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李芳敏144000
·中國第一個女總統..鳳姐 ^-^
·中國第一個女總統鳳姐 :我不要与别人雷同,我要独一无二。^-^
·中國第一個全民快乐的女總統罗玉凤(鳳姐) ^-^
·中國第一個全民快乐的女總統罗玉凤(鳳姐)富一个國家 ^-^
·黑暗之災.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向天舉手,使黑暗臨到埃及地,這黑暗是可以
·那些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倒要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投入地獄裡的。
·Latest Earthquakes in the World - Past 7 days
·雷泰古博 - 你是台灣人嗎?
·給中国的情書-刺向公権力的剔骨刀
·悔改与赦罪(上)
·蛙災.3河裡必滋生青蛙;青蛙必上來
·史学家:圣雄甘地常与裸女睡觉挑战自制力
·冰島火山噴發 歐盟算是痛到心里去了
· 蓋茨懸賞一
·悬赏一亿。一亿是多少錢?你的懸賞金是多少?^-^
·投資中國必讀, 九評共產黨。一本震撼全球華人的書, 一本正在解體共產黨的書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以暴力:反自然和反人性的邪靈
·【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靠了其無比邪惡的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把一個外來邪靈強加給了中國人民。
·【九評之三】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文化大革命—邪靈附體
·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與人鬥,滅絕人性
·【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走出中共恐怖阴影, 做个自由的中国人。
·【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
· 【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
·完全摆脱共产党幽灵的恐怖,做一个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的人。
·中國國民黨:反共復國歌 。民主進步黨:台灣愛國歌曲-國家台灣是咱的,咱才是國家的主人 。
·誰是二奶腐敗學的政府官员老公?
·二奶腐敗學 -情婦,二奶已經成為中共狗官場身份的重要標誌,
·曹長青:進入《漢語詞典》的二奶
·“包二奶”的法与经济学分析與另類消費
·丁学良:对付腐败和特权的四种办法
·
·【中國觀察】第十七期 黨政機關大院怎麼成了寡婦村
·查二奶:确定贪官审查对象的简单有效方法之一
·若是人人不甘心做奴隸,對付強勢抱拚命的決心,強勢決難得逞,自然會絕跡。
·39 法老對約瑟說:"神既然把這事指示了你,就再沒有人像你這樣有見識有智慧了。
·Nim's Island
·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
·世界上所有的核武器發射,有哪一類不是交給了電腦控制的?
·余致力國民革命,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孙中山先生的信仰: 诚如孙中山先生的哲嗣孙科博士于其家书中说:“父离世前一日,自证我本基督徒,与魔鬼奋斗,四十余年,尔等亦当如是奋斗,更当信仰上帝。”
·加州為排華案表道歉 華人政壇影響力增 zt
·殷德义:债,总还是要还的。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没有理由再继续蒙昧下去,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揭开蒙蔽他们双眼的那块黑布,让他们看清这个国家,到底是什么模样。
·那些被關押在中國監獄的人,活著從監獄出來,上帝不能使用他們了啊!
·一只活生生的小母狗勝過一只死了的母老虎 ^ - ^
·末代皇帝溥儀后裔貝怡竟成香港當紅模特,滿清皇朝后裔--愛新覺羅.貝怡!真是時代不同了,要在100多年前,看到格格這么多肉,不砍頭也得挖眼了吧!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洗腦與監控──溥儀晚年生活解讀(圖)
·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風流往事, 溥儀眼中的婉容。
·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風流往事, 婉容兩個情人的最后結局
·末代皇帝-溥儀, 清遜帝, 英文名亨利,滿族。
·你可殺狐狸精。你可殺小蜜狐狸精。^-^
·8這樣看來,差派我到這裡來的,不是你們,而是神。他立我作法老之父,作他全家之主,又作全埃及地的首相。
·火山噴發, 龍捲風, 大火
·孔子撒但只附著在刘宗正中共哈巴狗,中共狗官,所有中共哈巴狗狗身上
·蛇刘宗正中共哈巴狗才是真正的龍的傳蛇!!!!
·奴才, when God ask 驯服于神? God want human being自由平等!
·[世界人权宣言] 人權第一條;我們天生自由而且平等 。
·人權第二條;不要有差別待遇, 人權第四條:不要有奴役制度
·人權第五條:沒有折磨 , 人權第六條:不管你到哪裡,你都有權利 . 人權第七條:法律之前:我們都是平等的
·兔規則一 - 你不碰我..我不碰你,如果你碰我....我殺了你的孩子!
·現在我想贏!!!
·現在我要贏!!!
·現在我只要贏!!!
·現在我只要贏!!!
