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李芳敏144000
·哈巴谷書2:1我要站在哨崗,立在城樓,留心看耶和華在我裡面說甚麼,怎樣使
·詩篇139:16我未成形的身體,你的眼睛早已看見;為我所定的日子,我還未度過
·Testing
·“所以,耶和華這樣說:‘你們各人沒有聽從我,向兄弟、同胞宣告自由;看哪
·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對王說:“為甚麼讓這條死狗咒罵我主我王呢?讓我過去,
·23亞希多弗見自己的謀略不被採納,就預備了驢子,起程往本城自己的家去。他
·20大地
·歷代志上1:8含的兒子是古實、埃及、弗和迦南。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
·17有一天,耶穌正在教導人,法利賽人和律法教師也坐在那裡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15“我必把合我心意的牧人賜給你們,他們要用知識和智慧牧養你們。
·1 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2 “人子啊,你要審判嗎?你要審判這流人血的城嗎
·42 那非利士人觀看,看見了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紀還輕,面色紅潤,外貌英俊
·1耶利米向眾民說完了耶和華他們的神吩咐他的一切話,就是耶和華他們的神差
·4雖然我不斷差遣我的僕人眾先知到你們那裡去,說:你們千萬不可行我所恨惡,這
·1亞哈斯登基的時候,是二十歲;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十六年.他不像他的祖先大衛一
·9 耶弗他對基列的長老說:“如果你們帶我回去,攻打亞捫人,耶和華把他們交
·33耶和華對摩西說:34“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十五日是住棚節,要在耶和華面
·1以色列的長子流本的兒子如下(流本雖然是長子,但是因為他玷污了他父親的
·17大衛出去迎見他們,對他們說:“你們若是存著和平的心到我這裡來幫助我,我
·15人點了燈,不會放在量器底下,而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人。
·1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座金像,高二十七公尺,寬三公尺,
·15但他的名聲卻越發傳揚出去,成群的人來聚集,要聽道,並且要使他們的疾病痊
·18但從口裡出來的,是發自內心,才會使人污穢.19因為從心裡出來的,有惡念、
·9 “我的子民哪!你要聽,我要勸戒你:以色列啊!但願你肯聽從我.10 在你中間
·5你不曉得風的路向,不知道骨頭如何在孕婦胎中形成,照樣,創造萬物之神的作為
·14我們為甚麼坐著不動呢?你們要集合起來,我們要進入堅固的城裡去,在那裡
·17 “人子啊!主耶和華這樣說:你要對各類的飛鳥和田野的走獸說:‘你們集
·1但願你像我的兄弟,像吃我母親奶的兄弟。這樣,我在外面遇見你,就可以吻
·4我觀望,看見有狂風從北方颳來,並有一塊閃耀著火燄的很大的雲,雲的周圍有光
·12奏知大王:從你那裡上到我們這裡來的猶大人,已經到了耶路撒冷這座叛逆和
·28米該雅說:“如果你真的可以平平安安回來,那麼耶和華就沒有藉著我說話了
·18於是他們進王宮見希西家王,說:“我們已經把整個耶和華的殿、燔祭壇和壇
·1撒母耳拿了一瓶膏油,倒在掃羅的頭上,又與他親嘴,說:“耶和華不是已經
·36到了獻晚祭的時候,以利亞先知近前來,說:“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 
·23耶和華對摩西說:24“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初一,你們必須完全休歇,要
·23耶和華對摩西說:24 “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初一,你們必須完全休歇,
·28下雨的日子,雲中彩虹的樣子怎樣,環繞他的光芒的樣子也怎樣。這就是耶和
·18我實在告訴你們,就算天地過去,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會廢去,全部都要成就
·26現在我下令,我所統治的全國人民都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戰兢恐懼。“他是永
·3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 神啊!在你的祭壇那裡,麻雀找到了住處,燕子
·以西結書 28:17 你因自己的美麗心裡高傲,又因你的光彩敗壞了你的智慧。所
·3所羅門建造神殿宇的根基是這樣:按古時的尺寸,長二十七公尺,寬九公尺。2
·10最後,你們要靠主的大能大力,在他裡面剛強。11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1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2 “要孝敬父母,使
·6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個兒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
·6我因悲歎而疲憊,我夜夜流淚,把床漂起,把床榻浸透。7 我因愁煩眼目昏花
·10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把你從埃及地領出來。你要大大張口,我就要給它充滿
·3我向我特選的軍兵下了命令;我也呼召了我的勇士,就是那些驕傲自誇的人,
·4聽啊!山上有喧嘩的聲音,好像是眾多的人民;聽啊!有多國的人的嘈雜聲,
·5他勇敢地遵行耶和華的道路,並且從猶大地中除掉邱壇和亞舍拉。6他勇敢地遵
·11耶和華啊,尊大、能力、榮耀、勝利和威嚴,都是你的;因為天上地下的萬有
·15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們的列祖一樣;我們在世上的日子好像
·13我們的神啊,現在我們要稱頌你,讚美你榮耀的名。14我算甚麼?我的人民又
