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谁能“圈子外干大事”?----兼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豪杰之士离圣贤最近,但终究不是圣贤,就一个人像来到了门口,很快就可以进家了,但终究还没有进入。豪杰之士还会因缺乏“法眼”而进错门。

   在儒家为文化主流的时代,在仁本主义的熏陶引导下,豪杰最容易成圣成德;但是,在邪说异端泛滥、正知正见衰微的社会,豪杰人物也很容易被一些似是而非、貌似崇高的异端学说(如墨子的利他主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之类)所迷惑,而为之倾倒、为之鼓呼、为之奋斗牺牲。这就是进错门了。

   想当初那些为社会主义事业和共产主义理想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中,不乏豪杰之士。可惜怀抱光明的追求而误入黑暗的歧途,充满救世的热情而导致祸世的恶果。人生之可悲莫大于此:错误的信仰了不应该、不值得信仰的“东西”,一腔热血洒在了狗头上。

   薄熙来豪情壮概敢说敢干,在重庆的一系列举措令人耳目一新,但他重举马家主义氏思想,就应是缺乏“择法之眼”所致。东海对他不无敬重,又深感惋惜。文革中成长起来的野孩子,又没有机会接受中华文化的洗礼,没有机会认识仁本主义的奥妙,即使吃尽“马家”的苦头,还是痴心不改地认为真理在“马家”呢。

   当然,马列毛主义并非一无可取,还是有些“好处”的,在某些阶段,由于种种原因,或有可能造就暂时的、局部的、表层的、相对的“好社会”,如当年的延安和现在的重庆,似乎可以给人以某种希望。殊不知马列毛主义的“好”,是枝叶性的,缺乏义理渊源和制度根基的,持而不坚或坚而不久的,靠不住的,得不偿失的。(详见东海《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

   其次,豪杰之士还会因缺乏“慧眼”而认错人,被一些口是心非、貌似君子的小人恶人所迷惑,而引为同道、视为知己乃至认贼作父。例如伍子胥,何等英雄了得,可惜眼力不济,既错认了夫差,又错荐了伯嚭,终于招致杀身之祸。

   这都是学问智慧有所不足所致----豪杰与圣贤相比,差就差在这一点上。比起一般人物来,豪杰肯定优秀得多,肯定具有相当的智慧文化水平,但其水平还不足以让他象圣贤那样明自本心识自本性,象圣贤那样拥有知人之明和“择法之眼”。

   想起明儒吕坤一段话非常精彩的教导:“圈子里干实事,贤者可能;圈子外干大事非豪杰不能。或曰:圈子外可干乎?曰:世俗所谓圈子外,乃圣贤所谓性分内也。人守一官,官求一称,内外皆若人焉,天下可庶几矣,所谓圈子内干实事者也。心切忧世,志在匡时,苟利天下,文法所不能拘,苟计成功,形迹所不必避,则圈子外干大事者也。识高千古,虑周六合,挽末世之颓风,还先王之雅道,使海内复尝秦汉以前之滋味,则又圈子以上人矣。世有斯人乎?吾将与之共流涕矣。乃若硁硁狃众见,惴惴循弊规,威仪文辞,灿然可观,勤慎谦默,居然寡过,是人也,但可为高官耳,世道奚赖焉?”(《呻吟语》)

   在体制内,薄熙来先生的学识智慧品德才干卓然无匹,说得上是个干实事、干大事的人,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文化(特指中华文化)素养的局限,他在思想上行动上都难以跳出“马列毛”的圈子,任何实事大事他只能在这个“圈子里干”。

   “圈子里干实事”者不可少,“威仪文辞灿然可观,勤慎谦默居然寡过”者,也值得称赞。但在这个大转型、大变革的时代,那种“心切忧世,志在匡时,苟利天下,文法所不能拘,苟计成功,形迹所不必避”的人、那种“识高千古,虑周六合,挽末世之颓风,还先王之雅道”的“圈子以上人”,将是更加难得、更加需要的。

   在“马家”之国,推动修宪工作,取消“马家”的宪法地位和意识形态权威,以仁本主义取而代之,带领中国人民走上仁本大道、回归中华正统,这就是最典型的“圈子外干大事”。“圈子里干实事”,豪杰足矣,“圈子外干大事”,非圣贤不可。世有斯人乎?东海将与之共流涕共努力共拼搏共奋斗也。2010-12-3东海儒者余樟法于南宁东海国内发文处: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1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