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的隐(外一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的隐(外一篇)

   儒家的隐(外一篇)

   儒道两家都有隐者,但两家隐的动机、目的及方式都有所不同。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儒家的“见”和“隐”,都是就政治层面而言的。儒家的隐,是另一种方式、另一个角度的积极入世,是为了维护“道”的完整、真正和尊严,是守死善道。对野蛮无道的政权,儒家不与之合作,不为之捧场,不为之站台,故不得不隐,堪称中国特色的不合作主义。

   这种隐,逃避的仅仅是政治的龌龊,不是逃避责任逃避社会逃避个人风险,也不是避名逃名、隐姓埋名、洁身自好、自命清高。恰恰相反,儒家的隐,是为了更好地传良知之道授仁义之业,更好地担当起文化的、社会的、历史的责任。

   从道家的角度看,儒家即使迫不得已而隐,也是似隐非隐、很不彻底的。而在儒家看来,道家的隐,有利也有弊,其不合作的精神值得肯定,不负责任的态度不值得效仿。因此,孔子在《论语》中,对道家的隐士既有认同又不完全认同,曾直言指出“鸟兽不可与同群”,人类终究是不能象鸟兽一样生活或与鸟兽共同生活的。

   天下有道(指适合行道的时代),可以堂堂正正地建功立业显身扬名,如果避而不“见”,那是逃避责任,“邦有道,贫且贱,耻也。”天下无道,必然瓦釜雷鸣小人得志逆淘汰,这种时代追求富贵显达,难免付出人格代价,儒者不隐何为?不隐非儒也,“邦无道,富且贵,耻也。”

   现,为了行道,隐,为了守道。儒家不论现和隐,都是为了“于红尘中清修”,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直到将生命与道合而为一。儒家的道,仁义也,中庸也,天理也,良知也,那是儒家的原则、本位、信仰,是最高的标准和真理,一切价值意义的源头。2011-1-26东海儒者余樟法

   神本唯物两皆非----学舌罗素先生儒家的高度真理性,正在于对神本唯物两“主义”的超越。仁本主义的“仁”,就形而上、第一性而言,很“神”,但不是人格神;它兼具物质性和意识性,是各种物质现象和意识现象的最高依据,但不是物质也不是意识。

   奈何世人多一根筋、“两极管”思维,非白即黑,非善即恶,非此即彼,反对基督教,则信仰唯物论;反对唯物论,就支持唯心论,或者信仰基督教。殊不知神本唯物两皆非。(神本主义是一种特殊的唯心主义。唯心主义以意识为第一性,神本主义的人格神,则是意识的虚构物。)

   关于基督教,诺贝尔奖1950年获得者罗素先生如是说:“……我个人觉得支持基督教的,才大多是胡作非为之辈。有一件事十分奇怪:宗教愈热烈,独断的信仰愈深,残酷的事情就愈多,社会情况就愈腐败。在所谓信心时代,当人们毫无保留地信仰基督教时,就有宗教裁判和宗教裁判的酷刑,数百万不幸的女子被当作女巫活活烧死,各种残酷的人性,假藉宗教之名而迫害人类。环顾世上,我们发现仁慈情操的每一次进步,刑法的每一次改良,减轻战祸的每一个步骤,有色人种待遇的每一次改善,奴隶制度的每一次缓和,世上一切道德进步的过程,都一致遭到有组织的教会反对。我十分慎重地说一句话:基督教以其教会组织的形态,一向是而且今天依然是道德进步的主敌。”

   罗素对神本主义的批判,略改一下,用在唯物主义“身上”,也很合适。东海特学舌如下:

   信仰马克思的,大多是胡作非为之辈。有一件事十分奇怪:“马教”愈热烈,唯物主义信仰愈深,残酷的事情就愈多,社会情况就愈糟糕。在毛时代,当人们毫无保留地信仰马克思时,就有极权政治和极权政治的冷酷,数以亿计的不幸的国民被打成阶级敌人,各种残酷的人性,假藉革命之名而迫害人类。

   文革以后,刑法的改良,人祸的减轻,国民待遇的改善,专制制度的缓和,都是唯物主义信仰及其组织形态的被动退步造成的。我十分慎重地说一句话:唯物主义信仰群体,一向是而且今天依然是道德进步的主敌。2011-1-20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民主论坛

(2011/01/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