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陈泱潮文集
·3、本次地球文明将毁灭于灭世天火而不是大洪水(图)
·4、挪亚方舟是《圣灵神舟》的预表
·5、积极传播《圣灵神舟》,是获得圣灵神舟拯救的前提条件
· 6、《圣经•启示录》的预言和印证(图)
·7、《圣灵神舟》出世时的特殊征兆和背景
·8、上次大洪水毁灭人类时没有宗教
·9、宗教的目的和功用
·10、全宇宙唯一真神 上帝耶和华如来是客观存在
·11、遥闻“七雷”之音 ⑴
·遥闻“七雷”之音⑵
·末日之说绝对不是虚言!
·遥闻七雷之音⑶--对基督教
·遥闻七雷之音⑷--对佛教兼及一贯道(图)
·【全球呼救祈祷日】祷告辞
·弥勒诞辰对全球一贯道信徒的呼召(图)
·遥闻七雷之音⑸--对伊斯兰教
·遥闻七雷之音⑹--对各类非主流宗教
·遥闻七雷之音⑺--对无神论
·12、 “三迷信”是把人的灵魂引向灭亡的宽门大路
·13.坚信《窄门真经》、彻底弃绝“三迷信”
·简谈孔孟之道与《圣经》文化
· 14、再谈积极传播《圣灵神舟》与得救的保障和凭据
· 15、“不再耽延了”!“不再耽延了”!
·16、圣灵神舟就是慈航普渡(图)
·17、一个全新的宗教革命神学思潮即将蓬勃兴起
· 18、《窄门真经》执笔人今生今世的造化和作为
· 19.《窄门真经》执笔人过去生过去世主要足迹检索(2图)
·窄门真经导读(完整版)
·ZT江西庐山发现传说3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图)
·请正视人类曾经多次被毁灭的证据(组图)
●恒约篇章
·恒约全书目录
·神主碑铭文
·恒约之二:毂局髁x
·恒约之三:永生禮讃
·恒约之四:保惠师书
·恒约之五:快 镰 刀
·恒约之六:圣灵福音概说
·中文漢字的玄奧和復雜
·关于我得道来源和根本立场的说明
·回应范似栋先生:追寻终极真理和永恒的生命!斯为幸!
·这是否是在见证圣灵时代的到来?(图)
·Briefing of “The good news from the Holy Spirit”
·避免毁灭追求永生是每个人的当务之急(图)
◇◇◇◇◇
▲中文原創聖經續篇恆約經文
●《晨星書》
·聖經《啓示錄》奧秘與2017
·末日真相與最後的拯救
·耶稣应许授权之【人子】已在人间
·末日得救的条件和保障
·《启示录》中的【人子】绝对不是耶稣
·对人类实施最后拯救的时刻已经到来
·恒约执笔者就是耶稣应许授权辖管/牧养万国的【人子】
·7.1.时间:《弥迦书》预言【人子】必出生于1948年以色列复国前夕
·7.2.地点:《启示录》预言【人子】必出生于中华民国,是妇人而非童贞女所生
·7.3.《马太福音》等圣经预言【人子】必成长于大红龙毛泽东中共国
▲专著:推背图解析——天命前定
·天命前定:一、 从辩证唯物史观和天命论两方面都可证明"中华合众国"统一中国是势所必然
·天命前定:二、产生于唐初的中国大预言书《推背图》是历经以往朝代检验,且可资当今继续验证的天命论读本
·天命前定:三、《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之神奇预言与准确验证1:蒋介石: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和准确验证2:毛泽东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与准确验证3:江青
·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和准确验证4:邓小平
·天命前定 5、 江泽民"日月丽天""百灵来朝"
●天命
·《寻找“伟大的指导灵”》开篇:末世国师论(全文)
·“火星男孩”:伟大的指导灵已诞生在中国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提出者——陈泱潮简历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即【弥勒皆大欢喜学说】
·与友人谈【弥勒皆大欢喜学说】
·对季羡林说弥赛亚和弥勒是同一人的判别
·诺查丹玛斯《诸世纪》预言中的一位滞留在欧洲的东方人
·中国必须从根本上拨乱反正
·“紫薇圣人”与传统文化“新集大成者”的相关问题
●当下正处于末世重新封神之际
·就宗教问题在线敬答白眉老人
●“火星小孩”
·对“火星小孩”惊人的预言难道还能无动于衷?
·霍金预言地球200年内毁灭 时空之门将启(图)
·ZT新闻联播不敢播的俄罗斯现状
·天人合一(1图)
●我为什么致力于神学研究和【有神论】宣传
·1. 从现实个人政治功利角度看涉足宗教和神学的危险性
·2.必须充分认识中共邪恶本质互为表里的两大基本点
·3. 彻底清除中共邪恶必须完成的双重任务: 终结专制独裁国体制度与破除【无神论】迷信
·4.必须重申必须充分明确彻底肃清中共祸害中国的两个重要标尺
·5. 人的潜意识中其实都存在着【有神论】基因
·6.人类已经到了末期
·7.不敢置天赋神圣使命于不顾
·8.自由、民主、人权保障制度的根基和巩固的条件
·9.【中共反对派的政治道德素养】问题
·10.中国民主革命导师的责任和义务
·11.没有充分的全面的思想理论精神信仰准备, 中国民主革命的成功只能是遥遥无期
·12.我们必须超前积极为中国民主化变革和后来者,开通道路、指明方向、奠定基础
·13.关于令人信服的神学必须有神迹证明的问题
·14.《圣灵福音》“小书卷”是《圣经》续篇的神迹显示
·15.决定性关头的忠告
·16. 这是我在又一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17.真的假不了,最终势必会得到整个人类社会的普遍承认
●因果报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孙中山为什么要告祭明太祖