·17我的神啊,我知道你察驗人心,喜悅正直;至於我,我以正直的心甘願奉獻這
·20大衛對全體會眾說:“你們應當稱頌耶和華你們的神。”於是全體會眾就稱頌
·10所以大衛在全體會眾面前稱頌耶和華,說:“耶和華我們的祖先以色列的神,
·22那一天,他們十分喜樂地在耶和華面前吃喝。他們再次表示擁立大衛的兒子所
·25耶和華使所羅門在以色列眾人面前非常尊大,又賜給他君王的威嚴,勝過在他
·19求你賜給我的兒子所羅門專一的心,謹守你的誡命、法度和律例,作成這一切
·9人民因這些人自願奉獻而歡喜,因為他們一心樂意奉獻給耶和華,大衛王也非
·1大衛王對全體會眾說:“我的兒子所羅門,是 神所揀選的,現在還年幼識淺
·16耶和華我們的神啊,我們預備的這一切財物,要為你的聖名建造殿宇,都是從
·5金子做金器,銀子做銀器,以及匠人手所作的各樣巧工。今日
·6於是各家族的領袖、以色列各 支派的領袖、千夫長、百夫長和管理王的事務的
·3不但這樣,因我愛慕我 神的殿,就在我為建造聖殿預備的一切以外,又把我
·7為了神殿裡的需用,他們奉獻了金子一百七十多公噸,銀子三百四十多公噸,
·28大衛年紀老邁,壽數滿足,享盡富足和尊榮才去世;他的兒子所羅門接續
·26耶西的兒子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27 大衛作王統治以色列的日子共四十年;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
·1你們應該效法我,好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4你要以耶和華為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6 他必使你的公義好像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不要因那凡事順利的,和那惡謀
·Jerusalem was the capital of the Jewish people before Mohammed
·10再過不久,惡人就不存在了;你到他的地方尋找,也找不到。
·11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2 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遭報的日子快要
·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
·18耶和華眷顧完全人在世的日子,他們的產業必存到永遠。19 在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24 他雖然跌跤,卻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26
·: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
·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33 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
·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 23正如主的律法所記:「所有頭生的男孩,都當稱為聖歸給主。」24又照著主
· 1那時,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 2這是第一
· 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7生了頭胎兒子,用布包著,放在馬
·10天使說:「不要怕!看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於萬民的: 11今天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12你們要找到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13忽然有一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鬼混
    自序
    第01一部:重要人物被凶殺
    第02部:溫寶裕經歷凶殺案的經過
    第03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第04部:保安主任全然不同的說法
    第05部:降頭師大展神威
    第06部:藍絲姑娘
    第07部:意亂情迷失魂落魄
    第08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第09部:神出鬼沒降頭術
    第10部:令溫寶裕暴跳如雷的計划
    第11部:引路神虫
    第12部:溫寶裕中了降頭
    第13部:小寶做了什么?
    第14部:尖端科學探測到的巫術力量
    第15部:溫寶裕看得痴了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008.htm
   
   第八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藍絲用帶笑的聲音道:“好,我會轉告師父,我們總可以再見的。”
     溫寶裕咬了咬下唇:“如果我留下來不走,是不是可以和你在一起。”
     溫寶裕是膽大妄為慣了,他那樣說,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可是藍絲的反應,卻強烈得出乎意料之外。她雙手亂搖,臂上的金釧銀釧相碰,發出叮叮的聲響,神情惊恐:“不能,不能,這里會有极可怕的事發生——。”
     她說到這里,陡然住口,樣子更惊恐,像是剛才在無意之中,泄露了一個极大的秘密。她自然而然把手按在心口,頻頻吸气,溫寶裕還想追問究竟會有什么可怕的事發生,但是我看出,其中一定大有蹊蹺,用力拉了溫寶裕一下,搶著道:“你不能留下來,至少要先和你母親一起回去再說。”
     在這种情形下,能令得溫寶裕就范的,怕也只有拾出他的令堂大人來了。果然,溫寶裕一听得我這樣說,長歎了一聲,不再言語.神情憂郁,目光呆滯,像是遭到了莫大的打擊。
     藍絲的神情,這時也恢复了正常,我向她望去,用眼神向她詢問:是不是可以把她所謂“极可怕的事”向我們說說?
