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方天笑道:“你們的歷史學家,對于太平天國名將,翼王石達開的下落,便語焉不詳,但石達開臨死之際,卻是握著我的手,講出了他最后的遺言的。方天道:“他說,那是一場夢,夢做完,就醒了,他說,許多人都做了一場夢。他又說,他是怎樣進入那一場夢的都不知道,一切都太不可測了……我相信他這樣說,另有用意,可是我卻并沒有深究,一場夢,這种形容詞,不是很特別么?”]
李芳敏144000
·1耶和華啊!求你施行拯救,因為虔誠人沒有了,在世人中的信實人也不見了。
·3願耶和華剪除一切說諂媚話的嘴唇,和說誇大話的舌頭
·4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取勝;我們的嘴唇是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
·5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歎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們安置
·6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好像銀子在泥爐中煉過,精煉過七次一樣。
·7耶和華啊!求你保守我們,保護我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8惡人到處橫行,邪惡在世人中被高舉。
·1我投靠耶和華,你們怎麼對我說:「你要像飛鳥逃到你的山上去。
·2看哪!惡人的弓已經拉開,箭已經上弦,要從暗處射那心裡正直的人。
·3根基既然毀壞,義人還能作甚麼呢?」
·4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他的眼睛觀看,他的目光察驗世
·5耶和華試驗義人和惡人,他的心恨惡喜愛強暴的人。
·6耶和華必使火炭落在惡人身上,烈火、硫磺和旱風是他們杯中的分。
·7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公義的行為,正直的人必得見他的面。
·1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2我心裡籌算不安,內心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勝過我,要到幾時呢
·3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求你使我的眼睛明亮,免得我沉睡
·5至於我,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必因你的救恩歡呼。
·6我要歌頌耶和華,因他以厚恩待我。
·1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敗壞,行了可憎的事,沒有一個行善的
·2耶和華從天上察看世人,要看看有明慧的沒有,有尋求 神的沒有。
·3人人都偏離了正道,一同變成污穢;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4所有作惡的都是無知的嗎?他們吞吃我的子民好像吃飯一樣,並不求告耶和華
·5他們必大大震驚,因為 神在義人的群體中。
·6你們要使困苦人的計劃失敗,但耶和華是他的避難所。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3他不以舌頭詆毀人,不惡待朋友,也不毀謗他的鄰居。
·4他眼中藐視卑鄙的人,卻尊重敬畏耶和華的人。他起了誓,縱然自己吃虧,也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神啊!求你保守我,因為我投靠你。
·2我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3至於世上的聖民,他們都是尊貴榮美的人,全是我所喜愛的。
·4追求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定加多。他們所奠的血祭,我不祭奠;我的嘴唇也
·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業分,你親自為我持守。
·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天笑道:“你們的歷史學家,對于太平天國名將,翼王石達開的下落,便語焉不詳,但石達開臨死之際,卻是握著我的手,講出了他最后的遺言的。方天道:“他說,那是一場夢,夢做完,就醒了,他說,許多人都做了一場夢。他又說,他是怎樣進入那一場夢的都不知道,一切都太不可測了……我相信他這樣說,另有用意,可是我卻并沒有深究,一場夢,這种形容詞,不是很特別么?”

 我歎了一口气,道:“你在地球上,是不是看到太多的戰爭了?”
     方天點頭道:“自然,因為我的外形像中國人,所以我一直停留在中國。也因為我未曾見過戰爭,我總是盡可能地接近戰場,我見過的戰爭,實在太多了。”
     這時,我們已走出了公園,我听得方天如此說法,忍不住停了下來,聲音也几乎在發顫,道:“你可知道,你所見過的那些……戰爭,大都已是記載在歷史教科書中的了?”
     方天道:“自然知道,如果一個研究近代中國戰爭史的人和我詳談,我相信他一定會發現他所研究的全是一些虛假的記載。”
     我對他的話,感到了极大的興趣,道:“你能舉個例么?”

     方天笑道:“你們的歷史學家,對于太平天國名將,翼王石達開的下落,便語焉不詳,但石達開臨死之際,卻是握著我的手,講出了他最后的遺言的。”
     我心中在叫道:“瘋子,你這顛人。”然而我卻不得不問道:“石達開,他……向你說了什么?”方天道:“他說,那是一場夢,夢做完,就醒了,他說,許多人都做了一場夢。他又說,他是怎樣進入那一場夢的都不知道,一切都太不可測了……我相信他這樣說,另有用意,可是我卻并沒有深究,一場夢,這种形容詞,不是很特別么?”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lxr/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藍血人
   第01部:一個流藍色血的男人
   第02部:遙遠的往事
   第03部:嚴重傷害
   第04部:太空計划中的神秘人物
   第05部:莫名其妙打一架
   第06部:偷運
   第07部:神秘硬金屬箱
   第08部:博士女儿的戀人
   第09部:逼問神秘人物
   第10部:古老的傳說
   第11部:月神會
   第12部:井上家族的傳家神器
   第13部:科學權威的見解
   第14部:某國大使親自出馬
   第15部:七君子党
   第16部:土星人的來歷大明
   第17部:地球人的大危机
   第18部:直闖虎穴
   第19部:生命的同情
   第20部:跳海逃生
   第21部:“獲殼依毒間”……無形飛魔
   第22部:火箭基地上的斗爭
   第23部:好友之死
   第24部:回歸悲劇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lxr/016.htm
   
