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圣贤与盗贼]
东海一枭(余樟法)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贤与盗贼

   圣贤与盗贼

   圣贤是正义的化身,盗贼是邪恶的代表;圣贤是真理的象征,盗贼为邪说的信徒。圣贤是最好的好人,代表人类的本心良知,代表真善美的力量,代表仁政、王道、中庸、和谐和光明;盗贼是最坏的坏人,代表人类的恶习恶业,代表假恶丑的势力,代表暴力、黑道、极端、偏激和黑暗。

   圣贤与盗贼,此消彼长。圣贤在位,道德挂帅,盗贼必少,或被感化或受打压,社会文明程度高;盗贼得志,道德沦丧,圣贤有难,或遭抹黑或被迫害,社会野蛮程度高。盗贼横行的时代,倍显圣贤的重要性。

   在相当漫长的历史时间里,双方力量对比会不断变化,圣贤盗贼都不会绝迹。老子说圣贤不死盗贼不止,作为一种事实陈述,是有道理的。

   圣贤无敌,但圣贤是盗贼的天敌。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惧生恨,恨生仇,仇则敌,乱臣贼子必与孔子和儒家为敌,必会尽量防范、压制、抹黑、歪曲、贬低孔子和儒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必会批孔反儒焚书坑儒。

   与孔子和儒家为敌的,除了乱臣贼子及其帮闲帮忙,还有些无知无畏的糊涂虫,无意中充当着帮闲帮忙的角色。五四以来,很多人就是这样的糊涂虫,鲁迅堪称其中的典型。

   伪仁义伪道德可恶,该反,但仁义道德是人类社会和个体的必须,反不得。可惜很多人把性质完全不同的真仁义和伪道德混为一谈,都当做“吃人”的东西来反了,就像把君子和伪君子瘾君子混为一谈一样。

   一个反儒家、反圣贤、反道德的社会,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把圣贤和圣贤代表的真理反掉,把是非颠倒把黑白混淆,盗贼不趁机而起、邪说不乘虚而入才怪,盗贼不冒充圣贤、邪说不冒充真理才怪。

   盗贼各种各样,邪说也各样各种。盗贼与邪说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关系。离开了盗贼,邪说难成气候;离开了邪说,盗贼难上台面。不被盗贼利用的邪说不是大邪说,不受邪说迷惑的盗贼不是真盗贼。

   盗贼与邪说都是害人的东西,是盗贼生邪说还是邪说生盗贼,就像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某种意义上说,盗贼也是邪说的受害者。恶有恶报,大多数盗贼下场都不好,以害人始,以害己终。无论下场如何,盗贼害人归根结底是害己,伤害、丧灭了自己的良知心。

   另外,话不能乱说,文章不能乱写,没有一定的修养和境界,信口开河,会造下口业。诋毁圣贤与吹捧盗贼、鼓吹邪说都是重大的恶业,不仅误导他人误导社会,甚至等于是在帮助盗贼害人杀人,遭到一定的报应、付出相应的代价是难免的。(当然,这种罪孽不能由法律来“报”。就政治、法律层面而言,言论问题言论解决,言者无罪。)或有意,或无意,知识分子最容易造下这种恶业。

   邪说要冒充真理,盗贼要冒充圣贤,离不开知识分子帮忙。法家成为一大“家”被秦国抬举为指导思想,秦始皇被吹捧为绝代圣人,李斯们功不可没;马家进入中国并且“建筑”到“上层”,五四以来的广大知识分子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笑的是,造孽大半个地球、大半个世纪恶果累累而彻底破产之后,马家仍受到众多中国学者的涂抹推崇,甚至有儒者仍宣称“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制造空前的人祸浩劫之后,连当局对文革已完全否定、对毛氏也有所反思,不少文人学者却继续为之歌功颂德。中国要“复旦”,难哉。

   当然,无论怎么难,中国一定会“复旦”。圣贤的道德智慧之光一定会在新的层次、新的平台上重新照耀中国。在圣贤与盗贼的斗争中,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圣贤。人类的恶习尽管根深蒂固,良知却更加根本而永恒,在人性中占“统治地位”。生命不灭,良知永存。2011-2-5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民主论坛

(2011/02/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