   
   http://www.gmw.cn/content/2004-05/25/content_33164.htm
   
   丁伟志

   
   --------------------------------------------------------------------------------
   
   http://t0.gstatic.com/images?q=tbn:ANd9GcTh2Xg0ONKw934AucD2updHPjPjb_UbEqAnD6KxUzrsb7aEdGL5
   
   1912年2月15日告祭明太祖合影
   
     1912年2月12日,清帝宣布退位。作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
   山,紧接着办了两件事。一件是于13日向参议院发出《辞临时大总统
   文》和《推荐袁世凯文》;另一件是于15日举行“民国统一大典”。
   作为大典的一项内容,就是由孙中山亲自率领“国务卿士、文武将吏”
   拜谒明孝陵。这次拜谒活动,以孙中山名义发表了两个文告:一是
   《祭明太祖文》,一是《谒明太祖陵文》。前一篇是“祝告文”,后
   一篇是“宣读文”,两件均已收入《孙中山全集》第二卷。从内容看,
   两件大同小异,主要是以清室退位、民国统一的功业,昭告明太祖在
   天之灵。《祭文》中写道:
   
     “国家外患,振古有闻,赵宋末造,代于蒙古,神州陆沉,几及
   百年。我高皇帝应时崛起,廓清中土,日月重光,河山再造,光复大
   义,昭示来兹。不幸季世扰,国力罢疲。满清乘间入据中夏,嗟我
   邦人诸父兄弟,迭起迭碚,至于二百六十有八年。呜呼!我高皇帝时
   怨时恫,亦二百六十有八年也。……迩者以全国军人之同心,士大夫
   之正议,卒使清室幡然悔悟,于本月十二日宣告退位,从此中华民国
   完全统一,邦人诸友,享自由之幸福,永永无已,实维我高皇帝光复
   大义,有以牖启后人,成兹鸿业。文与全国同胞,至于今日,始敢告
   无罪于我高皇帝,敬于文奉身引退之前,代表国民,贡其欢欣鼓舞之
   公意,惟我高皇帝实鉴临之。敬告。”
   
     在另一篇《谒明太祖陵文》中,大致说了相同的意思。文中以兴
   奋的笔调,强调了辛亥首义、清室退位光复中华大业的成就,并且说:
   “呜乎休哉!非我太祖在天之灵,何以及此?”
   
