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就我所了解的神本主义,以基督教为例,人都是神造的、都是有原罪的,而神爱世人,因此,人们必需敬拜神、归荣耀神。但是,这并不排除在敬拜造物者的同时,也逐渐形塑“神本主义的人本主义”;就是说,人们除了敬拜造物者以外,认为同为上帝所造出来的人们,理应是有着兄弟姐妹之情的平等、友爱的一个人群;并且随着人意识的成熟发展,让自由民主的理念,在这种“神本主义的民本主义”的基础发展出来。而事实上,跃过了中世纪的神本乱局,自由民主的理念和实践也逐一在基督教国家给发展出来了。如果要给出“神本主义必然导致中世纪的政教合一、而无法导致自由民主”的命题,那么,论者显然还需要证明:神本主义底下,产生不出敬敬拜造物者的民本主义。”

   这是民坛主编洪哲胜先生在东海《文化共识的重要性》一文后的编按。洪先生认为, “在敬拜造物者的同时也逐渐形塑‘神本主义的人本主义’”、神本主义底下可以产生“敬敬拜造物者的民本主义”云云,是一个普遍的误会。

   政教分离之后,神本主义被迫弱化、虚化、去政治化之后,源于基督教经典的神权专制的强烈冲动受到制度性的刚性压抑,人本主义与神本主义可以同时并存,相安无事。这是人本、民本冲破神本的结果,是文艺复兴运动抗争的成果。洪先生得出人本、民本主义从神本主义中产生的结论,可谓倒果为因。

   洪先生所涉及的问题我在诸多批判神本主义的旧作中已有阐说。例如,在《基督不是自由的妈!》中曾经指出:

   “众所周知,基督教被罗马皇帝定为国教后,西方进入黑暗的中世纪,从此人性被神性吞没,人的价值和尊严被践踏。从历史渊源上讲,西方人文精神在古希腊就已经孕育而成。英国当代著名学者阿伦-布洛克曾说:“古希腊思想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是,它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上帝为中心的。”但真正的人的发现,要归功于以人性解放为宗旨的文艺复兴运动。在与“神为中心”的“神性主义”相抗衡中,人的价值和尊严得以重新确立。自由主义是以中世纪末开始的世俗化运动为前提的,世俗化内容包括在人类生活中对上帝信仰的冷漠、在活动空间上对上帝领地的压缩,在人的力量自信和价值上对上帝权威的剥夺。正是人权从神权下得到解放,才有了自由主义的形成和发展。”2011-2-8东海儒者余樟法

   批判的道德拨乱反正、摧邪显正、维护正义、文化社会、文明政治,都离不开正常、正义的批判。这也是儒者的文化责任。所以,“外人皆称夫子好辩”,孟子一连说了两句“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於我心有戚戚焉。对于圣贤来说,辩论本身就是在造经。

   当然,必须强调批判的道德,必须是道德的批判,必须注意批评的正当性和批判的正义性,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道理”为准绳。“道理”,指“有道”之理,儒家义理为最正最真最“有道”之理。批,是为了立人达人,救世仁民,为了卫道,象孟子一样,为了“正人心,息邪说,距陂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

   道德批判,针对的是重大的不道德、反道德的现象(小节不论),特别是各种错误思想罪恶行为,为己积德,于人(他人、社会及被批判者)有功。如果犯法,说明法律有问题,更证明批判的必要。

   批判最忌的是不如理(强词夺理)、不如实(捕风捉影或悬空构陷)。那是不正常、不道德的批判,那是侮辱、污蔑、人身攻击,君子所忌,小人所为,是作恶甚至犯罪。吕端说:“言语之恶,莫大于造诬;行事之恶,莫大于苛刻;心术之恶,莫大于深险。”(《呻吟语》)

   另复须知,赞美也有正常与非正常、正义与非正义之分。赞美错误是非正常,赞美邪恶是非正义,都是罪恶。那些赞美邪知邪见、暴君暴政者,无不罪孽深重。因此,不论赞美还是批评,如理如实、实事求是至关重要。儒家应该批判必须批判的,赞美值得赞美的。不论批判还是赞美,都要对社会、对儒家、对自己、对良知负责。2011-2-8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民主论坛

(2011/02/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