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

    2002年3月,前国家总理朱镕基在九届全国人大 5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上使用了“弱势群体”一词,从此“弱势群体”便成为一个非常流行的概念,引起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弱势群体”本是指在经济、文化、体能、智能、处境等各个方面处于相对不利地位的人群,是用来分析社会权益分配不公、社会结构不合理的概念。然而在畸形发展的中国,如今连政府官员和警察都自称自己是“弱势群体”,令舆论大跌眼镜。
   
    中国“全民弱势时代”崛起
    近来,大陆多家媒体爆出专项调查显示,近五成党政干部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另有公司白领和知识分子(主要为高校、科研和文化机构职员)受访者高达有七成 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由此可见,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名副其实地“崛起”了一个“全民弱势时代”。对此,官方《人民日报》刊文认为:收入差距加大致国民“弱势心理”蔓延。文章称,收入差距加大导致的被剥夺感,社会竞争中的不公平感,以及面对权力寻租的无助感,交织成全社会的“弱势心理”。
   

    日前,一份“史上最牛事业单位工资”曝光,网上贴出三张工资表格,并称这是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部分员工的工资统计表:每月津贴30000元、过节费35000元……再加上其他津补贴,年收入最高可达68万,平均年薪29.4万。而在刚刚结束的2010年公务员考试中,全国有40万人报名。报考与录取比例高达63∶1,个别岗位的竞争激烈程度甚至高达4961∶1。公务员收入稳定、福利好、升官加爵等特点,这是当下青年千军万马抢夺公务员独木桥的原因。
   
    公务员职业如此炙手可热,为何还会有那么多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奇特现象?其实他们的“弱势”心态主要源于以下三方面:一是中国特色变幻莫测的官场竞争使不少公务员成了“惊弓之鸟”;二是官场生态论资排辈,“潜规则”盛行,无出头之日的基层干部感到压抑;三是尽管中国还不是朝鲜那样的金家父子王朝,但有目共睹,“太子党”越来越多地盘踞中央各政要和经济权力部门,特别是军界,只要查查新提的将军背景就一目了然。网上曾流行一份“中国大陆高官子女”名单,收录了大陆高官子女多达七百多人的佐实材料。因此,那些有红色背景的党政干部便自认为是“弱势”。
   
    更可笑的是,如今连手握“大警察权力”的警察队伍都自称是“弱势群体”,一再呼吁要设立“袭警罪”以自保。21世纪如此一个畸形“崛起的中国”,经济发展,政治腐败,四肢发达,头脑萎缩,整个国家脑神经正在陷入全面衰弱状态。
   
    正义沦陷,人权缺失
    在各种党政干部、知识分子、公司白领的“弱势心态”之外,真正的“弱势群体”当属工农阶层。中国所谓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征地强拆、下岗失业、工资拖欠等事件中合法权益遭受侵害的一方,全都是农民、农民工以及城市贫困居民等人群,所以他们才是最最的“弱势群体”。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至今仍大量存在身份歧视、所有制歧视、户籍歧视等各种人权歧视。这些人权歧视,在中国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且习以为常。近年来,社会不公、正义沦陷、法治不彰、政策多变,导致大众普遍仇官,对腐败深恶痛绝,也令官员个体面临民意压力;所有人都面对不合理的制度现实,有不同程度利益不确定性和被剥夺的感觉。
   
    在如此不民主、无人权、规则不明确、环境不公平的社会制度博弈过程中,人人可能都有成为“弱势”的心理。这个“全民弱势时代”,充分印证了每个人的基本权利与基本的保障都陷入了危机,这也就是当今中国连老红军、老干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转业军人、警 察、律师都被迫上访。日前,官媒报道,云南副省级退休高官杨维骏,竟叫上自己的公派专车,带领一群昆明市韩家湾村的村民闯进云南省政协上访,轰动舆论;而此前《南方周末》曾报道,法官冯缤,在发现难以用法律诉讼为妻子上访维权,便穿着法袍闯进最高人民法院告状,穿着法袍到省高院门口喊冤、拦车。另据《中国青年报》最新报道:2010年12月25日,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村主任钱云会因不断上访,被一辆不明背景的重型工程车压断脖颈,身首异处悲惨而亡,引发群体事件,更是令舆论为之哗然。
   
    在中国特色的腐败现实中,由于社会失去了正义的阳光,任何个体人,一旦不能与统治意志和党的利益保持一致,其个人权利与利益便会随时随处被剥夺,甚至连党的总书记也不能幸免。在这一意义上理解,连胡耀邦、赵紫阳那样的最高级别党魁死得都那么悲凉、无助,他们又何尝不是“弱势群体”的典型代表。今天你是既得利益者的一员,但很可能明天你就会因为政治原因或派系斗争而沦为被排挤、打击的对象。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教授谈到全社会的“弱势心理”时说,“大家都觉得自己弱势,关键在于社会规则存在缺失、不明确,人们无法感到自己在社会生活、工作的过程中受到了规则的保护,总有一种不确定感。”
   