   第十六部:土星人的來歷大明
   
     方天點了點頭,我們一齊走進公園,在一張長凳上坐了下來。
     在這里談話,是最不怕被人偷听的了。我先將那本記事簿,和方天稱之為“錄音机”的,那排筆也似的東西,還了給他。
     方天在那一排管子上,略按一按,那奇怪的調子,響了起來,他面上現出了十分迷惘的神色。我想要在他身上知道的事實太多了,以致一時之間,我竟想不起要怎樣問他才好。
     又呆了片刻,我才打開了話題,道:“你來了有多久了?”方天道:“二十多年了。”
     我提醒他道:“是地球年么?”
     方天搖了搖頭,道:“不,是土星年。”
     我又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气,方天,這個土星人,他在地球上,已經生活了兩百多年了!在他剛到地球的時候,美國還沒有開國,中國還在乾隆皇帝的時代,這實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我覺得我實在難以向他發問下去了。讀者諸君不妨想一想,我該問他什么好呢?難道我問地,乾隆皇帝下江南時,是不是曾几次遇難?難道我問他,華盛頓是不是真的砍斷過一株櫻桃樹?
     如果我真的這樣問出口的話,我自己也會感到自己是一個瘋子了。
     但是,眼前的事實确是:這种瘋子的問題,對方天來說,并不是發瘋,而是十分正常的,因為他的确在地球上生活了二百多年!
     我呆了好半晌,才勉強地笑了一笑,道:“你們那里好么?”
     方天的神情,活躍了一些,道:“好,家鄉自然是好的,你說是么?”
     在方天提到“家鄉”之際,那种迫切的怀念的神情,令人十分同情,要知道,他口中的“家鄉”,和我們口中的“家鄉”,有著不同的意義。
     當我們遠离家鄉的時候,不論离得多遠,始終還是在地球上。但是方天卻是從一個天体,到另一個天体!這种對家鄉怀念的強烈的情緒,我無法体驗得到,除非我身已不在地球上,而到了土星之上。
     方天歎了一口气,道:“我离開自己的星球已經太久了,不知道那里究竟發生了什么變化?”
     我呆呆地望著他,他伸手放在我的手背之上,十分懇切地道:“我到了地球之后,什么都不想,只想回去,我唯恐我終無机會回去,而老死在地球,你知道,當我剛來的時候,地球上的落后,曾使我絕望得几乎自殺,當時,我的确未曾想到地球人的科學進步,如此神速,竟使我有可能回家了。”
     我道:“你的意思是,你將乘坐那枚火箭到土星去么?”方天道:“是的,我确信我可以到達土星,如果不是地球的自轉已經變慢的話。”
     我愕然道:“地球的自轉變慢?”
     方天道:“近十年來,地球的自轉,每一轉慢了零點零零八秒,也就是千分之八秒。這么短的時間,對地球人來說,自然一點也不發生影響,但是這將使我的火箭,不能停留在土星的光環之上,而只能在土星之旁擦過,向不可測的外太空飛去!”
     我听得手心微微出汗,道:“那么,你有法子使地球的自轉恢复正常么?”
     方天道:“我當然沒有那么大的能力,但如果我能夠得回那具太陽系飛行導向儀的話,我就可以校正誤差,順利地回到土星去了。”
     我伸了伸手臂,道:“這具導向儀,便是如今被裝在那硬金屬箱子的物事么?”
     方天道:“不錯,就是那東西。衛斯理,我就快成功了。但如果你將我的身份暴露出來,那么,我一定成為你們地球人研究的對象,說不定你們的醫生,會將我活生生地剖解,至少,這……便是我不斷以強烈的腦電波,去影響發現我血液秘密的人,使他們想自殺的緣故。”
     我凝視著他,道:“佐佐木博士也在其列么?”
     方天大聲叫了起來,道:“佐佐木之死,和我完全無關。”我道:“季子呢?”
     方天立即叫道:“剛才你說我沒有朋友,這也是不對的,季子便是我的好朋友,如果我不是确知她平安無事,我是不會回去的。”
     我點頭道:“你放心,我必將努力查出殺害博士的凶手,和找出季子的下落,我相信事情,多半和月神會有關系。”
     方天只是茫然地道:“她是一個好孩子,在土星也不易多見。”
     我心中不知有多少話要問他,想了片刻,我又道:“那么,你們究竟是怎么來的?”
     方天苦笑了一下,道:“我們的目的地,根本不是地球,而是太陽。”我吃了一惊,道:“太陽?”
     方天道:“是的,我們的太空船,樣子像一只大橄欖,在太空船外,包著厚厚的一層抗熱金屬,可以耐……一万八千度以上的高溫,這就使我們可以在太陽的表面降落,通過一連串的雷達設備,直接觀察太陽表面的情形。”
     我听得如痴如呆。向太陽發射太空船,而且太空船中還有著人,這是地球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土星人卻已在做了。
     我立即道:“那你怎么又來到了地球上的呢?”
     方天苦笑道:“在地球上空,我們的太空船,受到了一枚大得出乎意料之外的隕星的撞擊,以致失靈,我和我的同伴,一齊降落下來,而太空船則在太空爆炸。”
     我几乎直跳起來,道:“你的同伴?你是說,還有一個土星人在地球上?”
     方天道:“如果他還沒有死的話,我想應該是的。那太陽系太空飛行的導向儀,就是他帶著的,但是我一著陸便和他失去了聯絡,直到最近,我才知道那導向儀落在日本,成為井上家族祖傳的遺物。”
     我吸了一口气,道:“你們能飛么?”
     方天道:“我們土星人,除了血液顏色和地球人不同之外,其余完全一樣,當然不能飛,但是當我初降落地球之際,我們身上的飛行衣燃料,還沒有用完,卻可以使我們在空中任意飛翔。”
     我“噢”地一聲,道:“我明白了。”
     方天道:“你明白了什么?”
     我苦笑了一下,道:“你那位同伴,帶著那具導向儀,是降落在日本北部一個沿海的漁村中。
     方天道:“我則降落在巴西的一個斷崖平原之上。你怎么知道他是降落在日本的?”
     我道:“我是在猜測。你的伙伴自天而降之際,一定已經受了什么傷害,他被几個漁民發現了,在發現他的漁民之中,有井上兄弟在內。你的同伴大約自知不能和你聯絡了,于是他將那具導向儀交給井上兄弟中的一個人,囑他等候另一個天外來人來取。”
     方天呆呆地望著我,顯然不知我是何所据而云然的。
     我這時也不及向他作詳細的解釋,又繼續道:“他可能還教了他的委托人,一個簡易的致富之法……”
     我講到這里,方天便點了點頭,道:“不錯。”
   
