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Dear the countries leaders in this earth .. this is your living life and start from now: 這一切,都說明有几個志同道合的人,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他們宁愿找井水挑河水,也不愿意用自來水,宁愿點油燈,也不用電燈,是有一批這樣的“現代隱士”的。]
李芳敏144000
· 你們的屍體必倒在這曠野;你們中間被數點過的,就是按著你們的數目,從二十歲以上,向我發過怨言的,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44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45 並且變賣產業和財物,按照各人的需要分給他們。
·示每違命與死亡.: 現在你為甚麼不遵守你向耶和華所起的誓,和我吩咐你的命令呢?”
·2010年4月7日 地震列表
·我冷冷地道:“不必多說了,你們那寶貝情報員,是怎樣從大樓上跌下來的?”
·記得加上 一根點燃的火材 ^-^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救中國, 消滅共匪.
·我耶和華已經說了,我必要這樣對待這聚集反抗我的惡會眾;他們要在這曠野滅盡,在這裡死亡。
·美国消灭了多少政敌?自己的总统都灭了不是一个两个,你应该谈谈这才公平.
·他說明天,在他們村落的北方,有一個人會死于意外,這個人的死,會令得全世界都感到意外。
·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被視為美國自由主義的代表。
·地球人為甚么不會拚命?暴政的滅亡,是要有人肯拚命。
·挾詐而盡坑殺之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确然,地球人忍辱愉生的多,奮起反抗拚命的人少,這才形成人類的歷史,直到近前,仍然有著少數暴君統治看大多數人,竟然可以隨意殘殺的行為出現的原因!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2010年4月8日 地震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等到民真不畏死之日,恐怕,也是给有些人送棺材之时 。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白烨先生的《80后的现状与未来》
·给扒粪者说,自由中国的建议 :
·2010年4月9日 地震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到了第四代,他們必回到這裡
·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
·每個人,不論處在何种境地,他要想些什么,都有他的自由,极權統治者不論用何种方法,都無法阻止。
·獵頭族, 婆羅洲沙巴獵頭族,砂勞越獵頭族...
·最有可能是變成了火山,噴射岩漿,是火山的活動形式之一。
·祝你 全家死光光 討人厭的鬼傢伙!!!
·總要有犧牲的!這是一句壯語!
·互相為敵的人,又怎么建立高度的精神文明呢?
· 保羅見了這異象,我們就認定是 神呼召我們去傳福音給他們,於是立刻設法前往馬其頓。
·神經緊張 性情乖謬
·跟往事乾杯
·焦點人物:波蘭總統列赫.卡臣斯基
·受到包括用牙籤插入生殖器在內的酷刑。
·高智晟:神與我們並肩作戰(7)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序:珍惜台灣 關懷中國
·廖祖笙又和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塞特,因為她說:“ 神給我立了另一個後裔代替梦君,因為"杀人恶魔"殺了他。”
·You Raise Me Up - The Lion King
· 撒拉說:"神使我歡笑,凡聽見的,也必為我歡笑."
·蒋经国口述:妻子静宜的死亡真相与我父亲无关
·蒋经国一生的三段情--发妻冯弗能离去,情人章亚若被杀, 夫人蒋方良坎坷
·基督教与天主教的不同
· 你想要什麼?What do you want to be?’
·有网友说,「雷,太雷,出门一定要带避雷针」
·“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
·神說:“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所愛的獨生子以撒,到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一座山上,把他獻為燔祭。”
·精神病好, 你可以合法殺不要臉的爛中共 ^-^
·阿贱巧用迷魂药《裸教徒》(四十四)
·男人被强奸怎么没人管啊?身为男人却被强奸了,怎么办?
·2 生 有 時 , 死 有 時 ; 栽 種 有 時 , 拔 出 所 栽 種 的 也 有 時 ;
·凡 臨 到 眾 人 的 事 都 是 一 樣 :It is the same for all. :眾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凡 臨 到 眾 人 的 事 都 是 一 樣 :It is the same for all. :眾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老人又道:“不但消滅了人,而且,一下子消滅了所有的生物!”
·‘核子動力的萌芽時期:西方戰略思想史
·李银河:公权力干涉私生活, 如何避免是个大课题
·男子為性而愛隱瞞已婚 遭癡情女沸油潑身
·當一個已結婚男子約你出去,要怎麼辦?
·刘建安:我成为了一名自由主义者 【自由论之1)】
·李柏:自由
·我主人也把他一切所有的都給了這個兒子。
· The only way to cure the Malaysian politic’s cancerous cell is to make UMNO the biggest opposition in the coming general election.
