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北京与文明世界“核心利益”冲突——谁是被冲垮的下一个?]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北京与文明世界“核心利益”冲突——谁是被冲垮的下一个?

   
    继2005年《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白皮书首度推出6年之后,今年9月6日上午,中国政府再次发表《和平发展白皮书》,以官方书面形式界定当今中国的“六项核心利益”:“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如此以国家名义发布的“六项核心利益”,其实质就是一条: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政治制度、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都是为确保中共执政地位永远不变,即中共党主《宪法》确立的维持一党专政制度,就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所在。这是中共首次以“核心利益”表述的永远垄断执政权力不容挑战的最新宣言。
   
    金字塔尖的少数人“核心利益”
   

    中国共产党主导的“宪法”,实际上并不是宪政文本,而是政治修饰专政的文本。这种政治制度事实上已经滑入了集权、专权乃至极权的歧途。自中国文革发生统治危机,开始“改革开放”至今,国家无论经济上如何发展,中南海政治上却坚守“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明确宣示绝不“还权于民”。这就如同清末“君主立宪”时,陷于重重执政危机的满清皇权,也是打着改革之名,搞出个《钦定宪法大纲》,其中君上大权竟有14条之多,囊括了立法、行政、司法各权,不仅确立了皇帝至高无上,永世不可撼动的地位,也确定了专制政府的属性。当时的钦定宪法“核心利益”就是两条,可为今天的一面镜子:“1、皇帝统治大清帝国,万世一系,永永尊戴;2、君上神圣尊严,不可侵犯”此两条就是要把皇权的绝对尊严和地位用宪法条文确定下来。所谓立宪,也就是借助“立法”来坚持无限皇权永世不变而已。
    如今,所有13亿中国人都非常清楚,中共建制后制定《宪法》至今60多年,一直在“零运行”,没有任何一个《宪法》的法律执行与裁判机构,也从来没有审判或审议过任何一例违宪案件。《宪法》在社会实践中所能兑现的唯有一条,即“坚持党的绝对领导”。而“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最核心的却是中南海权力金字塔尖的少数人“核心利益”。在这个党国一体的国家,党控制政府,操纵公检法,可以凌驾于宪法之上。中南海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何曾考虑过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呢?“六四”百万之众街头和平表达,少数人可以为了确保其执政利益的“大局稳定”,动用坦克碾过天安门,而且至今都振振有辞,“理直气壮”。现在官方又用“白皮书”形式,公然将如此“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列为 “核心利益”,将执政党的“最高利益”置于国家发展利益的首位。党魁胡锦涛曾在60周年国庆庆典的讲话中,对如此执政观逻辑排序表达得十分清楚: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人民万岁。即党为先、国为次、民最后,由此也分明揭示了中共“核心利益”的价值取向。
   
    从“核心价值”到“核心利益”
   
    中国官方倡导“改革”30年多年来,仍在沿用政党集权体制——执政利益集团合伙垄断权力,始终处于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即超然公众意志之上,强加给社会以不容怀疑,不容制约,更不容改变的绝对领导权。这种“党主国家”体制,从表面看也承认宪法权威,党的意志也是借助“立法机关”使之形式合法化,并通过行政机关付诸实施。但实质上由于一切要服从党的绝对领导与安排,大权独揽,“法出于我”,公民根本无权决定自己的政治代表和行政首长,不允许媒体开放、言论自由和异见组织存在。因此它不过是背离世界主流价值的中国特色“核心利益”而已。
   
    记得前年,新华网曾刊登,一向被视为中南海意识形态风向标的高端杂志《求是》第11期署名秋石《坚定不移地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文章。文章指出,坚决抵制各种错误和腐朽思想的影响,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广大群众深刻把握和自觉认同,真正成为社会精神生活的主旋律。文章声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内容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制度在价值层面的本质规定。该文火药味十足地竖起了反对在中国确立“普世价值”的旗帜,随后国内官方媒体发起了一系列地围剿“普世价值”攻击战,但却遭遇到一首积聚民愤的《草泥马之歌》风靡网络的迎面阻击。该“歌”形象地揭示了中国特色的“马勒戈壁”,“是无声的中国──一个没有生命与性灵的荒漠。”如今大陆网民无人不知,草泥马这种“戈壁神兽”,已演绎成了一种时代的群体叛逆者图腾;而“草泥马”恶搞式的诙谐骂娘,竟成了当今网络民意冲击“唱红”核心价值体系主旋律的“通俗唱法”。这一精绝的民间创作能如此迅速、广泛地在网络世界得以流行与传播,不仅宣示了“民智不可侮”,更显示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网络时代,公民集体拒绝从如此“核心价值”到如此“核心利益”的行动已深入人心。
   
