范围涉案人一个个离奇死亡?为什么孙中山坚持不依法追究,而是要忙忙发动战争转移视线?
   
    7.有关宋教仁被刺杀案,真凶到底是谁?北京刑事辩护专业律师张蕴章先生有一篇很专业的文章认定袁世凯受冤枉,在宋教仁被刺案件上,愿为袁世凯作无罪辩护!请你到此网址去看看:
   http://hi.baidu.com/%D5%C5%D4%CC%D5%C2/blog/item/cf5acccb72656f5af31fe711.html 北京刑事辩护专业律师张蕴章网
   
    8.同时要请你看看刺杀宋教仁当时在场的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是这样撰写宋教仁墓前铭文:“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记?为直笔乎?直笔人戮!为曲笔乎?曲笔天诛。於乎!九泉之泪,天下之血。老友之笔,贼人之铁!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铭诸心肝,质诸天地”。于右任为何怕“直笔人戮”?为何不敢道出真相?又为何要寄望未来?此铭文是否含有已经有文字交代于后人之意(陈泱潮特此提醒于右任后人或者于右任同时代亲友后人注意发现)?于右任身为国民党元老,为何撰写宋教仁墓碑此铭文却又偏偏不直指是袁世凯刺杀了宋教仁……    
   
    9.你如果真是有神论者,就有必要考虑你这样昧着良心昧着良知讲话,是要遭到因果报应的!那些自宋教仁被刺杀后中国从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开始了长期的战争动乱人祸,所死亡的千千万万平民百姓的冤魂是要找你这类人讨还公道的!
   

附:是谁刺杀了宋教仁?——辛亥百年28

   
   http://hi.baidu.com/%D5%C5%D4%CC%D5%C2/blog/item/cf5acccb72656f5af31fe711.html 北京刑事辩护专业律师张蕴章网
   
   2011年10月20日 星期四 01:50
   
    袁世凯在陆宗舆辞去内阁时,就曾请宋教仁担任内阁总理,被坚决拒绝。民国元年10月18日,宋教仁南下省亲。沿途,他广泛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各地选举越来越有利于国民党,最终获胜似成定局,对宋教仁当选内阁总理的呼声也很高。民国2年3月上旬,宋教仁抵达上海,接到袁世凯发出的“即日赴京,商决要政”的急电。3月20日晚10时,宋拟由沪乘火车去北京。宋与送行的黄兴、于右任、等人一一握别,正要上火车,被刺客开枪射中,22日凌晨,宋与世长辞,年仅31岁。

   在医院中他向于右任留下遗嘱:

   
   “今以三事奉告:一、所有在南京、北京及东京寄存之书籍,悉捐入南京图书馆;二、我本寒家,老母尚在,如我死后,请克强与公及诸故人为我照料;三、诸公皆当勉力进行,勿以我为念,而放弃责任心。我为调和南北事费尽心力,造谣者及一班人民不知原委,每多误解,我受痛苦也是应当,死亦何悔?”
   
      在死前,他授意黄兴代拟电报给袁世凯,讲述自己的中弹经过和革命生涯,电报原文: “北京袁大总统鉴:仁本夜乘沪宁车赴京,敬谒钧座。十时四十五分在车站突被奸人自背后施枪弹,由腰上部入腹下部,势必至死。窃思仁自受教以来,即束身自爱,虽寡过之未获,从未结怨于私人。清政不良,起任改革,亦重人道、守公理,不敢有毫权之见存。今国基未固,民福不增,遽尔撒手,死有余恨。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家得确定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临死哀言,尚祈见纳。宋教仁。哿。”

宋教仁是谁杀的?为什么要杀宋教仁?

   
    我知道有两种说法,一说是袁世凯杀的,一说是孙中山杀的。我给学生将宪法课,一直说宋教仁是法学家,他主张议会制,袁世凯是独裁者,反对依法治国,袁世凯派人暗杀了宋教仁。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我查了一些资料,发现指责袁世凯暗杀宋教仁的证据很牵强,和文化大革命中“专案组”给人定罪的手段差不多。我又查了一下网上的民意测验“你认为宋教仁是谁杀的?”认为宋教仁是袁世凯杀的人占25%,认为宋教仁是孙中山杀的人占68%。
   
    我查了一下“维基百科”,只介绍了孙中山暗杀宋教仁的观点。又查了一下“百度百科”,“百度百科”倒是把两种观点都做了介绍。
   
    如果重新审判宋教仁案,我会为袁世凯做无罪辩护。现在没有人请我做辩护人,我也没有精力去深入研究这一百年疑案。现将“百度百科”两种观点原文照录如下:

孙中山杀宋教仁论

   
     持此观点的人认为:
   
     其一,袁世凯向来无暗杀政敌的传闻,孙中山终身特别喜爱搞暗杀,孙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连绵不断的暗杀事件,而且被暗杀掉的人全是孙中山的政敌和死对头。例如,光复会领袖陶成章、新闻界巨子黄远庸、已取代孙中山党内领袖地位的宋教仁、陈炯明的亲信粤军参谋部邓坚等。事后确实证据证明陶成章与黄远庸为孙中山的人所暗杀,暗杀指令来自孙中山。
   