·阿牛- 用马来西亚的天气來说爱你 ^-^
·Rainbow 彩虹 [Power Station 动力火车] ^-^
·Rainbow 彩虹
·一切的想像全變成了事實
·
·爱拼才会赢 (Ai Piah Cia Eh Yia)
·好感動的影片 : Huge lion kiss
·请大家看这个短片!!
·那天晚上,耶和華向他顯現,說:“我是你父親亞伯拉罕的 神;你不要怕,因為我與你同在;我必為了我僕人亞伯拉罕的緣故,賜福給你,使你的後裔增多。”
·2010年4月14日 最新地震列表\中国、日本、均有地震出现
·重逢,在世界的盡頭
·就算是專家,也末必能真正了解自己
·"不是!”那中年人叫了起來:“如果我是中國人,為什么中國人要殺我們? 大批大批地屠殺我們?為什么要將我們的領袖逼走?為什么?”
· 那些照片,展示著核子武器是何等的丑惡和可怖,控訴著人類文化的畸形發展, 反而給人類帶來了多么大的禍害,使人印象深刻,永久難忘。
·“你是奸細?”.... 很明顯..我們之中有奸細..
·若不是他對於科學探索,有者殉道者的精神,絕做不到這一點。
·你已经被“Wawasan 2020”骗了20年,还要被“1Malaysia”多骗20年?
·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2010年4月15日地震
·中国政變, 中国共产党被推翻, 反對陣營成立臨時政府
·中国政變, 胡锦涛主席被推翻, 反對陣營成立臨時政府
·你哥哥以掃想要殺你,報仇雪恨。
·“沒有順民。不會有暴君。”
·“背叛”
·[本性難移]我心中想說的是:人做了虧心事,就容易“見鬼”,尤其到了晚年,所做的虧心事,連想找一個人纖悔都做不到,心中的內疚無處發泄,在心理上就會形成陰影。
·[本性難移]我心中想說的是:人做了虧心事,就容易“見鬼”,尤其到了晚年,所做的虧心事,連想找一個人纖悔都做不到,心中的內疚無處發泄,在心理上就會形成陰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Dear the countries leaders in this earth .. this is your living life and start from now: 這一切,都說明有几個志同道合的人,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他們宁愿找井水挑河水,也不愿意用自來水,宁愿點油燈,也不用電燈,是有一批這樣的“現代隱士”的。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w/011.htm
   
   十一、絕頂机密的泄露
   
     腦科專家說到這里,向我望來,我示意他說下去,他道:“這兩個可能,都只是假設,而且和我醫生的身份并沒有并系,只是看你的敘述多,而得出來的聯想。”

     腦科專家道:“第一個可能是,受害者早就接触過電腦控制的檢查儀,檢查儀中有著他們從正常到不正常的全部資料。”
     我呆了一呆:“第二個可能呢?”
     專家道:“第二個可能是第一個可能的逆局,也就是說,不是檢查儀接触過受害者,就是受害者,曾經接触過檢查儀。”
     我苦笑:“其實只是一個可能:兩者之間,曾有過接触?”
     腦科專家苦笑:“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上無此可能,因為沒有一個受害者曾接触過這套設備。”
     我不禁疑惑:“你肯定?他們全是集團的要員,而這套設備屬集團的醫院所有。”
     我的意思是,集團的要員,平時檢查身体什么的,也可能接触過這套檢查儀的。
     腦科專家和其余的醫生,都神情怪异:“确實沒有可能——整套設備是新設置的,啟用才十二天。并沒有他們曾使用過的記錄。”
     他說到這里,雙眼發定,望著我,等我作進一步的解釋。我不禁苦笑,不錯,我很能對一些怪异的事,作出假設,可是像這种專業之极的事,我听都不是很听得懂,怎么能作出假設來?
     而這時,陶啟泉又表現得十分不安,至少已悄悄拉了我的衣袖三次以上,這是在暗示我別再和腦科專家討論下去,他另有要事和我商量。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只好攤了攤手,表示無能為力。這時,几個醫生中一個年紀最輕的,長著一副娃娃臉的忽然道:“衛先生,我有一個設想。”
     我作了一個手勢,不理會陶啟泉在一旁發出了不滿意的悶哼聲,請這位年輕醫生說他的假設。那醫生說:“這几個人,他們雖然未曾接触過詳細的全身檢查,電腦資料上有著一切詳細的記錄——”
     他才說到這時里,我就“啊”地一聲:“你的意思是……新的電腦檢查儀,自動獲得了資料?”
