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类”化文明变革演说词]
新文明论坛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类”化文明变革演说词

“类”化文明变革演说词/牟传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8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从历史发展趋势看,那种旨在根除矛盾、消灭差别的“大同世界”未免虚无飘渺;而一个包容差异,融纳冲突,共同妥协,按民主规则“切割西瓜”的“类”化文明社会变革,却注定会借助人类积极、稳健、持久的政治斗争来赢得。“春江水暖鸭先知”。今天,谁最先敞开胸怀迎接“类”化文明社会变革的理性洗礼,谁将站在时代的最前例!
    当原子弹爆炸这一当代高科技呐喊,震碎了世界那颗“圆的心脏”,腾腾升空的烟雾,便把人类文明涂抹的黯然无光;当世界东西方势均力敌,用核弹头把两个阵营的壁垒越砌越高时,那种你死我活、“非黑即白”的对抗意识便步入了旧文明时代的巅峰。然而,当戈巴乔夫“新思维”启动了世界“谈判时代”的到来时,全人类的“类”化意识便开始了觉醒——冷战的结束,为一切旧文明掘好了坟墓。
   
    插入人类心脏的“问题”楔子
   
    人是能动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双重创造者。人为了满足自身存在与发展的需要,不仅创造了物质工具(武器),也创造了精神工具(谈判)。人类的全部历史都是基于一个需求,使用物质与精神两种工具创造历史的过程,即“一加二创造历史的过程”。当人类先祖使用工具改变了人在自然中的地位时,伴随“圈地己有”这一创举,利已主义便获得了历史性的胜利,种种以利益为轴心分裂人的“问题”,便成为插入人类心脏的楔子。原始人相互依赖、集群联合时期的自然基础便崩溃了,自然意义上的强弱状态,便演化为社会意义上的不平等状态。随之“问题”越缠越多,越陷越深,并因此分娩出人类观念上的恩怨、敌对意识,以至于成为人们头脑中再也解不开的“死结”。
   
    在人类社会漫长的对抗时代,暴力与战争始终都是人们争夺利益与权力,选择变革的主要手段。人们的对抗意识伴随着经济发展,从人脑内核向外扩张、裂变。社会开始了个人与个人间和群体与群体间的冲突,以及阶级与阶级间、民族与民族间的暴力,进而扩展到国家与国家间和国家集团与国家集团间的战争,以至于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两大反人类逆流(希特勒的种族清洗与斯大林的阶级斗争)、一场全球冷战。这种人类对抗的逐次升级,最终把一个统一的世界劈成东西两个。核武器并不仅仅展示着社会高科技成果的发展,在这高度精密复杂的圆动操控技术系统的背后,却隐含着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兽的防卫与攻击本能,和解决“问题”的最简单、最愚昧的对抗意识,以及“不是黑,就是白”的僵化思维方式。由此而来,社会两极斗争不仅把全社会的焦点、精力、时间与财富,统统卷入军备竞赛的巅峰,也把全人类的对抗意识逼上绝路,只能在“共同妥协”与“共同毁灭”这两条道路上做最后选择。当人类在“核冬天”噩梦中揉开惺忪的眼睛,那条从“一分为二”历史中延伸而来的、横在我们面前的战争壕沟,骤然变成一张铺有绿呢的谈判桌。
   
    对抗时代的旧文明
   
    在旧文明时代,所有无视人的自然属性,用观念“加工”敌人,借力量对比的强制方式争权夺利的活动,都不过是一种暴力代替另一种暴力。当一种暴力超过了统治暴力,便继承了它的统治“合法性”。由此而来,一切旧的社会文明,便建立在“问题”分裂人,以“人与人对抗为焦点”,以你死我活、一胜一败、不断创造又不断破坏为代价的恶性循环基础之上,现代人类最发达的思辨精神,被将死在最古老的“一分为二”的对抗文化死角,植根于从圈地已有、人身依附、地租盘剥农业生产方式,到污染、浪费、工业废渣及劳资冲突等烟囱、围墙工业生产方式上的一切旧历史,无不展现着一种自我分裂的黑色文明。由此延续而来的所有对抗性意识形态及生活方式,都已无可救药地走进了死胡同,致使全人类共同陷入了由无数现实“问题”与认识“死结”结构而成的冲突沼泽地。冷战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所有现实“问题”与深藏于人们大脑中对抗性“死结”的完全破解,操控“核公文包”的不是我们的双手,而是我们的大脑。真正威胁世界安全的并不是核武库里核弹头的积累和更新,而是植埋于人类大脑储之太久的对抗意识的繁殖和裂变。
   
    如今,在这个脆弱的星球上,我们处处可以看到旧文明步入绝路上的挣扎和“类”化新文明到来的阵痛,以及圆动工具和生产方式上的迅猛发展与人们传统思想、守旧意识严重滞后所导致的矛盾,乃至不同的社会制度、价值观念与文化背景导致冲突的现实。西方“柏林墙”虽然倒塌了,但东方仍有“三八线”、台海分裂、南沙之争,甚至还有“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的政治把戏和逆历史潮流而动,连年两位数增长的军费开资。如果说西方政治家们至今还保留着冷战意识的残余;那么东方政治领袖们,至今还在对抗文明的死胡同里困兽犹斗。
   