    当今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
   
    众所周知,当今文明世界的“核心价值”与“核心利益”主要是指:国家“主权在民”才有安全;三权分立、一人一票、确保人权与民主的宪政制度才能稳定。美国前总统布什在第二任期的就职演说中一再强调,支持世界上的民主运动、促进自由的扩展、最终结束世界上的专制制度,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核心利益”,也是美国的使命和美国的外交政策的目标。自冷战结束后,国际关系新安全观就得以流行,这就是说“民主和平论”: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因此民主制度是和平的保证;不尊重基本人权的国家,是诱发战争的祸根。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2004年的重获连任演讲中曾有如下精彩的演讲:在全球范围内推进自由,向独裁宣战。他还说:“我们获得和平的最佳途径就是把自由扩散到全世界每个角落” 。这就是当今世界的“核心利益”。
   
    21世纪的今天,“有民主才有和平”,已经成为文明世界的普遍共识和全新的“国家安全观”,这就是当今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因为“一人一票”,“权力民授”,尊重人权的民主制度,是世界和平的根本保证;而“权力枪授”,强行代表民意,不断侵犯人权的国家,是诱发战争的总祸源。正是从这一本质问题认识,决定了当今世界必须在全球范围推进非暴力民主化变革。这正是全人类的“核心利益”的需要。今天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奋力制止、讨伐反人类罪犯卡扎菲及其屠杀人民的犯罪集团,并导致其彻底垮台就是最生动、最现实的例证。
   
    两种“核心利益”对决
   
    当今世界,新旧政治文明的根本冲突,就在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与“选票箱里出政权”的两种“核心利益”对决;现代国际社会的“非暴力更替浪潮”,就是由“权力枪授”向“权力民授”过渡的民主化主旋在全球奏响。这场浪潮的非凡影响力与巨大冲击力,已经席卷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导致地球村里没有一个角落能抵抗它的诱惑。如今穆巴拉克受审了,卡达菲垮台了,“茉莉花革命”已在多个国家不断蔓延,不仅在突尼斯、埃及和平改变了政权,而且波及了拥有王室的约旦、阿拉伯世界最贫穷的也门、突尼西亚的近邻阿尔及利亚、一党独大的叙利亚、海湾的阿曼、及远在西北非的毛里塔尼亚。21世纪的今天,已经没有哪里的人民会面对“一人一票”的世界生态,甘心置身事外,永远由“枪杆子政权”被代表,被愚弄。这就是2011年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让“茉莉花飞”的所以然。
   
    谁是被冲垮的下一个?
   
    现代社会的政治伦理已经确立:政府之正当权力,来之于选票箱,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产生的。于是,“公民同意”便成为解释国家权力来源政治正当性的基石。因而,任何企图以民族性、文化性、特色性,拒绝“一人一票”“每票等值”原则,要独家垄断权力的特色“核心利益”,注定要在与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冲突中被一个一个地击垮。如今,民主作为一种世界性潮流,已经成为各国普遍接受的有关政府构成方式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无论何种意识形态都不可能找到遏制和抗拒它的理由与方法。
   
    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在没有一票反对情况下,通过1973号“人道主义干预”决议,这正是对所有专制国家“核心利益”的一次通缉。在国际社会长期高喊“人权是内部事务”及“不干涉内政”陈词滥调的北京当局,这次却遭到“人权高于与主权”的新文明时代潮流的集体摒弃。北京因担心再度被国际社会孤立,沦为卡扎菲同类而声名狼藉,不得不对联合国1973号决议投弃权票,以确保其顺利通过。然而,在此项联合国决议执行中,北京却又基于其“核心利益”,专窥国际联军空袭卡扎菲把柄,无限放大“灾难后果”,并大肆渲染利比亚官方造假的平民伤亡数字,以对国际社会“人道主义干预”妖魔化,对执行联合国决议的正义之师大踩脚后跟,然而其阴阳手法形成的“中国声音”,反被文明世界主流彻底边缘化。今天,北京面对卡扎菲政权轰然倒台和欧美、阿拉伯联盟等世界各国纷纷宣布承认利比亚反对派的现实,处境孤立、立场尴尬,不得不再次转风使舵,抛弃卡达菲。这个事件,标志着北京“核心利益”与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冲突,而此次北京政府被迫承认其一直敌视的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是利比亚执政当局和利比亚人民的代表,再一次印证了其实北京“核心利益”毫无底线,并注定终将成为被文明世界“核心利益”冲垮的下一个。
(2011/09/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