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只是在地球上,不可思議的事情,便已經那么多,而在整個宇宙之中, 地球又是如此之渺小,作為在地球上活動著的人類,卻以為自己能夠征服宇宙,這實在是太 可笑了。]
李芳敏144000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是在地球上,不可思議的事情,便已經那么多,而在整個宇宙之中, 地球又是如此之渺小,作為在地球上活動著的人類,卻以為自己能夠征服宇宙,這實在是太 可笑了。

我离開了他們,向海邊走去,到了海邊上,我又呆呆地站了半晌,望著漆也似黑的海
   面,心中一片茫然,只是在地球上,不可思議的事情,便已經那么多,而在整個宇宙之中,
   地球又是如此之渺小,作為在地球上活動著的人類,卻以為自己能夠征服宇宙,這實在是太
   可笑了。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tmg/012.htm
   
   第十二章
   
    我也亟于想知道以后的事情如何,忙道:“燕小姐,你又怎樣和王彥會面的。”
    燕芬道:“說來十分簡單,我早已看出你面上的神色有异,知道你在羅教授的住宅中,
   一定遇到了什么出奇的事,所以我和你一分手,就自己來了。”
    我不禁柔聲道:“可是殺人王勃拉克在啊!”
    燕芬的聲音,卻并不怎么惊惶,道:“不錯,我一進去,就被人在背后以槍抵住,他竟
   沒有立即開槍殺我,這是十分奇怪的事,或許因為我是女子的緣故吧。他責問我,我說是來
   找王彥的,他說我來得正好,最好我能動王彥說出那能放射出使人体肌肉透明光芒的礦物所
   在的正确地點來。”
    燕芬講到這里,頓了一下,道:“他在凶狠狠他講完了那儿句話之后,就用力推著我,
   他的气力十分大,大到不能抗拒。”
    我點頭,道:“不錯!”
    燕芬道:“我那時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物,我,掙扎著,盡我可能,轉過身來,他面上
   的神情硬得和石頭,一樣,將我推進了那間囚禁王彥的暗室之中。
    “在那間暗室之中,我看不到王彥的情形,我只是听得他在恐怖地大聲喘息,我連連發
   問,他都不出聲,我扑了過去,他逃,我追,我很輕易地就追上了他,他還擠命掙扎,于
   是,放在他大衣袋中的那只盒于,跌了出來。
    “盒子跌到了地上,便打了開來,我眼前感到了一陣強光,我看到了他——”燕芬雖然
   是一個极其堅強、勇敢、出色的女子,但是當她講到這里時,她也不由自主地喘起气來,我
   低聲道:“于是,你也——”燕芬苦笑了一下,道:“是的,于是我也變得和他一樣了,我
   并不難過,如果不是他先是那樣,那我一定鵲要昏過去了,但當我想到王彥和我一樣,我們
   本來就相愛著。如今更能相依為命了,那不是比王彥一個人成為那樣好得多么?”
    我呆了半晌,道,“那么,你們又是怎么逃出來的呢?”
    燕芬道:“說來你或許不信,我和王彥兩入,呆了片刻,在那种怪异而強烈的光芒之
   下,我們相互注視著,然后我們抱在一起,好一會,我們才漸漸地鎮定了下來,我走到門
   旁,向外傾听,你可猜得出,我听到了什么聲音?”
    我愕然道:“什么聲音?”
    燕芬道:“笑聲,勃拉克在笑,看來像石頭一樣堅硬的勃拉克,他的笑聲也像石頭互相
   撞擊一樣那么難听!”
    不但燕芬奇怪,連我也奇怪,勃拉克這种人,原來也會笑么?這個職業凶手,冷血的
   人,難道也知道什么叫高興?
    燕芬道:“我听得他不但在笑,而且還在叫著羅蒙諾教授的名字,我大著膽子,握住了
   門柄,試著輕輕一推門把,那門居然沒有鎖上,我向王彥招了招手。我們兩人一齊到了門
   旁。”
    燕芬講到這里,興奮起來,聲音也嘹亮了許多,道:“我猛地拉開門,勃拉克顯然是被
   從房間中射出來的那种強烈的光芒弄糊涂了,他呆了一呆,像是要去伸手拿槍。但是我卻不
   給他這個机會——”我笑了一笑,道:“你摔倒了他?”
