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一孔子塑像落户国家博物馆北门广场(泛天安门广场)刚满一百天又被移走了,来也悄悄,去也匆匆。光绪帝“百日维新”,现在演出的这一出 “百日立像”,立无诚意,移无交代,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可谓一出玩弄孔子戏耍儒家的闹剧。

   曾记得,孔子塑像落成当天,出席仪式的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蒋树声和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家正。尽管落成典礼很“轻浮”,出席的领导级别很“不高”,但孔子塑像原定立于“北门广场”是千真万确的。吕章申馆长在“重要讲话”中如是说:

   “国家博物馆北门广场,是重要的观众出入口,它面向世界著名的长安大街,并与故宫面对,其地理位置足以说明它特殊的政治与文化地位。”

   现在之所以移走,据说是:

   “根据中国国家博物馆改扩建工程整体设计,在馆内西侧南北庭院设立雕塑园,陆续为中华文化名人塑像,第一尊完成的是孔子像。因庭院建设工程未完工,孔子塑像暂安放在国博北门外小广场。目前,庭院建设已竣工,按设计方案,将孔子塑像移至国博西侧北庭院内。”云云。(据凤凰网报道)

   这不是朝三暮四出尔反尔、欺骗世界忽悠天下吗?这才是最大最严重的一次乱折腾,折腾的对象是中华文化的代表性人物,地点是首都政治敏感地带。天安门广场无小事,没有最高当局的指令或容许,谁敢在这里这么胡折腾?

   二秦汉以后,儒家和孔子一直被利用,但即使是最恶劣的利用,表面功夫也会做足,会摆出认真严肃尊重的姿态。象当局这样一边利用儒家一边打压儒者玩弄孔子的做法,可谓有史以来绝无仅有。孔子被折腾被玩弄,是“有国者之耻”。这一事件,暴露了“有国者”的心神不定、进退失据和轻率儿戏“不足与有为”。

   不过,这种做法,颇为符合特权利益集团的“作风”和特征。利益主义者心目中没有文化没有理想没有信仰没有是非没有原则,只有利益和权力(特权也是一种利益而且特别巨大),遇到关乎利益的问题,绝对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寸土必争寸步不让,此外往往“无可无不可”,可以从善如流,也可以从不善如流。

   对于利益集团来说,一切都是工具。有人说孔子好,有用,不妨捧一下,一看反对者众,马上就变脸。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啊。这也说明党主专制与民粹主义最容易勾搭成奸。江湖上“左右两派”文化、政治立场截然不同,但在反儒反孔反孔子像这一点上却取得了惊人的一致,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民意趋向,移走孔像对这种恶劣民意正是一种顺应。

   (西方民主,是“权为民所授”的制度;儒家民本,是以民众利益为本,与民粹主义都有质的区别。在文化、道德层面,政府负有启蒙教化的责任,是不能迎合民意、由民做主的----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至于以邪说对民众进行“恶教育”,比民粹主义又更等而下之了。)

   没有经过文化启蒙、思想引导、道德教化、智慧开发的民众,其“意”很容易偏离仁义原则,而经过异端邪说洗脑的民众,或愚,或刁,或恶,或暴,更容易违仁背义、党邪丑正。当今中国,特权阶级与弱势群体双方都是唯物主义和党化教育、愚民教育的产品,民意与“官意”在物质利益、政治思想上尖锐矛盾,但在心灵、精神、“信仰”上仍然曲径相通。

   这一百日闹剧,还说明了鸠占鹊巢的马克思主义才是利益集团的最合适的文化背景和思想工具,马克思与孔子在原则上难以兼容。马家的广场终究容不下孔子---哪怕是边缘地带。孔子在天安门边缘象征性的呆了一百天,还是要“回到博物馆”去。特权集团有时首鼠两端,归根结底终究是姓马的。马家不去,儒家难兴。

   在天安门边缘被当做马家的装饰、毛氏的陪衬,本是孔子的悲哀,本就不伦不类。有道则现无道则隐,孔子被移走,恰是政治无道的最好证明,是坏事,也是好事,让国人进一步认清马家(包括思想和政权)的真面目及其“尊儒”的真相,有助于还孔子的尊严,儒家的清白。

   三东海不能不指出,儒家文革受摧残,孔子而今被玩弄,执政党无疑要负主要责任,但儒门中人也不都是“无辜”的。

   五四以来,对马列主义的理论之误和唯物主义的哲学之邪,始终没人依据儒家真理大义予以批判。敬而远之已不错了,更多的是欲拒还迎和热烈欢迎。“解放”以来更甚,所有知识分子包括儒家学者全都成了马家的应声虫、毛家的马屁精。可笑复可耻的是,冯友兰这样逢君之恶的巧伪人至今仍被捧为大师。

   朱熹强调“正君心”,孟子曰: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此言值得深长思。格即格物的格,王守仁训格为正,“格者,正也。正其不正,以归于正之谓也。” 用现代的话说,正君心就是做好领导人的引导、教育工作;格君心之非,就是纠正领导人的错误。大人之所以能格君心之非,一是理足,二是德高,具双重优势,故容易得到“君”的尊重信任。

   “解放”以来,除了梁漱溟(梁漱溟亦义理欠透,见识不足,作为儒者,终究欠大。),儒家学者纷纷冯友兰化了,小人奴才们有什么资格“格君心之非”?

   儒家不受尊重,主要当然是“君”的问题,非暴即昏,不可理喻,圣人复出,也难以格正;另一方面,儒门中人应该反思一下,我们为人是否有德,所言是否有理,是否负起了应负的文化、社会、政治、历史等责任?尊不尊重是别人的问题,值不值得尊重却是自己的问题。自己是小人,就别怪被轻蔑,自己甘作奴才,就别怪被当奴才看待。

   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不论政治社会文化道德各方面环境如何,不管当局态度怎样,不问贫富贵贱安危乃至生死,做一个择善固执的君子,居仁由义的大人,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人才配称为儒者,才能为孔子、为儒家增光。2011-4-21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