·如果中共孽哈巴狗, 中共狗官 & 中共孽哈巴狗邪惡媒體碰中國人民.. 中國人民殺了中共孽哈巴狗, 中共狗官 & 中共孽哈巴狗邪惡媒體的孩子!
·8 最後,魔鬼帶耶穌上了一座極高的山,把世界各國和各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 9 並且對他說:“你只要跪下來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給你。” 10 但耶穌說:“撒但,走開!經上記著:‘當拜主你的 神,單要事奉他。’” 11 於是魔鬼離開了耶穌,有天使前來服事他。
·Education:人權第八條;你的人權受到法律保護, 人權第九條;沒有不公平的拘留, 人權第十條;審判的權利
·Education:人權第十一條;直到被證明有罪之前,我們都是清白的. 人權第十二條:隱私的權利 ,人權第十三條:行動的自由
·Education:人權第十四條:尋求安全居所的權利 ,人權第十五條:有國籍的權利.人權第十六條:婚姻與家庭 .人權第十七條:擁有屬於你自己
·八成五民众 不知「人权」为何物。 1948年的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在法國巴黎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因此,人权促进会希望教育部能重新检讨教科书的编排内容,将人权知识纳入基本教材,让学童从小就建立保障人权的观念,真正落实人权立国。
·妇女权利, 婦女權利
·兒童權利公約。甚麼是兒童權利?
·[转贴] 为什么要尊重动物权利?
·世界人權宣言
·聯合國:世界人權仍飽受威脅
·人類消失後的世界 - 重生的地球
·大隕石衝擊地球, 人類滅亡 ? 最可怕不是天災是人禍! 是誰的錯?
· 解放军和狗是一样的! 解放军 和 狗!
·台视新闻 1989/06/04 政府当局镇压行动回顾
·一有惨案,媒体人主张封锁新闻,知识分子主张放弃程序正义,咒骂理智成为风气
·杀共產黨人的孩子案消息会被封锁 / 凶杀案(?)消息会被封锁
·捉姦實錄
·捉姦實錄
·门徒会把共產黨公安机关比喻为圣经中的蝗虫,主张与共產黨政权、五毛社会争战.
·那時有了冰雹,冰雹與火混雜在一起,十分嚴重;埃及全地自從建國以來,未曾有過這樣的冰雹。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君王應守的條例.主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的君王啊!你們所作的該夠了吧。你們要除掉強暴和毀滅的事,施行公平和公義。不要再掠奪我子民的產業。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
·Nobody wants to be alone/lonely !! ^-^
·Nobody wants to be alone/lonely !! ^-^
·“听說過‘三條毛虫’的故事沒有?” 第三條毛虫在說謊!
· 這個審判是由國民党總統馬英九主導的政治迫害, 陳水扁從來沒有机會得到一個公平的審判。
·伊斯蘭教下跪的禮拜。
·今天的他們 ..明天的你們. 等到下一次强拆的时候,也许,受害者就是你!
·教訪民如何預防綁架,.訪民必須學會如何保護自己的家庭成員 ^ - ^
·要從根本上廢除綁架制度,改變被劫持的歷史。
·自由才是關鍵!--反思五四的“民主與科學”口號 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鬼混
    自序
    第01一部:重要人物被凶殺
    第02部:溫寶裕經歷凶殺案的經過
    第03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第04部:保安主任全然不同的說法
    第05部:降頭師大展神威
    第06部:藍絲姑娘
    第07部:意亂情迷失魂落魄
    第08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第09部:神出鬼沒降頭術
    第10部:令溫寶裕暴跳如雷的計划
    第11部:引路神虫
    第12部:溫寶裕中了降頭
    第13部:小寶做了什么?
    第14部:尖端科學探測到的巫術力量
    第15部:溫寶裕看得痴了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008.htm
   
   第八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藍絲用帶笑的聲音道:“好,我會轉告師父,我們總可以再見的。”
     溫寶裕咬了咬下唇:“如果我留下來不走,是不是可以和你在一起。”
     溫寶裕是膽大妄為慣了,他那樣說,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可是藍絲的反應,卻強烈得出乎意料之外。她雙手亂搖,臂上的金釧銀釧相碰,發出叮叮的聲響,神情惊恐:“不能,不能,這里會有极可怕的事發生——。”
     她說到這里,陡然住口,樣子更惊恐,像是剛才在無意之中,泄露了一個极大的秘密。她自然而然把手按在心口,頻頻吸气,溫寶裕還想追問究竟會有什么可怕的事發生,但是我看出,其中一定大有蹊蹺,用力拉了溫寶裕一下,搶著道:“你不能留下來,至少要先和你母親一起回去再說。”
     在這种情形下,能令得溫寶裕就范的,怕也只有拾出他的令堂大人來了。果然,溫寶裕一听得我這樣說,長歎了一聲,不再言語.神情憂郁,目光呆滯,像是遭到了莫大的打擊。
     藍絲的神情,這時也恢复了正常,我向她望去,用眼神向她詢問:是不是可以把她所謂“极可怕的事”向我們說說?