    “节约法则”支配下的圆动世界
   
    自然之所以能够存在与发展,就在于“节约法则”。如果宇宙是个浪费的系统,早就消耗毁灭了。大自燃从果实到天体,从运动到规律,都是圆形态和圆系统。只有圆运动才能抵消阻力,减少摩擦,节约发展。当人类开始运用圆转动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时,便在社会意义上缩短了人与自然的距离,形成了崭新的时间、空间与效率观念。从滑轮、机器,到自动化体系、电脑联网企业集团、跨国公司生产方式的全球圆转动,社会物质生产进入了日新月异的发展阶段,社会政治生活也开始了包容、开放、合作的新形态。人类在逐渐感悟、理解自然基本形态及规律过程中,不断产生思想认知的冲突与对抗,而每一次圆工具革新所导致生产方式的转变,都在社会政治层面和意识形态领域产生震荡。1861年美国爆发了著名的南北战争,本质上就是机械化圆动工具引发的工业革命造成的。在日本,从1868年明治维新开始,到1879年废除封建制,都是圆动工具机械化导致生产方式变革引发的震荡。在中国,则是以戊戌变法、辛亥革命这样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同样,发生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柏林墙倒塌、华约解散、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以及海湾战争中国际联军打败野蛮力量萨达姆和今天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全球通缉卡达菲,也都是以卫星、电脑为标志的圆动工具全球化变革激起的国际性震荡。这一震荡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反应,而在中国则是以“6、4事件”,台湾大选与《零八宪章》,以及今天这样遍及各地的“公民正当性抗争运动”表现出来的。
   
    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当今时代,展示人类大脑与四肢无穷伸延的全球使用同一卫星技术,电脑联网,使世界每个角落的每个家庭和办公室,都可以按同样的程序接受指令,交换信息,表达意愿,参入决策。这种全球化圆动工具发展带来的知识创新和生产方式变革的自然结果,就是把全球经济串为一体,牵一发而动全身。今天全世界东、西、南、北,不同的制度、民族、地域和国家,无一例外地都受制于全球资源配置与资本价值增殖的经济圆动规律。无论是资金投放、商品交换、劳力劳务分配、技术交流乃至人才供需、经营方式与规模,都不再有国界的限制。今天,任何地区、国家的财富创造机制和分配制度,都会对世界经贸关系造成影响。牵动全球经济命脉的政治神经,犹如多米诺骨牌,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任何局部政治失序,都会导致全球经济运作链条的崩裂。由此也就决定了人类经济的全球化,必然导致政治世界化和法治秩序全球化。确保公正、平等与自由的政治民主,将成为全球财富创造与分配秩序的国际性先决条件。人权问题,再也不能是国家内政所能圈定的。无论是联合国通过表决制止南联盟内部的种族清洗,对伊拉克的军事制裁和世界性反恐联盟的形成,以及今天对利比亚的国际决议,都充分印证了这一政治世界化的事实。
   
    在当今世界,正如宇宙运动在科学面前将越来越透明一样,政府将在制度上不得不越来越民主,越来越开放。而整个世界也将不断契约化,主权的国际将为规则的国际所取代。至此,建立在对抗社会基础上的各种财富集中、权力垄断和意识形态敌视,以及不断生产敌人,分裂社会的黑色文明,注定要走向死亡。一切代表旧文明的政治联盟、势力对峙和观念分野,连同他们的领导者、思想家及理论体系,将僵死在历史的陈列馆。
   
    “类”化意识与“类”化文明在当今全球使用同一卫星技术与互联网高度普及的时代,一种全新的世界精神正在觉醒-——人类“类”化意识与“类”化文明,正作为一种全球化过程的崭新命题,在主权淡化、国界开放的世界“谈判时代”凸现出来。所谓人的“类”概念,就是人类在彻底结束自我分裂与相互对抗的旧文明历史过程中,认知自身同属性的价值抽象。这是人类走过漫长苦难历程,感悟到际间共同价值而形成观念上的理性提升。人们从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事实出发,以共同具有的自觉生命本能意识,用“利益共同性”的视野来观察、分析和发现世界联系与规律的立场,在借助谈判制定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与新规则时,就会形成人类社会的“类”意识与观念。
   
    人类社会从旧文明向新文明转换的同时,也开始了从人类自在的“类”存在向自为的“类”存在转变。当人类由“个体”本位走向了“类”本位时代,社会分娩出了全新的“类”化文明。人是世界的核心。人权是一切社会权力之母。今天人类“类”意识的诞生,正在于它在价值判断上已经完成了“国际法高于国家法,人类意识高于民族意识、普遍价值高于特殊价值”的共识,即对人的普遍价值的尊重,已经超越了国家的、民族的、阶级的立场,形成了全球无疆界的主流思潮;而人类“类”意识的觉醒,必将导致“人权高于主权”价值观横扫东西,波及全球。普世的人权观念就是承认人的共同性本质与平等资格,是被先天授予了不可抗拒的力量——自然的规定性。这种人类“类”化意识的觉醒与“类”化文明的相继到来,注定了当今时代的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的方向与内容。
   
    “类”化文明的历史性变革
   
    当世界人民合力推倒“柏林墙”的壮举奏响了新文明时代的序曲时,一种代表这一物质力量与价值观念的“类”化文明变革思潮便随缘而生。“类”化文明变革正高举着“人类主义”的旗帜,以全新的意识和视觉审视“问题”,在每一个大脑、每一张演讲台、每一个键盘和每一封贴着邮票的信笺上的宣告:我们决不是历史的简单复制者!“类”化文明变革思潮的到来,将在以下方面完成历史性变革:1、由“问题”的产生而分裂人的历史,转化为由“问题”的出现而合作人的历史;2、由人与人对抗、以击败人为焦点,转化为人与人合作、以击败“问题”为焦点;3、由追求一胜一败而导致两败俱伤的结局,转化为共同击败“问题”,大家都是胜利者的结局;4、由你死我活、不断破坏为代价的恶性循环,转化为相互节制、利益均沾,谋求“满足需要而不满足贪婪”,不断创造的良性循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