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奇麗想像
·忘了638前世今生
·剩下639蝶蝴效應
特別六四天上人間
·諜影640跨越過去
·曲調641天上人間
·底限642浮出水面
·秘密644白癡女孩
·七星643自由選擇
·大雨645無影無蹤
·妹妹646半邊人偶
·貼近647花樣年華
·特別648桃園思鄉
·早餐649毫無退路
·諜影640跨越過去
·曲調641天上人間
·底限642浮出水面
·秘密644白癡女孩
·质疑643七星印痕
·大雨645無影無蹤
·妹妹646半邊人偶
·貼近647花樣年華
·特別648桃園思鄉
·早餐649毫無退路
澎湃六五非偽是真
·不哭650玉碎瓦全
·感受651許多追求
·終點652河之左岸
·時辰653非偽是真
·爆炸654還原真相
·愚蠢655多年之後
·銀星656逆風翱翔
·過客657華麗頌歌
·月亮658浪漫樂章
·澎湃659愛琴之海
·不哭650玉碎瓦全
·感受651許多追求
·終點652河之左岸
·時辰653非偽是真
·爆炸654還原真相
·愚蠢655多年之後
·銀星656逆風翱翔
·過客657華麗頌歌
·月亮658浪漫樂章
·澎湃659愛琴之海
漫游六六星光燦爛
·委員660感謝大家
·委員660感謝大家
·漫游661战斗任务
·漫遊661戰鬥任務
·漫游661战斗任务
·命令662星光燦爛
·命令662星光燦爛
·隱私663負責到底
·隐私663负责到底
·遙遠664公共利益
·死光665無法回頭
·毀約666秘密任務
·奧祕667調整心態
·煩惱668織女星系
·意圖669聚散隨緣
·家暴670永不放棄
·包容671誰該相信
·爆炸672沉澱心情
·親親673歡喜冤家
·陽光674深深淺淺
·阳光674深深浅浅
·最愛675銀合歡下
·更新676失去樂
·考試677高中女生
·顏色678無理取鬧
·颜色678无理取闹
·小倩679艷日晴空
·泡泡680與眾不同
·日記681快樂生活
·日記681快樂生活
·泡泡680與眾不同
·日記681快樂生活
·歸燕682後悔莫及
·安息683最後歸人
·颱風684相思林投
·面對685三面鏡子
·金光686真真假假
·酒醉687關燈之後
·孤單688魂歸何處
·化妝689真實鏡像
·淡忘690煙塵滿天
·山水691千古不变
·完全692愛之殘缺
·領悟693樂觀開朗
·昨夜694釵頭鳳凰
·低調695拆開心情
·信義696餘情未了
·自我697誠心誠意
·真實698量力而為
·結束699最後漣漪
·信念700全然接受
·值得701無所畏懼
·家後702天生麗
·沉迷703難以啟口
·接受704如何理解
·服務705開放會議~櫻花女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2011/05/10 03:05:12 瀏覽11|回應0|推薦0
   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轉載】為收取社會撫養費,十餘名“非法”嬰幼兒被計生部門強行抱走,送入邵陽福利院,統一改姓“邵”。部分後來找到下落,有些已被收養在海外——不能被塵封的悲劇

   
   財新《新世紀》記者 上官敫銘 | 文 李漠 | 圖
     
     漫漫尋親路上,湖南人楊理兵隨身攜帶著一張壓了層塑膜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叫楊玲,是他的第一胎孩子,算起來今年應該七歲了。
     
     2005年,楊玲尚在繈褓中,就離別了親人。她不是被人販子拐跑,而是被鎮裏的計生幹部以未交“社會撫養費”為名強行抱走的。
     
     四年後,楊理兵終於得知女兒的下落——遠在美國。
     
     2009年的一天,楊理兵和妻子曹志美在湖南常德一家酒店裏,從一位素不相識的人手中,得到女孩的兩張照片,“我一眼就能肯定,她就是我的女兒。”楊理兵說。
     
     楊家的遭遇並非孤例。多年來,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至少有近20名嬰兒曾被計劃生育部門抱走,與父母人各天涯。當地計生部門的解釋是:這些嬰幼兒多是被農民“非法收養”的棄嬰。但實際上,有相當多一部分嬰幼兒是親生的;更甚者,有的並非超生兒。
     
     2002年至2005年間,以計生部門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為由、強行抱走嬰幼兒的行為,在隆回縣高平鎮達到高潮。多年後,因部分家長鍥而不捨的尋親,類似事件浮出水面,乃至波及美國、荷蘭等國。
     
     上篇:搶嬰
     
     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是一個國家級貧困縣。從縣城北行70多公里,到達高平鎮。這是一個位於大山群中的鄉鎮,人口7萬多人。
     