     藍絲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她略為搖了一下頭,現出的神情告訴我,最好提都不要再提這件事。
     我沒有再說什么,也沒有什么別的動作,可是卻更肯定,一定會有什么事發生,而且,一定正如她所說,是极可伯的事。
     藍絲雖然年輕,但是她來自一個對降頭術家有研究的苗峒,又是大有地位的降頭師的徒弟,不會對普通的事大惊小怪,所以,出自她口中的“极可怕”的事,一定是真正的极可怕。
     我當然對探索那种怪异的事有興趣,但如今先要做的事,是把溫家母子送回去——這也正是我兼程赶來的主要目的。
     藍絲又轉身向屋子走去,溫寶裕望著她的背影,這一次.輪到藍絲一步三回頭了,當真是回腸蕩气之至。我知道在這种情形下。催溫寶裕快些走,并無用處,所以只好耐心在旁等著。
     一直等到藍絲進了屋子(她在屋子門口的石階上。又站了足有一分鐘,這才進去的),溫寶裕才長歎一聲,向我望來。
     我早已等得火冒三千丈了,所以他居然也看出了我面色不善、沒敢再說什么。
     我望著路面,心中盤算著,在這里,要找車子,只伯還不容易。路上冷清得很,溫寶裕也看出了我的難處,居然建議:“要不要我進去,請藍絲送我們一程。”
     我吃了一惊,要是同意了他那建議,只怕這一對少年男女,更加難分難合了。所以我堅決拒絕,向前面一指:“走。”
     溫寶裕雖然不愿意,但是也只好開步走,走了不到几百步.岔路上一輛車子,飛馳而來,狂按喇叭,在我們的身邊,急剎車停下,陳耳探出頭來,叫:“謂上車。”
     我冷冷地看著他:“怎么,是想來押解我們出境?”
     陳耳歎了一聲:“衛斯理,你這人。”
     我怒,沖到他面前,拳頭在他面上晃著:“我這人怎么樣?”
     陳耳居然不躲不閃:“你這人,怎么不想想我和你通電話時,你在什么地方,身邊有什么人,我是不是能隨便說話。”
     我呆了一呆,我一點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可是這時,陳耳就算說了,我一樣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為什么在猜王和屋主人面前,不能說想說的話。
     陳耳看出了我的猶豫,打開了車門:“上車再說。”
     顯然對步行沒有興趣的溫寶裕,早已自行上了車,我也上了車,坐在陳耳的旁邊,先開口:“好像事情愈來愈神秘了,一些降頭師,鬼頭鬼腦地想干什么?”
     我是因為始終覺得猜王的神態有异,所有才順口這樣發問的,陳耳一听,臉色灰敗,聲音發顫,向我望了一眼:“你知道了多少?”
     我心中大是生疑:“一點也不知道,只是絕不明白,一個那么重要的人物,在公眾場合被殺這种事,怎么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陳耳的臉色更難看,伸手在自己臉上,重重撫摸了几次,像是想把臉皮全都搓下來一樣!
     看到他這种情形,我倒還沉得住气,知道他的心中,十分犯難,可是溫寶裕卻老實不客气,在他的身后,用力一拍他的肩頭,令得他身子震動了一下。
     溫寶裕聲大气粗:“啊,我不是凶殺的疑犯么?怎么忽然又可以自由行動了?”
     陳耳這才粗粗地歎了一聲:“根本沒有凶案了,還有什么疑凶?”
     我不明白的就是這一點,這時我知道溫寶裕不會干休,所以也懶得開口,由得溫寶裕去發問。溫寶裕嚷叫了起來:“這是什么話,明明我親眼目擊,在那酒店大堂,也不知有多少人看到過的事,怎么能說根本沒有發生過?”
     陳耳的聲音十分疲倦:“史奈大師說,他說:誰也不准再提,只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在我們這里,那就是說,這件事,就真的沒有發生過。”
     溫寶裕叫得更大聲:“史奈降頭師是什么——”
     我和陳耳都大吃一惊,雖然這時,我們是在一輛前進的車輛中,溫寶裕所說的話,不會有別人听到,可是他如果對史奈大師口出不遜,又怎能肯定史奈大師不會有神通可以知道?
