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盧克盯著我:“看得懂嗎?”我有點冒火,放下X光照片,取出了一張照片來,直送到他的面前:“這個,你看得懂嗎?”盧克瞪大了眼:“這是什么?”我“哼”地一聲,說道:“就算我解釋給你听,你也不懂!那兩張X光片,你一解釋,我就會懂,人各有他的知識,你不必因為有了一點專業知識就盛气凌人!”]]
李芳敏144000
·zt 子魂魄兮為鬼雄(老年屈原的領悟)- 聽聽歷史,找回自己─跟耶穌做朋友
·出埃及記20:17“不可貪愛你鄰舍的房屋;不可貪愛你鄰舍的妻子、僕婢、牛驢
·道可道,非常道 zt
·‘不可貪愛你鄰舍的妻子;不可貪圖你鄰舍的房屋、田地、僕婢、牛驢和你鄰舍
·公平 1.fair; just; impartial; equitable 2.equity; justice 3.with no
·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因為妄稱耶和華的名的,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
·佛口蛇心 解释:话虽说得好听,心肠却极狠毒。比喻嘴甜心毒.
·“你為甚麼忿怒呢?你為甚麼垂頭喪氣呢?你若行得好,豈不可以抬起頭來嗎?你若
·列王紀上4:33他講論草木,他也講論走獸、飛禽、爬蟲和魚類。
·白素道:“我是說,人在變了,變得越來越不像人,越來越像野獸。
·蔣品超:中國政體,權利就是腐敗 zt
·人之不幸,沦为性奴;民之不幸,沦为国奴。zt
·詩篇55:9主啊!擾亂惡人的計謀,使他們的意見分歧,因為我在城中看見了強暴和
·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中,要像太陽一樣的照耀。有耳的,就應當聽。
·看哪!耶和華必在火中降臨,他的戰車好像旋風;他要以猛烈的怒氣施行報應,用火
·撒母耳記上13:14但現在你的王位必不長久,耶和華已經為自己找到一個合他心
·這邊有人的臉向著棕樹,那邊有獅子的臉向著棕樹。全殿周圍的雕刻都是這樣。
·聖靈明明地說,日後必有人離棄信仰,跟從虛謊的邪靈和鬼魔的教訓。
·耶利米書1:4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5“我使你在母腹中成形以先,就認識你;
·你在暗中行了這事,我卻要在所有以色列人面前,在光天化日之下行這事報應你
·“如果不喜欢马来文就回去中国”、“你们就像妓女”!!!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那撒在好土裡的,就是人聽了道,又明白了,結出果實來,有一百倍的,有六十
·歷代志下29:21他們牽來了七頭公牛、七隻公綿羊、七隻羊羔和七隻公山羊,要
·如果你不高兴,你可以出去,无论是是否是一名科学家或爱因斯坦在世,巫统不
·詩篇58:1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你們真的按照正直審判世人嗎?
·流氓卻像荊棘被丟棄,人不敢用手拿它.人要碰它,必須帶備鐵器和槍桿,他們要在
·律法的出現,是要叫過犯增多;然而罪在哪裡增多,恩典就更加增多了.
·箴言28:11財主自以為有智慧,聰明的窮人卻能看透他。
·以西結書47:23將來無論在哪一支派裡,若有外族人寄居,你們就要在那裡把他的
·馬來西亞: 看到马华党员在表演猴子戏,有什么素质的党员,就有什么素质的党!