    燕芬道:“我將他摔進了屋子,拉著王彥,出了那暗室,將他反鎖在暗室之中;我們兩
   人,就這樣選了出來,到了海邊,借著王彥的游艇,來到了這個荒島上。”
    我完全相信燕芬的話,看來,像燕芬哪樣的一個弱女郎,几乎是不能和勃拉克比較的,
   但是我也曾被燕芬摔過一大交的,燕芬的柔道造詣,十分高超,在出其不意之間,燕芬的确
   是能將勃拉克,從門口摔進房間中去的。我呆了半晌,道:“在那間房間中,勃拉克當然不
   可避免地要被那神秘物体發出的光芒所照射,于是,他連骨骼也在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他變
   成了一個真的隱身人!”燕芬道:“那或許是他被那种光芒照射得時間長久些的關系。”
    王彥一直沉默著,直到這時,他才開口,道:“衛先生,你既然已經知道了我們的一
   切,你……你不能為我們設法,你不能想想辦法,令我們恢复原狀么?”我歎了一口气,
   道:“正如你們昨天晚上所說,要使你們變得和勃拉克一樣,全身透明,那倒還容易。只要
   找得到那神秘物体就行了。”王彥怪聲叫了起來,道:“不……不……那滋味好受么?只要
   你身穿一點衣服,只要你手上拿著一點東西,任何人都會立即尖叫起來了,就算人家看不見
   我們,我們赤身露体地對著人,那滋味也絕不會好受——”我听到這里,忽然想大聲笑了!
   王彥這時在說的話,和杰克中校對勃克拉講的差不多,听來都是十分滑稽的。勃拉克或者不
   在乎永遠赤身露体,但是他是神槍手,他的使人可怕之處,全在于他那百發百中的槍法,和
   他那天才創造的武器。可是如今,他怎樣使用那些武器呢?他甚至不能攜帶武器,你能想
   象,有一柄手槍懸空蕩著,蕩上飛机,會發生甚么后果么?
    那么,全身皆隱,對于勃拉克來說,不是甚么好事,而是嚴重地妨礙他的殺人活動的事
   了!
    當然我相信以勃拉克的聰明,仍然是可以想出辦法來的,他可以戴上手套,穿上衣服,
   頭部則套上連假發,連頭臉和頭頸部份的假面具,但是我總不相信當他對著鏡字自照時,發
   現鏡子中沒有什么的時候,他的心中會感到高興。
    設想了好一會,才道:“你們不要性急,我當然要盡量為你們設法,你們在這里只有我
   一個人知道,我也絕不告訴他人,我可以為你們送必需品和食物來,你們不妨就暫時在這
   里,讓人們當作你們已經神秘失蹤好了。”
    王彥呻吟了一聲,道:“我們要等到几時呢?”
    我歎了一口气,因為王彥的問題,是沒有辦法問答的問題。
    我站了起來,走了几步,忽然燕芬道:“衛先生,我倒有點頭緒了。”
    我停了下來,道:“你有什么頭緒?”
    燕芬道:“黃銅箱子,和箱子內的神秘物体,都是印加帝國的遺物,那种神秘物体還解
   釋了印加帝國的人民,忽然全部失蹤的謎,但是,為甚么這些東西,會在埃及被發現呢?”
    我苦笑了一下:道:“我一點概念也沒有,因為我根本不能想象這件事。”
    燕芬道:“我想了很多時候,毫無疑問,那只黃銅箱子,是在印加帝國的首腦監視之下
   鑄成的。歷史上并沒有印加帝國和埃及有往來的記載,但是當時,一定有人,帶來了那只黃
   銅箱子,到處飄流,希望尋求解救的方法……”我有些听不明白,但燕芬的聲調,卻越來越
   是興奮,道:“當然,帶了黃銅箱子四處飄流的人,是奉命出發的,他的任務,便是尋求解
   救之法,來挽救印加帝國的全体人民,他……終于到了埃及。”
    我不得不承認燕芬的推斷,极有理由,我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燕芬繼續道:“我相信那人在埃及,已找到了解救的辦法!”