     藍絲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她略為搖了一下頭,現出的神情告訴我,最好提都不要再提這件事。
     我沒有再說什么,也沒有什么別的動作,可是卻更肯定,一定會有什么事發生,而且,一定正如她所說,是极可伯的事。
     藍絲雖然年輕,但是她來自一個對降頭術家有研究的苗峒,又是大有地位的降頭師的徒弟,不會對普通的事大惊小怪,所以,出自她口中的“极可怕”的事,一定是真正的极可怕。
     我當然對探索那种怪异的事有興趣,但如今先要做的事,是把溫家母子送回去——這也正是我兼程赶來的主要目的。
     藍絲又轉身向屋子走去,溫寶裕望著她的背影,這一次.輪到藍絲一步三回頭了,當真是回腸蕩气之至。我知道在這种情形下。催溫寶裕快些走,并無用處,所以只好耐心在旁等著。
     一直等到藍絲進了屋子(她在屋子門口的石階上。又站了足有一分鐘,這才進去的),溫寶裕才長歎一聲,向我望來。
     我早已等得火冒三千丈了,所以他居然也看出了我面色不善、沒敢再說什么。
     我望著路面,心中盤算著,在這里,要找車子,只伯還不容易。路上冷清得很,溫寶裕也看出了我的難處,居然建議:“要不要我進去,請藍絲送我們一程。”
     我吃了一惊,要是同意了他那建議,只怕這一對少年男女,更加難分難合了。所以我堅決拒絕,向前面一指:“走。”
     溫寶裕雖然不愿意,但是也只好開步走,走了不到几百步.岔路上一輛車子,飛馳而來,狂按喇叭,在我們的身邊,急剎車停下,陳耳探出頭來,叫:“謂上車。”
     我冷冷地看著他:“怎么,是想來押解我們出境?”
     陳耳歎了一聲:“衛斯理,你這人。”
     我怒,沖到他面前,拳頭在他面上晃著:“我這人怎么樣?”
     陳耳居然不躲不閃:“你這人,怎么不想想我和你通電話時,你在什么地方,身邊有什么人,我是不是能隨便說話。”
     我呆了一呆,我一點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可是這時,陳耳就算說了,我一樣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為什么在猜王和屋主人面前,不能說想說的話。
     陳耳看出了我的猶豫,打開了車門:“上車再說。”
     顯然對步行沒有興趣的溫寶裕,早已自行上了車,我也上了車,坐在陳耳的旁邊,先開口:“好像事情愈來愈神秘了,一些降頭師,鬼頭鬼腦地想干什么?”
     我是因為始終覺得猜王的神態有异,所有才順口這樣發問的,陳耳一听,臉色灰敗,聲音發顫,向我望了一眼:“你知道了多少?”
     我心中大是生疑:“一點也不知道,只是絕不明白,一個那么重要的人物,在公眾場合被殺這种事,怎么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陳耳的臉色更難看,伸手在自己臉上,重重撫摸了几次,像是想把臉皮全都搓下來一樣!
     看到他這种情形,我倒還沉得住气,知道他的心中,十分犯難,可是溫寶裕卻老實不客气,在他的身后,用力一拍他的肩頭,令得他身子震動了一下。
     溫寶裕聲大气粗:“啊,我不是凶殺的疑犯么?怎么忽然又可以自由行動了?”
     陳耳這才粗粗地歎了一聲:“根本沒有凶案了,還有什么疑凶?”
     我不明白的就是這一點,這時我知道溫寶裕不會干休,所以也懶得開口,由得溫寶裕去發問。溫寶裕嚷叫了起來:“這是什么話,明明我親眼目擊,在那酒店大堂,也不知有多少人看到過的事,怎么能說根本沒有發生過?”
     陳耳的聲音十分疲倦:“史奈大師說,他說:誰也不准再提,只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在我們這里,那就是說,這件事,就真的沒有發生過。”
     溫寶裕叫得更大聲:“史奈降頭師是什么——”
     我和陳耳都大吃一惊,雖然這時,我們是在一輛前進的車輛中,溫寶裕所說的話,不會有別人听到,可是他如果對史奈大師口出不遜,又怎能肯定史奈大師不會有神通可以知道?