     我剛想出聲阻止,料不到溫寶裕居然自動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
     (這种情形十分罕有,所以后來我追問他為什么會這樣,他的回答很有趣,也很合情理。)
     (他說,他本來确然想出口不遜的,但突然想到藍絲也是一個降頭師,不能連藍絲都得罪了,所以就自然而然住了口。)
     (愛情真偉大。)
     溫寶裕頓一頓:“史奈講了……也不能改變事實,人還是死了。”
     陳耳聳了聳肩,說出來的話,簡直惊心動魄之极,他道:“史奈大師既然這樣說了,他就能改變事實,人死了,他能叫人活回來。”
     他的語調甚至十分平淡,一點也沒有夸張的意味,可是那兩句話,令得溫寶裕那樣的人,一時之間,也目定口呆,啞口無言。
     人死了,史奈大師能令死人活回來。
     死人如果活回來了,那么,當然就不再有凶殺案了,所以,也根本不必掩飾,根本沒有凶手,一切都和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實在再簡單不過,猜王、藍絲他們,顯然早已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覺得我的問題很笨。
     而我,隨便我怎么想,我也無法想得到史奈會令死者活過來。
     根据溫寶裕的證供,那個重要人物的后腦,中了一枝鋼箭,宜貫串到前額。
     一個被利器貫串了腦部的人,在被确認為死亡之后那么久,還能活回來?
     雖然我決不敢輕視降頭術,但也難以相信它可達到這樣惊人的目的。
     溫寶裕首先叫起來:“你真的相信史奈大師有這种能力,能令死人复活?”
     陳耳的聲音苦澀:“和我相倍与否無關,他既然這樣說了,就一定做得到。”
     我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口:“他以前曾經使死人复活過,一個腦部受了那樣重傷的死人?”
     陳耳搖頭:“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令死人复活過,只知道他說了要做的事,從來沒有做不到的,不但我知道這一點,在這個國家里,上上下下,沒有人不知道。外來者或許一時不知道,但不必多久,也就會知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從倒后鏡中去看溫寶裕,只見他一臉疑惑之色。
     陳耳既然說得如此斬釘截鐵,他也就沒有什么再好問下去的了。
     沉默了好一會,我才道:“史奈大師弄走了尸体,是和煉一种十分奇特的降頭術有關?”
     當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車子正好駛到了一條小路口,陳耳一扭駕駛盤,車子就駛進了小路去。
     小路根本不是被車子行駛的,兩邊全是密密的芭蕉,一駛進去,就壓倒了不少,而陳耳卻一直把車子駛進了芭蕉叢之中,等到車子駛進了十來公尺之后,看出去,我們像是被許多綠色的怪物包圍了一樣。
     還沒有等我和溫寶裕問他為什么,他已說出了原因:“我們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會……十分駭人,把車子駛進來,不讓別人看到,在心理上,會覺得安全一些。”
     他的聲音,听得出是經過努力鎮定的結果,這就令得气氛格外神秘,我向溫寶裕一指:“是不是要先把少年朋友送回酒店去?”
     溫寶裕立時抗議:“不。”
     陳耳也道:“不,少年朋友在這件事中,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應該和我們一起討論。”
     溫寶裕一听,立時現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來。我道:“好,我們要討論的是什么?”
     陳耳壓低了聲音——雖然我相信他就算大聲吼叫也不會有人听到:“你怎么會問剛才那個問題的?你對降頭術有研究?”
     我搖頭:“不,我是猜測的,因為猜王在听到了尸体被史奈大師弄走之后,反應十分怪,還有一些不是很明白的講話。”
     陳耳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把當時的情形,詳細說一說,我就把當時的情形,從那一男一女出現說起。
     (陳耳在我提及那一男一女時,曾發出“啊”地一下低呼聲:“這一雙男女之間,有著凄迷之极的故事,降頭術使一個美麗的女子,變得恐怖無比。”)
     (溫寶裕插了一句口,這小子的思緒,天馬行空,不受拘束,想到哪里是哪里,他陡然問:“我真弄不借,她變得恐怖,他弄瞎了自己的眼睛,怎么就可以相處了?那是一种什么樣的恐怖?”)
     (陳耳居然回答他:“很難明白,總之是在触覺上沒有什么變化,但在視覺上卻可怖莫名的那一類。”)
     (溫寶裕還想說什么,我不耐煩起來:“原振俠醫生見過那女子中了‘鬼臉降’之后的恐怖情形。好奇心那么強烈,不必亂猜,問問他好了。”)
     (溫寶裕還是咕峨了一句:“自己猜出來的,才有味道。”)
     等我把經過說完,陳耳的面色,更是難看之极,汗水涔涔,過了好一會,才自他的口中,吐出四個字來:“太可怕了。”然后,過了一分鐘,他又重复:“太可伯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