    我不出聲,因為燕芬的話,說得太肯定了。
    但是,我立即想到羅蒙諾教授。羅教授不是到埃及去了么?
    他為甚么到埃及去了呢?是不是他也想到了燕芬所推斷的一切?所以到埃及去,尋找可
   以使勃拉克复原的方法?或是他要在埃及我到一個可以由心所欲,隱身現身的訣竅?
    王彥直到這時,才插言道:“如果他找到了解救的辦法,那么他為甚么不回去?”
    燕芬道:“彥,你要知道,那是許多年之前的事了,那人能夠從南美洲到埃及,已經可
   以說是奇跡了,就算他想回去,那也是沒有可能的了,而且,他即使能夠回去,也沒有用,
   因為印加帝國的所有人民,早已忍受不住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而集体自殺了。”
    我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燕芬接口道:“我的意思是,如果到發現那黃銅箱子的地方去,一定可以發現有關這一
   切的記載的!”
    我几乎跳了起來,道:“燕小姐,你說得不錯,我看我立即就要去了,第一,那黃銅箱
   子是在一間古廟中發現的,但是由于一項龐大的水利工程的緣故,那古廟將不复存在;第
   二,羅蒙諾教授已經到埃及去了,他當然是和我同一目的!”
    王彥道:“你……要到埃及去?那么,由誰來照顧我們呢?”我想了一想,道:“我們
   家有一個老人家,他是看著我長大的,姓蔡,我叫他老蔡,我托他來給你們送食物和必需
   品,好么?”
    王彥道:“這個……”
    但燕芬已搶著道:“好,就委托他來好了。”
    王彥和燕芬兩人的性格,本來就十分不同。
    但如果在平時,可能不容易覺察得出來。而如今,遭到了非常的變故,他們性格真正的
   一面,便顯得非常突出了,王彥是恐懼、多疑、軟弱。
    而燕芬的心中,雖然一樣不好過,卻表現得十分堅強。
    我站了起來,道:“你們不必難過,在這里等候我的好消息吧。”
    燕芬道:“如果你有了發現,可得盡快回來。”
    我停了一會,才答道:“當然。”
    我停了片刻的原因,是因為我絕無把握,我根本沒有法子肯定是我的埃及之行,是不是
   會有結果的。
    我离開了他們,向海邊走去,到了海邊上,我又呆呆地站了半晌,望著漆也似黑的海
   面,心中一片茫然,只是在地球上,不可思議的事情,便已經那么多,而在整個宇宙之中,
   地球又是如此之渺小,作為在地球上活動著的人類,卻以為自己能夠征服宇宙,這實在是太
   可笑了。
    好一會:我才走到了停泊快逛的地方,上了快艇,离開了那個荒島。
    等我回到了市區之后,我當然不敢回到自己的家中去,我在一家酒店中住了下來,以電
   話和老蔡聯絡,將接濟王彥和燕芬兩人的事交給了他。
    然后,我又和我的經理通了電話,要他為我准備一切證件,以便我遠赴埃及。
    第二天,我一天沒有出門,我想再到羅蒙諾教授的住所中去,看看那塊神秘的發光体是
   不是還在,但是我終于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不去的原因,一則是為了怕被勃克拉發現,二則,如果我見到了那能發光的神秘礦
   物,那我也將和王彥与燕芬一樣了。
    第三天一早,我便到机場去,我的經理已為我辦妥了一切,我在上机前五分鐘,才和杰
   克中校通了一個電話,我只是簡單地告訴他,我要出遠門,几分鐘后就要登机了。不等他發
   問,我便收了線。
    在飛机上,我舒服地閉上了眼睛,已有多少日子,我未曾得到好好的休息了,在旅途
   中,正好可以補充連日來的睡眠不足。
    旅途中并沒有什么值得記載的事,我在中途站中,打了一個電報通知王俊,叫他到開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