·又囑咐他們不可替他張揚.這就應驗了以賽亞先知所說的:“看哪!我所揀選的僕
·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人子啊!如果一國行了不忠的事得罪我,我就必伸手攻
·9那時,這河流過的地方,所有滋生的動物都可以存活。這水流到哪裡,哪裡就
·基路伯和棕樹相間並排,每個基路伯都有兩個臉孔。
·好奪回以色列家的心.他們眾人因自己的偶像,與我疏遠。
·詩篇139:6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理解的;高超,是我不能達到的。
·我雖然為他們寫了律法萬條,他們卻看作是為外族人寫的,與他們毫無關係一般
·耶穌知道他們的心思,就對他們說:“如果一個國家自相紛爭,就必定荒涼;一城一
·i just know that 猿猴刘宗正Hugo can get marriage to a real 猿猴
·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
·求你把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把我帶在你臂上如戳印;因為愛情像死亡一般的堅
·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王
·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復
·你們中間凡是他的子民,願神與他同在的,都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
·但本來要承受天國的人,反被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
·耶穌醫好了他,那啞巴就能說話,也能看見了。
·詩篇136:24他救我們脫離了敵人,因為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因為我來了是要叫人分裂:人與父親作對,女兒與母親作對,與婆婆作對,人的仇敵
·“如果有人與別人的妻子通姦,就是與鄰舍的妻子通姦,姦夫和淫婦都要處死。
·婦人怎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憫她親生的兒子呢?即使她們可能忘記,我也不
·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都
·如果女人有長頭髮,不就是她的榮耀嗎?因為頭髮是給她作蓋頭的。16如果有人
·誇口的應當靠著主誇口,因為蒙悅納的,不是自我推薦的人,而是主所推薦的人。
·我現在所作的,將來還要作,為了要斷絕那些投機分子的機會,不讓他們在所誇
·即使我想誇口,也不算愚妄,因為我要說的是真話。但我閉口不提,免得有人把
·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我作戰的,求你與他們作戰。
·願罪人從世上滅絕,也不再有惡人存在。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你們要讚
·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廢墟中的狐狸。5 他們沒有上去堵塞破口,也沒有為以
·耶和華啊!求你救我脫離我的仇敵,我往你那裡藏身。10求你教我遵行你的旨意
·對軟弱的人,我就成了軟弱的人,為了要得著軟弱的人。對怎麼樣的人,我就作怎
·26如果撒但趕逐撒但,就會自相紛爭。那麼,他的國怎能站立得住呢?26如果撒
·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與眾牧者為敵;我必向他們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
·耶穌回答:“經上記著:‘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更要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詩篇5: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
·詩篇5: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我呼求的聲音,因為我向你禱告。3耶和華
·耶和華雖然不斷差遣他的僕人眾先知到你們那裡去;但你們卻沒有聽從,毫不留
·將來無論在哪一支派裡,若有外族人以色列,你們就要在那裡把他的產業分給他
·馬太福音11:18約翰來了,不吃也不喝,人說他是鬼附的;19人子來了,又吃又
·你所勞碌的事,都要這樣與你無益;從你年幼時與你交易的,也都必各奔各方,
·王啊!你就是那樹,越來越偉大堅強;你的威勢漸長,高達於天;你的權柄直到
·求你因你的慈愛使我的仇敵滅絕,求你消滅所有苦害我的人,因為我是你的僕人
·門徒不明白這話,因為這話的意思是隱藏的,不讓他們明白,他們也不敢問。
·如果隨著肉體而活,你們必定死;如果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你們就必活著
·詩篇109:15願這些罪常在耶和華面前,好使他們的名號從地上被除掉。
·詩篇109:1我所讚美的神啊!求你不要緘默無聲,2因為邪惡的人的嘴和詭詐的人的
·我要用口極力稱謝耶和華;我要在眾人中間讚美他。31因為他必站在貧窮人的右
·詩篇109:26耶和華我的神啊!求你幫助我;求你按著你的慈愛拯救我,27好讓人
·我告訴你們,人所說的閒話,在審判的日子,句句都要供出來,37因為你要照你
·願這咒詛像衣服一般給他披上,並當作他常常束上的腰帶。20願敵對我和用惡言
·詩篇109:5他們對我以惡報善,以憎恨回報我的愛。6求你派一個惡人對付他;派
·列國啊!你們所擄掠的必被收取,像螞蚱收取禾稼一樣;蝗蟲怎樣為食物忙碌走
·我必把你丟棄在地上,拋擲在田野,使空中的飛鳥都住在你身上,使地上所有的野
·於是我責備猶大的貴族,對他們說:“你們怎麼行這惡事,褻瀆安息日呢?
