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家庭教会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摘要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一部分 宇宙的本来面目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二部分 空间与物质的统一理论物理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传播人类终极信仰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在家庭教会中贾建英谈见证
·宋耀如牧师的誓言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何德普:郑重启事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刘世遵的政治迫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年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在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等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公开立志一生跟随主耶稣。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八九“六四”血案片断纪实回顾
   (北京)何德普
   
     1989年6月3日傍晚,发生在北京西长安街军事博物馆西侧300 米处至木樨地之间的战斗场面,永远不会在我的记忆中消失……。
   
     这天下午5点多钟,我草草地吃了点东西,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纱布、口罩、遮阳帽,和爱人交待了几句,便骑上自行车,直奔西长安街走向最危险、最需要民运人士的地方。
   
     大约在傍晚6:15左右,我投入到在军事博物馆西侧300 米处,市民们阻挡西线前来戒严的解放军车队(以下简称车队)的战斗。车队的前面是上百名身穿迷彩服的防暴士兵在开路,后面是望不到尽头的戒严车队,战车上的士兵枪口向外,不许任何人接近。防暴士兵手持盾牌和石块,有秩序地攻击前方的市民,由于他们训练有素,投出的石块既远又命中率高,随着一块块石块的落下,有几名市民的头被打破,流出血来,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市民面对武装到牙齿的防暴士兵和军车不得不逐渐向后退却。
   
     为了将西线的军车彻底抑制住,占据主动形势,我与五、六位男青年在现场充当起了“指挥员”的角色。我们将三、四百名前来堵军车的市民召集在一起,向大家讲述了我们的想法和行动计划,第一、这种局面相持下去对我们不利,我们必须扭转这种局面.第二、我们的目的是走到军车的跟前与士兵们对话,市民见到我们走到军车跟前没有危险,大街两侧的市民就会源源不断地走出来支援我们,那时,我们就会用人流将军车拦截成几段,把他们彻底阻挡住.第三、我们排好队伍打起标语,有秩序地走过去,我们不要扔石头,大兵向我们砍石头,我们也要忍住,只要我们走到他们跟前,我们就胜利了.北京市民的政治素质就是高,整个工作安排只在十分钟之内就完成了。三、四百名男女市民自动排好队伍,打起标语,呼喊着对话口号,有秩序地走向军车,防暴士兵被我们的阵势搞得不知所措,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去,看着一位戴眼镜、穿制服的军官。
   
     我们的队伍与防暴士兵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从开始的200 多米,变成了20多米,在十几米处,我看到他们的指挥官把手挥动了一下,不知喊了一句什么,上百名防暴士兵一起猛烈向我们投掷石头。
   
     霎时间,我们走在前排的市民几乎全被士兵砍来的石头击中,我的左肩部被石头重重地击了一下(打出了血印子),身边的某某中学初三的王同学(后来才知道他的身份,以下简称小王)的额头被击破,血流满面。
   
     由于我们这支队伍是群众临时聚成的,没有应付经验,在士兵的野蛮的攻击下,大部分人从地上捡起石头进行反击,其实这正中了军队的“激将法”,假如我们不还击,继续挺进到士兵近前,就能实现阻挡这队军车的计划,可是在双方对掷石块的情况下,群众根本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的对手。虽然我们几位“指挥员”还想挽回局面,但毕竟大势已去,在目的无法实现的情况下,我们只得护送着伤者撤退到路面的两侧。
   
     在防暴士兵越来越多,越打越发疯的势头下,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市民只得边抵抗边撤退。在军博东侧路北的一台压路机的旁边,我再次与头部受伤的小王相遇,我用随身携带的纱布换取下小王伤口上的手绢,只见小王的灰色短袖上衣已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出于责任感,我将一手捂纱布,一手向士兵扔石头的小王拉进了路边不太远的居民区。由于这个居民区出入口处的门诊部关着门,我俩只得在热心的市民指引下,在居民区的东北处找到了一个医务室。在这段时间小王告诉了我他的身份并表示包扎好伤口还去抗击军车。女医生给小王包扎好伤口后没有收取我们任何费用,只是和市民们一样不停地骂共产党的军队是土匪。在我们往回走的路上,街上连续不断地响起了枪声,时间是傍晚六时四十分。
   
     当我们走回到居民区出入口的门诊部(位于第二层楼上,此时已经开门)时,见四名男青年抬着一位女青年大喊着“让开、让开”,朝这里快速奔来,在抬伤者上楼的时候,我也加入到救护行列,当我们把女青年放在诊疗室的地上时(屋内已有两位伤者躺在仅有的两张床上),女青年的脸色刷白,她的乳房已被罪恶的子弹打烂了,胸部血肉模糊,惨不忍睹。靠西侧病床躺着一位脖子被罪恶的子弹击穿的男士,东侧病床上是一位在大腿上被罪恶的子弹击中的男青年,在我下楼的时候,又有一位男青年被抬了上来……。
   
     从军事博物馆西侧300 米处到木樨地大桥,由于遇到了北京市民自发的、英勇抵抗,中共的军车爬行了50分钟才通过这几百米长的路段(在木樨地大桥到西单路口的这段路上,军车遭遇到了北京市民更加顽强的奋力抵抗)。
   
     在木樨地大桥上,军车由于受到路障的阻拦,士兵发疯似的向路北开枪。我与数千名市民被迫蹲在地上。唯一回敬他们的办法是用自己的声音来呐喊,几千名市民有节奏地向大桥方向喊出两个字:土匪、土匪、土匪……。
   
     在这一夜的西长安街上,曾经号称人民子弟兵的解放军,变成了人人憎恨的土匪,在他们的枪口下,数不清的男女老少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一夜的画卷十年来始终不断地在我脑海里浮现。在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和两个人权公约的准则已被世人所接受的今天,我以民间反对党中国民主党党员的身份告诫,做为罪恶的子弹射向人民的指挥者——中共少数领导人,赎清罪孽,恳求人民的原谅是你们唯一的选择,早认罪比晚认罪好;主动认罪比被动认罪好,知罪不认罪,甚至为罪辩解,只能是误国误民,将自己定位于人民的对立面!
   
   1999年4月5日清明
(2011/0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