    眼下,当局拒绝普世民主化改革,仅仅意图靠政府优惠政策,诸如稳定物价、扶贫政策、房改、医改、减免贫困地区学杂费等有关社保民生政策,来平息民愤,挽救执政危机。然而,这些政策却在下达后的具体实施过程中,效力层层递减,并伴随着制度性腐败的扭曲,反倒导致民愤、民怨频频加剧。凡此种种,都是因为公民遭受制度性不公正对待的总根源没有解决,才使公民丧失了“同等机会”而自感弱势。因此,失去监督的权力本身,就是全社会“弱势心理”的根本症结所在。如今,中国大众普遍感受到大量的私人财产权和人身自由权至今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随时都可以被以国家的名义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结社自由等受到“党权高于一切”的非法限制;作为社会个体每个人都很难有知情权、参政权、监督权和表达权。这充分显示了当今中国社会正义沦陷和人权缺失的现实。
   
    “不平等竞争”的腐败根源
    当一个国家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无法实现,官权力过于强大,并一再侵犯公民权利,而政府又堵塞言路,民怨没有表达通道时,社会就会失去公平与正义,公民权利与国家权力之间的矛盾就必然被激化。解决社会公平与正义的有效途径,就是要建立一种服务于确保公民权利自由行使的政府,让社会个体在机会均等的条件下自由竞争,以决定其利益取舍。
   
    本来,有竞争就会有差别,在民主社会制度中,同样存在贫富差距。然而那是在宪政制度下,权力被制衡,并广泛置于社会监督条件下,保障“机会均等”的公平竞争。虽然那里的竞争往往也很残酷,但并不盛产人人都觉得自己“弱势”的心理与“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去骂娘”的民怨。因为人们的成败得失接受的是自然法则的裁判和政府服务性的维护。然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府,历来是“无限性的管制式政府”,强调的是其权威性和压制性,公民社会一再被排挤,完全忽视公民个性化、人性化的需要。在这样的现实中,决定社会权力与财富分配的不是人的能力、贡献与付出的大小,而是权力操纵、长官意志和裙带关系。
   
    今天,中国面临着许多严峻的社会问题,从经济上说,资本在没有工会制约和社会自我保护机制缺失的情况下,对社会的榨取和掠夺已成为是首要问题;从政治上看,庞大妄为的官权力,又在高代价地摄取、消耗社会财富、将社会管理成本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昂贵地步。从经济与政治两者结合上分析,贪婪的资本和腐败的权力对社会民权民生的破坏都是致命的。然而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政治实践,已经使人们逐步认清,在政治上抵制民主化,在经济上推行市场化的结果,就是造成不平等竞争的社会生态,从而产生无法摆脱的权力腐败。现实的中国社会,已经是无官不贪、无贿禁行了。于是,社会便贪污腐败、权钱交易、民怨载道、民谣四起,任何个体权利都无制度保障,导致“全民弱势心理”蔓延中国。
   
    呼唤公民社会的权利对治
    在当下中国,社会批判性力量一再遭到打压、封杀,社会缺乏制度性反思。“全民弱势群体”的不断蔓延与“崛起”,力证了这个社会公平与正义的阳光已经陷落。罗尔斯说,公正是利益的协调和平衡,是通过博弈形成一种均衡。现实中国正是因为作为社会个体的权利被剥夺,公民表达渠道的不通畅,因而社会不能发展起民意代言人与自保组织,以形成与政府权力对治的公民社会——“通过博弈形成一种均衡”。
   
    一种健康的社会,不仅要有合法政府对社会的治理,更要有公民社会对政府权力的对治。公民社会以其组织的力量参与公共利益的协调和平衡,这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础。在现代国家,虽然公民的权利得到了宪法的确认,但这些法定权利并不会自动实现,而是人们通过斗争取得的。政治参与是公民社会争取和扩大个人权利的最主要途径,每个人的宪法权利只有通过积极的公民社会政治参与来实现。公民社会的集体参与,特别是集合成公众的政治参与,可以有效防止公共权力的腐败与滥用,抵制公权力对个人的权利的不法侵犯,维护公平竞争的社会生态。
   
    当前,中国之所以腐败深入到公权力体系的骨髓,社会矛盾日趋尖锐且难以排解,导致“全民弱势”心理的蔓延,除了缺乏宪政制度上的“以权力制约权力”外,更在于没有发展起公民社会对政府权力的权利对治。中国要想迎接宪政时代的到来,促进民间组织的成长是其关键。眼下这种如此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脑神经衰弱的现实,正在呼唤公民社会权利对政府不受监督的公权力的对治。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2011/01/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