·詩篇1誰像耶和華我們的神呢?他坐在至高之處,他俯首垂顧天上和地下的事。
·又換下他的囚衣,賜他終生常在王面前吃飯。他的生活費用,在他一生的年日中
·馬太福音12:19他不爭吵,也不喧嚷,人在街上聽不見他的聲音。20壓傷的蘆葦
·你的假先知為了你所見的異象,盡是虛謊和愚昧;他們沒有顯露你的罪孽,使你
·我若靠神的靈趕鬼,神的國就已經臨到你們了。
·至於那地最貧窮的人,護衛長把他們留下,去修理葡萄園和耕種田地。
·因此,主耶和華這樣說:“因為你們所說的是虛假,所見的是欺詐,因此我就攻
·所以你要對那些用灰泥粉刷那牆的人說:‘那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
·我沒有使義人灰心,你們卻用謊言使他們灰心,又堅固惡人的手,使他們不轉離
·耶稣对他们说:“是我,不要怕。”21他们这才把他接上船,船就立刻到了他们
·不可屈枉正直,不可徇人的情面,不可收受贿赂,因为贿赂能使智慧人的眼变瞎
·申命记16:8六日之内你要吃无酵饼;到了第七日,要向耶和华你的神守圣会;什
·精明人看见灾祸,就躲藏起来;愚蒙人反往前走,自取祸害。
·不要再吃魚翅了~~~!!! 愛護生命~~!!
·保護鯊魚, 拒吃魚翅, 保護珍惜動物, 從拒吃開始
·因为我耶和华喜爱公平,恨恶不义的抢夺;我要凭真理赏赐他们,与他们立永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盧克盯著我:“看得懂嗎?”我有點冒火,放下X光照片,取出了一張照片來,直送到他的面前:“這個,你看得懂嗎?”盧克瞪大了眼:“這是什么?”我“哼”地一聲,說道:“就算我解釋給你听,你也不懂!那兩張X光片,你一解釋,我就會懂,人各有他的知識,你不必因為有了一點專業知識就盛气凌人!”]

路要自己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3t3Mgntey0&feature=related
   
   ---------------------------------------------------------------------------
   [盧克盯著我:“看得懂嗎?”我有點冒火,放下X光照片,取出了一張照片來,直送到他的面前:“這個,你看得懂嗎?”盧克瞪大了眼:“這是什么?”我“哼”地一聲,說道:“就算我解釋給你听,你也不懂!那兩張X光片,你一解釋,我就會懂,人各有他的知識,你不必因為有了一點專業知識就盛气凌人!”]

   
     盧克向我冷笑了一聲,大有不屑与我討論下去的意思。這樣簡單而且可以絕對肯定的一個問題,他竟對我用這种態度,這自然令得我很生气。我正想給他几句不客气的話,他又拿起一個大牛皮紙信封來,用力拋在我的面前:“你再看看這些照片!”
     我自牛皮紙袋中,抽出了兩張X光照片來,那是兩張心髒的X光透視圖。
     盧克盯著我:“看得懂嗎?”
     我有點冒火,放下X光照片,取出了一張照片來,直送到他的面前:“這個,你看得懂嗎?”
     盧克瞪大了眼:“這是什么?”
     我“哼”地一聲,說道:“就算我解釋給你听,你也不懂!那兩張X光片,你一解釋,我就會懂,人各有他的知識,你不必因為有了一點專業知識就盛气凌人!”
     盧克給我講得啞口無言,我收起了給他的照片,那是易卦的排列圖,他當然不懂!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wj/002.htm
   第二部:死因成謎
   
     我在經過了一番分析之后,認為他們突然离開火車,雖然事情突兀,相當可疑,但不會和浦安夫婦的事有關。小鎮只有一家醫院,并不難找,我問明了醫院的所在地,就向醫院走去。
     一面走著,一面我仍然在想,何以我會將陶格和浦安連在一起,覺得他們之間有著一定關系?一定是有什么事,什么話,啟發了我,使我這樣想。可是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究竟是什么!
     十五分鐘之后,到了醫院,向詢問處問了一問,職員指著急救室,叫我向急救室的門口去。當我來到急救室的門口之際,我呆住了。
     我看到兩副病床推出來,病床上當然躺著人,但卻用白布自頭至腳蓋著。跟在病床之旁的,是我曾見過的救傷車上的醫生。
     我陡地一惊:“他們……他們是在火車上出事的那一對夫婦?”
     那醫生望了我一眼:“哦,你是他們的朋友?”
     我忙道:“他們……怎么了?”
