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伪君子当然不好,但毕竟要做出一副君子的样子,干起坏事来羞羞答答遮遮掩掩,终究有拘束有局限有底线,正如古人所说:“为恶而畏人知,恶中犹有善路。”羞耻之心、畏惧之心未泯也。真小人真恶人可就不一样了,作起恶来犯起罪来,无法无天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对于儒家,伪君子与真恶人的态度也大不同。伪君子是表面性、假惺惺的尊崇,真恶人则表面文章也不屑做,直接打倒在地永世不得翻身。两种态度都坏,但两害相权取其轻,宁要伪尊重假皈依,不要真摧残实消灭。也就是说,尽管都不好,以力假仁的霸道毕竟好于赤裸裸地反仁义的暴政。

   假仁假义假尊儒,多多少少要有些尊重,作出仁义的样子。而且由于文化、道德和真理力量的潜移默化,有可能弄假成真。孟子曰:“尧舜,性之也;汤武,身之也;五霸,假之也。久假而不归,恶知其非有也。”(《孟子•尽心上》)都讲仁义,尧舜是天性,从心所欲自然而然,汤武是修养,身体力行反身而诚,五霸是假借仁义之名作幌子,但久借不还,就类似于自己拥有了。

   唐太宗与宋太宗,一个“亲执弓以射杀其兄疾呼以加刃其弟”,一个发生过“烛下斧影之事”,都曾手足相残。但唐朝史臣修高祖实录时半遮半掩语多微隐,宋太宗则命令史臣直书其事无畏无惮。两相比较之后,王夫之认为宋太宗更坏。他写道:

   “负慝而畏人知,掩之使不著,以疑天下,小人之伪也。其犹畏人知也,有不敢著、不忍著之心,则犹天良之未尽亡也。抑不著而使天下疑,则使天下犹疑于大恶之不可决为,而名教抑以未熸。无所畏,无所掩,而后恶流于天下,延及后世,而心丧以无余。太宗亲执弓以射杀其兄,疾呼以加刃其弟,斯时也,穷凶极惨,而人之心无毫发之存者也。史臣修高祖实录,语多微隐,若有怵惕不宁之情焉,夫人皆有之心也,且以示后世,与宋太宗烛下斧影之事同其传疑,则人固谓天伦之不可戕也。而太宗命直书其事,无畏于天无惮于人而不掩,乃以自信其大恶之可以昭示万世而无惭,顾且曰“周公诛管、蔡以安周,季友鸩叔牙以存鲁”,谁欺乎?周公之诛管、蔡,周公不夺管、蔡之封也;季友鸩叔牙,季友不攘叔牙之位也。建成、元吉与己争立,而未尝有刘劭之逆,贻唐室以危亡,而杀之以图存,安忍无亲,古人岂其口实哉?

   且周公之不得已而致天讨也,鸱鸮之怨,东山之悲,有微辞,有隐痛,祸归于商、奄,而不著二叔诛窜之迹;东人之颂公者,亦曰四国是皇,不曰二叔是诛也。过成于不忍疑,事迫于不获已,志窘于不能遂,言诎于不忍明,天下后世勿得援以自文其恶,观过而知仁,公之所以无惭于夙夜也。若夫过之不可掩,而君子谓其如日月之食者,则惟以听天下后世之公论,而固非己自快言之以奖天下于戕恩。况太宗之以夺大位为心,有不可示人之巨慝乎?至于自敕直书,而太宗不可复列于人类矣。

   既大书特书以昭示而无忌矣,天子之不仁者,曰吾以天下故杀兄弟也;卿大夫之不仁者,亦曰吾以家故杀兄弟也;士庶人亦曰吾以身故杀兄弟也。身与家之视天下也孰亲?则兄弟援戈矛以起,争田庐丝粟之计,而疆有力者得志焉,亦将张胆瞋目以正告人曰:吾亦行周公季友之道也。蛇相吞,蛙相啖,皆圣贤之徒,何惮而弗为哉?史者,垂于来今以作则者也,导天下以不仁,而太宗之不仁,蔑以加矣。万世之下,岂无君子哉?无厌然之心,恻隐羞恶,两俱灰烬,功利杀夺横行于人类,乃至求一掩恶饰伪之小人而不易得也,悲夫!”

   其实,斧声烛影仍属于历史疑案,后世影响也谈不上怎样恶劣。“无所畏,无所掩,而后恶流于天下,延及后世,而心丧以无余。”、“无畏于天无惮于人而不掩,乃以自信其大恶之可以昭示万世而无惭…”、“不可复列于人类矣。”、“导天下以不仁,而太宗之不仁,蔑以加矣。”这些恶评放在宋太宗身上,未免过于苛刻和严重。

   与后世某些君主相比,宋太宗不仅不恶,还颇为君子呢,如果再与毛太祖比一比,那简直堪称圣贤了。在把恶粉饰成善、把罪宣称为功方面,历史上任何恶棍暴君与毛太祖相比,统统望尘莫及。

   没有经历过毛时代,没有品尝马列主义的凶恶和文革的厉害,就不知道什么叫光明正大地搞阴谋诡计、大义凛然地灭亲灭友、冠冕堂皇地为非作歹、伟大光荣地草菅人命、理直气壮地祸国殃民,就不知道什么是赤裸裸的邪恶信仰和罪恶崇拜!自古以来,也没有哪个时代象“解放后”的中国那样“恻隐羞恶两俱灰烬,功利杀夺横行于人类”,“求一掩恶饰伪之小人而不易得。”呜呼!2011-4-5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