     这次祭明孝陵的活动,包括上述以孙中山名义发表的祭文,当然
   不只是孙中山的个人活动和个人认识。在《孙中山全集》第二卷配发
   的照片中,有一张就是举行这次祭礼时所摄,那真是冠盖如云,临时
   国民政府的头面人物几乎都去了。
   
     在中国建立民主共和体制,这当然是史无前例的天大好事。可是
   为什么在打倒了一个满族皇帝之后,还要郑重其事地去向另一个汉族
   皇帝的在天之灵报告喜讯,表达感激之情呢?
   
     朱元璋的历史功过,这里无须乎评论。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
   是这位“太祖高皇帝”的作为与作用,绝不会比“入据神州”的“东
   胡”康熙、乾隆等,大到那里去、好到那里去。他坐稳了龙廷之后的
   专横与残暴,更是不因其身为汉族,而稍轻于身为“异族”的清初诸
   帝。至于他丝毫也未曾对民主共和发生过兴趣,这更加是用不到取证
   的。
   
     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身份,孙中山在清室退位后,便急忙率
   领文武百官去到明孝陵举行隆重祭典,把自己摆在明太祖的事业继承
   者的地位上,向“我高皇帝在天之灵”报告“光复汉室”的喜讯,并
   且说,能够取得这一胜利,正是靠“我高皇帝在天之灵”的启迪所赐。
   显然,在以孙中山为首的这批民主革命家看来,民国的建成这件事所
   具有的一重极为重大的意义,是在于结束了外族的二百六十八年的统
   治,也就是说,从此结束了中国二百六十八年的亡国史,光复了中华。
   两篇祭祀文告里都说得明白,孙中山他们那时是毫不含糊地把元、清
   两朝看做是中国亡了国的年代。
   
     把蒙古族、满族看作是外国人,把元和清看作是中国的亡国史,
   今天看来,这种说法是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的。但是,这在19世纪20世
   纪之交的中国革命家中,却是普遍持有的观点。从孙中山,到章太炎、
   到邹容、到鲁迅,无不如此。而且这种观点还延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
   间,到了30年代还有人在这么说。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识,自然是由
   清末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并举这样的历史背景所决定的。同盟会初创
   的口号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既然提出
   了“建立民国”,那还不是管他是满族皇帝、还是汉族皇帝,都理所
   当然地一概应予打倒吗,何必前边再冠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
   内容?然而这在当时来说,却是极端必需的。当时中国的民众,实在
   是无法弄明白民主共和是何物,但是对于“反清复明”却是很容易接
   受的。不是首先指向帝国主义,而是首先指向满清的民族主义,那时
   无疑是最有号召力、最有鼓动性的革命口号。
   
     以排满为内容的民族主义的高涨,不免带来认识上和论说上的混
   乱。当民主革命家们义愤填膺地声讨异族统治、忘情地呼吁反清排满
   时,常常倒向大汉族主义,无保留地讴歌“皇汉”。满族的皇帝不好,
   汉族的皇帝就是好的吗?满族的君主专制要反对,汉族的君主制就不
   要反对吗?这样明摆着的问题,一时间便被置诸脑后,没有人肯去想
   它了。革命家对于民主革命和民族革命的关系,认识陷于混乱当中。
   名声显赫、起过重大革命鼓动作用的《革命军》,在这方面是一个突
   出的典型。邹容一方面在振臂高呼:“扫除数千年种种之专制政体,
   脱去数千年种种之奴隶性质”,同时他又深情地眷恋于“皇汉人种”、
   “汉唐衣冠”,愤怒地号召“张九世复仇主义,作十年血战之期”,
   驱逐“公仇”“公敌”之满人,“恢复我之祖国”。年轻的革命家邹
   容,完全没有觉察到这种尊崇“皇汉”的民族复仇主义与反对专制的
   民主革命主张之间,存在着什么不相容之处。他在推崇华盛顿、卢梭
   的民主主义的同时,又坦然地把自己看做是郑成功、张煌言事业的继
   承者,丝毫也没想到郑、张的保皇忠君态度与民主主义的信念有什么
   冲突。思想上存在着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的矛盾而完全不自觉的这种
   状态,当时在包括孙中山在内的革命家中间,几乎是普遍如此,极少
   例外。
   