     年輕醫生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听來相當稚气,但是也絕頂可怖的話:“它們都是電腦,既然是同類,自然同聲同气,互相方便。”
     陶啟泉顯然接受不了這种語言,緊蹙著眉,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向腦科專家望去,專家的神情茫然,可是卻自然而然點著頭,顯然他也認可了年輕醫生的話。我的聲音之中,有著恐懼的成份:“別說同在一家醫院之中,事實上,全世界的大小電腦,都可以互相串通來交換資料的。”
     我這樣說法,不是假設,而是事實。電腦資料,确然可以互通,在美國,就有几個中學生,使美國國防部的机密電腦資料,出現在他們家中自用電腦的終端熒光屏上,在電腦世界之中,所能發生的怪异的事,超過人類的想像力不知多少倍,電腦在人類全無警惕,不知不覺的情形下,不知在做些什么事。
     我的話,引起了陶啟泉十分強烈的反應,他發出了一下呻吟聲,面色變白,一手抓住我的手臂:“衛斯理,你跟我來,我有點事告訴你。”
     他不由分說,拉著我出去,令得那几個醫生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作為支持這家醫院的研究基金的主席,陶啟泉在醫院的頂樓,有一間辦公室,他就一直挽著我的手臂,帶我進了這間辦公室,直到進了房間,他才松開了手,把門關上,背靠著門喘气。
     他的神態如此怪异,令我惊惶不已——我們上來的時候,也曾乘搭過電梯,是不是他在電梯之中,喪失了一部分神智呢?
     他掏出手帕,抹了抹汗,才示意我坐下來,舔了舔口唇,道:“剛才我向你提及,集團的電腦,出現了一种獨有的病毒,專家曾提議為‘陶氏病毒’。”
     我見他已恢复了常態,也就盡量使自己的神態輕松,來回走著,點了點頭。
     陶啟泉吸了一口气:“這种侵入的病毒,不但破坏一般性的資料,而且……也破坏我個人的絕對机密資料——”
     說到這里,他抹了抹汗,聲音也有點變:“有一次,竟然在資料之中,加進了兩句話……兩句話……”
     陶啟泉說到這里,已經聲音發顫,人也在發著抖,雙眼之中,已充滿了恐懼,望定了我。
     我快步走過去,按住了他的肩頭,他才算能把話繼續說下去。
     他說的是:“那兩句話是‘勒曼醫院的后備心髒并不能一直用下去,應該再去想辦法了!’這……電腦病毒……竟然能知道我……最大的秘密。”
     陶啟泉的話,只說到一半,我也為之惊呆。
     這种事在若干年之前發生,十分复雜,我曾詳細地記述在名為《后備》的這個故事之中。簡單地來說,陶啟泉曾有嚴重的心髒病,但是他曾做了心髒移植手術。手術絕對成功,因為移植上去的心髒,可以說是他自己的,絕不會有排斥的情形——取自勒曼醫院走在時代尖端的一群醫生,利用無性繁殖,培養出來的“后備人”。后來,事實又證明,勒曼醫院的醫生之中,有隱瞞了身份的外星人在。這一切,對陶啟泉來說,當然是秘密,他也不會把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
     知道這個秘密的,應該只有勒曼醫院,他自己,以及另外少數几個人——我雖然記述了這個故事,但還是把他真正的身份,作過徹底的掩飾,不會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那么,在陶啟泉集團的電腦之中,怎么會出現這樣的句子呢?
     一時之間,我和陶啟泉都不出聲,陶啟泉喘了几口气,才又道:“電腦管理人員根本不知道這兩句話是什么意思,由于病毒的侵入造成了大損失,所以才有報告提交到我這里來,我自然一看就明白。”
     我喃喃道:“太……怪异了。”
     陶啟泉則道:“太可怕了。你想想,這樣的秘密,它怎么會知道的?”
     我想起了剛才說過的話:“全世界的電腦,都可以互相串通的。”
     這時,我又把這句話重复了一遍,陶啟泉失神地望著我:“勒曼醫院的電腦,和我這里的電腦,互相之間,有了聯系?”
     我無可奈何地道:“還有什么別的可能?”
     陶啟泉神情駭然之极,我用力一揮手:“這种病毒也太猖狂了,簡直……簡直……”
     我連說了几個“簡直”,可是卻想不到該用什么形容詞去形容。陶啟泉倒接了口:“簡直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了,它在威脅我。”
     在他說了這句話之后,我們相對默然,過了好一會,我才苦笑著道:“很多年之前,我就曾和電腦有過接触,那時,電腦的使用,絕不普遍,只有軍事基地等大机构才使用,我接触的那一座電腦,就屬于一個軍事基地。”
     陶啟泉用心听著,神情緊張:“那次的接触,牽涉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故?”