     其二,宋教仁是国民党内唯一愿与袁世凯合作的领袖。唐德刚对袁宋关系有个段子:“袁世凯是否一定要杀宋教仁?宋其实在早年的同盟会中,一直被他的同志们视为亲袁派,所以袁也一直对他是加意笼络,甚至视为子侄呢!”辛亥前,同盟会发生过两次倒孙风潮,在这两次倒孙风潮中,宋都没有站在孙一方。
   
     其三,宋教仁与孙中山的矛盾,国民党内人人皆知。如宋教仁主张的南北调和、坚持责任内阁制、定都北京;孙中山则坚持革命护法运动、主张总统制、定都南京,明确的反对调和,声称:“舍恢复约法及旧国会外,断无磋商余地。”宋被暗杀死后能得到最大好处的就是孙中山,再加上宋是国民党内少数愿意接近袁世凯的一派,但却死于会晤袁世凯的途中。
   
     其四,宋教仁对同盟会的改组成立国民党,极力排斥江湖帮会,而孙中山恰恰就是洪门红棍,其心腹陈其美、应桂馨都是青帮大佬,而袁世凯却从来与帮会无任何交往;凶手应桂馨是共进会的头目,曾担任孙中山卫队的司令、临时政府庶务长,但与袁世凯无任何的瓜葛。
   
    宋教仁从不把孙中山当成是自己的朋友,而是将袁世凯看成是自己的朋友知己和事业同路人,而且至死不悟!1913年3月初,宋教仁领导的国民党在国会大选中获胜(但参众两院都没有过半不能单独组阁),3月20日正当宋教仁以党魁身份要去北京会晤袁世凯商谈组阁之际,在上海老北站被枪杀。宋教仁也不把袁世凯看成是暗杀自己的凶手,因为根据当时的《临时约法》和《国会组织法》的规定,他并没有对袁世凯产生实际威胁,暗杀自己对袁世凯害远大于利。宋教仁让黄兴将自己的临终遗言电报给袁世凯而不是孙中山,电报内容将民主宪政的希望全部都寄予在袁世凯的身上。三天后直接凶手应夔丞和武士英被捕获,两人与陈其美一样都是共进社成员,同属国民党阵营。4月24日武士英在离奇翻供后暴毙于六十一团营仓。(宋被杀后不到两个月,因为支持宪政和抵制二次革命而成为孙中山眼中钉肉中刺的徐宝山又被陈其美设计炸死。)“二次革命”期间,应夔丞离奇逃跑,而上海检察厅的很多原始档案也都被陈其美的士兵有意捣毁,真相更是难以查明。无论是案发地点、作案人还是整出事件过程中的一切离奇背后,无不有当时在上海一手遮天陈其美的影子。
   
     近年来,海外学者对这桩公案提出不少新证,认为宋教仁是国民党内部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对破案出了大力的青帮大头目、国民党元老陈其美颇有嫌疑,陈其美最后也是在上海被暗杀的。袁克文撰写的《辛丙秘苑》一书讲述了自己从1911年到1915年的见闻,书中披露,袁世凯多次派密使与宋教仁接洽,欢迎他北上,宋教仁接受了袁世凯的邀请。在北上临行之前,陈其美、应夔丞等人询问宋教仁关于国民党内阁的组织办法,宋教仁说:“我只有大公无党一个办法!”,听了宋教仁的想法后,应夔丞骂宋教仁是叛党,并企图当场杀害宋教仁,但被在场的人劝阻,宋教仁见此举动,便说:“死无惧,志不可夺”,最终大家不欢而散,陈其美和应夔丞对宋教仁的痛恨加深。在随后的几天里,陈应两人商议对策,宋教仁3月20日遇刺身亡。应夔丞深知兼任总理的内务部总长赵秉钧害怕宋教仁抢夺他的位置,就通过他的秘书洪述祖骗取来自赵秉钧的密电密信。起初的目的只是邀功请赏,后来这些密电密信便成了充当了嫁祸于袁世凯的文字证据。
   
     而上海东华大学廖大伟教授则从民初帮会与革命党交恶、与社会关系紧张的视角,重新阐释这一血案:应桂馨是中华国民共进会(1912年7月由青帮、洪帮、公口等帮会联合发起,成立于上海)会长,在社会转型中角色与地位与革命党形成落差,因而产生报复心理;宋教仁在国民党内的实际地位和未来政治角色,决定了他不幸被选为报复对象。

袁世凯杀宋教仁论

   
     袁世凯为人阴险狡诈,一向有暗杀习惯,早在出使朝鲜时就曾提议暗杀朝鲜开化派首领金玉均,1885年10月11日他谒见朝鲜国王时的笔谈写道:“据说日本政府亦很讨厌金玉均,此时若收买一壮士将其刺死,日人既不能办朝鲜人,自必送交外署加以远配,搪塞日本人,此事不难办成。”国王写道:“关于玉贼之事,果是明见之论,当见机行事。”有关文史研究所还藏有多封袁世凯在光绪十二年至李鸿章的电稿,内容涉及如何遣使赴日暗杀金玉均一事。(见甲午悲歌:金玉均之死郑彭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