     醫生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手勢,道:“死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死了?是……為什么死的?死因是什么?”
     醫生道:“初步斷定是心髒病,詳細的死因,還要經過剖驗才知道。”
     我追上了病床,對推著病床的職員道:“請停一下,我想看看他們!”
     一個職員道:“別在通道上,讓別的病人家屬見到了,會令他們害怕!”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跟著他們,來到了停放死人的地方,那地方的俗稱是“太平間。”
     所有醫院的“太平間”几乎一樣,一進門,就是一股濃烈的甲醛气味。而“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多半是因為看死人看得多了,所以對于死人,全然無動于衷。
     浦安夫婦一被推了進來,兩個“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就一下子揭開了白布,將浦安夫婦自病床上搬到了一張台上,并且立即在他們的大拇指上,綁上紙標簽。
     就在這時候,我走近死去了的浦安夫婦,心頭帶著許多疑問和無限的感慨。不到一小時之前,我還和他們在說話,但現在,我卻在望著他們的尸体!
     兩人的臉色,均呈現一种可怕的青藍色,像是他們全身的血液都轉了顏色,我一看到這樣的臉色,忽然無緣無故,向他們的頸際看了一眼。我忽然望向他們的頸際,因為他們的臉色這樣難看,使人想起他們是被“吸血僵尸”吸干了血,而在傳說之中,“吸血僵尸”總在頸際吸血。
     當然,他們的頸際并沒有傷痕。而他們的臉色如此之難看,根据普通常識來判斷,應該是嚴重的心髒栓塞所造成的現象。
     工作人員看到我這樣仔細地在打量著尸体,現出好奇的神態,但是他們并沒有發問。就在這時,太平間的門推開,一個警官走了進來。
     那警官約莫三十來歲,十分英俊挺拔。我一看到他,就聯想起陶格先生。那警官也可算得是一個歐洲美男子了,但是如果他和陶格先生站在一起,我敢說一百人之中,有一百人的眼光會望向陶格先生,而忽略了他的存在。
     跟在那警官后面的,是那個醫生,兩人一面講著話,一面走進來,那醫生向我指了一指,警官向我走來,伸出手來:“你好,你是兩位死者的朋友?”
     我只好答應道:“是!”
     警官道:“死者還有什么親人?”
     我有點尷尬,說道:“我不知道,我和他們認識的時間不算久。”
     我當然沒有告訴他,我和浦安夫婦認識只不過一小時不到!那警官倒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是道:“我叫莫里士,在我們這里,從來也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請你告訴我,應該怎么辦?”
     我道:“我們應該先檢查他們兩人的行李,看看是不是有他們親人的地址,然后通知他們的親人。第二,應該對尸体進行剖驗,查看他們的死因。”
     莫里士有點訝异地望著我:“有理由對他們的死因怀疑么?”
     我道:“你不覺得奇怪?夫婦兩人同時心髒病發,而症狀又完全一樣?”
     莫里士眨著眼:“夫婦兩人患同一類型的心髒病,也不算是罕有。”
     我道:“是的,但請注意,他們同時發作,因而死亡,至少應該考慮他們兩人是由于某种惊嚇而導致病發的。而在法律上,蓄意做出某些動作,而導致心髒病患者突然病發的話,可以當作謀殺論處!”
     莫里士警官听得這樣說,“哈哈”大笑了起來:“先生,你很有趣,你以為是什么將他們嚇死的?在火車上突然出現了魔鬼?”
     我搖了搖頭,并不欣賞他的幽默,只是簡單地道:“我不知道!”