     我歎了一聲,神情有點啼笑皆非,因為整件事,确然是叫人啼笑皆非的——我有一個表妹,征求筆友,通讀之后,之后雙方要見面,對方卻無法露面,我陪著她找上門去,才發現所有的信件,全是一座電腦寫的,那座電腦已開始不接受控制。
     在發現電腦終于會不受控制這一點上,我可以說是先知先覺的了。
     我把經過的情形,扼要地告訴了陶啟泉,陶啟泉的反應是好一陣發怔,然后他才道:“那……怎么辦呢?”
     怎么辦?人類在很多問題上,都不斷在提出怎么辦?可是真正的辦法,也不是太多,許多問題,看來都是非解決不可的,可是拖在那里,一拖几十年几百年的也多的是,怎么辦,誰也不知道。
     我伸手在臉上撫摸了一下——人在十分疲倦的情形下,常會有這种動作。我真的感到十分疲倦,而且,很后悔在那次和電腦有了那么离奇精彩的接触之后,竟然沒有去深入研究,以至現在,對電腦相當陌生。
     我又想起了成金潤,覺得要去和他聯絡一下,多了解一些有關現代電腦的情況。
     陶啟泉在問了几聲“怎么辦”,而看到我一點反應也沒有的時候,有一個短暫的時間,顯得相當焦躁,可是隨即,他像我一樣,無可奈何之极。
     的确,除了無可奈何之外,也不可能有別的反應——他明知他集團的電腦系統,被可怕的病毒侵入,甚至公然出現恫現他——用只有他一個人才看得懂的句子,可是,他有什么辦法呢?
     沒有了電腦系統,他集團的龐大業務運作,立時就癱瘓了——不出三個月,就會被其他的集團所取代。
     電腦和現代企業的關系,比古代的父子關系還要密切,父子關系,還可以用“大義滅親”來解決,企業和電腦之間的關系,看起來是共存共亡,誰也擺脫不了誰,但實際上,電腦決定了一切。
     陶啟泉是集團的首領,可是這時,他明知電腦系統已經開始逐步不受控制,可是他有什么辦法?一點辦法也沒有。他這個集團首腦是空頭的,控制不了屬于他集團的電腦系統。
     在他明白了這一點之后,他除了無可奈何之外,還能做什么?
     而在這時候,他說了一句話,倒足以代表了許多人的心意,他道:“不會那么快……危机不會那么快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
     我只好苦笑——誰都以為危机不會那么快就來。二十年前,人們這樣想,二十年之后,人們還是那樣想,可是事實上,二十年的時間,危机早就悄然掩到了。
     我拿起電話來,打到雙子大廈去找兩陳,在電話中,也分不出那是陳景德還是陳宜興的聲音,可是听來,聲音有點怪,支支吾吾,我只是問他,成金潤有沒有出現,他說沒有,我又請他把成金潤的住址告訴我,他要我等一會儿。
     估計在他向身邊的人在詢問的時候,我听到良辰美景的聲音在說:“聯絡到了那批人沒有?”
     兩陳的回答很模糊,沒有听清楚,接著,他就給了我成金潤的地址。我隨口問了一句:“你們正在聯絡什么人?”
     可是我的問題,卻沒有立時得到回答,而是在兩秒鐘之后,才听到了一句“沒有什么”。我悶哼一聲,知道他們有些事在進行,可是我也沒有仔細去想,就放下了電話。
     陶啟泉長歎一聲,站起身來,向我作了一個手勢:“別對他人說起。”
     我苦笑:“要說,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陶啟泉再歎一聲,一起走出房間,他登上了他的直升机,我在醫院的門口,截停了一輛街車,吩咐駛向成金潤的住址,直到這時,我才留意到,成金潤的住所,是相當偏僻的郊區。那計程車司机也道:“先生,你要去的地方很遠,我入行十二年了,還未曾載過那么遠的途程。”
     我答應了一聲,改變了主意,請他先到我的住所,取我自己的車子前往,計程車司机大喜,連聲謝,還道:“先生你一上車,我就知道你必然不是住在那种地方的。”
     我不禁失笑:“住在那地方,有什么不好,只不過遠一點。”
     司机卻另有見解:“哪有無緣無故,住得那么遠的?他難道不要工作?就算收入再差,也比住那么遠好,除非他有直升机,那又不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