     看似人口不多,長年來,高平鎮卻面臨著計劃生育的壓力。
     
     上個世紀70年代初,中國開始推行以“一胎化”為主要標誌的計劃生育政策。1982年,計劃生育政策被確定為基本國策。當時,和全國很多地方 一樣,湖南省也對計劃生育工作實行“一票否決”制。違反《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和《湖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禁止性規定的,地方政府的主要負責人、人口和 計劃生育工作分管負責人及責任人和單位,一年內不得評先評獎、晉職晉級、提拔重用、調動。
     
     隆回縣連續十餘年,保持湖南省“計劃生育工作先進縣”的稱號,其制定的處罰和考核細則更為嚴苛。層層考核壓力下,基層政府甚至不惜使用暴力手 段。在那時的高平鎮鄉村,常常可以看到諸如“通不通,三分鐘;再不通,龍捲風”等標語——鄉民們解釋稱,其意思是計生幹部給違反政策的家庭做思想工作,大 約只需三分鐘時間,之後再沒做通,家裏值錢的家當就將像被龍捲風過境一樣被一掃而空。
     
     此外,“兒子走了找老子,老子跑了拆房子”的標語,也讓人驚悚。因超生問題而被處罰過的西山村農民袁朝仁向財新《新世紀》記者介紹,在1997年以前,對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處罰是“打爛房子”“抓大人”。他就曾因超生問題,被拆了房子。
     
     “2000年以後,不砸房子了,‘沒收’小孩。”袁朝仁說。
     
     袁朝仁所說的“沒收小孩”,是高平鎮計生部門處理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方式之一。其方式是,計生辦人員進村入戶,將涉嫌違法生育、撫養的嬰幼兒抱走。
     
     因此,每當計生幹部下鄉入戶核查,鄉民們便四處逃避。在2002年至2005年間,高平鎮出現坊間所稱的“搶嬰潮”。
     
     “沒收”楊玲
     
     楊理兵清楚地記得,2004年7月29日下午,女兒在自己家中呱呱墜地。
     
     那天下午,高平鎮鳳形村楊理兵妻子曹志美有了生產跡象。父親叫來了村裏的接生婆袁長娥。袁長娥對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說,當她趕到楊理兵家時,楊的母親正陪在兒媳身旁。“那是下午四五點鐘,生產很順利。”
     
     女兒降生後,楊家為其取名“楊玲”。哺育女兒到半歲後,楊理兵夫婦便離開老家,南下深圳打工謀生,“孩子交給爺爺奶奶哺養了。”
     
     2005年5月的一天,楊理兵照例給家裏打電話,得到驚人消息,“女兒被人搶走了!”他匆忙從深圳趕回家。但一切已晚。
     
     對於頭胎女兒為什麼會被搶走,楊理兵百思不得其解。後來他猜到了原因:因為他們夫妻雙雙外出打工,女兒由爺爺奶奶撫養,結果計生幹部誤以為這個女孩是被兩個老人收養的,因此也在徵收“社會撫養費”之列。
     
     楊理兵的父親對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稱,2005年4月29日,高平鎮計劃生育辦公室(下稱計生辦)劉唐山等一行近十人來到楊家。“他們很凶,她奶奶在屋裏看到後就抱著孩子躲,後來躲到了豬圈裏。”
     
     計生幹部最終發現了被奶奶抱著躲在豬圈裏的楊玲,以楊家未交“社會撫養費”為由,要帶走這個“非法嬰兒”。
     
     事發當天下午,楊理兵的父親跟到了高平鎮。“他們說,必須交6000塊錢才可以把人抱回來。”但四處籌借,只借到4000元,“我第二天再去,計生辦的人說,就算交一萬塊,人也要不回來了。”
     
     那時,計生辦人員已將楊玲送到了邵陽市社會福利院。由於通訊不暢,時隔多日,楊理兵才趕回高平鎮。他趕到鎮裏去要人,小孩已經被送走,爭執中還發生了衝突。
     
     楊理兵回憶說,鎮裏主管計生工作的幹部承諾,只要他不再繼續追究此事,以後允許他生兩個小孩,還不用交罰款,“他們答應給我辦理兩個‘准生證’。”
     
     “准生證”後來被改名為“計劃生育服務證”,是中國新生嬰兒賴以證明合法身份的主要憑證。為了控制人口需要,育齡夫婦在生育前,必須到當地計生部門辦理這一證件,這是合法生育的法定程式。
     
     楊理兵並不理會這些。他趕到邵陽市社會福利院時,“根本就不知道女兒在哪里。”楊說:“他們‘沒收’了我的女兒?!”
     拆散雙胞胎
     
     計生辦“沒收”的孩子,不僅楊玲一個。早在2002年,同是高平鎮的計生幹部,就抱走了曾又東夫婦的一個女兒。
     
     曾又東是高平鎮高鳳村人,與上黃村的袁贊華結為夫妻。1995年和1997年,袁贊華先後生下兩個女兒。二女兒降生後,由於交不起罰款,家裏的房子被計生辦人員拆掉了屋頂。夫婦倆由此跑到外地謀生,發誓要為曾家生個兒子。
     
