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者可以入党吗?]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者可以入党吗?

   儒者可以入党吗?或问:儒者可以入党吗?

   答曰:儒者可以入(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组”)某些文明政党,但不可以入“马家”的党。

   “马家”的经典精神、基本理论和“信仰”都与儒家格格不入,其错误是根本性的,其造成的后果又是灾难性的,而今“马家”的党更是已经沦为赤裸裸的利益集团,为正义之士和正派人士所不齿。而今,只有拜金主义、拜权主义、利益主义者及野心家才会入这样的党。儒者入之,比加盟任何邪教组织都要“问题严重,性质恶劣”。

   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今入党,无异于与“恶性异端”同谋,无异于堕落-----曾有儒友严正指出:“马家”的党前三十年是邪恶,后三十年是堕落。

   孟子说:“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 害于其政,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孔于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诗》云: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无父无君,是周公所膺也。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 ,距诐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

   “马家”之道比杨墨之道更邪,更“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害于其政”,圣人之徒更应该是“能言距马家”者。

   目前是党天下时期,或许某些儒者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公开距“马家”、批判“马家”,不能公开与“马家”决裂,可以理解,但至少应该守住一条底线:不入党。(至于一般工作当然没有问题。象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那样“不食党粟”不现实----严格地讲,那不是党粟,是人民的税。)

   另外,由于思想水平或者其他原因过去不小心入了党,那是历史问题。皈儒之后,划清界限退出来固然值得称赞,姑且委屈自己留在其内,寻找各种机会致力于弘儒和改良工作,亦未尝不可。

   或质疑:入不入党,形式而已,何必那么重视?弘扬儒学和改良政治都需要机会和一定实权。在当今中国,不入党就没有机会参与政治更没有机会掌握实权。儒家有经有权,拘于形式而荒于实事,拘于小节而荒于大事,岂非知经而不达权?

   答曰:孟子肯定不赞成这种做法,会斥之以枉尺直寻。其弟子陈代劝他主动设法谒见诸侯,以便寻找机会凭借诸侯的力量推行政治理想。孟子认为那是枉尺直寻,不可为也。是否可以从权,要看什么形式。入党这种形式,涉及生命信仰,属于原则问题,一般是不可以从权的。

   不过,东海以为,现在中国是“马家”的天下,形势特别严峻,情况特别“特殊”,个别儒者如果机遇特别,又确实怀抱着“从内部去攻破马家”的雄心远志,未尝不可在入党问题上姑且“枉尺”。已经成名的儒者则不宜这么做,以免抹黑儒家和误导世人。2010-12-11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0/1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