     我剛想出聲阻止,料不到溫寶裕居然自動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
     (這种情形十分罕有,所以后來我追問他為什么會這樣,他的回答很有趣,也很合情理。)
     (他說,他本來确然想出口不遜的,但突然想到藍絲也是一個降頭師,不能連藍絲都得罪了,所以就自然而然住了口。)
     (愛情真偉大。)
     溫寶裕頓一頓:“史奈講了……也不能改變事實,人還是死了。”
     陳耳聳了聳肩,說出來的話,簡直惊心動魄之极,他道:“史奈大師既然這樣說了,他就能改變事實,人死了,他能叫人活回來。”
     他的語調甚至十分平淡,一點也沒有夸張的意味,可是那兩句話,令得溫寶裕那樣的人,一時之間,也目定口呆,啞口無言。
     人死了,史奈大師能令死人活回來。
     死人如果活回來了,那么,當然就不再有凶殺案了,所以,也根本不必掩飾,根本沒有凶手,一切都和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實在再簡單不過,猜王、藍絲他們,顯然早已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覺得我的問題很笨。
     而我,隨便我怎么想,我也無法想得到史奈會令死者活過來。
     根据溫寶裕的證供,那個重要人物的后腦,中了一枝鋼箭,宜貫串到前額。
     一個被利器貫串了腦部的人,在被确認為死亡之后那么久,還能活回來?
     雖然我決不敢輕視降頭術,但也難以相信它可達到這樣惊人的目的。
     溫寶裕首先叫起來:“你真的相信史奈大師有這种能力,能令死人复活?”
     陳耳的聲音苦澀:“和我相倍与否無關,他既然這樣說了,就一定做得到。”
     我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口:“他以前曾經使死人复活過,一個腦部受了那樣重傷的死人?”
     陳耳搖頭:“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令死人复活過,只知道他說了要做的事,從來沒有做不到的,不但我知道這一點,在這個國家里,上上下下,沒有人不知道。外來者或許一時不知道,但不必多久,也就會知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從倒后鏡中去看溫寶裕,只見他一臉疑惑之色。
     陳耳既然說得如此斬釘截鐵,他也就沒有什么再好問下去的了。
     沉默了好一會,我才道:“史奈大師弄走了尸体,是和煉一种十分奇特的降頭術有關?”
     當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車子正好駛到了一條小路口,陳耳一扭駕駛盤,車子就駛進了小路去。
     小路根本不是被車子行駛的,兩邊全是密密的芭蕉,一駛進去,就壓倒了不少,而陳耳卻一直把車子駛進了芭蕉叢之中,等到車子駛進了十來公尺之后,看出去,我們像是被許多綠色的怪物包圍了一樣。
     還沒有等我和溫寶裕問他為什么,他已說出了原因:“我們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會……十分駭人,把車子駛進來,不讓別人看到,在心理上,會覺得安全一些。”
     他的聲音,听得出是經過努力鎮定的結果,這就令得气氛格外神秘,我向溫寶裕一指:“是不是要先把少年朋友送回酒店去?”
     溫寶裕立時抗議:“不。”
     陳耳也道:“不,少年朋友在這件事中,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應該和我們一起討論。”
     溫寶裕一听,立時現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來。我道:“好,我們要討論的是什么?”
     陳耳壓低了聲音——雖然我相信他就算大聲吼叫也不會有人听到:“你怎么會問剛才那個問題的?你對降頭術有研究?”
     我搖頭:“不,我是猜測的,因為猜王在听到了尸体被史奈大師弄走之后,反應十分怪,還有一些不是很明白的講話。”
     陳耳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把當時的情形,詳細說一說,我就把當時的情形,從那一男一女出現說起。
     (陳耳在我提及那一男一女時,曾發出“啊”地一下低呼聲:“這一雙男女之間,有著凄迷之极的故事,降頭術使一個美麗的女子,變得恐怖無比。”)
     (溫寶裕插了一句口,這小子的思緒,天馬行空,不受拘束,想到哪里是哪里,他陡然問:“我真弄不借,她變得恐怖,他弄瞎了自己的眼睛,怎么就可以相處了?那是一种什么樣的恐怖?”)
     (陳耳居然回答他:“很難明白,總之是在触覺上沒有什么變化,但在視覺上卻可怖莫名的那一類。”)
     (溫寶裕還想說什么,我不耐煩起來:“原振俠醫生見過那女子中了‘鬼臉降’之后的恐怖情形。好奇心那么強烈,不必亂猜,問問他好了。”)
     (溫寶裕還是咕峨了一句:“自己猜出來的,才有味道。”)
     等我把經過說完,陳耳的面色,更是難看之极,汗水涔涔,過了好一會,才自他的口中,吐出四個字來:“太可怕了。”然后,過了一分鐘,他又重复:“太可伯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