   
     這時,輪到我詫异了,我道:“你怎么知道的?”方天笑道:“你們這里認為是最珍貴的金屬黃金,是可以和用晒鹽差不多的方法,從海水中直接取得的,只要用一种你們所不知的化合物作為触媒劑的話。”
   
   
   
     我連忙搖手道:“你別向我說出那触媒劑的化學成份來。”方天道:“在我臨走之前,我會寄給你一封信,將這個化學合成物的方式寫給你,你將可以成為地球上擁有黃金最多的人。”
     我搖著頭,續道:“但是其余的几個人,卻十分迷信,他們大約平常的生活很苦,便懇求你的伙伴將他們帶到天上去,當然你的伙伴沒有答應,但是我卻深信他自己則飛向天上去了。”
     方天的神色,十分黯然,道:“正是如此,他一定自知活不長了,便利用飛行衣中的燃料,重又飛到太空中去了,他死在太空,尸体永遠繞著地球的軌跡而旋轉,也不會腐爛。可怜的別勒阿茲金,他一定希望我有朝一日,回到土星去的時候,將他的尸体,帶回土星去的!我一定要做到這一點。”
     我沉聲續道:“你的伙伴,我相信他的名字是別勒阿茲金?”
     方天點了點頭,道:“是。”
     我又道:“那几個漁民,目擊他飛向天空,和自天而來,他們深信他是從月亮來的,于是他們便創立了月神會。發展到如今,月神會已擁有數十万會員,成為日本最大的邪教了。”
     方天呆呆地望著我。
     我苦笑了一下,道:“不久之前,月神會還以為我是你,是他們創立人所曾見到的自天而降的人的同伴,所以將我捉去了,要我在他們信徒的大集會中,表演一次飛行!”
     方天的面色,不禁一變,道:“他們……如果真的找到了我,那……怎么辦?我早已將那件飛行衣丟棄了,怎么還能飛?”
     我想了片刻,道:“你若是接受我的勸告的話,還是快些回到你工作的地方去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