     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对于建立民主共和制度的认识是明确的,
   清醒地指出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创举。他对于民主共和制度的
   前途,也是信心十足。他认定民主共和制度一经建立,必将“不可替
   代”,必定会在中国“永久存在”下去。临时政府存在的时间虽然短
   促,但是它以《人权宣言》的“自由、平等、博爱”观念为蓝本,毕
   竟实施了许多有关制度、礼仪、观念、民俗等等方面的改革,这对于
   20世纪的中国的影响是深远的。然而,孙中山在推行民主共和制的同
   时,他和他的同志们仍时时不能忘情于“光复汉室”的“大业”,于
   是当他们在得到清室退位的消息后,便急匆匆地去向明太祖隆重致祭。
   两份祭奠的文告,都表现出了观念上和逻辑上说不圆的混乱:既说到
   “五大民族,一体无猜”,却又反复强调元、清两代是“夷狄”“胡
   虏”的入侵,从而造成了“神人共愤”、“神州陆沉”的局面;既说
   到“共和巩立,民国统一”,却又反复强调这些成就都是“我高皇帝
   在天之灵”所赐……
   
     在辛亥革命中起过重大推动作用的“反清复明”的“排满”主张,
   是不是也起过干扰民主主义视线的消极作用呢?看来,这实在是值得
   认真深思的大问题。
   
     清帝一旦宣布退位,孙中山立即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并且真心
   实意地推举袁世凯当正式的大总统。孙中山这时觉得民权革命、民主
   革命,都大功告成了,剩下的只是该去进行民生革命了,“三民主义”
   如今变成“一民主义”了,所以他才心安理得地愿意去专管修铁路。
   为什么孙中山会这样做呢?看来除了由于他的空想和天真造成的认识
   上的失误之外,怕也和他思想上划不清民族主义与专制主义———尤
   其是汉族的专制主义———的界限,大有干系。孙中山竟然会那么轻
   信,甚至那么赞赏那个有“旧经历”、会用“旧手腕”办事的袁世凯,
   不能不说多半与此有关。孙中山是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明白了“革命
   尚未成功”的。
   
     孙中山后来也渐渐明白了,民族主义的内容并不仅限于“排满”,
   而且应当包括“联合世界上一切平等待我之民族”,去反抗那些侵略
   我们的列强。三民主义的民族主义具有了强烈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性质
   之后,无疑为中国民主革命提出了一项更加明确的行动纲领,揭示出
   中国在进行反对封建的民主革命时必须解决的另一项历史使命。
   
     如此看来,在特定条件下,民族主义可以成为民主主义的极大助
   力,有利于发动群众、团结同盟者,扩大革命阵线,它甚至会成为进
   行和完成民主革命所不可不同时解决的任务。但是,在特定条件下,
   民族主义又会模糊民主主义的目标,干扰民主革命的进程。所以无论
   作为意识形态看,作为文化观念看,还是作为行为准则看,民族主义
   的具体作用如何,是需要具体分析的。这就是说,民族主义有时会发
   挥抵抗外族侵略的巨大凝聚力量,有时又会成为封建专制主义的保护
   伞。关于民族主义的这种两重性,是值得经常保持清醒的认识,仔细
   加以分析的。
   
     中国的民主革命,得益于民族主义之助是非常大的,但是也不能
   不看到,民主革命家不能与专制主义划清思想上的界限,确是造成历
   史进程发生许多重大挫折的一个最为严重的深层的原因。革命领袖上
   帝王化的政治野心家的当,或者自身帝王化,其结果必定是给人民带
   来深重的灾难。对专制主义,不能不警惕者,理由盖在于此;对以民
   族主义色彩掩饰的专制主义,尤不能不重加警惕者,理由也在于此。
   
   
(2011/04/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