     第三胎懷孕後,曾又東、袁贊華夫婦躲到了岳父家。“為了躲計生辦的人,我們在竹林裏搭了個棚子住。”曾又東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說。
     
     2000年9月15日,在岳父家的小竹林裏,曾又東的雙胞胎女兒降臨人世。給袁贊華接生的,是上黃村的接生婆李桂華。
     
     在接受財新《新世紀》記者採訪時,李桂華對當年的情形歷歷在目,“是一對雙胞胎,一個先出頭,第二個先出腳。”
     
     很難說曾家此時是歡喜還是煩惱。袁贊華發誓:“再生一個,無論是不是男孩,都不再生了。”
     
     2001年2月,曾又東夫婦決定到重慶打工。四個小孩,“我們決定帶三個在身邊,留一個在妻子哥哥家代養。”曾又東說。
     
     於是,袁贊華的兄嫂袁國雄、周秀華夫婦,為曾又東夫婦撫養了雙胞胎姐妹中的大女兒。
     
     厄運於次年發生。2002年5月30日,高平鎮計生辦陳孝宇、王易等十餘人闖進上黃村袁國雄家,將一歲半的小孩帶走。一同被帶走的,還有袁國雄的妻子周秀華。
     
     “剛開始他們叫交3000,後來就漲到5000元,再後來就要1萬元了。”袁國雄夫婦曾據理力爭,向計生辦人員坦陳,這是代妹妹家撫養的。但計生部門原則性很強,一口咬定交錢才能贖人。因交不起罰款,雙胞胎姐姐被送到了邵陽市社會福利院。
     
     因通訊不暢,曾又東夫婦當時對此一無所知。那年3月,在重慶朝天門批發市場做小生意的曾又東夫婦,還沉浸在幸福中,袁贊華生下了他們期盼的兒子。
     
     2003年,因母親過世回家奔喪的曾又東,才知道女兒被計生辦帶走的消息。
     
     如今,曾又東對這對雙胞胎女兒中的姐姐已經印象模糊,“右耳朵好像有一點小贅肉?”
     
     四類嬰兒
     
     楊理兵和曾又東的遭遇並非孤例。高平鎮被計生辦以“超生”或“非法收養”等名由“搶走”的嬰幼兒,不在少數。而領回小孩的條件,無一例外都是交錢。數額多少沒有定數,全憑計生幹部們張口。
     
     高平鎮西山洞村五組農民袁朝容對財新《新世紀》記者稱,2004年8月,他在廣東省東莞市一家傢俱廠打工時,逛街時看到一個包裹,打開一看, 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女嬰。“這是一條生命啊。”袁朝容將女嬰救起。在工友建議下,時年42歲無妻無子的袁朝容,餵養了這名嬰兒,並取名“袁慶齡”。
     
     2004年12月,袁朝容將孩子帶回老家,向村長彙報此事,交了些錢,希望村長幫忙辦理領養手續。
     
     第二年,袁朝容每月支付350元生活費,委託姨媽代養孩子,自己再次離家南下打工。
     
     然而,2005年7月28日,高平鎮李子健、陳孝宇等四五名計生幹部闖入袁朝容姨媽家,稱此女嬰為“非法收養”,將袁慶齡抱走,並稱必須交8000元才能將人領回。
     
     袁朝容胞兄袁朝福對財新《新世紀》記者介紹,當時弟弟在廣東,自己多次到鎮計生辦請求放人,得到的答復是“必須先繳納社會撫養費”。四個月後,當袁朝福回到老家要人時,得到的答復是,小孩已被送到邵陽市社會福利院。
     
     大石村十組農民袁名友夫婦,生育了兩名男孩之後,妻子進行了結紮手術。1999年,他們在湖北省洪湖市沙口鎮做生意時,撿到一名被遺棄的女嬰收養下來。年底,回鄉過年的袁名友將此事向村幹部彙報,並委託辦理收養手續。
     
     袁名友說,2002年5月10日,在繳納了2000元社會撫養費後,該名女嬰在高平鎮派出所進行了人口登記。在初次戶口登記上,女嬰取名“袁紅”,與戶主袁名友的關係是“養女”。
     
     雖然已繳納社會撫養費,且上了戶口,但是,2002年7月29日,高平鎮計生辦幹部劉唐山等四人還是來到袁家,將袁紅抱走。彼時,袁名友夫婦在田地裏勞作,看到來劉唐山等人抱著孩子駕車離去,飛奔尾追。
     
     “他們把我女兒抓到了鎮計生辦。”袁名友向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說,“說我非法收養,叫我按手模。說要拿4萬塊錢贖人,否則就不放人。最後說至少要交3萬。”
     
     然而,第二天袁名友湊足錢帶到計生辦時,女兒已經不見了。“她的脖子底下,左邊有顆黑痣,豆子一樣大的。”回憶起養女的模樣,袁名友眼圈紅了起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