     莫里士碰了我一個軟釘子,有點無趣:“好,那我們去看看他們的行李。”
     行李,隨著救傷車送到醫院來,這時,放在醫院的一間辦公室中,我們到了醫院的辦公室,莫里士又叫來了另一位警官。他對著那警官道:“我,莫里士督察,現在根据本國刑法給予我的權利,在緊急情況之下,查看私人物件。”
     另一個警官表示他可以這樣做,他才打開了那兩只箱子。這种行事一絲不苟的作風,我最欣賞,所以也不覺得不耐煩。
     兩只旅行箱打開之后,几乎全是普通的衣物,只在一只箱子箱蓋上的夾袋中,找到了他們的旅行證件,證件是法國護照,也有他們的地址,是法國中部的一個小鎮。還有另外一些文件,但找不到浦安先生是什么職業,我想,從浦安先生的年紀來看,他應該已經退休了。
     另外有一封信,是寫好了還沒有寄出來的,收信人的姓也是浦安,我猜想那應該是浦安先生的儿子。地址是巴黎,那地址是巴黎還未成名的藝術家聚居區。
     莫里士道:“這位大約就是他們的親人了,如果要剖驗尸体的話,應該請他來。”
     我道:“當然,我可以請設在巴黎的國際刑警總部的人員,用最快的方法找到他,通知他前來。”
     莫里士望著我:“先生,你的職業是……”
     我攤了攤手:“我?我沒有職業!我應該到哪里去打電話?”
     莫里士忙道:“請到我的辦公室來!”
     我乘坐莫里士的車子,到了他的辦公室,在那里,我接通了巴黎的電話,隨便找了一位我認識的老朋友,告訴他小浦安的地址,叫他去找,通知他父母出了意外,要他立刻來。
     我放下了電話,莫里士對我態度恭敬,送我到一家旅館之中。當晚,我將發生過的事想了一遍,雖然陶格夫婦的行動有點怪异,但是他們決不會是殺人的凶手。令我難解的是,何以浦安夫人在臨死之前,不斷重复地告訴人:“天,他們殺人!他們殺人!”
     我想不出究竟來。
     第二天下午,莫里士通知我,小浦安來了。
     我立刻赶到他的辦公室。小浦安是一個藝術家,頭發和胡子糾纏在一起,以致他在講話的時候,全然看不見他的嘴形。不過倒還可以認出他的輪廓,和浦安先生十分相似。
     我進入莫里士的辦公室之際,只听得他在不斷地叫著:“心髒病?笑話,他們兩人,壯健得像牛!”
     莫里士道:“很多人有潛伏性,极其危險的心髒病,自己并不知道!”
     小浦安道:“醫生也不知道?他們兩人,一個月前,才去作過詳細檢查,什么病也沒有!”
     莫里士眨著眼,答不出來,我道:“請問,替他們作檢查的是哪一位醫生?”
     小浦安瞪著我:“你是誰?”
     我答道:“我是你父母的朋友!”
     小浦安一揮手,神情相當不屑:“我從來也未曾听他們說起有日本朋友。”
     我盯著他:“第一,我不是日本人!請問,九年前,他們住在法國南部的時候,你在哪里?”
     有時候,小小的推理很有用處。浦安夫人曾提及,几年前,她和陶格一家人做過一年鄰居,地點是在法國的南部。如今小浦安的年紀不過二十出頭,那時他應該是一個小孩子,如果他和父母同住,浦安夫人應該提到他和鄰居小孩子之間的關系。
     可是浦安夫人卻一字未提,可以推測那時候,小浦安一定不是和父母住在一起。
     果然,我這樣一問,小浦安立時瞪大了眼:“我一直住在巴黎,你認識他們這么久了!”
     我含糊地答應了一聲:“在火車上遇到了他們,我的旅行計划也取消了!”
     小浦安又看了我一會,才說道:“醫生是著名的塞格盧克醫生!”
     我一听,立時“哈哈”笑了起來:“原來是他!他那位唱女高音的太太好么?還有他們的女儿呢?哈哈!”
     我在提到“他們的女儿”之時,又笑了起來,小浦安很惱怒:“有什么好笑!”
     我道:“如果你認識這位醫學界的權威,你就會覺得好笑!”
     小浦安更惱怒:“我認識,可是不覺得好笑!”
     我道:“塞格娶了一位唱女高音的太太,好不容易等到他太太的歌唱興趣減弱了,他的女儿又學起女高音來,所以,在家中,可怜的塞格是長時期戴著耳塞的!”
     在一旁的莫里士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小浦安咕噥著道:“那是他不懂得欣賞歌唱藝術!”
     我听得他這樣講,再溶合他剛才的神態、言語來一推敲,心中已經明白了!
     塞格醫生并不專門挂牌行醫,他是一家十分有名望的醫院的院長。而浦安夫婦能由他主持來檢查身体,當然有點特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