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温总高歌政改曲]
王先强著作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歷歷在目》37.學醫與養生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歷歷在目》39.賀局長
·《歷歷在目》40.何處拾回青春
·《天堂夢醒》一、初抵乍到
·《天堂夢醒》二、新的生活
·《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天堂夢醒》四、助人為懷
·《天堂夢醒》五、恭喜發財
·《天堂夢醒》六、這般現實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天堂夢醒》九、身心疲累
·《天堂夢醒》十、賢慧妻子
·《天堂夢醒》十一、風雲突變
·《天堂夢醒》十二、悲歡離合
·《天堂夢醒》十三、下場可悲
·《天堂夢醒》十四、自由何物
·《天堂夢醒》十五、夢無了時
·《香港雜事》1.住
·《香港雜事》2.假結婚
·《香港雜事》3.吃
·《香港雜事》4.看病
·《香港雜事》5.馬照跑
·《香港雜事》6.貪
·《香港雜事》7.錢之煩
·《香港杂事》8. 八九民运
·《香港雜事》9.黃雀行動
·《香港雜事》10.反共基地
·《香港雜事》11.這種變異
·《香港雜事》12.娼的辛酸
·《香港雜事》13.林鄭媽媽
·《香港雜事》14.外部勢力
·《香港雜事》15.記你老母
·《香港雜事》16.林鄭媽媽的歉你老母
·《香港雜事》17.拼了生命反送中
·《香港雜事》18.連登仔的創新和功績﹝上﹞
·《香港雜事》19.連登仔的創新和功績﹝下﹞
·《香港雜事》20.遍地開花和前僕後繼
·《香港雜事》21.「鴨」
·《香港雜事》22.獨一無二的企業家
·《香港雜事》23.木屋純情
·《香港雜事》24.清潔工陳姐
·《香港雜事》25.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上﹞
·《香港雜事》26.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下﹞
·《香港雜事》27.香港的狗
·《香港雜事》28.九七回歸
·《香港雜事》29.要賺內地的錢
·《香港雜事》30.這裏也有殘殺
·《香港雜事》31.這裏的自殺更多
·《香港雜事》32.反對23條立法
·《香港雜事》33.街市裏的趣味
·《香港雜事》34.喊打喊殺
·《香港雜事》35.香港的低端人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总高歌政改曲

   
    温总真风趣,老爱捉弄世人。这一次他跑到马来西亚那边去,又高歌一回政改曲,引人无限遐想。
   
    在所有曾经浮现于世的共产党之中,中共是一个最阴险毒辣的、最残忍凶恶的党。六十余年当政,它独裁专制,紧握枪杆子,杀人放火,贪污腐败,荒淫堕落,无恶不作,猖獗至极;它毫无天伦,毫无人性,毫无仁义,最为保守,最为顽固,最为反动;它的凶残本质,丝毫不会、不能松动。而今,他们的一班人,也深知罪孽深重,老百姓会随时的要去他们的狗头。因之,他们宣示「五不搞」,严控网络,广布线眼,打压异议,等等,强悍的固守根基。此等所为,肯定是他们上头九个常委通过的决定,是其策略的。他们哪有一丝一毫「政改」的味儿?
   

    做为党国头子之一的温总,显然是最清楚、并参与了那个党的决策的。有所奇怪的是,他没有按照他们的「党的民主集中制」规定──党员服从党中央──维护其决策,而是独个儿的跑了出来,一脸凝重的论述起政改,要推行政改,而且是「至死方休,不可逆转」。在吉隆坡,他就说:「中国要推动政治、经济和司法体制改革,……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又说:「一个十三亿人的国家,如果每一个人都有独立思维,那么这个国家是任何力量都打不败的。」这说的,比唱歌还要好听!然而,倘若中国真的如此,那么大人小孩都明白:国家是富强昌盛了,但中共必定垮台!这也就是说,温总在鼓吹推翻自家的党了,是否?可能吗?
   
    认真推敲,温总的政改言论,与《零八宪章》相比较,也确有异曲同工之妙;由此论之,他当然是一个极重量级的异议分子!依当下情势,按照刘晓波案例论断,他实际上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当予法办,判十年以上徒刑。 然而,温总悠扬的政改曲,一奏经年,却是无阻无挡,飘扬四方;其曲虽毫无实用,却起迷惑麻醉之效,诱得人翘首以望,落下无数个腰酸颈疼后果。他大爷在中南海,又稳坐寳座,挥洒自如,旁若无人。这是异数,还是暗藏蹊跷?
   
    这个党国头子,耍的究竟是甚么花招,还真得用心思花时间去探究研判。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共产党人爱卖弄鬼技爱说鬼话;对鬼技鬼话可莫当真!
(2011/05/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