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艺术家排名第一 环球时报狂咬艾未未]
蔡楚作品选编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艺术家排名第一 环球时报狂咬艾未未

   [日期:2011-10-15] 来源:参与 作者:大风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1年10月15日讯)继前几天恶言恶语评论陈光诚之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再次恶评艾未未。此前,艾未未被英国《艺术评论》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入选的共100人,艾未未排第一。
   
   对此,《环球时报》称:“其实艾未未原本在中国艺术界名气一般,但他摆出与中国现实政治对抗的姿态,一下子收获大量眼球。”“英国《艺术评论》是一本艺术设计类期刊,在圈子内有一定知名度。但要“更有名”,跟政治绑在一起来得最快。”


   
   《环球时报》拿着土共的一贯话语体系,还称:“要在西方出名,你就在中国做一个二三流的艺术家,或者在知识界有个二三流的位置,然后你就猛烈抨击中国政治体制,越猛烈越好,当然,最好你有意触犯中国法律而坐几天牢。这样西方舆论发现你的概率极高,说不准哪天你就会中一个“大奖”。这就是西方“样板戏”发给中国人的节目说明单。”
   
   对于《环球时报》恶评与狂咬,著名评论家莫之许表示:“综观《环球时报》历次就异议问题的表现, 显著山寨水准, 小报商业出位考虑的意味甚浓, 当然不排除上头有人允许其作尝试, 但力量配置是乡镇级别的。”
   
   需要提及的是,此前艾未未被中共政权强制失踪83天,《环球时报》曾多次狂咬艾未未,对艾未未极尽污蔑。
   
   下面是《环球时报》的具体内容:
   
   环球时报:英国《艺术评论》也走政治路线了
   
   2011年10月15日 环球时报
   
   艾未未近日被英国《艺术评论》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入选的共100人,艾未未排第一。该杂志评委坦承,选艾未未不仅是因为他的艺术,还包括他的“政治行为”。对这个很难分辨究竟是“艺术评选”,还是“政治评选”的结果,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美联社等西方主流媒体几乎都迅速做了报道。
   
   英国《艺术评论》是一本艺术设计类期刊,在圈子内有一定知名度。但要“更有名”,跟政治绑在一起来得最快。这几乎是世界性的规律。其实艾未未原本在中国艺术界名气一般,但他摆出与中国现实政治对抗的姿态,一下子收获大量眼球。《艺术评论》把政治和价值观作为这次评选的第一原则,是“可以理解”的。
   
   随着中国崛起逐渐成为这个世界的头等重大事件,围绕中国的轰动性和争议性会比黄金和石油价格有更稳定的上涨,对一些人和组织来说,它有现实的投资价值。可以预期,未来与中国“对抗”的人和行为种类会不断增加,至少在一部分情况下,这种“对抗”的意识形态性质会降低,或者蜕变成一种表面的东西,而利益的驱动因素将越来越强。
   
   中国国内的“异见人士”近两年受到的西方声援是空前的,西方的各种奖项都在向这些他们并不熟悉的中国人开放。一个中国的“政治反叛者”在西方“被获奖”,这几乎成了“样板戏”。说它是“样板戏”,是因为获奖者的“事迹”,以及颁奖者的颂扬,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的。
   
   一个特殊的利益损补机制似乎在形成:突出的“异见人士”在中国受到法律制裁,个别的坐了牢。但他们在西方名声大振,并获得西方的奖金和其他经济支持。由于从事对抗性政治活动的人身风险比早些年低多了,而各种直接的或潜在的收益却呈上升趋势,“异见人士”作为一种生存方式,开始对部分知识精英有了一定吸引力。
   
   中国“异见人士”与西方政治需求及舆论市场的需求同时形成契合,最大的推动力还是中国崛起本身。换句话说,中国“异见人士”在西方走红,完全是中国巨大经济及社会成就的副产品。中国的发展既制造了强大的正面因素,也制造了其内部某些对立性因素的成长,这或许是中国社会多元化的必然经历吧。
   
   必须指出,西方对中国这样的国家采用支持“异见人士”的策略,最初能获得政治效果的性价比非常高。但久而久之,这样的效果会递减。除了这种方法被用得太滥,还因为它的政治倾向性过于明显。近年来,西方颁给中国人的各种“人权奖”,几乎全部给了对抗中国政治体制的人,而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同时对看得见摸得着的人权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人,一个在西方获奖的也没有。这使得西方的这类“人权奖”,完全成了“对抗中国政治体制奖”。
   
   要在西方出名,你就在中国做一个二三流的艺术家,或者在知识界有个二三流的位置,然后你就猛烈抨击中国政治体制,越猛烈越好,当然,最好你有意触犯中国法律而坐几天牢。这样西方舆论发现你的概率极高,说不准哪天你就会中一个“大奖”。这就是西方“样板戏”发给中国人的节目说明单。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1/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